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感知阴阳
修眸2019-03-09 15:172,955

  幻家再进入洪荒的一大波人马再次失了音讯,幻家家主幻霄早已经坐不住了,生死未卜的幻云现在已经将更多的幻家人拉入了水。

  站在幻家大殿中来回踱步,从门外跑过来一个小武者,那是幻家的供奉。

  那人一看见幻霄,便悲声叫道:“家主、!出事了……”

  幻霄的脸色愈发的阴沉,难看到了极点。如果这样下去,幻家的人马就会被洪荒中的妖兽消耗干净。“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在进入洪荒,否则家法处置!”实在没有办法,幻霄只好下令,禁止幻家人进洪荒寻找幻云,避免不必要的伤亡。

  就在幻霄下令的同时,幻林冲了进来:“父王!那云儿呢!”

  幻霄叹了一口长气:“生死由命!……”

  萧遥看见练武场上,二哥正在和一位壮硕的中年男人说话,萧遥冲着二哥叫道:“二哥,过来一下!”

  二哥看见萧遥慢步走了过来:“六弟,你都和我一样境界了,不会是又是找我帮忙吧!”

  萧遥点点头,拉住二哥走向一个角落:“二哥!你知道怎么感应阴阳之力么!”

  二哥听到萧遥的话,惊讶的看着他:“阴阳之力?六弟你不是想双修吧!”

  萧遥在二哥胸前捅了一拳:“什么乱七八糟的!我问你知不知道?”

  二哥若有所思的摸了摸脑袋:“听说过,不过听说阴阳之力是懂得双修之士才会修炼的啊!”

  萧遥甩给二哥一个大白眼,转身走向大哥的房间。他可知道阴阳之力的真正妙处,当初凭借着师父的混沌阴阳指,一指降了弑天!这种力量被那种奸淫之人用了是极大的污辱。

  大哥并没有外出,只是满腹心事的靠着门槛呆呆的看着远处,并没有在意萧遥已经到了跟前。

  “大哥!想什么呢!”萧遥轻声问道。

  萧潇看见萧遥后露出了难得一见的微笑。“没什么,怎么有空找我了?我以为你又跑出去疯了呢!”

  萧遥尴尬的笑了笑:“我现在正在努力修武,你看,我现在都已经和二哥一个境界了!”

  萧潇惊讶的看着萧遥:“屠天修炼了四年,才到地境后期,你离家才八个月就到了这个地步了?”想想萧遥在洪荒中的表现,萧潇惊讶的表情消失了,凭借那么强大的外力,一指镇住邪神弑天。萧遥的身后肯定有一个神秘莫测,境界高深的老师。

  “大哥,你知道怎么感应阴阳之力么?”萧遥再次向着萧潇问道。

  萧潇点头:“略知一点!”他冲着萧遥认真的讲到:“阴阳,能表示很多,如,生死,男女,寒热,正邪等任何两极化的东西、阴阳之力是最古老的力量,阴阳可成八卦,阴阳可生洞天!感知阴阳之力的捷径除了特殊之地就是寻找适合的时间。例如,正午时分阴气最盛,天亮前最黑暗的时候阳气最盛。这个我也是听族里老人讲述的,大寒体质的人在正午十分会感觉四肢冰冷,而纯阳体质的人在午夜有可能失眠。所以,你要在正午十分感受阴气,在天亮前最黑暗时感受阳气,熟练之后就应该能清楚的感受阴阳之力了!“

  萧遥听了大哥的话收益匪浅,只是有一点弄不懂,正午时分温暖明朗怎么阴气盛?而天亮前最黑暗时冰凉深幽怎么阳气最盛?虽然搞不明白,不过这点他还是相信的。

  现在已经过了正午时分,想要感知阴气已经不行了,那就明日天快亮时感觉阳气吧!

  上官家在一而再再而三的在洪荒中失利后,同样下了命令,上官家任何人不得进入洪荒,很多的小势力消息很广,也知道这两个家族在洪荒中的遭遇,不少人散布谣言,洪荒中的妖兽将目标放在了人族身上,接下来是要将要对影域之地大肆屠戮。原本就动荡不安的影域之地,再次变得人心惶惶。

  不过在这中局势下,有两个家族始终耐得住性子,西郡商市依旧热闹繁华,北郡陈家一如既往的开山采石。

  ……

  就在第一声公鸡打鸣时,萧遥机灵的睁开了眼,迅速走出门,爬上了房顶。他知道,一天之中有两个最快,一个是早晨时分天亮的最快,另一个是半晚时分日落的最快。所以,现在必须抓紧时间感受阳气,因为过了这个时间,这天地间的阳气,将会越来越少。

  打坐,印元随经络运行,巧借星蕴之力,纳气,一切是那么熟练,在此同时,萧遥还拿出了那本古书,细细参详上面的内容。

  右手为阴,左手为阳。混沌生死,喜怒悲慌……

  有些深奥,不过前两句还是能看懂,将意志力转移到左手上,印元离体,左手上出现白蒙蒙的实质印元,大口呼吸这天地间的太真清灵之气,萧遥发现小腹中丹田处有一股热流在涌动,终于找到一点奇妙的感觉,萧遥小心翼翼的加快印元的流动速度,小腹处的那股热流渐渐地变大……

  一个时辰之后,天已经亮了,萧遥安静的坐在房上,呼吸平稳,像是修行到了关键时刻。

  二哥站在萧遥的旁边,不希望有人打扰他,他知道,修行时一旦分心,会造成不堪设想的后果。

  萧段看着房上的萧遥,嗤之一笑:分明就是显摆,不就是境界高点么,修武就得爬上房啊!

  一团乌云遮住了刚刚升起的太阳,大地变得阴暗了起来,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众人才清晰的看到,萧遥的左手,正在发着金色光芒,神秘玄奥的八卦之象呈现在萧遥的中指指尖,那八卦之象下面,托着一道道金色纹理,形成一个小而复杂的阵法般的图案,远远望去,好像一道神秘的符咒。

  正在安静打坐的萧遥突然睁开了眼睛,他右边的那个眸子,顿时闪了一下神圣的金色光芒,萧遥虚空一抓,将指尖上的符咒紧紧握住,感受到了阳气,他也成功的练出了一道生符。

  远处的萧潇看着屋子上的萧遥,不禁赞了一声:“好强的体悟能力。”

  ……

  “遥儿!快下来!大早上的,怎么跑到哪里了!”一个雄壮的声音传来,萧遥惊喜的看向说话的方向。

  “父王,遥儿回来了!”萧遥下来马上拉住萧祁,看着父亲那在近几日愁白了的鬓角,萧遥扑通一下就跪在了那里:“遥儿不小,遥儿让您担心了!”没想到,父亲的眼角在这几个月里,硬生生的添了几丝皱纹。

  萧祁自然看见萧遥上房顶做些什么,他叫萧遥下来视为了避免别人不满,为了严肃家法,他不得不将声音变得严厉。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萧祁尽量压制内心的激动,不过眼眶还是变得红润了。

  一团人,在这对父子的互相调侃下渐渐散去,然而这里留下最多的,就是萧段那阴冷的目光。

  “走!跟父王一起去用餐!”

  “嗯!”……

  父子二人对萧潇使了个眼色,后者识趣儿的跟着他们一起走向了萧祁的房间。

  屋子里,一张大桌子铺摆在那里,上面早就已经摆满了各种山珍,萧遥看着那些佳肴不免叹道:有钱真好!

  桌子的正中央,是萧遥最喜欢吃的妖兽紫耳兔,这种兔子机灵得很,一般武者是不容易抓的到的,不过萧家确实是近水楼台先得月,那种兔子,适应能力强,萧家当时将抓住的这些兔子统一饲养。现在成了餐桌上必不可少的美味。

  桌子旁边,还有这一坛紫色酒水,散发著醉人的香味、

  萧遥看着满桌子的菜,觉得腹饥饿万分,也顾不着自己的吃相,边吃边点头。

  萧潇看着萧遥的吃相,只顾得上笑了。

  父子三人从早上,边吃边聊,从早上,一直聊到了正午……

  酒足饭饱之后,萧遥带着几分醉意,悄悄绕到了房阴之处,虽然是正午,不过房后常年不见天日,倒阴冷异常。

  萧遥早就想好了感悟阴阳之力的地方,这个房阴之处,正是体会阴气的好地方。

  按照之前练成生符的步骤,萧遥很快调节了呼吸,酒后的身体有些发热,所以对一丁点的阴凉之气都能清晰地感应出来。

  萧遥悄悄摸索了几遍,再次感到小腹之中有丝冰凉之意,悄然加快印元的运行速度,萧遥的脸色突然发生了变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旷世邪神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