第十章 魔术的揭秘
结网先生2019-03-20 18:044,615

  在那一瞬间,所有与本案有关的人,都一一在我的脑海里闪现。这么多天以来,调查到的所有事情,也全都被我串连了起来。

  答案已经呼之欲出!

  可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我好像能够明白一点了。

  我还要确认一件事,于是我拨通了王队的电话。

  “方蘅,你找我有什么事?”王队在电话那边说。

  “警官,我想看一看死者的遗体。”我坚定地说。

  一秒,两秒……时间不知不觉地过去了,我以为王队不会答应了。

  就在这个时候——

  “可以。”电话那边响起王队的声音。

  就这样,我被安排去医院太平间里看了她的遗体。她的脸上和身上,鲜血早已经干涸,可是依然还有那些纵横交错、惨不忍睹的伤痕。从她翻开的惨白的肌肉组织可以看出,这些伤口真的很深。

  “放心吧,我会替你讨回一个公道的。”我心里默默地想。

  我在尸体上仔细寻找,可是找了好一阵,都没有找到我想找的东西。终于,我的目光落到尸体上唯一完好的器官上。

  找到了!我的推理终于被验证了!

  第二天,我叫王队召集起包括“打更人”在内,所有和本案有关的人,一起来到肖剑飞和邢向东的办公室里。当然,叶萍是不在其中的。我的三个室友,出于关心,也和我一起来了。

  “方蘅,人都到齐了,”王队说,“你有什么话对大家讲,你就讲吧。”

  这时候,罗姗的脸上闪过一丝不屑的神色。

  “我已经知道凶手是谁了,”我顿了一顿,目光将所有的人扫视了一遍,继续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我说罢,房间里产生了一阵小小的骚动。

  我继续说:“首先,我要说一说,前天学校检查储物柜的时候,在我的储物柜里发现血帕的事情。我是被人陷害的,这是我第二次被人陷害了。而这个陷害我的人,就是罗姗!”

  “你胡说!”罗姗立刻从椅子上跳起来,“我没有陷害你!不错,是我和你一起整理的储物柜。可是从头到尾,我根本没有接近过你的储物柜,更没有碰过你的任何东西。”

  “不错,你是没有碰过我储物柜里的东西,”我轻轻笑道,“可是我的锁头呢?”

  罗姗愣住了:“你说……什么?”

  我说:“这不过是一个小魔术罢了。我整理东西的时候,很自然地把储物柜的锁头挂在柜门上。你就是趁着我专心整理东西之际,把我柜子的锁头和你的调换了。这样,当我离开的时候,就会把你的锁误认为是我的,锁在我自己的柜门上。而你走的时候,可以故意不把我的锁头在你的柜子上扣牢。这样,你就会很方便地把我们的锁再换回来。你只需要等我走远了,再自己回到图书馆,用你的钥匙把我的储物柜打开,把林霄雪的手帕放进去,再把我们的锁换回来,分别锁好。而我,在昨天也去向图书馆的管理员确认过,你确实在我离开以后,自己回过图书馆一次。”

  罗姗的脸开始变得苍白,嘴唇也在发抖……

  “原来是你!”杨紫陌站起来指着罗姗说,“原来是你杀了林霄雪,又嫁祸给方蘅!你好狠毒。”

  罗姗正要辩解,我按住杨紫陌的肩膀说:“不,她不是凶手。”

  杨紫陌说:“什么?”

  罗姗看上去同样诧异。

  我说:“虽然把血帕放进我储物柜,栽赃我的是罗姗,但是杀害林霄雪的凶手却不是她。事实上,那条手帕也不是她的。她这样做,只是为了保护一个人。”

  “谁?”大家一起问道。

  “蒋杰屹!”我说,“罗姗在这样做以前,曾经去过一次蒋杰屹的宿舍。而那个时候,蒋杰屹还没有回来。罗姗应该就是在那个时候,发现了蒋杰屹一直藏在宿舍里的林霄雪的血帕,并且决定,把这件对于蒋杰屹来说十分致命的东西带走,最后把祸水引到我的头上。反正,我本来就是警察怀疑的对象,索性顺水推舟了。”

  “她和蒋杰屹不是闹翻了吗?”汪晓寒问。

  “毕竟大家朋友一场,就算不爱了,也不至于这么绝情啊。”我说。

  “那么,凶手就是蒋杰屹了?”周静姝问道。

  蒋杰屹慵懒地坐在沙发上,平静得好像在听别人的故事。

  “不,”我说,“蒋杰屹也不是凶手,只不过罗姗误认为蒋杰屹是凶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家说道。

  我说:“根据‘打更人’的说法,罗姗与蒋杰屹大概在8:50左右先后到过博智楼。而那个时候,博知楼的教室多数都被锁上了,那么一楼唯一开放的两个通宵自习室,一定会成为他们的目标,无论那个时候他们是去博智楼做什么。也就是说,他们一定看到了4131教室里的尸体和正在睡觉的我——不错,那个时候,尸体已经在那里了。罗姗先到的,应该是先看到的尸体,所以她才在里面呆了不到一会儿就又跑出来。由于之前我们之间有不愉快的经历,她没有叫醒我一起走。至于她跑出去以后,会不会报警,就不知道了。就在她要出门的时候,遇到了蒋杰屹进来。她就瞬间脑补出蒋杰屹杀了林霄雪,又不知道为什么事折返回来的画面。因为她知道蒋杰屹对林霄雪因爱生恨,是有杀她的动机的。而蒋杰屹呢?他先是看到罗姗急匆匆跑出来,后是在教室里看到林霄雪的尸体,他也很自然地认为是罗姗杀了林霄雪。那又怎么样呢?对警察说吗?蒋杰屹不会。虽然林霄雪现在是他真正爱的人,但是他毕竟和罗姗曾经有过一段感情。我相信,蒋杰屹是个重感情的人。所以无论他多么痛恨罗姗杀他所爱,他也不愿意就此把她推向绝境。他选择了包庇。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两个人在案发后明明没有去过图书馆,却都说自己去了,还坚称看到了对方。因为,他们要为对方提供不在场的证明。至于那块血帕……蒋杰屹真的很爱林霄雪,却不得不接受林霄雪已经惨死的事实。所以,哪怕是一条已然不祥的,沾染了死者鲜血的手帕,他也情愿保留它,做一生一世的纪念。那天在咖啡屋,蒋杰屹在我面前非常失态。他情绪之所以那么激动,不仅仅是因为林霄雪的死,更是因为林霄雪死了,他却还要包庇他心目中的凶手!这就是为什么,罗姗去蒋杰屹宿舍里找他的时候,他是那么厌恶罗姗。这也是为什么,他在我面前会说那番奇怪的话,说林霄雪真的可怜,除了他以外没有人知道她有多可怜,她刚死自己就要做对不起她的事。蒋杰屹师兄,我说的对吗?”

  我把目光投向蒋杰屹,后者伤感地点点头。

  “如果我早知道罗姗不是凶手,”蒋杰屹说,“方蘅,那天你在咖啡屋里,要求我对警察说出来你确实在睡觉,我是会说的。”

  “既然罗姗和蒋杰屹都不是凶手,那么真正杀死林霄雪的人到底是谁呢?”王队问道。

  我叹了一口气道:“首先,我要为大家澄清一个问题。那就是,林霄雪根本就没有死。”

  “什么?”

  “不可能!”

  “林霄雪的尸体现在还在医院冷冻着呢!”

  “……”

  “不错,”我挥挥手让大家安静,“医院是冷冻着一具死于谋杀的尸体,不过这具尸体并不属于林霄雪。她的真正身份是,叶萍。”

  “那么杀死叶萍的人是谁?林霄雪又到哪里去了?”

  “林霄雪应该是自己藏起来了吧,”我说,“而杀害叶萍的人,正是林霄雪!”

  “不可能!”这回站起来的人是林霄辰。

  “有什么不可能?”我傲然迎上了林霄辰的目光。

  “霄雪她心地善良,和叶萍的感情一向很好,”林霄辰激动地说,“她怎么可能杀人?更不可能杀叶萍!”

  “哦?”我慢条斯理地说,“现在,你终于肯承认你认识叶萍了?”

  林霄辰颓然坐回椅子上:“那么你说,霄雪杀叶萍的动机是什么?”

  “动机……”我不温不火地说,“就是她的哥哥,你呀!”

  “怎么回事?”

  “林霄雪不是有一份受益人是你的人寿保险吗?一旦她死了,你就会得到一笔巨额赔偿金,足够你出国了。于是,她就让叶萍代替她死了。”我说。

  “不会,”林霄辰坚持道,“霄雪不会为了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滥杀无辜!”

  “或许本来是不会吧,”我说,“可是如果她在感情上遭到重创,那就不一定了。”

  我注意到蒋杰屹的身体抽搐了一下。

  “你说霄雪杀叶萍,有什么依据吗?”蒋杰屹问。

  “首先,”我说,“你和林霄雪吵架的时候,被我听到了。我当时就感觉很不对劲,这种不对劲的感觉,就是从林霄雪身上来的。但是当时,我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劲。直到后来,我看了林霄雪写的日记,又产生了那种感觉。现在,我终于想通了。那天林霄雪和蒋杰屹吵架,把一杯水泼在地上,意在告诉蒋杰屹覆水难收。她在日记里写《麦克白》的读后感,分析精辟独特。试问,这样一个聪慧的女孩子,怎么可能像个泼妇一样,用那么难听的话骂我不说,还打我,朝我泼可乐呢?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她是故意的。如果那天我不遇到林霄辰,她也一定会找个机会,找个借口,和我产生矛盾。为的就是日后陷害我。”

  “我们有这么多同学,”汪晓寒问,“为什么她杀人后,一定要找你来陷害呢?”

  “因为我性格最孤僻,生活最有规律啊。”我冷冷道,“这也是我从她的日记里看出来的。她在日记里,把我几点上自习,去哪个教室,甚至还有把水杯的盖子留在桌子上去接热水的习惯,都写得清清楚楚。她大概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动了杀人嫁祸的念头吧。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在那之后的日记就没有了。这种想法,她当然不会记在日记里了。她知道我在特定的时间一定会在4131教室里上自习,所以把叶萍约到那附近。趁我去接热水的时间,把能使人迅速入睡的药涂在我放在桌子上的杯盖上。这样我一回来,因为水很烫,不会马上喝水。我就会把盖子盖回去,水蒸气触到杯盖又变成水滴,溶解了安眠药滴落回杯子里。我再喝的时候,当然就会睡着了。这时候,她应该在第一现场杀好人了。趁我睡着的时候,她完成的是移尸。我还记得她室友说她在案发前的一段日子,喜欢自己一个人搬水上楼。这不是为了锻炼身体,这是为了训练自己,让自己可以有力气迅速移尸!”

  “她是用什么方法移尸的呢?我们为什么会把叶萍的尸体当做林霄雪的呢?”杨紫陌问道。

  “她在杀人之前,”我继续说,“一定是用了什么说辞骗了叶萍和她换衣服。两个人身材、相貌本来就相似,如果林霄雪穿上叶萍的衣服,再抱上那张叶萍抱进来的地毯走出去,‘打更人’很容易把她当作叶萍。至于叶萍换了林霄雪的衣服以后,被林霄雪用消防斧迎面击碎头盖骨而死,再被毁了容,就会被当成林霄雪。这才是死者容貌被毁掉的真正原因,不是激情状态下的报复,是有预谋的李代桃僵。叶萍被林霄雪迎面痛击,应该是仰头向后倒下。在林霄雪动手以前,一定说了自己也想看看那张地毯,让叶萍把地毯铺在了地上。这样林霄雪才可以用地毯裹住叶萍的尸体,转移到4131。到了4131以后,林霄雪只要把地毯微微打开,把尸体抖落出来就可以了。这样,尸体就成了一个侧卧的,并且脸微微朝下的姿势。因为一直有地毯兜着,尸体上的血没有流在从第一现场到第二现场的中途。也正是因为这张地毯,法医在死者的头发上,发现了不属于死者衣物的毛质纤维。它,属于那张地毯。”

  “你说的这些都只是你的猜想,”林霄辰说,“你有切实的凭据吗?”

  “我在检查林霄雪的遗物时,”我悲悯地看着他,“曾看到过一副耳环,那副耳环很漂亮。”

  “那又怎么样?”林霄辰说。

  “我昨天请求王队让我看了一下死者的遗体,”我说,“死者的容貌都被毁了,可是唯独耳朵还是完整的,应该是被凶手漏掉了。死者的耳朵上,根本就没有耳洞!”

  “这么说,真相大白了?”王队说,“我们只要找到真正的林霄雪,事情就结束了?”

  “不,事情还没有结束。”我说道。

  “那还有什么?”王队问道。

  “这个计划,只靠林霄雪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我咬着牙齿说,“她的背后还有一个人,和她一起做这一切!”

  “谁?”大家一齐问道。

  我指着在座的一个人道:“就是他!”

继续阅读:第十一章 女巫的愚弄(大结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