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温柔的顾医生
如素2019-09-17 10:492,564

  早餐后,宫沉和林宛昕像往常一样去公司。

  忠叔端着碗敲开了温南枳的房间。

  温南枳接过碗对着忠叔说一句谢谢。

  她吃了一口,试探道,“忠叔,林秘书是不是和宮先生在一起了?这样我是不是可以……”

  “不可以。”忠叔严肃道,“这样的话不要再说,你的存在和林秘书的存在本身没有冲突,即便有……南枳小姐,你才是宮先生的妻子,你懂吗?”

  “我不是自愿的,我是被逼的。”温南枳摇摇头,看着剩下的食物,她一点胃口都没有了。

  “这件事没那么简单。”忠叔皱眉道。

  温南枳听不懂,原本以为林宛昕的出现能解救她,没想到这个希望也落空了。

  林宛昕那么好的一个女人,不应该这样的。

  忠叔看温南枳不吃了,便收拾了一下碗筷,“顾医生来给你拆石膏了,你稍等一下。”

  说完,忠叔离开了小房间。

  温南枳看了看自己受伤的腿,想不到她来宫家已经一个月了,每天都是如此煎熬。

  她悄悄的掏出手机,看着上面发送给妈妈的消息,妈妈一条都没有回复,让她不禁开始担忧起妈妈的身体。

  温家的人也不肯接她电话,周瑾联系不上,她感觉自己像是一个被抛弃的人,再也没有人会在意她的死活。

  温南枳咬唇,忍着眼角的湿润。

  房门再一次被敲响,忠叔带着顾言翊走了进来。

  顾言翊手里一左一右的拿着两个箱子。

  其中一个箱子从外形上看,温南枳立即判断出是她的琵琶。

  “我的琵琶。”温南枳略微兴奋的看着顾言翊。

  因为房间实在是小,放不下桌子椅子,所以忠叔找了几个垫子给温南枳当椅子,白天被子收起来,就可以盘腿坐在垫子上。

  顾言翊曲腿坐下,将手中的琵琶递给了温南枳,“已经修好了,你看看。”

  “谢谢你,顾医生。”

  温南枳难掩喜悦,接下了顾言翊递来的箱子。

  忠叔也跟着笑了笑,端着茶具坐在垫子上替他们倒了茶,“顾医生请用茶。”

  顾言翊从自己的药箱里也拿出了一支药膏,“宫沉的伤以免留疤,我给他拿了一支药膏过来,晚上睡前记得给他用。”

  忠叔接过药膏,将茶递给了顾言翊。

  温南枳打开盒子,将琵琶拿了出来,看着完好无损的琵琶,她都有点难以相信。

  她的双手轻抚着琵琶,感觉妈妈又回到了自己的身边,但是当她看着摸到琴轴的时候,她的手突然顿住。

  她看着顾言翊,脸色也暗了下来,将琵琶放回了琴盒。

  “顾医生,谢谢你帮我,但是你不用买一个新的给我,虽然很像,但是这不是我的琵琶。”

  顾言翊端起的瓷杯晃荡了一下,脸上尴尬的一愣,随即便笑了笑,“你的琵琶被宫沉拿走了,可能扔了吧,即便是还在手边,我也问了一些老师傅,几乎没有人能修好,所以我就想重新买一个给你,不过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的琵琶?老师傅都说能以假乱真了。”

  温南枳一听琵琶被宫沉拿走了,便知道凶多吉少。

  心底那阵酸楚便荡漾着漫上嘴角,宫沉是真的一点都不愿意让她好过。

  她低下头,无奈的扯了一个笑,手还搭在琴盒上。

  但是毕竟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这东西不便宜,她更不能要。

  “那是我妈妈的琵琶,是我妈妈送给我的生日礼物,我在琴轴上刻了南枳两个字,妈妈送我的东西,我都会在不起眼的地方刻上自己的名字,别人是找不到的。”她将琴盒推给了顾言翊,轻声道,“所以,我不能要你的东西。”

  顾言翊压下手,指尖轻轻触碰了一下温南枳的手,察觉她的手很凉,便重新倒了一杯茶放进了她的手心。

  “刻字?原来你喜欢在自己的东西上刻字,难怪我没有发现。不过,既然你这么在意,还是手下吧,真是感谢我就弹一曲,弥补我上次没有听到。”

  温南枳盯着琴盒,又看了看自己空荡荡的手腕,似乎妈妈留给她的最重要的两样东西都丢了。

  红玉髓的手串应该是在飞机的洗手间,那个男人……她不敢继续想。

  琵琶也被宫沉摔了,连尸骨都被宫沉扔了。

  现在的她很脆弱,的确需要一点点安慰。

  温南枳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忠叔,像是在寻求长辈的意见。

  忠叔只是淡笑点头。

  温南枳眼角有些发酸,在宫家承受了这么多后,只有他们是对自己最好的人,心里莫名的觉得很感激。

  温南枳将琵琶拿出来调了一下琴轴,然后看向顾言翊,“顾医生,最近多谢你了。”

  顾言翊不由得将手中的杯子捏紧,盯着坐在对面的温南枳,只见她垂首调整琴弦,短发便不听话的滑落在脸颊上,她顺手将发丝挽向而后,露出细致的侧脸,长睫浓密的一颤一颤的,目光透着朦胧感。

  此刻的温南枳很安静,也很好看,若是长发应该会更好看。

  顾言翊被自己的想法惊愣,立即低头隐藏好自己的目光,盯着瓷杯中坠落的茶叶,仿佛自己刚才飘然的心。

  温南枳弹了一首很舒缓的曲子给顾言翊,她觉得这曲子的感觉很像顾言翊,犹如暖阳春风,暖人不伤人。

  顾言翊看着温南枳的目光微微晃动着,手中的茶凉了都不自知,直到忠叔笑盈盈的替他添茶,他回神察觉自己有些失态。

  “南枳,你弹得很好听。”顾言翊称赞了一句,随即便问了一个问题,“有没有想过走出宫家……”

  “顾医生,茶又要凉了,趁热喝吧。”忠叔善意的打断了顾言翊,然后收笑静静的看着顾言翊。

  顾言翊叹气,“我多话了。”

  温南枳没看出顾言翊和忠叔之间的巧妙对话,只是觉得顾言翊这个人很好,所以不由得多说了两句。

  “顾医生,我离开医院以后……有没有人去找过我?”温南枳期许的看着顾言翊。

  顾言翊并没有骗温南枳,点了点头,“有,不过是和温家二小姐也就是你妹妹一起来的,然后就走了。”

  “就再也没有去找过你询问过我的情况吗?”

  “没有。”顾言翊说。

  温南枳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难受,却又不愿在顾言翊和忠叔面前展露出来。

  她听了顾言翊的话,心里交织着各种疑惑和难过,周瑾什么时候和温允柔走得这么近了?

  但是想想,她不由得心口一颤,算了,周瑾是她这辈子都不能再去触碰的人了,哪怕是温允柔现在都比她干净一些。

  可是为什么不是温允柔来宫家,而是她?

  她气愤着,埋怨着,甚至恨着,但是此时只能把这些痛苦压在心底。

  “顾医生,你能帮帮我吗?我想要找到我的妈妈,他们把她囚禁了,我不知道在哪里!我妈妈病了,我很担心她……我真的不知道还有谁能帮我了!”

  温南枳现在唯一能信任的就是顾言翊,所以她不由得从垫子上直立上半身,双腿曲着跪在了顾言翊的面前。

  顾言翊一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一夜成婚:宫少有个小可怜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