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月华集团继承人确定
鸿运2019-03-27 23:496,000

  杨月华家

  虽然杨月华富可敌国,但是他的家里看不出是他一个富商的痕迹,整个房子的装修及其简约,虽然空间比较大,但是对于杨月华这样的人,着实可以用简陋来形容。

  杨月华躺在卧室,挂吊瓶的架子看起来像是一个仆人,弯着腰倾听着主人跟他诉说着什么。

  杨月华的手里握着手机,眼睛望着窗外,或许没有人能猜到他正在想什么。

  “爸,天木明天要回来了”王天林推开房门说到。

  杨月华转过头,静静的看着王天林,眼神中有些许的失落,但却异常坚定。

  “明天什么时候啊,你明天就不要去公司了,带你妈妈去买些东西,晚上在家吃饭。”

  “嗯,好的 ,我已经跟妈妈说过了,那没什么事我先去公司了”

  说罢王天林转身离开了。

  杨月华看着王天林离去的背影,心事重重的拿起电话。

  “李悦,你来一下我家里”

  “好,我现在过去”

  “算了,你别来我家里,去吴斌那吧,叫上张律师”

  张律师是月华集团的法务顾问,从大学毕业就成了月华集团的法务顾问,也是因为月华集团,张律师在乐城律师界也是赫赫有名。

  挂了电话杨月华拔掉了点滴,蹒跚着走到衣橱前,换上了正装。

  杨月华家有两个阿姨,一个阿姨叫吴晓琳,是杨悦妈妈还在世的时候请的,在杨月华家已经待了近十年了,另一个阿姨是王天林妈妈来了之后请的。对于杨月华家的事情,吴阿姨是耳濡目染的,更重要的是吴阿姨的儿子高中的时候得了重病,丈夫又出车祸去世了,是杨月华支付了高昂的医药费,救下了吴阿姨的儿子吴子涛,现在吴子涛也在月华集团,并且在技术研发部门担任重要的职位。

  “先生,您这是要去哪里啊,您得把针打完啊”吴阿姨听到房间的动静,走过来说到。

  “吴阿姨,我现在要出去一下,你帮我安排一下车,不要让天林妈妈知道,一会我走了你把门锁上,就说我睡着了,不要让其他人进来。”杨月华扯了扯衣领说到。

  “好,先生,您把药带上,如果有什么事情您给我打电话”

  “嗯,知道了”

  吴阿姨扶着杨月华走到门口,司机已经等在门口了。

  杨月华上了车,摇下车窗叮嘱道,记住我跟你说的话。吴阿姨点头回答道:“放心吧先生。”

  杨月华的车远远的驶向小区门口。

  吴阿姨转生回到房间,把杨月华的卧室门锁了起来。

  乐宇轩门口

  李悦早早就到了,站在车旁边打着电话,张律师站在一边看着乐城中心湖。

  杨月华的车缓缓开到了乐宇轩门口。

  李悦走到车边开了门,扶着杨月华下了车。

  杨月华的表情很严肃,张律师也赶忙走上前来扶着杨月华。

  “没事,还能走路,不用扶”杨月华站稳了整理了一下西装,径直走进了乐宇轩。

  吴斌坐在地下一层的会客室,正在看着什么文件。

  “张总,什么事情这么着急,您现在最需要做的是在家休息”乔斌眉头紧锁的说到。

  “来,做”杨月华边说便示意大家坐下。

  在乐城,杨月华帮过很多人,虽然在如今的商场上,乔斌算是个优秀的投资人,或者算是佼佼者,但是乔斌刚来乐城的时候,一无所有,在一次饭局上认识了杨月华,也就是那次相识,乔斌走上了投资的道路。

  “大哥,怎么回事啊,你有事跟我说,我去你那不就行了”乔斌给杨月华倒了杯水说到。

  “去我那不方便”

  “什么事情去家里还不方便”

  “都准备好了吗?”杨月华沉思了一会对张律师说到。

  张律师点了点头,把协议从包里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

  “李悦,这么多年,我觉得你现在已经非常成熟了,你最近对公司内的问题有什么关注吗?”杨月华微笑着,但是看得出他的疲惫。

  “张总,这些年如果没有您,我觉得今天我可能不知道在哪家公司朝九晚五的上着班,早已丧失了职场的斗志,其实最近公司确实有很多问题,而我觉得最严重的就是……”李悦说到一半开始支支吾吾。

  “不用怕,有什么问题说什么问题”。

  “主要是关于王天林副总的问题,最近在进出账上,我觉得可能有些问题,我们在采购端的成本他来了到现在差不多上涨了20%,而且他来了之后更换了我们大量的供应商,我总觉得这样不妥,但是我又没有权限去沟通,其实还有一个原因就是目前大环境确实不好。”李悦说完一脸严肃的坐在旁边。

  杨月华深呼了一口气转头看着乔斌。

  “张总,我有点不太明白了,今天是到底怎么了?带着律师,还有李悦,不会是我犯什么错了吧。”乔斌一头雾水,笑着说到。

  “你敢犯错吗?你以前犯的错还少啊。”

  “张总,咱不能老拿以前说事哈,谁无少年不猖狂,谁无年少傻逼时”

  “行了,在乐城,关于向北和我的事情,以前就咱们四个人知道,前些日子我生日宴上的事情,我觉得我做的不是很妥,因为最近好像给向北惹了很多麻烦,也不知道他能不能解决,还有就是关于月华集团接下来的事情,天林的妈妈最近在跟他弟弟打电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不该听的话,可能接下来,对于月华集团,要有一场暴风雨将近。”杨月华边说边咳嗽。

  乔斌把水端起来给到杨月华手里。

  “但是无论明天的暴风雨什么样子,我在商场这么多年,我觉得我都可以解决,但是现在问题是,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如果我走了,我还有好多事情没有做好的话,可能我走了也无法安心。”

  “张总,您千万别这么说,您的病肯定会好起来的,还有就是出什么问题不是还有我们嘛,您就告诉我们怎么做就行了。”乔斌开始严肃起来。

  “乔斌啊,这么多年的兄弟了,我帮过你,你也帮过我,但是接下来的事情,可能真的需要你帮忙了。”

  “大哥,您千万别说帮忙之类的话,要是没有您,我哪能有今天啊。”

  “好,向北的事情你们都很清楚,他也是今天我来的原因,这些年我对不起他,我知道他现在很难原谅我,但是我不能就这么不管的走了,我让张律师起草了一份遗嘱,希望你们俩能作为见证人。”杨月华又开始咳嗽起来。

  “张总要不咱休息一会再说”李悦一边说道。

  “没事,遗嘱里面呢,我把月华集团我持有的60%股份全部给了向北,张宇呢,会获得我在乐城的5套房子和一家物流公司100%的股权。还有一封信,是给你们两个的,这封信等我走了之后再打开。”说完拿起遗书分给了乔斌和李悦。

  “这?合适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王天林他们可能会搞事情啊”

  “对呀,所以把你们两个找来,就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能做什么啊,这牵扯到家务事了,我们不好插手把?”

  “明天我会安排李悦带着合同来找你,月华集团将注资10亿到你的基金,这样钱的问题就先解决了,其次是关于公司,因为向北不想管理,只能是李悦你先来处理,慢慢收回王天林的管理权”杨月华边说眼中开始闪烁泪光。

  乔斌听完似乎有点诧异,“张总,您真的要这么做吗?如果是这样,可能向北接下来可就没有什么好日子了。”

  “他这么多年不在我身边,我知道他吃了很多苦,但是我觉得他需要再成长一些,这一次这个坎,是我选了他跟我一起去跨,如果他成功了,那月华集团未来的世界将不可想象,如果失败了,就当是我为我犯下的错买单了,虽然我知道这个代价有点大,但是我更相信向北会想明白,而且有能力把月华集团带到更好的地方。”

  “如果您决定了,我一定会倾力支持。”

  “李悦,明天我会召开董事会,任命你为副董事长,等我哪天不在了,一定要记得,你和向北都一样,都是我信任的孩子,以后要成为向北的左膀右臂,跟他一起把月华做好。”

  “嗯。”李悦哽咽着回答道。

  “行,就这些事情,向北就交给你们两个了,我得回去了”杨月华说罢准备起身。

  李悦和乔斌上前来搀扶了一些杨月华。

  四人依次走出乐语轩,杨月华径直上了车。

  “李悦,如果公司有什么事情,你给我打电话”乔斌嘱咐李悦道。

  李悦点了点头转身上了车,两辆车一前一后驶向远方。

  乔斌站在乐语轩门口,望着远远离去的车子,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眼神中充满不舍和遗憾。

  杨月华家楼下

  “张总,您回来了”吴阿姨从门口走出来打开车门搀扶着杨月华。

  “他们回来了吗?”杨月华问到

  “没呢,下午家里就我一个人。”

  杨月华上楼进了卧室,换了衣服躺在床上睡着了。

  赵祖明家中

  “天木明天几点回来。”赵祖明边抽着雪茄边问到。

  “明天下午一点落地。”王天林站在赵祖明身边端着红酒杯说到。

  “明天回来先让他来我这里一下。”

  “嗯,明天我去接他。”

  “向北的事情进展怎么样了。”

  “都安排好了,现在就等兔子进圈了。”

  “你们爷俩下楼了,开饭了。”王天林妈妈喊道。

  “在杨月华去世之前一定要把月华集团的股份搞到手,如果杨月华在遗嘱里胡说八道了,对我们可不利。”赵祖明站起身来。

  “放心吧,我都安排好了,他现在在家养病,接触不了外人,等天木回来多陪陪他,尽量不要让他接触外面的人就好了”王天林漏出得意的微笑。

  “嗯,吃饭去吧,我打个电话”

  “嗯”王天林有些迟疑的回答道。

  向峰科技向北办公室

  “向北,天风的人给我打电话了,他们想要往绿科集团注资,希望加大芯片采购,我觉得这件事情就是冲你们来的”绿科集团吴天波电话里说到。

  “吴总,他们准备做投多少。”

  “天风基金拟注资2亿,并且是约束性条约,必须进行芯片采购。”

  “那也就是加上之前的现在要采购1亿人民币的产品对吧?”

  “是的。”

  “好的,我知道了,可以采购,我这边安排,感谢吴总了。”向北挂了电话站起身来,手托着下巴,表情严肃的思考着。

  “严乐!”向北推开门冲严乐喊道。

  严乐正在跟同事聊着什么,被向北这突然的喊叫吓了一跳。

  严乐来到向北办公室。

  “怎么了,一惊一乍的。”

  “天风注资绿科了。”

  “真的假的!”严乐震惊的叫了起来。

  “看来他们是真的准备下血本整死我们啊。”

  “那接下来怎么办?”

  “你联系一下凯越的刘总,告诉他天风准备注资绿科,如果绿科注资完成,就安排其他的工厂开工。”

  “好,我现在就去。”

  “还有,我们新的产品务必在这个月底之前开发出来,在下一批产品生产之前,一定要做出来。”

  严乐点了点头,转身离开了向北的办公室。

  “喂,陈总,您最近什么时候有时间,我们见面聊聊?”向北拨通电话。

  “向总啊,我就在您旁边呢,如果您现在有时间的话,我们现在见面聊聊?”开泰科技董事长陈超群电话里说到。

  “好啊,那我们楼下咖啡店见?”

  “行,十分钟之后,你们楼下咖啡店见。”

  向北下楼来到楼下的咖啡店。

  陈超群已经在咖啡店里等着了,两人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

  “向总,关于上次我跟您说的,您怎么想的,有没有兴趣。”陈超群一脸着急的看着向北说到。

  “陈总,我觉得我还是很有兴趣的,毕竟我们只是技术开发,如果我们能有一家生产公司,这样我们的优势就会比较明显”向北微笑着说到。

  “那您有什么建议吗,我们最近也在跟好几家公司谈,您要是感兴趣我肯定是找您了。”看得出来,陈超群是急于出手开泰科技。

  “嗯,我觉得可以聊,但是您上次提到的价格,我们肯定没办法满足的,还有就是,我觉得您作为我们的前辈,我还是很尊重您的,我也知道您急于用钱,债主应该已经堵在门口了,还有就是现在你身边的人,应该多多少少都曾经借你一些钱,所以你找这个圈子里的人聊,我觉得应该不会吧,躲着他们还来不及呢,对不对,我呢,真的希望能帮到您,但是价格我觉得咱们可以在聊聊,买卖不成仁义在嘛,车到山前必有路,我们这不行,肯定有识货的买家。”向北淡定的说到。

  “向北,有时候真的恨自己,但是事已至此,也得先解决问题,确实如你说所,现在债主天天催债,我都不敢回家了。那你对价格有什么想法吗?”

  “上次您提到说1亿人民币作价,我觉得我们能够接受的就是5000万,一星期之内搞定。”

  陈超群沮丧的用手擦了一下额头,“2000万,这太低了吧,开泰可是一个年收入10亿的公司。”

  “那应该是以前吧,按照目前能够在市面上看到的数据,开泰现在就是一个没有球打的过气球星,您觉得呢?首先开泰确实拥有一定的生产能力,但是今天还有哪家公司敢跟开泰合作呢?”

  “2000万什么时候能到账?”

  “一星期。”

  “什么时候能签合同。”

  “现在。”

  “好,那就这么定了,去哪里签?”

  “您在这稍微等一下,我安排人过来。”

  说罢,向北微笑着站起身来,走到咖啡店外拿起电话。

  “你带着王冉来楼下咖啡店,陈超群答应了。”

  “好的,马上,但是你还没跟乔斌聊呢,现在签合同保险吗?”

  “如果今天不签,我觉得陈超群已经扛不住了,说不定会出什么意外,现在债主都找他呢,乔斌那边我想办法,实在不行再想别的办法,但是这肯定是块蛋糕。”

  “好”

  向北回到咖啡店

  “陈总,他们一会就到,您带公司的章了吗?”

  “带了,公司的营业执照和盖我都随身带着的。”

  “看得出来,您是真的走投无路了,我相信如果不是这样,您一定不会选择卖公司的。”

  “是呀,其实走到今天,非常的后悔,都怪赵祖明这个混蛋!”

  “赵祖明?”向北突然问到。

  “对呀,赵祖明和我算是老朋友了,十年前,我帮了他很多,还是他们天风一期和二期基金的LP,但是这几年他们在科技行业的投资让他们收益很大,而我也不是他们的LP了,这几年其实他一直对开泰虎视眈眈,我第一次赌钱就是赵祖明带我去的,就是那一次,我陷进去了,他带我去过好多赌场,刚开始都是他出钱带我玩,说是有股份,但后来我知道,他根本没有股份,就是阴我,还故意输钱给我。其实我最近一次赌钱就是跟赵祖明去的,赌注基本都是用房产和公司股权,我们玩到一半,赵祖明就走了,我赌瘾上来了,就留下了,那一天我输了1000多万,借了赵祖明朋友几百万,那天过后,赵祖明找过我,想买我的公司,当时我就觉得不对,因为他说钱他替我还,额外再给我一千万,买走我的公司。”陈超群说到这的时候声泪俱下。

  向北看着眼前这个曾经辉煌的企业家,有些感慨。

  “向总。”严乐和王冉走到他们俩跟前。

  “介绍一下,开泰科技陈总,这是我合伙人严乐,我助理王冉”向北站起身来跟陈超群说到。

  “幸会。”陈超群擦了擦眼睛说到。

  四人落座,王冉把合同递给了向北。

  “陈总您看一下,内容有没有问题。”

  “向总,我相信您,不用看。”

  “您还是看看吧,一码归一码。”

  陈超群接过合同仔细的看着,不一会就看完了。

  “可以的,没问题。”说罢就在合同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同时把公司的材料放到了桌子上。

  “好,那我明天安排他们开始准备钱,一周之内给您转过去。”

  “好,那我先走了。”

  陈超群站起身来,离开了咖啡店。

  严乐盯着向北,一言不发。

  “你盯着我干嘛。”

  “你真确定这是块蛋糕,不是山芋?”

  “嗯。”向北陷入了深思。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