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不一样的人
如素2019-09-17 10:503,531

  最近宫沉的心情似乎很好,所以并没有找温南枳的麻烦。

  温南枳也避开宫沉会出现的所有时间,无法避免的时候,她也会快速的找个地方躲起来。

  就这样过了一周多,温南枳发现,每天来等宫沉的林宛昕也发生着变化。

  林宛昕一天比一天光彩照人,看到宫沉从楼上下来的时候,都会有意无意的做一些亲昵的动作。

  像是面带笑意的替宫沉整理一下领子袖口,替他穿上外套,甚至还能轻抚宫沉的发丝。

  温南枳来到宫家后,看到过宫沉身边不少女人,但是没有一个女人能做这些,就连之前闹得疯狂的肖蓝也不过是宫沉消遣的玩具而已。

  最让温南枳诧异的是,林宛昕的特别对待越来越明显。

  尤其是今天早上。

  早上,温南枳憋不住的想上厕所,一看时间,才九点,还没到宫沉起床的时间,任何一种响声都可能惊醒宫沉,甚至被他训斥。

  每天早上,整个宫家只有人影轻微的晃动,没有人敢发出响声惊动楼上的宫沉。

  温南枳撑起身体,想忍一下,但是为难的皱起眉头,只能小心翼翼的起身。

  温南枳不敢发出一点响动,小心的拉开门观察了一下周围,固定的几个女佣在厨房里走动着,忠叔则无声的指挥着。

  趁机,温南枳拉开门走了出去,向着洗手间走去。

  却看到从外面走进来的林宛昕,她盯着林宛昕脚下的高跟鞋,惊恐的抬起食指放在唇上,想要阻止林宛昕往里面走来。

  林宛西神色愉悦,并没有看到温南枳的提醒。

  咚咚咚的高跟鞋声音,在这种古朴的宅子里显得十分的清晰,尤其是当大家都轻手轻脚的时候,这点鞋跟声就像是敲锣打鼓般回荡在上空。

  温南枳脸色一白,林宛昕却毫不知情依旧带着笑意。

  从厨房轻声疾步出来的是忠叔和几个女佣,他们脸色都很难看。

  忠叔上前看着林宛昕,发觉她来得太早了,“林秘书,你来早了。”

  林宛昕手里捏着一个餐盒,双手拢紧抱在怀中,十分珍视里面的东西。

  “我只是早点来等宮先生。”

  忠叔盯着林宛昕手里的餐盒,想说点什么,楼上已经响起了下楼的脚步声,很急促,甚至可以预想到来人黑气丛生的那张脸。

  女佣缩着身体往后退了一步,将头压得很低。

  温南枳更是躲到了女佣的身后,仅仅露出一双眼眸望着从楼梯上走下来的身影。

  宫沉随意的穿着一件黑色长睡袍,睡袍没有系上,露出精壮的胸膛,肌肤上隐隐有光泽流动,下身是一条同色的睡裤,腰腹肌肉紧绷。

  睡袍随着宫沉下楼的脚步,轻飘飘的扬起,隐隐约约的将他高挑的身形展露,最后他的脚步停在楼梯的转折处,站在那宛若黑暗中走出的杀手,身躯凛凛,眉目冰冷孤傲。

  早已经是初夏的天气,却带着冬日才有的严寒。

  就连原本神色喜悦的林宛昕都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

  “对不起,我做了早餐,原本想早点来等你的。”林宛昕声音透着慌张和颤音,眼眶微红的望着阶梯上的男人,眼中的倾慕毫不遮掩。

  此时没有人敢说话,忠叔垂首的脸上拧出了一道皱纹,余光扫视着林宛昕全身。

  当大家都以为宫沉要盛怒的时候,他却只是缓缓的走了下来。

  宫沉站在林宛昕的面前,垂眸望着她手里抱着的餐盒,伸出手,“给我。”

  林宛昕将餐盒递给了宫沉,刻意流露出失落的神色,“宮先生,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一起用餐吧。”宫沉并没有生气,对着忠叔说了一句。

  忠叔恭敬的点头,“是,马上准备。”

  林宛昕脸上的表情变化的特别快,前一刻还难过,后一刻却又欣喜若狂,双手都忍不住的握住了宫沉的手臂。

  而宫沉却没有推开她。

  温南枳难以回神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林宛昕是唯一一个吵醒宫沉而没有被赶出去的人,并且还能和宫沉一起用餐?

  宫沉和林宛昕难道……

  温南枳手臂被什么人扯了一下,立即回神看着从身侧走过去的忠叔,她不敢引起宫沉的注意,转身就准备离开。

  “你留下!”宫沉侧身抬起手指着温南枳。

  温南枳一惊,身体又不由自主的开始颤抖起来,身上也多了两道目光。

  “好。”温南枳拖着沉重的腿,跟着宫沉和林宛昕走进餐厅。

  林宛昕皱眉打量着眼前打石膏的女人,之前都没有好好观察过她,走近看清了长相,反倒是让林宛昕心口闷闷不快。

  温南枳虽然不是一眼就让人难忘的美女,可是她这身雪白毫无瑕疵的肌肤实在是太引人注意了,加上面容清秀可人,眼神稍有不同就会有不一样的神态,简直就像是一尊雕刻细致的精致娃娃。

  “请问你是……”林宛昕这才想起来自己都不知道她是谁,只能坐下后看似无意的询问。

  温南枳低声道,“林秘书,我叫温南枳。”

  林宛昕脸色一变,但是瞬间又掩饰的很好。

  她说她姓温?这个姓在这里不多见,而林宛昕恰巧又偷听到宫沉似乎和温家有什么仇,难道……

  林宛昕不敢直接询问宫沉,只能用眼神询问着。

  “你不用管她,有什么事情使唤她就行了。”宫沉一笑,那副嗜血捉弄温南枳的笑意展露无意。

  温南枳看见了宫沉的神色,也只敢默认,局促的站在两人身侧,的确像个下人。

  听闻,林宛昕的心里才放心下来,宫沉肯定对温南枳没心思。

  “宮先生,她的腿受伤了,还是不要她站着了。”

  林宛昕立即站了起来扶住温南枳,可以展现自己的善良和好意,其实心里对于温南枳依旧是不怎么喜欢的。

  宫沉不语,温南枳也不敢动。

  林宛昕浅笑着,“南枳,你下去休息吧,宮先生人其实很好的,你别害怕。”

  温南枳瞪圆了漆黑的双眸,眼底都是惊奇,为什么每个人都觉得宫沉是好人?他们到底从哪里看出来的?

  宫沉却低沉隐笑,“我很好?怎么说?”

  林宛昕也察觉到了宫沉的笑意,就知道自己利用温南枳表达自己的善意是没有错的。

  林宛昕走到了宫沉面前,略微羞涩,“宮先生,也许你忘记了,但是高中的时候你帮过我,我就是知道你是好人,不管别人怎么说你,你在我心里都是最好的。”

  面对林宛昕近乎直白的告白,愣住的不止是温南枳,就连宫沉的手都顿了一下。

  时间似乎在这里被人掐停。

  宫沉的名声都和女人还有心狠手辣有关,面对林宛昕真诚的言语,加上林宛昕是飞机上的女人,他的确动摇了。

  不过,宫沉只是笑了笑,没什么复杂的表情,只是干净的笑了一下。

  看着宫沉不经意的笑意,温南枳感觉自己脑袋被人拍了一下,有点发懵。

  回神又觉得自己好像站在了花园的樱树下,那粉白的花瓣洋洋洒洒的落在了脸颊和肩头,花瓣上的凉湿的感觉压下了她翻腾的温度。

  刚才那个真的是宫沉吗?

  一个人真的可以这么极端吗?

  在温南枳发呆的时候,林宛昕握住了她的手,林宛昕像个大姐姐一样对着她笑了笑。

  “南枳,你去休息吧,好好养伤。”

  林宛昕的声音里带着自信和善解人意,让温南枳心口一暖,飘然至唇边的笑意却在宫沉的目光中咽了下去。

  但是宫沉却没有开口阻止林宛昕。

  温南枳便被林宛昕送出了餐厅,林宛昕依旧笑盈盈的叮嘱她小心腿。

  然而温南枳转身离开的时候,林宛昕看着温南枳的背影便轻哼一下,她怎么可能让温南枳这样的人在宫沉面前晃?

  林宛昕深知只有将自己的优点在温南枳面前放大,宫沉的目光才会永远定格在她身上。

  眼下,不仅得到了宫沉的好感,还骗得温南枳团团转,对她来说有利无害。

  重新回到宫沉身边,林宛昕神色没有一丝改变,指了指桌上的餐盒,将其打开,里面的食物便完全展现在了宫沉面前。

  “宮先生,也不是什么特别的食物,都是我妈妈在我生病的时候给我做的食物,每次替你的手换药,我都想为你做点什么,要是你不介意……”

  林宛昕声音渐渐弱去,尤其是看到忠叔让人将早餐端来是,她的食物便显得微不足道。

  林宛昕很会利用身边的一切,所以见状,她立即不好意思的盖上了餐盒,窘迫的想把餐盒藏起来。

  宫沉细长的手指却压住了餐盒,看似犹如女人柔软的手指力气却很大,轻而易举将餐盒挪到了自己的面前。

  宫沉举筷吃林宛昕做的食物时,忠叔和其他女佣心底已经对林宛昕有了新的定位。

  女佣甚至在想以后是不是要开始巴结林宛昕了。

  忠叔却暗自观察着林宛昕的一举一动。

  林宛昕看宫沉吃她做的东西时,心头一喜,她根本不在乎自己做得合不合宫沉的口味,只要宫沉吃了,就证明了她的不一样。

  即便是她做得再难吃,她的心里早就想好了说辞。

  宫沉的确多疑,相认这么久,都没有碰过她,这让林宛昕很着急,所以她只能反向利用宫沉的性格,让自己极力符合宫沉心目中那个女人的形象。

  宫沉既然是让金望暗中调查飞机上女人的事情,肯定是因为其中缘由不能明说,所以她完全可以利用这一点,先一步确定自己和宫沉的关系,然后除掉知道此事的金望。

  这样飞机上那个女人永远都不会知道宫沉在找她,毕竟在飞机上做那种事可不是什么好事。

  想着,林宛昕身心都轻松了,对着宫沉笑得更加自然开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