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向北得到乔斌青睐
鸿运2019-03-30 16:094,339

  创业是一场没有尽头的苦行之旅,只有会生活的人才能边创业边享受。有时间,创业的人会被西装革履束缚住原本洒脱的灵魂。

  乐城中心是个一个流传着各种传说的湖,而这个湖也算是乐城人,休闲漫步最好的去处,每每到春花烂漫之时,这里总能看到婀娜的女子和面庞俊俏的小伙子。

  向北是个创业者,但他跟别人有太多的不同。譬如,向北是个不会穿皮鞋的人,他无论什么场合都会穿运动鞋。有好多人问过他,为什么不穿皮鞋,他只是笑笑沉默。

  乐城中心湖边有一幢小别墅,名字叫做乐语轩,看起来不大,但是远远看上去,红砖绿瓦,颇具中国特色,在这样的地段盖这样一幢房子,可不是谁想该就能盖的。你会远远的看到这幢房子的门口人来人往,进进出出,看起来这个地方是个有故事的地方。

  这幢房子是属于一个叫乔斌的中年男人,乔斌在乐城乃至全国,都算是个名人,但这不仅限于创业圈子,也不限于于娱乐圈子,因为他是个投资人,而且是投资人中的一朵奇葩。他有一个响亮的外号“花衬衫斌哥”,因为就像向北穿球鞋一样,乔斌无论什么时候,都会看到他上身色彩斑斓,花色不一的各种衬衫。乔斌在创投这个圈子里是个人缘好到爆的投资人,主要的原因是他是一个有大智慧的男人,除此之外,此斌哥讲的一手好段子,所以深受广大创业者喜爱。

  乐语轩是乔斌的公司所在地,虽然看起来地方不大,但是五脏俱全,酒吧,餐厅,会议室,办公室,路演室,棋牌室,一应俱全。

  乔斌坐在窗边的沙发上,望着窗外静怡的湖面,可能是早晨的原因,湖两侧的小道上,人不是很多,这样看起来更多了几分画意。

  向北站在乐语轩的门口,点了一根烟,思考着什么。

  “向总!”突然身后传来一个女孩的声音。

  向北转过身,原来是乔斌的助理嫣然,嫣然算是向北的小迷妹,向北是个低调的创业者,但是对于公司的PR,他是毫不含糊的,其实在生活和工作中,向北判若两人。嫣然是在乔斌的公司主办的一个峰会上见到的向北,嫣然坐在台下,向北是分享嘉宾,那一次,向北的分享收到了广泛的好评,圈粉无数,嫣然就是那时候路转粉的。

  “hi,嫣然”向北笑着冲嫣然了招呼。

  嫣然笑嘻嘻的走进向北说到:“来找乔总吗?”

  向北掐了烟回答道:“对呀”。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乐宇轩。

  向北瞧了瞧乔斌办公室的门,推门走了进去。

  乔斌站起身来把向北招呼做了下来。

  “斌哥,张总的事情怎么办啊,我这边实在是联系不上了”向北一脸无奈的说到。

  张总全名张志全,是乐城的一个投资人,也是乔斌的朋友,一次宴会,乔斌介绍给了向北,张志全是个热情的投资人,在向北早期的时候帮了向北不少忙。两个月前,张志全突然给向北打电话,说自己有点急事,急需用钱,但是考虑到不太合适跟身边的生意伙伴说,希望向北能帮他一下,先从向北这借500万,就用一个月,就还给向北,向北哪有那么多闲钱,因为早期张志全帮了向峰科技很多,人也还不错,向北就跟严乐他们沟通了一下,因为那时候公司账上还有1000多万,就拿出了500万借给了张志全,但是上个月向北觉得差不多该还钱的时候,联系张志全,但是张志全的电话却关机了。向北联系了乔斌,希望能帮忙联系一下,但是乔斌告诉他,张志全不仅借了向北的钱,还借了好多人的,现在大家都在联系张志全。

  “向北,现在项目进展的怎么样了?”乔斌岔开话题问道。

  “现在芯片的研发已经完成了,但是因为这500万原本是要开始量产的,但是现在只能停在那里了,我们也在寻找下一轮融资,虽然没有量产,但是我们现在已经签约了好几家公司,只是订单现在就有5000多万,但是如果这笔钱不能还上,我们的财务上有这样一个问题,也可能会影响下一轮的投资人决策”。向北说完两只手揉搓着。

  乔斌看着向北,眼神里透露着遗憾,但是目光看起来很坚定。

  “下一轮的投资人,约的怎么样了,有合适的吗”乔斌继续问道。

  向北迟疑了一下说到,“本来乐华集团对我们投资意向是很强烈的”,但是……向北吞吞吐吐的说着。

  乔斌皱着眉头问道:“怎么了,但是什么?”

  向北看着乔斌,乔斌的眼神是很犀利的,向北有些迟疑,摸了摸头,露出尴尬的微笑。

  “大男人的,有什么不好说的啊”乔斌追问道。

  向北没想到乔斌会问到这些,有些慌乱。但是向北觉得还是跟乔斌把这些天的经历讲一下。所以向北从头到尾把这些天发生的说了一下。

  乔斌听完笑了起来。向北被乔斌这一笑,搞的更不知所措了。

  乔斌突然严肃起来,严肃的说到:“你相信你真可以把向峰科技做好吗?”

  向北抬起头怔怔望着乔斌,脑海中浮现起的是这些年创业走过的片段,画面一个一个的换着,但是最终定格在了乔斌刚才的问题上,事实上,向北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是否真的可以把向峰科技做好,只是一直埋头做着。突然被乔斌这么一问,确实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但是最终还是憋出了一句:“我觉得我可以”。

  乔斌看着向北,露出了微笑。乔斌心想,认识这个年轻人也有一段时间了,看着他创业走到现在,一直没有深度了解过,今天听了他的经历,加上刚才的回答,乔斌觉得这个年轻人虽然没有经历过什么大起大落,但是,至少是一个单纯善良的年轻人,对于自己的项目,以前在各种场合听过好几遍,也觉得很有机会,之所以一直没有想过投资是因为乔斌在科技类的项目上投资的经验不多,更多是在医疗和文创领域,今天一面让乔斌心里对这个项目充满了兴趣。

  乔斌仔细端详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其实向北在乐城也算是创业圈的名人了,大大小小的创业奖项,各种论坛分享,几乎各种创投类的活动都会出现向北的身影。

  “你们这一轮估值多少?”乔斌问到

  “5亿!”向北坚定的说到。

  “融多少?”

  “5000万”

  “够用吗?”

  “够用”向北腼腆的说到。

  乔斌停了一下,眯着眼睛看着桌子上的杯子,思考着什么。

  “如果我愿意投你们,有没有优惠价格啊?”乔斌突然说到。

  向北被刚才乔斌的话吓了一跳,因为向北在之前没有跟乔斌讲过自己的项目,更清楚的知道乔斌在科技领域并未过多的涉猎。但是突然被问到这个问题,向北并不唐突,因为有太多投资人问过这个问题。

  “斌哥,首先我非常开心,您能这么问,但是,我觉得我们能走到今天靠的就是诚信和踏实,其实对于我们的项目,我们原本的估值预期是8亿人民币,但是因为前一段时间张总这个事情,导致我们现在继续用钱,所以我们才下调了估值”向北坚定的说到。

  “我也不行?”乔斌突然乐了起来说到。

  这一问,向北无比尴尬,因为在向北的眼里,乔斌一直是因为值得自己学习的前辈,亦师亦友的感觉。

  乔斌看出了向北的尴尬,笑着说到:“行了,不跟你开玩笑了,对于你这个项目呢,我前面有了解过,虽然我不清楚具体你们现在的财务和市场数据,但是关于你们的技术能力,这几年,在乐城我早已经了解清楚了。”

  早晨的乐城,尤其是在中心湖这,总有一种让人觉得是在梦中的感觉,但是向北知道自己不是在梦中,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乔斌。

  “啥意思,乔总您不是想投我们吧?”

  “怎么?我不能投吗?”

  “不是,我的意思是您好像没有在我们这个赛道布局过啊。”

  “投完你们不就有了吗?”

  话音刚落,嫣然推开门走了进来,手里拿着几张A4纸,微笑着走到向北面前,把几张A4纸递给了向北。

  向北疑惑的接过嫣然递给他的一沓纸。

  “什么?投资协议?乔总,您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向北的脸上挂着兴奋,但是还夹杂着怀疑。

  “如果你要是不愿意呢,就把这份协议放下。如果你要是愿意呢,可以今天就签。”

  向北很认真的看着协议。

  窗外突然开始下起了小雨,蒙蒙细雨包裹着乐城,看起来很是静怡,但是透过窗外望向远处,还是遮挡不住躁动的人群传来让人不安分的冲动,欲望是这个世界上能让人充满斗志的东西,但是有时候又会是成为一个人沦丧的毒药。

  “乔总,我再最后一遍问您,您真是认真的吗?”

  乔斌拿过向北手中的协议,从上衣口袋掏出一只钢笔,在协议上签了自己的名字。拿起协议双手举起,面对向北笑着说道:“现在你还觉得我是开玩笑吗?”

  向北眼睛里放着光,但是这一切来得太突然,向北还是有点蒙圈。

  乔斌似乎看出了向北的疑惑,站起身来,绕到桌子里面,拉开抽屉,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笔记本。

  “其实五年前,我就开始布局智能互联网了,但是在国内,好项目实在是少,而且在硬件技术不能满足的前提下,我们很难推进这个领域的工作。但是当我第一次遇到你,听完你讲你的项目,我就已经认定你这个年轻人可以成大事,只不过你需要历练。”

  “啊?我?能成大事?”向北有点不好意思的摸着头。

  “关于张总的事情,其实我介绍他给你认识呢,就是希望他能帮你在硬件领域引荐一些前辈,让你呢能够快速的成长,但是谁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乔斌的语气中有几分沮丧但是又很坚定。

  向北被刚刚发生的这一切彻底给搞蒙了。

  “目前在智能互联这个领域,只有月华集团算是国内布局比较早,目前也比较成熟的公司,本来呢,我还是很期待你们能达成投资,这样,这一轮我们就暂时不参与,等后面我们再跟进。”说到着乔斌端起水杯喝了一口水。

  “月华集团的钱,我肯定是不会拿的。”向北突然阴沉着脸说到。

  乔斌看着向北,乐了起来,“关于你父亲的事情,我相信你会做好处理的,还有一句话呢,不值当讲不当讲,但是作为你的长辈,我可能就要多说一句了,在这个事情上呢,我觉得你不要太过激,毕竟那是上一代人的问题,还有就是人都会犯错嘛。”乔斌走进向北说到。

  “乔总,您看您还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吗?如果没有其他事情,我回去跟团队沟通一些这份协议。”看得出来向北虽然平时里不太说话,但是他骨子里是个很有性格的年轻人。

  乔斌瞄了一眼向北,他清楚,杨月华对于眼前这个年轻人而言,现在就像是仇人一样,确实,这样的事情给孩子带来的伤害可能一生都无法弥补。

  “行,那你们回去沟通一下,如果没有问题就告诉我,我安排嫣然去你们公司取合同”乔斌说话间站了起来,“我就不送你了,我一会还有个会”。

  向北点点头说到,“好,那乔总我先走了,您先忙”。

  向北出了乐宇轩,雨已经停了,走在湖边的小岛上,向北在思考着刚才乔斌和他的对话,张总突然的消失,父亲突然的出现,乔总突然的投资,都让这个刚满而立之年的年轻人充满压力,他突然有些迷茫,这些事情为什么会突然一起出现,看起来好像没有关系,但是好像有隐隐约约在向北心中有什么联系。

  刚下过小雨的中心湖边,路边的小草是湿漉漉的,向北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一不小心踩到路边的小草,或许他是怕弄脏了自己的鞋子,因为,鞋子在向北心里的地位可是非常的重要。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