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绣补荷包
萌教教主2019-12-15 14:045,716

  当日晚上,陆震又去了绾绾的院子。

  这几日他忙于公务,每日到家时卿卿都已歇下了,不好打扰。这日他总算可以松口气,便第一时间来到陆卿卿的院子里。

  陆震进房时,卿卿正在做女红。见到父亲来了,这才放下手中的绣棚,对陆震笑眯眯道:“父亲。”

  陆卿卿看着绣布上绣了一半的牡丹,十分满意地点点头:“不错,不错。卿卿果然天赋异禀,这才上了几天课,就有这么高的水平了。”

  陆卿卿道:“这只是打基础,和其他小姐们比起来,可上不了台面。”

  陆震看不懂刺绣的门道。这一眼看过去觉得好,那便是好。他沉声道:“谁敢说我女儿绣的不好?”他三十斤重的大刀可不是吃素的!

  陆卿卿笑着引着父亲做到凳上,又让阿姝去将小厨房内温着的桂花糯糕端上来,以及刚熬好的蜂蜜核桃羹。

  阿姝连忙下去拿了,半晌便将点心和羹放在陆震面前。

  香甜的气味扑鼻,引得陆震食指大动,吃了糕,又喝了羹汤。这糯糕又软又香,入口满是桂花的香气,却甘冽不腻;核桃羹微甜带涩,两者口味相辅相成,一路甜到了他的心坎里去。

  陆震吃了大几块糕,只是夜晚不宜吃太多,陆卿卿制止了陆震还要继续取的手,让陆震注意养生。

  陆震恹恹,只好作罢。不过转念一想,干咳一声,哀叹着说道:“这几日我的日程如此繁忙,时常误了饭点只有吃碰饭。可碰到的饭菜都是残羹冷炙,哪里能下咽。”

  陆卿卿一听,果然担忧:“这可如何是好?您的胃不大好,不能饿过头的。”

  陆震猛点头:“正是如此。”说话间,他又捧住自己的胃,作皱眉状。

  陆卿卿只当是方才吃多了糯糕积食了,脸色一变:“阿姝,快去叫王大夫来!”

  王大夫是镇国公府特招的大夫,医术了得。

  阿姝连忙应是,匆匆就要朝着门口走去,可才跑了几步,陆震连忙制止:“别别,我只是稍感不适,无需叫他,我稍作休息就好。”

  陆卿卿依旧担忧得看着他。

  陆震道:“为父只是想防范于未然,不如……就把卿卿做的这些点心打个包,我明日带去军营吃。”

  陆卿卿道:“这糯糕凉了便不好吃了,女儿觉得不妥。”

  陆震道:“无妨无妨,再不好吃也比军营的碰饭好吃。”反正总归不是我自己吃。

  陆卿卿道:“父亲别急,等明日女儿再亲自给您做个便当,您带去军营吃不就好了?”

  陆震却连连摆手:“那不是要累坏我的宝贝女儿了吗?就这个,这个我就觉得挺好。”一边对着候在一旁的小根道,“小根,把这个包起来,明日我带到军营去。”

  说及此,不顾陆卿卿的反应,转身就走了。

  陆卿卿想追上去反驳,可陆震却走得飞快,压根就没给陆卿卿这个机会。

  阿姝怪异道:“奇怪,老爷为何这么着急呢。”

  陆卿卿摇摇头:“罢了,随父亲去吧。”

  于是第二日,陆震一大早便拿着卿卿做的桂花糯糕,笑眯眯地到了军营。

  等到了晌午时分,莫凡果然又来了。这一次他拿了一壶好酒和刚出炉的红烧肉。陈年的女儿红,酒香阵阵,搭配红烧肉的鲜香美味,让人食指大动。

  陆震则从身侧的小食盒里拿出了刚热过的桂花糯糕,推到莫凡面前。然后笑眯眯得看着他。

  莫凡道:“这是什么?”

  陆震双眼眯成一条缝:“这是我女儿亲自做的桂花糯糕。”

  莫凡道:“将军好福气啊!能吃到亲生女儿的手艺。”

  陆震道:“尝尝。”

  莫凡看着这桂花糯糕,忍不住喳喳嘴。这糯糕虽然泛着香味,可看上去软趴趴的,颜色还泛着诡异的黄。可陆震正在用一种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好像不尝尝,很对不起他。

  内心略微挣扎之后,莫凡终于拿起筷子,夹了一小口放入嘴中。可味道却出乎他的意料,不但没有想象中的难以下咽,反而又香又糯,甜而不腻。就是……额,吞下之后有些糊口。

  陆震道:“你觉得味道如何?”

  莫凡十分夸张得对陆震翘起大拇指:“味道好啊,好极了!简直是人间美味!”

  陆震十分满意。

  只要陆震满意,那莫凡也满意。

  陆震点点头,不断上上下下打量着莫凡,一边用一种非常……欣慰的目光看着他。

  莫凡被陆震盯得发毛,颤巍巍道:“大将军,您还有什么吩咐?”

  陆震摆摆手:“没什么。”

  说罢,又让莫凡继续喝酒吃肉,一边和他聊着人生和理想。

  陆震道:“为何突然想考武状元?”

  莫凡羞涩道:“为了更上一层楼呗。”

  “不错不错。”陆震一边点头,一边又问,“小凡啊,你今年多大啦?”

  莫凡道:“还有三月便及冠。”

  陆震掐指一算:“极配,极配。”

  莫凡没听清:“什么配?”

  陆震又笑眯眯看着他:“可定亲了?”

  莫凡愣了愣:“男子汉大丈夫,未曾立业,何以成家。”

  陆震重重一拍莫凡的肩膀:“好样的!”

  莫凡伸手入衣袖内掏啊掏,就掏出了一张泛黄的宣纸来。宣纸上写满了蝇头小字,密密麻麻。他将纸递给陆震:“将军,这是我这几日新作的文章,还请您指点一二。”

  陆震是耍枪的好手,可论起文章,并没有那么通透。他只囫囵看个大概,之乎者也的挂子倒也还算可以。他道:“你有这份心便是好的。等这次武恩科开始了,我自会为你担待一二。”

  莫凡欢喜得连连谢过陆震,眼看就要给陆震叩首了,陆震大手一挥阻止了他,又喜滋滋说道:“马上就要成为一家人了,这般见外做甚。”

  莫凡正要点头,可很快就察觉到不对,嘴边的笑容微凝:“您刚才说啥?”

  陆震依旧喜滋滋:“我说咱都快是一家人了,自然不用这般见外。”

  莫凡吓得一屁股滑了下去。

  陆震一手将他抓起,淬道:“没骨气的玩意儿,这就乐得找不着北了?”

  莫凡颤着下巴道:“这这这话可不能乱说,人家还是黄花大闺男啊!怎么的就要和您做一家人了?”

  陆震重重一拍桌,桌腿都抖了三抖:“因为本将已经决定了,等你考上了武状元,就将本将的爱女许配给你。怎么,难道你还想拒婚?!”

  莫凡伸手托住了自己的下巴。

  陆震冷笑道:“本将的女儿可是金枝玉叶,怎么,你这是真想拒婚?”

  莫凡连连摆手:“不是不是。幸福来得太突然就像龙卷风,我、我一时间有点承受不来。”

  陆震的脸色这才好看许多:“那就慢慢承受。你要做的就是赶紧给老子训练去,只要你能拿到武状元,这桩婚事就能成。”

  莫凡脸上的表情逐渐变成了喜色:“当真?!”

  陆震挑眉。

  莫凡重重弹跳而起,一个健步已冲出了营帐外:“好,好。属下一定尽力而为!”

  看着莫凡消失的背影,陆震的脸上终于露出欣慰的笑意。

  莫凡这孩子是他一手带上来的,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他了。让他给卿卿做夫婿,他也安心。

  且莫凡长得一表人才,身上的腱子肉也很美观,外强内更强,实属良配。卿卿见了他,也一定会欢喜的。

  想及此,陆震忍不住偷笑起来。

  ·

  自从上次在千姿园内作诗事件之后,陆卿卿便再不曾多看温真儿一眼。

  既然陆卿卿始终冷冰冰地对待自己,她自然也没有再上赶着热脸贴她的冷屁股。被陆卿卿冷脸甩了两次之后,便再也没有和她说过一句话。

  不过温真儿不受陆卿卿待见,文萱和常歆则依旧日日和她道好,面子上依旧体面。

  王嬷嬷自然感受到了几位贵女之间的气氛,她并未横加干预。只要她们不闯祸,她都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这几日王嬷嬷除了教授写字插花和刺绣,还有棋艺亦会教授一二。不过也只是带着她们入个门,并不深交。王嬷嬷是刺苏绣的一把好手,这段时间陆卿卿跟着王嬷嬷学习,刺绣手艺突飞猛进,让王嬷嬷都频频点评表扬。

  眼下王嬷嬷又一日教导罢,便放了课。陆卿卿正要叫阿姝收拾东西准备回府,可突然就从门室外头传来两道略耳熟的男子声音。

  温真儿侧头看去,嗔笑道:“我这二哥真是没个正行的,又带着友人来府上做客了。”

  陆卿卿将这话听在耳里,并未朝温真儿看去,倒是催促起阿姝,让阿姝快些。

  阿姝急忙收拾妥当陆卿卿的伏案,将姑娘今日刺的这牡丹手帕带走,便和陆卿卿朝着门口走去。

  温真儿连忙叫住她,柔声道:“卿卿,我二哥鲜少来到这边。今日他带着朋友,特意托我寻你呢。”

  陆卿卿只好停下脚步:“温二公子繁忙,寻我做什么?”她的语气淡淡的,并无笑意。

  温真儿走近她,自然熟得挽住她的手腕:“我这二哥一向很有自己的想法,他昨日特意吩咐我,说寻你有事呢。”

  陆卿卿淡淡抽出自己的胳膊:“可我笼统和你二哥也只在上次千姿园见过一次,这不太好吧。”毕竟和你二哥不熟啊!

  温真儿依旧笑着:“所以才更要多见几次面,熟悉了就好了嘛。”

  陆卿卿:“……”她竟然无言以对。

  温真儿在这边拖住了陆卿卿,一同上课的其他贵女们皆已离开得差不多了,转眼间就只剩卿卿和温真儿二人。

  而门外,温凉已和顾深一齐朝着这边走来,距离她们更近了。

  顾深一看到陆卿卿,眼中便露出了隐忍的欣喜,温凉看在眼里,不动声色地低声道:“美人就在眼前,你可得好好把握住。”

  陆卿卿面容清冷,似乎并不好接近。且此时她站在温真儿身边,温真儿一直对她笑着,可她脸上却连个笑意都没有。

  温凉抓紧机会又低声道:“看到了罢?我说过陆卿卿并不好相与,我妹妹这般哄着她说话,她也不领情。”

  顾深仔细一看,发现果真如此。当下脸上便现出踌躇之色。他道:“镇国公劳苦功高,官拜一品,教育出的女儿稍微桀骜些,也是理所应当……”

  温凉道:“自然是理所应当。可你自上次千姿园一行,便对陆卿卿念念不忘,她又如此高傲,你的这番倾慕,怕是要……”剩下的话,他摇摇头,作出一副惋惜的样子。

  顾深心中一沉。他虽说是光禄寺少卿之子,可也不过是从四品。若他想迎娶陆卿卿,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门婚事是不可能的。——甚至于若是他去国公府提亲,怕是只会被国公爷给赶出来。

  顾深脚步缓缓停了,他痴痴地望着陆卿卿,难过道:“这可如何是好,难道我对卿卿的这份心意,还没来得及萌芽,就要被扼杀在摇篮里了吗。”

  顾深的反应让温凉觉得很开心。他皱着眉道:“你我好歹也是同窗,一共在国子监开设的学监内上课的。我岂能眼睁睁看着你为情所困?我这倒有一拙计,就是不知你意下如何。”

  顾深连忙看向他,双眼中升腾起希望的小火光:“当真?说来听听!”

  温凉附耳在顾深耳边低声说了几句。顾深听罢,脸色微变,犹豫道:“这,这不太好罢?”

  温凉眯着眼睛:“总之计我已出了,听不听全凭顾兄决定。”

  见顾深依旧垂着脑袋一副丧气样子,温凉又不紧不慢补充道:“唉,美人在前,最终却是有缘无分,人世间最悲伤的事,怕不过如此了。”

  又此时间,眼看前头站在学堂门口的陆卿卿即将要甩袖离开,连温真儿都拉不住她了,顾深看着陆卿卿那张明艳无双的脸颊,特别是那双水光潋滟的眸子,让他忍不住又想起千姿园内,她被人逼迫作诗时的样子。让他心疼又怜爱,只想将她护在怀里,不许任何人欺负她。

  鬼使神差的,他点点头,一个‘好’字就这么滑了出来。

  温凉道:“识时务者为俊杰,光凭顾公子的这份胆识,抱得美人归必然是迟早的事。”

  顾深点头,沉声道:“此事之后,我定会护好她,再不让她受一丝的委屈。”

  温凉对着顾深翘起大拇指,二人这才继续朝着前方陆卿卿的方向走去。

  陆卿卿此时都快要离开温府后院了,温凉和顾深已走到她身边去,温凉先对她作揖,这才躬身道:“陆姑娘且慢。”

  陆卿卿对温凉并无好感,可没想到跟他一起来的是上次在千姿园内帮过她的顾深。她便只好微微笑道:“温公子,顾公子,不知有何事吗?”

  她的声音软糯,娇娇憨憨,透着说不出的好听。

  顾深的心都忍不住软了软,努力克制声音的平和,说道:“无事,只是和温兄来府上做客,不想竟遇到了你。”

  温凉笑了几笑,才摇头叹息:“实不相瞒,在下是有一事,要麻烦陆姑娘。”

  陆卿卿耐着性子道:“何事?”

  温凉道:“还不是我这妹妹惹的。”说及此,他半怒得瞪了温真儿一眼,说道,“前日我的荷包被勾破了洞,包上纹着的牡丹也被毁得七七八八。”

  说及此,他摇摇头,一副无奈的模样:“我叫真儿给我补上,顺便试一试她的刺绣手艺。可这臭丫头却说她绣不好牡丹,而是向我推荐了你,说你最近苦练牡丹样式,花样栩栩如生,已被王嬷嬷表扬多次了。”

  一边说,他一边从衣袖里掏出了一只藏青色的荷包来。而荷包确实被勾破了,原本刺的牡丹花脱线脱得厉害,看上去就像是一只凋零残破的牡丹。

  陆卿卿本能地拒绝:“可王嬷嬷夸我,不过是因为我比之以前稍有进步。和真儿比起来,我的绣技简直不值一提的。”

  温真儿垂下头,难过道:“可我绣不好牡丹,卿卿,你是知道的……”

  确实。毕竟今日王嬷嬷才刚说了温真儿,说温真儿绣鸟虫鱼都像模像样,怎的偏偏绣不好花,也是奇了怪了。

  陆卿卿道:“可文萱,常歆,还有轻灵她们,她们的绣艺各个都在我之上……”

  温真儿更难过了,鼓着嘴道:“可这几日王嬷嬷只顾着表扬你了,所以我看到二哥的荷包坏了,才第一时间想起了你。”

  陆卿卿不说话了。

  温凉看看陆卿卿,又看看温真儿,脸上的笑意已带着疏离:“既然陆姑娘觉得为难了,在下自不是强人所难之人。罢了,是温某唐突陆姑娘了。”

  温真儿在一旁急道:“可是二哥,这荷包是黄表小姐亲自送您的,您不是一向很欢喜她吗?若是被她看到她送你的荷包竟然破了,只怕会伤心的——”

  温凉严厉道:“不得乱言,没的污了表小姐清誉。”

  温真儿恹恹然,鼓着嘴巴不说话了。

  顾深在一旁看了这么久,这时才缓缓地,故作不解得道:“陆姑娘,不过是补绣一个荷包,为何这般抗拒呢?”

  原来这荷包是温凉的心爱之人送给他的。她心中缓了口气,说道:“只是我绣艺不高,只怕绣的不好,虎头蛇尾了。”

  温凉笑道:“原来陆姑娘是担心这个,这个无妨。若陆姑娘当真能补好这只荷包,我便欠了您一个大人情。以后但凡有何处用得上我的地方,只要陆姑娘提出,我在所不辞。”

  眼看陆卿卿眼中依旧闪着狐疑的光,温凉不慌不忙:“真儿,去请王嬷嬷来。此事由王嬷嬷做个见证,哪怕陆姑娘补得不好,我也定不会怪她。”

  说及此,温凉对着陆卿卿笑道:“如此这般,陆姑娘可能放心了?”

  陆卿卿道:“无需再叫王嬷嬷了。嬷嬷都已下课休息去了,没的又去叨扰她。”

  她看着温凉道:“我补就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