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她恨
如素2020-07-25 16:582,308

  “嗯……”林宛西又闷哼一声。

  她觉得宫沉的手有魔力一般,轻抚着她,手心炙热的温度,在她的身上每一个敏感处点燃火焰。

  她微微睁眼,仰着脖子,半咬着唇瓣,像是一道美味期待着享用。

  而她身上的男人却突然收手了,大开的衬衣下难掩的身材,一块肌肉都是她想要触摸拥有的。

  “怎,怎么了?”她一愣,察觉到了宫沉皱起的眉头。

  宫沉随意的坐在沙发上,双手向后架在沙发背上,发丝微乱,眼下还有猩红,但是欲望却完全褪去了。

  林宛昕开始害怕,她立即拢起衣裳,脑海里将自己刚才的每一个表情都过了一遍,并没有发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她假装自己很紧张,拉好衣裳,畏畏缩缩的坐在沙发的另一侧,“对不起。”

  她立即道歉,眼中落下了眼泪。

  她知道现在眼泪是弥补一切的好东西。

  果然,原本瞬间冷却的宫沉靠近了她一些,揽过她的肩头。

  “我不喜欢你身上现在的味道。”他平静的叙述着,“改回来。”

  像是一道命令,却劈得林宛昕不知所措。

  林宛昕低头看了看手腕上的红玉髓手串,整个人都不由得僵硬起来。

  红玉髓清透的颜色将她的肌肤衬得更加苍白,但只有她明白宫沉这句话的意思。

  她不明白宫沉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她身上的香味。

  林宛昕的妈妈是一个很喜欢各种各样香味的女人,这个手串也是父亲为了满足妈妈的喜好定制的,里面可以放妈妈制作的各种固体香。

  但是,她妈妈留给她的香,在遇到宫沉前已经用掉了,她为了骗宫沉,去找了很多地方,才找到类似的香味。

  没想到在如此紧要的关头,却因为这浅淡的香味被破坏了。

  可是,她该去哪里找这种香味?

  除非她妈妈能死而复生。

  “好,我知道了。”林宛昕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面色绯红的看着宫沉,“我以为你会喜欢的。”

  林宛昕以退为进,眼眸眨了眨,继续勾引着宫沉。

  如果无法得到宫沉,林宛昕的心里就一天都无法安心下来。

  宫沉突然曲臂,托着脑袋,侧首看着林宛昕,看着她毫无保留的展露出的爱意。

  这一点,林宛昕并没有说谎,但是若是只是香味不对,而拒绝了她。

  就连宫沉自己都觉得没道理。

  似乎哪里还有让宫沉觉得奇怪的地方。

  他起身背对着林宛昕,将衬衣扣起。

  办公室响起的扣门声,倒是帮了帮了他一把。

  他将外套披在林宛昕的肩上,用着区别于别人的态度对待着她,“出去休息一下。”

  “我没事,现在是工作时间,我能做好的。”林宛昕立即站了起来,身体却故意摇摇欲坠快要倒下。

  宫沉伸手将她搂住,“不用逞强。”

  门外的金望等了片刻才走进去,目光随意一扫,立即有些怔住。

  金望看着贴在宫沉怀中的林宛昕,她身上还披着宫沉的外套,面色潮红,衣衫略微凌乱,明显是做过了什么。

  金望收回目光,走到宫沉面前,看了看林宛昕。

  林宛昕接收到金望的目光立即站直了身体,善解人意道,“我去外面休息。”

  拉拢宫沉的外套,看一眼宫沉便走了出去。

  金望迫不及待的询问道,“宮先生,你和林秘书……”

  “没事。”宫沉脱口而出,说完便皱起眉头,头一侧看着窗外,“金助理,说正事。”

  “宮先生,这件事也是正事,你信任我才让我跟了你这么多年,所以我更要对你负责,这林秘书出现的实在是太巧合了,我只是希望你能再等等下定论。”

  金望略微着急,连自己来这里找宫沉的事情都抛诸脑后。

  宫沉转动座椅,将整个身体都背对着金望,面向大面的落地窗。

  今天的阳光很好,刺目得让他眯起了双眸,抬起手看着指间缠绕的手串,在阳光下更加的通透,沁入心扉。

  放在鼻下轻嗅着,上面的味道几乎消失,但是他还能闻到若有似无的香味。

  是林宛昕吗?

  宫沉将手串攥紧,邪魅的面容在阳光下镀上了一层金光,但神色却没有一丝温度,唇角上扬,露出他算计的笑意。

  “金助理,继续查林宛昕。”

  “是。”金望松了一口气,继续他要说的正事,“温祥最近有动静了,只不过他联系的人很意外,或许宮先生你的猜测是正确的,当年的事情应该也有宫家旁系的人参与了,里应外合才让宮先生你家……”

  金望说到一半就察觉到了宫沉冷厉的目光,所以他停了下来。

  “继续说。”

  宫沉转过身,身处逆光,温暖的光束瞬间像是他的芒针,根根从他的背上扎出来,犹如猛兽的背脊上的武器,极具侵略感。

  即便宫沉坐着,金望站在他面前都觉得自己瞬间变得渺小,周身的空气都像是被抽空了一样,让他不由得吞咽了一下。

  这么多年了,金望还是无法适应宫沉阴晴不定的脾气。

  “宮先生,最近你还是小心一点,温祥这个人太会做人,也太阴险,这里又是他的地盘,我担心他不甘心作出什么事情来。”金望小心的提醒着宫沉。

  宫沉胳膊撑在扶手上,十指交缠托着下巴,邪笑满满,“真怕他不来。”

  金望就知道宫沉是个不嫌事大的主,只能心里替他捏把汗。

  ……

  宫沉和金望商量事情的时候,在门外的林宛昕也没有闲着。

  林宛昕一直觉得金望看她的目光太不友善,直觉让她要堤防金望这个人。

  所以她又偷听了。

  没想到真的被她猜对了,金望的确在怀疑她的真假。

  不仅如此,她竟然还知道了宫沉的另一个秘密,宫家和温家似乎有什么故事。

  林宛昕坐回自己的位置,听到开门的声音时便低头认真的摆弄着文件。

  看到走出来的人,林宛昕立即扬着笑意,“金助理。”

  “嗯。”金望随口一应,总觉得林宛昕这个人哪里都不对劲,透着一股假劲。

  林宛昕目送金望离开,盯着金望的背影,她的目光立即变得阴沉可怖。

  她绝对不允许有人成为她的障碍。

  金望就是她目前最大的障碍,因为宫沉对金望太信任了,她一定要想办法除掉金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