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向北失联
鸿运2019-03-27 23:534,325

  乐城是个奇怪的城市,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扯着嗓子嘶吼着,来一阵酣畅淋漓的哭泣,向北眼神呆滞的走在两侧满是躲雨的人们,或许他们没有时间去看这个已经被雨水湿透的年轻人。

  向北家楼下。

  向北不知道走了多久,反正雨早就停止了喧嚣。

  向北站在门口,眼神有了些许的光亮,但是依然像是丢了魂似的。

  这时候,一辆银白色奔驰车缓缓驶了过来。车窗摇了下来,开车的女子探出头,看着向北说到:“你怎么了?”女子边说边下了车。

  此女子不是别人,正是向北前女友李晓雨。

  李晓雨走到向北身边,看了一眼向北浑身湿透的衣服,着急的说到:“你怎么回事啊,多大的人了,下雨不知道找地方躲一下吗?”

  “跟你有关系吗?”向北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女人说到。

  “如果是个陌生人,我也会关心一下的。”李晓雨有些生气的说到。

  “对,我们现在就是陌生人,谢谢你的关心,但我不需要虚伪的关心。”向北边说边转身开了门,上楼了。

  李晓雨站在楼下,望着向北离去的身影,紧锁眉头,看得出来,她担心着向北,但是她现在不是向北的女朋友了,她心里清楚,但她却并没有因为自己抛弃了向北而感到丝毫的不安。

  李晓雨上了车,车缓缓的驶远了。

  向北站在楼上的窗户旁,掀开窗帘,看着车子越来越远,直到消失在路口的拐角处。但是他心里在想,为什么李晓雨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不过,他也只是想想,并没有什么答案,正在想的时候,向北觉得世界突然变得寒冷了许多,再然后,就是头晕目眩,他顺势躺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向峰科技门口

  潇潇端着两杯咖啡在路上,脸上挂满了欣喜。

  “潇潇姐,又来给向总送咖啡啊,叫个外卖多方便啊”从潇潇的身后传来一个姑娘的声音。

  “嗨,王冉,叫外卖哪能行啊,这可是我亲手做的,跟外卖能比吗”潇潇嚷嚷着冲王冉笑道。

  王冉是向北的助理,但也是向北的大学同学,本地人,身材婀娜,父母都是当地有名的官员,曾经也被父母安排到政府工作,但是王冉从小就比较喜欢自由,受不了政府朝九晚五的工作方式,后来听说向北创业了,就跟着向北一起做了向北的助理,虽然是助理,但是王冉在公司可是响当当的大管家,公司大大小小的事,王冉都处理的妥妥当当的。

  “也是也是,就为了给我们向老板做咖啡,把公司都搬到我们旁边了,潇潇姐,你也是一个为爱痴狂的女人啊,向北能遇上你这样的女朋友,上辈子肯定积了不少福”。王冉边说边从潇潇手中接过一杯咖啡,打开盖子,闻了闻,说到:“好香啊!”

  潇潇喊道:“别,你要是想喝,我回头再给你做”。

  王冉看着潇潇紧张的样子笑了起来

  “潇潇姐,我要是不喝多浪费啊,我们向总不在公司”王冉摊开双手说到。

  “啊?不在公司?,他去哪里了啊?”潇潇皱了皱眉说到。

  “去月华集团了,上午杨总给他打电话,让他去见面聊投资的事,但是估计这个点差不多结束了吧。等他回来,估计咖啡都凉了,所以,我替向总收下了”王冉边说边从潇潇手中接过另一杯咖啡。然后一溜烟的往公司跑去了。

  潇潇气急败坏的看着王冉的背影想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

  潇潇掏出手机给向北拨通了电话,电话那边传来:“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向北是没有关手机的习惯的,潇潇突然觉得那里不对,又给向北打了过去,但是依然是已关机。

  潇潇闷闷不乐的回了自己的公司。

  晚上八点

  潇潇坐在公司伸了伸懒腰,站起来跟助理张斐说到,“就这么着吧,剩下的明天再说,月华集团的提案什么时候啊?”

  站在一边正在收拾东西的张斐不知是因为什么原因,把手中的设计稿碰到了地上。

  “还有半个月呢,不着急”张斐边说边从地上把设计稿拿了起来。

  潇潇眉头一皱,弯着腰看了张斐一眼:“小斐,你怎么了,你紧张啥?”

  张斐抬起头看着潇潇说到,“我没紧张啊。要是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边说边走出来办公室。

  潇潇立在那,一只眉毛挑的很高,歪着头,看着离开的张斐的身影,心里在想,这姑娘怎么了,怎么感觉鬼鬼祟祟的。正在这时,潇潇扫了一眼手机,突然喊道:“啊?!八点了。坏了,坏了,坏了,说好要陪向北吃饭的呢!”边说变拎起包往门外跑。

  地下停车场

  潇潇坐在车里拿起电话,拨通了向北的电话,对面传来的是:对不起……还没等播报完,潇潇放下手机蒸着眉头说到,不对啊,他今天手机怎么了?都大半天了,一直关机。

  潇潇又拿起电话,给严乐打了过去。

  “喂,严乐,你跟向北在一起吗?”潇潇着急的问道。

  “啥?向北咋了?你这还没进家门呢,咋还查起岗来了”严乐电话那头坏坏的说到。

  “别闹,真的,他跟你在一起吗?一下午了,手机都关机,我们约好了一起吃饭的。”潇潇有些着急的跟严乐说到。

  严乐从潇潇的语气中听出来,潇潇不是在跟他开玩笑。

  “啊?一下午,他下午去月华集团了啊。”

  “那谁找的他啊,你能联系一下,问一下向北去哪里了吗?”潇潇着急的说到。

  “好好,你别着急哈,我打电话问一下,你现在在哪呢?”严乐问道

  “我在公司停车场”

  “那你等我一会,我这就去找你”严乐挂了电话,走出办公室急匆匆的往停车场跑去。

  向北家中

  迷迷糊糊的向北从睡梦中醒来,突然觉得特别饿,自己打开冰箱,但冰箱里没有什么能吃的了。突然向北发现桌子上有几包泡面,其实是因为中午为了跟杨月华见面就没有吃放,所以这会儿估计是真饿了。

  向北打开煤气灶,把水烧伤,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睡着了。

  向峰科技楼下停车场

  “怎么回事啊?怎么还联系不上了呢?”严乐见了潇潇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就下午我给他打电话没接,我以为他在谈事,把手机关机了,可是刚我忙完准备一起去吃饭,给他打电话,他还是关机。你个杨总打电话了吗?”潇潇着急的说到。

  “我怎么会有杨月华的电话啊?”严乐皱着眉头说到。

  “那怎么办啊?”潇潇着急的要哭出来了。

  严乐突然转过身说到“不过有个人可以帮我们要到杨总的电话,但是得先经过你的同意”。

  “都什么时候了,你还在这开玩笑”潇潇冲严乐喊道。

  “你先别着急,说不定现在向北在哪个地方享受生活呢,又不是个小孩,还能被拐卖了啊,我说的这个人啊,是向北的前女友,额……你也认识,李晓雨。”严乐尴尬的说到。

  “谁?李晓雨?我男朋友找不到了,我要找他前女友帮忙?不可能!”潇潇吼道。

  严乐直勾勾的看着潇潇,潇潇背对着严乐,时间像是石化了,空气貌似凝固了。

  向北觉得自己这个建议好像是愚蠢至极,但是他貌似也想不到其他的办法。就在这个时候,潇潇缓缓的转过头,看着严乐。

  严乐被潇潇突如其来的转身和这看起来诡异的笑脸吓了一跳。

  “要不你就说你找杨月华有点事,问问李晓雨知道不知道怎么样”潇潇脸上带着贱贱的微笑。

  严乐无奈的说到:“好好,那我问一下”。

  严乐拨通了李晓雨的电话。

  “喂,严乐,有事吗”电话另一头传来李晓雨的声音。

  “喂,晓雨啊,是这么个事,我有点事想找一下杨总,但是没有他的联系方式,能不能帮我要一下啊?”严乐边说边无奈的看着旁边的潇潇。

  潇潇在一旁把耳朵凑到严乐的手机上。

  “杨总,你说的是杨宇他爸爸吗?我没有他的电话啊,而且你不觉得我跟杨宇要他爸爸的电话不太好吗?还有就是向北肯定有杨月华的电话,你问向北要一下不就得了,怎么打到我这了”。李晓雨疑惑的说到。

  潇潇听完噘着嘴,一副嫌弃的样子。

  “向北手机关机了,联系不到他啊”严乐继续无奈地说着。

  “联系不到他?我下午还在他家楼下看见他了,怎么会联系不到了呢”李晓雨说到

  “啥,你在他家楼下见到他了?几点啊”严乐突然严肃起来。

  “就今天下午啊,而且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浑身都湿透了”李晓雨有些担心的说到。

  听到这,潇潇撇了撇嘴把手机抢了过来挂断了。严乐目瞪口呆的看着潇潇。

  “干嘛啊,上车,去向北家!”两人说罢,开车冲向北家驶去。

  向北家

  厨房的壶里已经没有水了,水壶发出知啦知啦的声音,一股烧焦的味道蔓延在房间里。旁边的泡面包装已经开始收缩,边的好像马上要融化,就是泡面包装被烤化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

  向北依然在熟睡,而且不断在咳嗽。

  潇潇把车停在楼下,两人往楼上跑。潇潇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房间里充斥着塑料烧焦的味道。向北躺在沙发上。

  “向北!”潇潇冲到向北身边喊道,严乐把煤气关掉,走到向北身边。

  “你怎么能做这种傻事呢!“严乐气急败坏的吼道。

  向北被突如其来的吼叫声惊醒,用力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这两个人,含糊不清的说了一句:“啥?啥傻事?”说完晕了过去。

  严乐赶紧抱起向北冲开上车,一行三人往医院去了。

  潇潇坐在后座抱着向北,向北的身体滚烫,潇潇只是不停的流眼泪,边流边说:“向北,你不要死,我不要你死!”

  坐在前面开车的严乐终于憋不住说了一句:“大姐,他就是发烧,咋跟中毒了似的呢,死不了哈!向北命硬着呢,你也消停会哈,别哭了,也别喊了。”

  “啊~那我就是担心,害怕嘛!他又不是你男朋友!”潇潇听完严乐的话,声音更大的哀嚎到。

  向北一脸懵逼的翻了个白眼,安静的开着车,潇潇从未停止自己的哀嚎,直到医院。

  夜幕下的乐城相比白天多了几分姿色,虽然听起来依然是那么的嘈杂,尤其是在医院这种场景里,满是焦虑的眼神和担忧的神情。但是这不过是这世界上最简单的一种通过,因为这种通过来的足够真实。而此刻躺在病床上的向北,正在经历的是真实与虚幻并存的痛,一方面,大雨哗啦啦给他淋了个重感冒,一方面,杨月华一席话,晴天霹雳给他来了个酣畅淋漓的痛。不得不说今天对于向北来说,是充满纪念意义的一天,至少,活了三十多年,他第一次知道了自己的父亲是谁。

  “醒了!”潇潇咋呼着喊到。

  一旁趴在向北床边睡着的严乐被这一声猝不及防的尖叫吓了一哆嗦,差点摔到地上。

  “这是在哪啊?”向北睁开眼睛,迷迷糊糊的问道。

  “这是医院啊,你可吓死我们了”潇潇嚷嚷着说道。

  “怎么回事啊,我不是在家吗?”向北疑惑的摸着自己剧烈疼痛的头说道。

  严乐看了一眼潇潇,脸上挂满了嫌弃的说道:“既然向北醒了,那我是不是可以回家睡觉了?关于你,是怎么来到这个鬼地方的,且听潇潇同学给你细细道来,我呢,就先回家睡觉了”。说罢站起身来,冲潇潇做了个鬼脸离开了房间。

  “我跟你讲哈……”潇潇眉飞色舞的给向北讲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滔滔不绝,虽然百分之九十是夸张的表达,但依然讲的声情并茂。只不过向北的脑海中浮现起的是杨月华跟他说的事情。

  夜深了,乐城的人们已经大部分进入了梦乡,如果还没有睡,那剩下的都是有故事的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