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修荷包
萌教教主2019-12-15 14:043,323

  她看着温凉道:“我补就是。”说话间,她接过了温凉手中的荷包,这才转身走了。

  等她走远后,一直跟在她身后的阿姝担忧道:“姑娘,为何那个温公子一定要你来修补这个荷包?奴婢怎么看都觉得怪怪的。”

  陆卿卿噗嗤笑道:“无妨,只是一个荷包,别想太多了。”

  阿姝欲言又止,不再说话了。

  等主仆二人上了马车后,陆卿卿这才玩味笑了起来:“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温公子的举动很奇怪,可他却还要坚持。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阿姝迷茫得摇摇头。

  陆卿卿眯着眼睛,凑近阿姝低声道:“所以啊,既然我们都好奇会发生什么,这才需要将计就计呀。”说完,对着阿姝俏皮地眨眨眼。

  阿姝这才反应过来:“难怪姑娘要接过那个荷包呢!”原来是为了看清他们究竟是想干嘛。

  陆卿卿依旧笑眯眯的,又伸手拉开了马车的车帘,看向外头的街道。此时已是未时三刻,等她回家在小厨房给父亲和兄长们蒸上一笼糕点,等他们归家了正好可以吃上热乎的。

  陆卿卿一直在放眼看路边的京城景致。鳞次栉比的商铺,大街上不断来往的过客,娇暖的日光洒在街道上的每个角落,捏糖人的老人,巷子口咿呀学语的稚子,挑着担子的卖货郎……日光将所有一切都氤氲得和煦又温柔。

  只是在马车不急不缓路过一户书店时,便见一道身材倚长、身着玄青布衣的男子从书店门口走出。这男子身着平平无奇,可那面容却是天人之姿,眉目俊雅,气质非凡,让人挪不开眼。

  这男子,正是陆卿卿之前在梅香斋对面巷子口惊鸿一瞥的那位书生。陆卿卿忍不住又多看他一眼,可马车已快速掠过了那户书店。

  阿姝见状,问道:“姑娘在看什么?”

  陆卿卿收回眼来,眨了眨眼:“我在看……漂亮的东西。”

  阿姝来了兴致:“哇,是什么?”

  自家姑娘喜欢漂亮的东西,她是知道的。比如漂亮的山水画,漂亮的衣裳首饰之类。只是就算她收集了许多漂亮玩意儿,姑娘也鲜少带在身上,她只喜欢把漂亮的东西都收进库房,然后再时不时看上一眼。

  陆卿卿并不回答阿姝,而是高深莫测地对阿姝摇了摇头。

  等主仆二人回府后,陆卿卿又一头扎入了小厨房。

  昨日她已吩咐了阿姝提前用淘米水浸泡了琼枝菜,又让另一个小丫鬟小雨今日将浸泡的琼枝菜在阳光下搅拌了半个左右时辰,因此此时陆卿卿回到小厨房时,便看到琼枝菜已经发白了。

  将泡发好的琼枝菜捞出洗净,再捣烂。继而放在小砂锅上蒸煮。

  琼枝菜在蒸煮的时候,卿卿又从柜子里的密封陶罐中取出几瓣梅花干。这些梅花干是她去年冬天的时候摘的,趁着冬日暖阳晒成了干,在这次搬家时她都一齐带到了京城来。

  将梅花干泡发在温水之中,又加入了一小勺蜂蜜,便又去倒腾砂锅内的琼枝菜,一边煮着一边不断搅拌。一直等到煮得烂熟之后,关火取出,再将那几瓣梅花干铺在琼枝菜上头。

  最后再将整盘菜放在一旁的小冰块上,让它凉透。等到它凉透了便会凝结成冻,最后再撒上嫩姜末和碎橙,这道素醒酒冰便算是做好了,最适合在这种初夏食用不过。

  忙完了点心,陆卿卿这才又回到房内,坐在书桌后头,开始思考究竟应该如何处理温凉那接过的那只荷包。

  想来想去,干脆还是用最简单粗暴的那一种。于是卿卿叫来阿姝,将荷包递给她:“阿姝,将这荷包给明月街上秀禾坊的王媒婆送过去。”

  阿姝好奇:“给王媒婆送过去?”

  卿卿的眼中闪烁着悠悠的光:“都说秀禾坊的王媒婆苏绣手艺也是极好,便让她来替温公子绣补这个荷包罢,别忘了多给她些银子。”

  阿姝应了是,转身就出门去了。

  陆卿卿则坐在古琴后头,随意练了一会儿琴。又过半个多时辰,眼看陆震和兄长们也差不多回府了,她这才去将那道素醒酒冰取了,给他们送过去。

  等到陆卿卿送了点心回来,阿姝也回来了。说是王媒婆在看到阿姝给的二两银子后十分欢喜,十分愉快地接下了这个活,当场就给阿姝绣好了荷包。

  一边说着,阿姝还一边将这荷包递给了陆卿卿看。

  陆卿卿接过一瞧,只见原本荷包上枯萎了的牡丹花,此时宛若起死回生一般,在荷包上傲然盛开。王媒婆的手艺果然名不虚传,手艺确实厉害。

  陆卿卿十分满意:“这荷包修补得甚好。”

  阿姝道:“恩恩,奴婢看着也好。”

  陆卿卿让阿姝将荷包放好,便和阿姝在房内一齐用晚膳。陆卿卿给阿姝夹了一筷子的,笑眯眯道:“你可知道我为何要让你将荷包拿去秀禾坊?”

  阿姝想了想,道:“荷包终究是私密的东西,姑娘贸然给温公子修补荷包,奴婢总觉得不妥……”

  陆卿卿道:“这就是了。他非要让我修补荷包,想必是有后招等着我。”

  阿姝鼓着嘴道:“上次在千姿园,温家姑娘就开始特别针对姑娘您了,咱也没招惹她,怎么她却处处要跟您作对。还非要姑娘也作诗,她明知咱府上是武将,不实兴之乎者也的那一套。”

  陆卿卿道:“她针对我,许是看你家姑娘我不顺眼。又或者……”

  阿姝竖起耳朵:“又或者什么?”

  陆卿卿意味深长道:“又或者,她是在嫉妒我的美貌。”

  阿姝仔细打量自家姑娘的长相,只见明亮的烛火下,卿卿面容清丽脱俗,冰肌玉骨,确实非常值得让人嫉妒。阿姝一拍手心:“定是如此!”

  陆卿卿和阿姝在房内笑成了一团。直到许久,主仆二人才消了打趣。

  ·

  第二日晌午时,一众姑娘们都去了属于自己的小房间内用膳。温真儿吃了几口饭菜,便让丫鬟撤了,径直去了陆卿卿的小房间。

  陆卿卿依旧在进食,今日份的饭菜乃是麻油莴笋丝,油焖凤尾虾,另有时令蔬菜则个,精致不铺张。陆卿卿一口一口慢慢吃着,温真儿便在她身边说道:“卿卿,不知那荷包,可修补好了?”

  陆卿卿不疾不徐道:“已补好了。”

  温真儿笑道:“太好了,若是我二哥知道了,必定很欢喜。”

  陆卿卿有些忐忑道:“只是我手艺不好,就怕温公子不喜欢……”

  温真儿道:“怎么会呢。陆姑娘这般心灵手巧,我二哥欢喜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喜欢呢。”

  陆卿卿这才也笑了起来:“如此,那我就放心了。”

  等陆卿卿吃完了饭,便将那只荷包交给了温真儿。温真儿看着荷包上被修补一新的牡丹,唇中闪过微冷的笑意,便和陆卿卿作别,走出而来卿卿的小房间。

  陆卿卿则依旧不着急,让阿姝服侍她睡了个午憩,这才精神抖擞地开始继续上下午的课程。

  温真儿从陆卿卿这拿走荷包后的三日,皆是风平浪静,何事都未曾发生。一直等到第四日的下午,又是一日放学时,文萱突然甚是欢喜地对常歆温真儿和陆卿卿道:“今年九月便要乡试了,如今整个北直隶的读书人都涌到了燕京来,听说他们斗得可厉害啦,谁都不服谁。今日下午在凤来阁便有一场酒会呢。不如我们都去凑个热闹?”

  文人们有自己的傲骨,聚会的方式也是花样百出,不管是喝酒还是赏花玩乐,都披着一张‘雅’皮。

  陆卿卿一听便要拒绝,她向来不喜欢热闹,更何况上次在千姿园,她可是有了巨大的阴影,实在是不想再和那群读书人混在一处。

  可她拒绝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出口,温真儿已十分欣喜地道:“平日里的日子多无趣,我们一齐去凑个热闹也好,乡试三年一次,我们也去见识见识那些秀才!”

  常歆也笑道:“那便一齐去罢,总归回了府也是做女红。”

  陆卿卿又要继续开口反驳,可常歆已笑眯眯得看着她:“卿卿今日也是要回府做点心,是不是?”不等陆卿卿说话,她又捂着嘴笑道,“今日便歇息一日,随我们一齐去凤来阁凑个热闹,如何?”

  陆卿卿为难道:“可我昨日答应了父亲,今日要给他蒸糯心枣。”

  温真儿亦鼓起嘴来,巴巴道:“难道抽出一日都不行吗?”

  文萱小心翼翼道:“让镇国公他老人家给自己的女儿放一日假期,想来应该不打紧的罢……”

  陆卿卿:“……”得,她若再不答应,都要给父亲安上一个苛待女儿的罪名了。

  她心中弥漫出一股大义凛然来,闭上眼庄重地点点头:“好吧。”

  文萱等人十分欢喜,当下便让各自丫鬟们收拾好物什,便各自乘坐马车直奔凤来阁。

  凤来阁乃是燕京数一数二的酒楼,靠着声闻酒闻名京城。有文绉绉的诗人曾在喝了声闻酒后惊为天人,作下诗句‘何年饮着声闻酒,直到如今酒未醒’的名句,传阅甚广,亦让凤来阁名声大噪。

  马车轱辘转个不停,阿姝有些担心:“姑娘,她们为何非要你去,难道还想向上次那样,非要您当着所有人的面作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