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千姿园作诗
萌教教主2019-12-15 14:046,562

  在路上耽误了时辰,最后的结果便是误了王嬷嬷的开课时辰。

  这边的姑娘们已经在姑苏园的大客间内整齐坐好,却唯独少了陆卿卿。王嬷嬷望着空着的那个位置,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温真儿眼中闪过得色,上课第二天就吃到,王嬷嬷最不喜这种没规矩的人了。

  便在此时,陆卿卿已火急火燎来到教室门口,温声道:“抱歉嬷嬷,今日在路上遇到了意外,这才来迟了。”

  温真儿适时道:“幸好卿卿乃是镇国公的独女,出门都是众人簇拥的,卿卿也是毫发无损了,否则王嬷嬷还要担心呢。”

  王嬷嬷的眉头便又紧了紧。

  温真儿的话是在提醒她,她可是镇国公的女儿,谁敢对她不敬。哪里会出什么事。

  陆卿卿看了温真儿一眼,这才又对王嬷嬷道:“路上遇到了秀才吵架,我便报了官。”

  陆卿卿的这一眼,让温真儿有些心虚。不过很快她就镇定下来。

  王嬷嬷并不多说什么,只示意让陆卿卿坐下,便继续说课。

  等到要交代的都交代完毕了,王嬷嬷这才领着众位姑娘前往姑苏园内的千姿园去。

  姑苏园乃是先皇建造的皇家园林,到了现在已开放给贵族世家。这园林是仿着江南山水而建的,因此名作姑苏园。院内有大大小小的园子几十个,春夏秋冬各有美景。千姿园内便是种满了各种春夏花卉,迷人眼。

  只是说来也巧了,等王嬷嬷带着姑娘们在千姿园内的客间上完插花课后,正巧便有一群子弟们也来了此处,要赏花对诗。

  此时课已经上完了,这群世家子弟要来吟诗,并不会打扰到她们。于是王嬷嬷便不曾说话,任由他们作诗来。

  王嬷嬷这堂课上的极巧,让贵女们自行捡花,再自行插瓶。等众人的作品都完成得差不多了,她再一一点评。其中文萱的插花最好,温真儿的次之。至于陆卿卿,她鲜少接触这些,因此只是入了个门。王嬷嬷也耐心教导她,教她色彩搭配和疏密之道。

  陆卿卿觉得受益匪浅,便让阿姝将自己的作品拿好,带回府去好生养着。

  一众女子走出客间时,正巧便逢那群公子哥儿入园。皆是适龄男女,空气瞬间便多了一层羞涩的味道。

  女子们的动作皆变得更轻柔起来。只有陆卿卿不以为意,依旧脚步不停朝着外头走去。

  温真儿见状,皱了皱眉。心道若陆卿卿走了,那不是就不好玩了。

  于是连忙娇笑着叫住她:“卿卿!”

  陆卿卿回头看她,脸上笑意带着疏远:“温姑娘,有什么事吗?”

  温真儿道:“不是说好唤我‘真儿’便可的吗,你怎么还叫我温姑娘。”

  陆卿卿脸色不变:“真儿是有什么事吗?”

  温真儿道:“昨日叫你来喝茶,你却不来。那便今日一起赏花呀。”

  陆卿卿道:“可我今日亦要赶着回府的。我三哥等着我给他送午膳吃。”她随意寻了个借口。

  温真儿的侍女小荷惊讶道:“难道镇国公府的膳食,都需要姑娘烧啊。”

  温真儿连忙呵斥:“住口,没规矩的东西!”

  她嘴里呵斥,可脸上哪里有什么生气的样子。

  陆卿卿的脸色变冷了几分。她淡淡道:“下人烧的饭菜,可入不了我三哥的嘴。”

  阿姝心中也生气,说道:“我家姑娘一贯是有孝心的,可不像别的官家小姐,成日只知道玩乐。”

  小荷怒道:“你说谁呢?”

  阿姝笑眯眯的:“奴婢说的是那些只知道玩乐的官家小姐,你激动什么?”

  温真儿挥手制止了小荷再说话,继续对陆卿卿道:“下人们不懂事,倒是我们主子的看笑话。”说及此,又侧头对着不远处的文萱喊了一声,娇嗔道,“萱萱,你快过来帮我劝劝卿卿,我求了她半晌,她都不愿意跟我们一起赏花,可真是伤透了我的心呀。”

  她这话说得不轻不重,却刚好能让很多人都挺清楚。这其中就包括站在不远处的那群公子哥儿们。而这群哥儿中,正是有温真儿的二哥温凉。

  温凉起哄道:“不知是谁家的贵女,架子挺大啊。”

  站在他旁边的几个公子哥全都嗤笑了起来。

  一瞬间,众人纷纷放眼看过来,盯着陆卿卿瞧。可却发现这陆卿卿的模样竟如此清丽动人,那一双眼眸无措又灵动,让人看着都忍不住心疼。

  陆卿卿站在原地,脸色微微涨红,须臾,她终究还是让阿姝先将插花交给车夫,她去去就来。

  阿姝有些担心小姐,又看着手中的插花,终是快步朝着姑苏园门口而去。

  站在温凉身边的两个公子哥收回眼,其中一个对温凉说道:“我怎么看着,那陆姑娘并不像是刁蛮之女。”

  温凉切了声,道:“那是人家伪装的好,这陆卿卿就是刁蛮,这可是我妹妹亲口跟我说的,还能有假?”

  那一边,温真儿十分欢喜地拉着陆卿卿朝着前方那些姹紫嫣红的群花走去,文萱和常歆亦跟在她们身边。

  温真儿在人群里望了一眼,一眼就看到了傅欢。

  傅欢站在人群里,面容清冷,亦不说话,只是独自一人站在角落。倒是站在他身边的顾深一直在同他说着什么,可傅欢却一副爱理不理的样子。

  顾深乃是光禄寺少卿之子,和傅欢最是要好。

  温真儿从傅欢身上依依不舍地收回眼,重新看向陆卿卿:“卿卿,你看这些花儿如此争奇斗艳,这可是姑苏园内一年才可见一次的美景呢。”

  文萱亦在偷看傅欢。一个对眼之间,傅欢似是也朝着这边看了过来。文萱对着傅欢微微颔首以作招呼,可傅欢只是面无表情地别开眼去。

  文萱的脸上泛着些灼热。傅欢是大才子,出身亦高,是天之骄子。方才他竟然看自己了,这让她心底砰动,亦冒出丝丝欢喜。

  这整个千姿园内的景致确实十分漂亮。各种各样的花卉千姿百态。牡丹芍药锦带花,还有各种粉白樱花,各种花苞相互交织,组成一个浪漫的千姿园。

  陆卿卿道:“确实漂亮。”

  此时温真儿陆卿卿这几个女子,已经和那群公子哥儿站得极近。

  温凉走出一步,笑道:“竟然在这里遇到了妹妹和各位小姐,既然如此,不如就此一齐赏花作诗?”

  温真儿道:“二哥真是皮。你们都是正经的读书人,特别是傅公子,在这次秋闱可是拿了解元的,我们不过是一群只会女红的内阁姑娘,哪里会做什么诗。”

  文萱在一旁帮腔:“就是。在你们面前耍学问,岂不是班门弄斧吗。”

  剩下几个姑娘纷纷说话,只有陆卿卿一直不言语。

  这群小姐虽说各有各的模样,可仔细看去,却还是文萱和这陆卿卿最是好看。只可惜文萱模样含媚,和陆卿卿的清冷一比,便俗了三分。因此这些男子的目光大多还是忍不住看向陆卿卿。

  比如傅欢身边的顾深,便忍不住道:“陆家小姐怎么一直不说话?”

  陆卿卿清笑得不失礼貌,又十分疏离:“我不会作诗。”

  顾深道:“无妨,重在参与嘛。”

  温真儿捂嘴笑了笑:“卿卿长得好看,你看,顾公子眼睛都看直了。”

  人群中又冒出一阵起哄的笑声。

  陆卿卿心中的烦躁加剧,却不好拂面走人,只好耐着性子面无表情站在原地。

  傅欢亦瞥了陆卿卿一眼,随即移开眼去。

  半晌,男男女女已移步到了附近的一个凉亭,以‘花’为主题赋诗。

  温真儿和文萱坐在最中央,陆卿卿本坐在最角落,却被温真儿拖到了她的边上。

  一众公子哥你一言我一语,对诗对得不亦乐乎,末了,温凉这才道:“妹妹,你有什么好诗句,说来听听。”

  温真儿羞涩一笑:“我作的诗可俗啦,各位公子可莫笑话我。”

  没出阁的女子,能说出什么好诗来。这作诗本就是附庸风雅,博大家一乐而已。众人自然说不会笑云云。

  温真儿这才缓缓道:“绿叶含新粉,香瓣落吾衣。”

  确实够俗的。透着浓浓的自恋。

  自然,众人嘴上并不说透,只连连说好。

  温凉也对温真儿暗中竖了竖大拇指。

  温真儿昂着下巴,心里美滋滋。

  顾深突然道:“其他姑娘们不妨也参与进来呀。”

  温真儿趁机看向陆卿卿:“萱萱和卿卿,你们也作一句,应应景。”

  文萱倒是落落大方,念道:“花中君子不染尘,亭亭玉立淤泥中。”

  众人又是一阵倒好声,好几位公子哥都对文萱多看了几眼。

  温真儿又将目光洒在了陆卿卿的身上。

  陆卿卿却格外平静地将目光扫视向这群公子哥:“不好意思,我不会作诗。”

  温真儿道:“怎么会呢,燕京贵女们自小都是要读书的,难道卿卿你……”

  言下之意是卿卿没读过书,这才做不出诗来。

  陆卿卿格外真诚:“父亲和兄长们自小保卫边关,鲜少陪在我身边,我并未读过什么书。”

  顾深忙道:“正是正是。镇国公保家卫国,铁骨铮铮,是英雄。陆姑娘不曾念过多少书也没什么的,又不用考科举。”

  陆卿卿对顾深投去一个感激的眼神,让顾深忍不住红了红脸颊。

  温真儿心中气死这个顾深了。平日里总是跟着傅欢便算了,关键时刻出来捣什么乱。

  温真儿给温凉投去一个凉凉的眼神,温凉连忙帮腔道:“顾公子此言差矣,虽说女子不用科举,可我大齐向来鼓励女子读书增长见识,多读些书,总归是好的。”

  众人一听,也觉得有理,又纷纷点头附和。

  温真儿的脸色这才好看许多。

  顾深却又说道:“既然陆姑娘不会作诗,又何必强人所难。”

  温凉道:“其他姑娘也不会,不也都用心做了?光说一句不会作诗,便不作了,这未免太……”太骄纵。

  顾深看了陆卿卿,只觉得那双眼眸快要流泪了,他心中一急,又反驳道:“怎么,陆姑娘都说了不会,你还非要逼她,这岂是君子所为?”

  这话说得太重。温凉一听,脸都红了起来。

  眼看二人要争个脸红脖子粗,旁边众人连忙拉开顾深和温凉,不让这两人继续争论下去。

  而核心人物陆卿卿完全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才好。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马上就要晌午了,大家……不饿吗?”

  亭内众人:“……”

  温凉还想说些什么,可突然就听到一道冷凉的声音响起:“饿。”

  众人放眼望去,竟是傅欢。

  傅欢一向不喜欢这种场合,今日也是被顾深强行拉来的。可基本情况下,他都只是作壁上观,从不发表意见。现在他竟然在为陆卿卿解围。

  温凉的脸色变了变,终究隐忍了下来。

  傅欢走到陆卿卿旁边:“我饿了。”

  陆卿卿愣愣道:“我也是。”

  傅欢道:“既然如此,那就走吧。”

  陆卿卿又愣了须臾,才反应过来。

  她站起身,对温真儿和文萱等人告辞,作势就要和傅欢一起离开。

  只是走了几步,她又停下脚步,转过头看向身后众人:“我真的不会作诗。不过,我刚刚有努力想了一句。”

  陆卿卿一个字一个字说道:“春雷阵阵伴雨来,此处各花次第开。”

  说及此处,傅欢突然在旁边接道:“赏心乐事处处有,迂腐酸诗千姿园。”

  众人:“……”

  现场安静得落地闻针。

  特别是温凉和温真儿,脸色异常难看。

  陆卿卿对着傅欢微微颔首算是打了招呼,便独自朝着外头走去。

  等傅欢和陆卿卿前后各自走了,众人也纷纷散了。

  温真儿的脸色极差,连温凉叫她都不曾应一声。文萱和常歆则微微落在后头。文萱的眼中有冷色,嘴边却笑道:“惹谁不好,非要招惹陆卿卿。”

  常歆道:“傅公子倒是难得,竟然会出手帮她。”

  文萱的心中一紧,淡淡道:“只是巧合罢了。”

  常歆道:“是吗……”

  文萱打断她的话:“傅公子只是不喜欢这种场合,这才利用陆卿卿离开这种场合而已。”

  常歆看着文萱眉眼的戾气,默默地将肚子里的话吞到了肚子里。

  而今此一事,陆卿卿胸无点墨、脾气骄纵的名声悄然传走,在接下去几日的时间内,宛若雨后春笋般很快就传遍了大半个燕京城。

  这些事卿卿自然清楚,只是她并不着急,依旧做着自己的事,并且乐在其中。唯一让她皱眉的事便是,自己有只藕粉色的兰花荷包不知落在了哪儿,她让阿姝寻了好几天,却依旧遍寻不着。让她觉得有些可惜。

  ·

  这几日皇上给镇国公陆震下了令,让他务必训练好这一届的新兵。因此陆震要给自家女儿寻夫婿的事便只好又搁浅下来。这几日皆是每日起早贪黑得在校场训兵。

  二子陆淮顾自是紧跟着陆震的步伐,为训练好新兵奉献自己的光和热。对于这个二子,陆震一向是非常满意的。

  眼下刚操练完一轮任务,陆震趁着空闲躺在帅营内终于可以歇口气,莫凡走入帅营,手中还端着一盏茶。

  莫凡乃是跟着陆震出生入死七年的兄弟,当初他初来当兵时才十二岁岁,跟着陆震混了这么多年,长成了一个皮肤小麦色五官甚俊朗的顶天立地好男儿,这么多年亦积累了不少军功,如今已是一个官拜五品的小将军。

  莫凡将茶叶往陆震身上的伏案上一放,对陆震露出一个牙齿闪亮亮的大笑:“老震,这几日你辛苦了,喝茶喝茶。”

  陆震道:“还是你小子知道心疼我。”一边捏起茶水来喝。

  却出乎他的意料,这茶水竟十分清甜,入腹之后满嘴留余香。陆震惊了惊:“这茶叶好,不知是什么茶?”

  莫凡得意道:“这可是最好的凤凰单丛,是我托人从大周带过来的,好喝罢?”

  陆震又品尝了几口,连说了几个‘好’字,十分满意。只是想想又觉得不对,狐疑道:“你这种粗人,怎么突然品起茶来了?”

  莫凡啧了声:“瞧您这话说的。我这不是看您辛苦,这才将这好茶献给您呢嘛。”

  路震感慨道:“你有心了。”说话间,陆震拍了拍自己的小腿。

  莫凡道:“没什么事儿我就先退下了?”

  陆震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腿。

  莫凡睁大眼看着陆震。

  陆震也睁大眼看着莫凡,同时又拍了拍自己的小腿。

  莫凡:“……”

  半盏茶后,陆震坐在将军椅上,莫凡坐在陆震身边,一边替他捏着腿,一边还替他递着茶。

  陆震舒服得叹气一声:“还是小凡好。”

  莫凡道:“你平时都叫我姓莫的。”

  陆震道:“那是以前,往事随风,你还记那些干什么。”

  莫凡嘿嘿一笑:“也对。”

  第二日,照样新兵操练结束,莫凡又来了。

  恰逢午休,这一次莫凡带的并不是茶叶,而是一大坨滚烫的泥巴团子。

  陆震睁大眼:“这次又是什么?”

  莫凡对着陆震神秘一笑,随即三下五除二,便将这泥巴团子打成了碎片。而随着泥巴一层层脱落,一股越来越浓的肉香便飘了出来,让陆震忍不住动了动鼻子。

  最后,莫凡举着一只肥硕流油的叫花鸡举到他面前,昂着下巴道:“叫花鸡!”

  陆震道:“这和我女儿做的焖鸡有异曲同工之妙。”

  莫凡将鸡放在盘子里,端到陆震面前,二人一人一只鸡腿便撕扯着吃开来。剩下的陆震又叫小卒给陆淮顾送去。

  陆震很满意:“这是你亲自做的?”

  莫凡道:“那当然。昨儿夜里我亲自埋在炕头里的,到了今儿晌午,火候正好,又鲜又嫩。”

  陆震对着莫凡竖了竖大拇指。

  只是说也奇怪,第三日,第四日,莫凡都来了。且一日换一个花样,让陆震觉得很诧异。

  眼下陆震一边吃着莫凡送来的葡萄,一边上上下下审视他。

  莫凡被陆震看得心中发毛,忍不住道:“大将军,您这么看我做什么?”

  陆震哼了一声:“姓莫的,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做了什么错事,这才想提前讨好我,想要曲线救自己?”

  好嘛,又变成姓莫的了。莫凡脸上挂上讨好的笑意,笑眯眯道:“那绝对不能够啊。”

  莫凡的手已经攀上了陆震的小腿,赔笑道:“我听说尊上有意开设恩科,选拔武状元。”

  原来是为了这事。陆震道:“难怪你小子最近老往我营帐跑,不是送吃的就是递喝的。”

  莫凡笑得极不好意思:“也是因为大将军您辛苦了,属下自然要多关怀将军。”

  陆震道:“可你大字不识一个,虽说你一身蛮力武功不错,可武状元武状元,除了武还得会文啊。”

  莫凡却拍拍胸脯:“我自然知道。这段时间我早就请了先生在家中授课,我的文化知识可谓是一日千丈,一泻千里,一夫当关。”

  “都什么乱七八糟的。”陆震摆手,随即眯着眼睛道,“朝廷却有此事。等正式通牒下来,便要昭告全国。等有消息了,我自然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莫凡双眸亮晶晶地看着陆震:“好,好,那此事就摆脱您了大将军!”

  陆震正要挥挥手让莫凡退下。可电光火石之间,他突然就愣了愣。

  紧接着,他紧紧捏住了莫凡的手,凝眉道:“所以你现在会写字了?”

  莫凡道:“我本就会写字!我家中老父亲是教书先生,我必须会写啊!”又讪笑道,“就是这几年疏于练习,不太雅观。”

  陆震‘切’了一声。

  莫凡道:“可自从回京后,我一直在读书练习,如今已大有进步了。”

  陆震道:“你还会写文章?”

  莫凡连连点头。

  陆震道:“明日带着你写的文章,拿给我看看。”

  莫凡还当陆震要替自己去说道说道,当下激动得连话都说不清楚了,连应了好几个‘好’字,这才兴高采烈得退下了。

  陆震看着他的背影,越看越激动,越看越欢喜,一颗老父亲的心,前所未有地美滋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四嫁金枝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