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幽灵的指引
结网先生2019-03-19 17:593,782

  林霄辰刚一说完这句话,脸上就现出了一丝悔意。他转过头来,歉疚地望着我。

  因为找到了林霄雪的手帕,有人赶紧报警,十分钟以后警察就来了。

  “看来,你又出状况了啊?”见到我以后,王队有些调侃地说。

  我什么都没有说,心情灰败到了极点。相信我的脸色,也一定十分难看。

  王队继续说:“这又是一个新的对你不利的证据。在你的储物柜里,找到了林霄雪生前随身携带的手帕,上面还沾染着死者的血。而且这次,是众目睽睽啊!”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烦躁地说,“我没有见过这条手帕,昨天我整理东西的时候,我的柜子里还没有这个东西。一直到我离开,我的储物柜里,除了书什么都没有!”

  “除了你,还有别人有你储物柜的钥匙吗?”王队问。

  “没有了,”我垂头丧气地说,“只有我和图书馆的卫生员有,别人也不可能从卫生员那里借到。至于卫生员……这件事肯定不会是她做的。”

  “昨天你来整理储物柜的时候,有人和你一起吗?”

  “有,”我回答,“是罗姗。死者男朋友的前女友。可是,她并没有接触过我的储物柜。我离开的时候,也把柜子锁好了。”

  “你很诚实嘛,也不趁机给自己开脱开脱。”王队笑道。

  我无心与他玩笑。

  看我不说话,王队继续说:“行了,方蘅,如果事情真的不是你做的,你就自己好好想一想,我们也会抓紧调查的。另外,你候审的期限快到了。好自为之吧。”

  王队在和各方面了解了情况以后,就带着他的警员离开了。

  我独自离开了图书馆,在回去的路上,遇到了蒋杰屹。蒋杰屹的脸绷得紧紧的,紧闭的双唇像一个“一”字,被刀刻在他的脸上似的。

  “这块手帕怎么会到了你的手里?”蒋杰屹一见我就问。

  “你问我,我去问谁啊?”

  “那手帕明明……”蒋杰屹说到一半,忽然沉沉叹口气,“哎!”

  才说了这么两句话,蒋杰屹就走了。留下我一个人,只觉一头雾水。

  他最后说的那句话,让我明白他是知道些什么的。可是,他究竟知道什么呢?

  傍晚,我因为最近发生了这么多事情,实在精神不济。无奈之下,我去向邢向东和肖剑飞申请,论文迟一点再交。

  他们当然是同意了,虽然对于邢向东来说,这事有些勉强。就在肖剑飞和我谈心的时候,邢向东接了个电话,拿着手机到办公室外面去了。尽管我与邢向东有一墙之隔,办公室的门还紧紧地关着,但是我仍然能够听到邢向东电话里传来的声音。甚至仔细分辨,就连电话那边在说什么都能听见。

  “呵呵,邢老师电话里的声音好大啊,是不是?”肖剑飞笑道。

  “是啊,邢老师用这部电话,还有什么隐私可言吗?”我回答道。

  “这还真是他那部电话的问题呢,控制话筒音量的功能,早在几年前就坏掉了。我让他去修,他还一直不去。”

  我礼貌地笑一笑,与肖剑飞告别,回到宿舍。

  被连日来的愁云惨雾笼罩,我现在的压力真的是太大了。我一直被指为凶手,虽然我实际上明明不是,但是也多多少少对死者心怀愧疚。早知道会有这样的厄运,在前面等着林霄雪,我就应该早一点原谅她。

  这天晚上,我准备了一些冥烛和纸钱,来到林霄雪的宿舍楼下,打算祭奠祭奠她。就在我点燃一张张冥纸的时候,我感觉到周围有阵阵阴风吹起。

  我一边烧着纸钱,一边叹道:“林霄雪,无论你我生前有什么恩怨,现在都已经尘归尘、土归土了。我们毕竟相识一场,你有什么冤屈,就请想办法告诉我吧。”

  明知幽冥托梦之事终属虚幻,可是查了这么多天案子,又眼看着这案子越来越扑朔迷离,我实在是想不出更好的法子了。

  我继续说:“林霄雪,相信你在天之灵,也不愿意真凶逍遥法外。究竟是谁杀了你,你就不要再冤枉我了。”

  “是谁……杀了我……不就是……你吗?”

  乍一听到这个声音,我吓得魂飞魄散、心胆俱裂!

  我回头望了望,身后什么都没有。再环顾一下周围,也什么都没有!那么刚才,那鬼魅一样的声音,究竟是从哪里来的?

  “不要……看了,”那个声音又响起了,“我就是……林霄雪啊,被你杀了的林霄雪。你杀了我啊……”

  “你胡说!”我尖叫道,“我没有杀你!不是我杀的你!”

  “是你……”林霄雪的幽灵说,“是你杀了我之后,你自己忘了。你忘了……当时你做……过什么了。”

  我忘了?怎么会是我忘了?

  “如果不是你忘了,”那幽诡的声音继续道,“我的手帕……怎么会跑到你的储物柜里?呵呵呵呵,那是……沾染了我的血的手帕啊。是你自己藏进去……又忘记的。”

  我不想继续呆在这里了。我站起身要走,忽然被一只冰凉的、白森森的手抓住我的手!

  我想用力甩开这只手,却反而被它越抓越紧。

  “不是我,不是我!”我尖叫起来。

  “怎么了?怎么了?方蘅,你怎么了?”我听到杨紫陌她们的声音。

  我睁开眼睛,看到我的三个室友围在我的身边。我并不在林霄雪的宿舍楼下,而是在我自己的寝室里。

  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梦。

  幸好,只是一场梦。

  然而——

  “你们说,”我忽然从床上跳起来,抓住杨紫陌的手臂,“我会不会真的是凶手?”

  “你在说什么啊?”汪晓寒担心地问。

  “方蘅,你是不是这几天压力太大了啊?”周静姝说。

  我说:“我梦见林霄雪了,林霄雪说,杀她的人就是我!只不过,只不过我自己忘记了我做过什么。”

  “唉,梦怎么可以当真呢?”汪晓寒安抚道。

  “不是的!不是的!”这么多天,无论我承受了多少压力,我都没有流过一滴眼泪,此刻我却泪如泉涌,“晓寒,你说万一这是真的怎么办?万一我真的精神分裂,或者有其他的什么病,我真的杀死了林霄雪,自己又完全不记得,你说怎么办?”

  “别胡思乱想啊,”汪晓寒拍着我的背说,“徐医生都说过,这不可能的了。”

  “那我的储物柜里怎么会有林霄雪的血帕?”我抬起头,无助地望着汪晓寒,“只有我可以打开那个储物柜啊,罗姗当时虽然在我旁边,可是我能确定她绝对没有接触过我的储物柜,和里面的任何东西!”

  “方蘅,你冷静一点!”汪晓寒痛心地说,“你自己都说,关于这条血帕,蒋杰屹好像知道些什么。你为什么不去问问他呢?再说了,你自己都和王队说过,这场谋杀和嫁祸,只是一个精心设计的魔术。或许,这次血帕的事,只是大魔术里套着的一个小魔术呢?”

  “魔术?”我安静了下来。

  汪晓寒的话让我镇定了不少。那么,如果我试着从魔术的角度去考虑这件事,会柳暗花明吗?

  看到我情绪不那么激动了,大家都松了一口气。周静姝还掏出一张纸巾,给我擦擦汗和眼泪。

  第二天,我没有直接去找蒋杰屹,而是去找了蒋杰屹的室友。蒋杰屹的室友说,就在学校检查储物柜的前一天下午,罗姗到宿舍里找过蒋杰屹。可是当时,蒋杰屹不在。罗姗等到蒋杰屹回来,蒋杰屹反而和她大吵了一架,说不想再看到她那张可憎的面孔。

  看似没有关联的一件事……

  不,其实这件事和血帕的出现很有关系!

  大魔术里套着的一个小魔术?晓寒,真的谢谢你了。

  我知道是谁把血帕放进我的储物柜了,也知道这个人是如何放进去的了。

  可是,我还是有很多事情想不通,关于凶手。

  我第一次想回到案发现场,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一个声音在指引我,去那里看看。

  我来到博智楼,进入了发现林霄雪尸体的4131教室,静静地坐在我那一晚的座位上。依旧是对着门口,依旧是可以看到走廊里,对面墙上的消防栓。消防栓里原本放着消防斧的位置,到现在都还是空的。

  我闭上眼睛,想听到幽灵的声音。不禁记起,在我的噩梦里,林霄雪的幽灵是多么可怕。可是,汪晓寒说得对,梦不过是梦。我没有杀人,梦怎么会是真的呢?如果死者的幽灵,至今仍然在这栋教学楼里徘徊,她一定愿意指引我正确的方向,来找到答案。

  我努力去感应这个“幽灵”,好像听到她化作走廊里的一段回音,指引我沿着走廊走去。于是,我就顺应这种感觉,在走廊里一直走,走到它右侧的尽头,在另外一个通宵自习室——4115的门口停下。

  4115教室的门口,不是厕所,而是一台电热水器。

  教室的灯亮着,我好奇地向里面望了一下。里面正坐着一个男生,在那里认真地看书。我走进教室,来到他的身边,而那男生也注意到了我。

  “你有什么事吗?”男生问。

  “没什么,想聊聊。”我也不知道自己这是想做什么,“你很喜欢来这间教室自习吗?”

  “期末了,我这些日子,基本上每天都来。”男生说。

  “即使是天黑了,也不走吗?”

  “总之走得很晚。”男孩笑了笑。

  “你知道我们学校之前发生的惨案吗?”我继续问。

  “知道,一个女孩子死了,就在这幢楼。”男孩不无叹息地说。

  “那一晚,你也在这里?”

  男孩沉默良久,终于咬咬牙:“……在。”

  我灵机一动,想起凶手为了陷害我,特意在我睡着时,用我的杯子接的热水:“那天晚上,你7:30到9:30这段时间在这里吗?”

  “在。”

  “那么在那段时间里,你有没有看到,有人在教室门口的电热水器那里,接热水?”

  “没有。”

  “什么?”

  还没等我掩饰住我的失望,男生继续说:“我也不可能看到。因为,在7:30时,我自己去接了热水。而那个时候,热水器里已经没有水了。”

  “这……这怎么可能?我七点左右还接过一杯。”

  “那么,或许,”男生淡定地说,“你接到的,刚好是那天的最后一杯。我可以肯定,7:30的时候,热水器里已经没有热水了!”

继续阅读:第十章 魔术的揭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鹰眼之谁是麦克白(已完结)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