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李晓雨为爱献身
鸿运2019-03-27 23:485,892

  向峰科技

  向北办公室

  张雪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

  “你知道为什么晓雨要跟你分手吗?”

  向北有些紧张,“其实这件事情,我到现在也没有搞清楚,我跟晓雨在一起那么长时间,我知道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真的是因为钱,我不会相信。”

  李晓雨当年跟向北提出分手的原因是李晓雨觉得向北是个穷小子,创业也没有时间陪着自己。

  “其实,晓雨在跟你分手之前找过我,但是她不让我跟你说,更重要的是,但是你们已经分开这么久了,尤其是最近发生的事情,我觉得我有必要来跟你聊聊。”张雪琴一脸内疚又充满无奈的说到。

  “其实,晓雨和你都是我看着长大的孩子。”张雪琴说到这的时候眼中开始闪烁着泪光。

  “阿姨,您这话是什么意思?”向北有些好奇的问道。

  “你还记得你小时候,住在你们家隔壁的李爷爷吗?”

  向北回想着儿时的记忆,“当然记得,小时候,我妈妈身体不好,就是李爷爷陪我玩,后来李爷爷搬走了,到现在我都没见过他了。但是阿姨,您怎么知道这个的?”向北说完突然紧张起来。

  “那个李爷爷就是晓雨的爷爷。”张雪琴看着向北说道。

  “什么?”向北有点不敢相信,站起身来。

  “不可能,怎么可能呢!?”向北突然声音变的有些不受控制。

  “向北,你先坐下。”张雪琴站起身来把向北拉到座位上。

  “阿姨今天来找你,也鼓足了勇气,我知道,你小时候受了很多委屈,但是我必须要跟你讲,因为我怕如果我不跟你说,你一生都会活在不清不楚之中。”张雪琴开始泪目。

  “其实晓雨在小时候就跟你见过面,那是在你们俩差不多五六岁左右的时候,晓雨跟我们回去看望爷爷,我还记得我们回到家的时候,你正在陪爷爷做饭,但是当我们一家三口走进门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你就匆匆的跑回家了。后来爷爷把你们家的事情告诉了我们,但是当时我们也没有什么能力帮你,爷爷也说不需要,因为那时候,有个男人曾经找过爷爷,这个男人就是你的生父杨月华,杨月华当时找到你爷爷的时候,抱着你爷爷痛哭流涕,他把从认识你妈妈,到离开你妈妈,还有为什么来找爷爷,都跟爷爷讲了。因为那时候你还小,你妈妈又生病,爷爷就答应了杨月华帮他。杨月华每个月都会寄钱来,爷爷呢就把钱转交给你妈妈,第一次爷爷拿钱去给你妈妈的时候,你妈妈很激动,拒绝了,但是就在你爷爷准备把钱寄回杨月华那的时候,你妈妈找到了你爷爷,告诉爷爷,虽然她恨这个男人,但是她不希望因为自己的恨让你未来的生活变的很糟糕,就接受了,但是你妈妈从来没有拿过这笔钱,都是你爷爷帮你交学费,买你生活上需要的东西。直到你妈妈去世,爷爷也就不再接受杨月华寄来的钱了。”张雪琴说到这的时候泪水已经挂满了双颊。

  向北此刻已经难掩自己内心的悲伤,双手抱着头,哭了起来。

  “向北,你先不要哭,我相信你妈妈在天有灵的话,看到你现在这么努力的样子,她会很欣慰的。”说完,张雪琴拿起抽纸递给向北,向北擦拭了眼泪问到:“杨月华,当初为什么要抛弃我们?”向北的脸上挂满了愤怒和仇恨。

  “向北,在这件事情上,杨月华确实做的有点过分,但是你听我跟你说。杨月华当年要离开这个小山村的时候,曾经找到你爷爷,说是想跟爷爷喝点,因为马上就要走了,那天晚上,杨月华喝的酩酊大醉,把杨月华妈妈跟他通话的内容都告诉了你爷爷,其实杨月华在这个世界上很可怜。”张雪琴叹了口气。

  “其实杨月华回去看过你们很多次,但是从来没跟你们见过面,每一次离开都哭成泪人。在你妈妈过世之后,我们也就把你爷爷接到了城里,后来的事情我们就不知道了。”

  向北低着头,一言不发。

  “向北,我跟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原谅杨月华,但是你今天已经不再是孩子,我想你有权利知道这些,更有权利解开心中的结。”

  “阿姨,那晓雨到底是怎么回事?”向北擦了擦眼睛。

  “晓雨跟你的事情是你们在大学里发生的,其实你们谈恋爱的时候,我们就知道了,晓雨小时候经常吵吵着回去看爷爷,其实不是看爷爷,是想回去看看你,你还记得,每一次我们回家,晓雨都会抱着一大堆好吃的跑到你身边,跟你分享吗?”

  向北仔细回忆着,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才突然意识到,当初他第一次见到晓雨的时候就觉得这个女孩很面熟,但是就是想不起在哪里见过,张雪琴这么一讲,向北茅塞顿开。小时候朝思暮想的小姑年竟然成了自己的前女友,小时候,向北也像李晓雨一样,每天都期盼着这个城里的小姑娘回来看爷爷。

  “阿姨,您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向北惶恐的神态掩饰不住内心已经乱了分寸的感受。

  “我们也是前一段时间知道的,就是你跟晓雨分手的时候,当时晓雨突然找到我跟我说你们分手了,其实从大学你们恋爱,我跟你叔叔是极力反对的,说实话,不是因为你家里情况或者你的背景,主要是我们实在是舍不得我这个女儿,因为从小到大她一直都在我们身边,突然有一天我们意识到她可能会离开我们的时候,我们内心充满了焦虑,今天阿姨也给你道个歉。”张雪琴的脸上挂满了愧疚。

  “阿姨,这跟您真的没关系,我们能在一起,是相信你跟叔叔有一天会接受我的。”向北此刻才从刚才的情绪中走出来。

  “那天,晓雨来我公司找我,见到我就哭,我以为你欺负她了,便安慰,便给你打电话,可是你的手机关机了,晓雨哭的特别伤心,等她情绪好一点的时候,我把她带回了家,她坐在沙发上,一个人发呆。过了好久,她突然跟我说,妈妈你过来,我有话跟你讲。我看得出来她很伤心,但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跟我说你们分手了,我问她为什么,她先是不说,后来她擦了擦眼泪,跟我说。妈妈,你还记得小时候你经常带我去看爷爷吗?我说记得啊,那你还记得经常在爷爷家玩的隔壁住小男孩吗?我想了一下,记起来那个小男孩。妈妈,你知道那个小男孩后来去哪里了吗?我说,当然不知道啊,现在应该大学毕业了吧。当我说到这的时候晓雨又开始哭了起来。边哭边说,向北就是那个小男孩!我吃惊的看着晓雨,真的吗?你怎么知道的?晓雨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吊坠,是一块玉佩,应该是一个玉佩的一半,我记得那时小时候晓雨生日,我跟你叔叔买给她的,而且那是一对,是晓雨自己选的。后来这块玉佩就一直呆在晓雨身上,后来就不知道去哪里了。我问晓雨,为什么要让我看这块玉佩,晓雨跟我说,这块玉佩的另一半在你那,而这块玉佩的另一半在小时候去爷爷家的时候,晓雨给了那个小男孩,所以,你就是那个小男孩。”张雪琴望着向北,停止了讲话,静静的看着向北。

  向北惊恐的望着张雪琴,“阿姨,那,那,为什么晓雨要跟我分手。”

  张雪琴难言内心的伤心继续说道,“我也问过她为什么要分手呢,晓雨跟我说的后来的事情,让我一直担心到现在,她说她小时候就听爷爷讲过你的事情,她从小就立誓给你报仇,找到那个伤害你和你妈妈的男人,所以这些年来,她一直在寻找这个男人,虽然后来爷爷来城里之后她就没有再回过你住的地方,后来随之时间消逝,她也就把这件事情慢慢的忘记了,但是在你们大学的时候,她无意间从你们同学张宇那听到了好多信息,是关于他爸爸私生子的事情,而且描述起来更像是当娘抛弃你们的那个男人,晓雨就开始接近张宇,你是知道的,那时候你和晓雨还有张宇是好朋友,直到最后,晓雨在去张宇家玩的时候发现了当年在你爷爷家见过用来包钱的信封,晓雨确定这个男人就是当年那个抛弃你们的男人,可是当她回到你们小时候玩耍的地方,村子已经拆了,而且已经变成了高楼大厦,她很失望,但是她期待着有一天会见到你。”

  “那为什么不告诉我呢?”

  “晓雨从小到大都很独立,而且性格比较倔,她害怕把这件事情告诉你你会去找杨月华,如果你因为冲动犯错了,她会不知道怎么面对,所以她选择了跟你分手,并且很快就跟张宇恋爱了,至于她为什么这么做,我们也不知道。但是想想我们就担心,担心她冲动做什么傻事。”说到这张雪琴满脸的担忧。

  向北突然紧张起来,“阿姨,我知道了,我来处理吧,您先回去,有什么事情,我随时跟您说。”

  张雪琴起身,忧心忡忡的离开了向峰科技。

  向北把眼神从桌子名片上移向窗外。

  过了没一会,向北抓起衣服,匆匆离开公司。

  向北开着车给李晓雨拨通了电话,“喂,你在哪?”

  李晓雨正在跟张宇逛街,“我?我在陪我男朋友逛街呢,怎么了?”

  一旁的张宇突然转过脸,“谁啊?”

  “向北。”李晓雨微笑着说到。

  “你有病吧向北,李晓雨现在是我的女朋友,别没事找事哈,有没有搞错啊,你能不能好好照照镜子,别来打扰我们。”张宇夺过手机喊道。

  “张宇,我不是来跟你吵架的,也不是来打扰你们的,我找晓雨有事,你把手机给她。”

  “向北,你没事吧,你是谁啊,你让我给她我就给她啊。”张宇说完挂了电话。

  “咋了,生气了啊,以后不接了不就行了。”李晓雨看了张宇一眼。

  “我哪敢啊,但是你跟向北毕竟是分手了,能不能不联系了啊?”

  “张宇,首先呢是他给我打的电话,其次呢,我们是和平分手,最重要的是你是不是不相信我啊,如果是不相信我那就直接告诉我。”说完甩开张宇的手转身就要走。

  “不是,不是,晓雨我没那个意思,好好,我错了,我错了,改天我约向北,咱们一起吃个饭把话说清楚好吗。”张宇笑嘻嘻的跑到李晓雨前面。

  “好啊。”李晓雨冷笑道。

  挂了电话向北往李晓雨家方向开去。

  大约过了好久,李晓雨开着车缓缓驶到楼下。

  晓雨正准备开单元门,突然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晓雨。”

  向北站在晓雨身后,眼中满是悲伤。

  “有事吗?”晓雨转过头看着向北。

  “为什么要这样?”向北向前走了两步。

  “什么样,你是看我过的好,羡慕嫉妒了?”

  “晓雨,阿姨把事情都告诉我了。”

  “然后呢,你是来接我回家的吗?”李晓雨冷笑的说到。

  “晓雨,为什么要这样子呢?这件事情本来就跟你没有关系!”向北继续说道。

  李晓雨缓缓的转过身面对这向北,“你觉得这件事情跟我没有关系吗?好呀,既然跟我没有关系那跟你也没有关系,所以以后请不要过问,我们现在分手了,请不要再来打扰我的生活,我活的很好,谢谢。”说完开门走了进去。

  “晓雨!”向北站在那里,像是丢了魂一样,就那样傻傻的站着,脑海中浮现着他和李晓雨的过往。

  李晓雨倚在门口,双手抱着头,身子慢慢蹲了下来,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晓雨听到向北的脚步慢慢的远了,李晓雨开始嚎啕大哭,似乎在宣泄着这么多年来的委屈。

  向北一个人走在马路上,从小到大的片段像是电影一样一帧一帧的回放着,当年陪自己玩耍的小女孩怎么就成了自己的前女友,而且李晓雨到底要干什么呢?这一系列的问题让向北的脑袋快要炸掉。

  突然电话响起,“向北,你干嘛呢,电话没有人接,人也不在公司,怎么着,请不动你了啊,你赶紧的哈,我命令你半小时之内赶到我家!”

  “哦哦,我现在就过去。”向北突然想起来,今天是潇潇父亲的生日。向北回过头望着李晓雨的窗户,灯还没有开,向北摇了摇头,离开了。

  潇潇家楼下

  向北敲了敲门,是潇潇开的门。

  “你跑哪去了,想干嘛!?”看得出来潇潇有些生气。

  “没,我……”向北还没来得及解释潇潇妈妈走了过来,“向北来了啊,来来,快让向北进来啊,去给向北倒杯茶,快去啊,还愣着干嘛?”潇潇翻了个白眼去给向北倒水了。

  严乐早就坐在沙发上了,直勾勾的盯着向北,“老大,你是不是忘了拿东西啊?”向北土壤记起来,给潇潇爸爸买的生日礼物忘在车上了,转身就下楼了。

  潇潇端着水从厨房出来,一抬头发现向北不见了,“向北干嘛去了?”严乐眼神闪躲着,“额……是不是忘记什么东西了吧?要不我下去找找他?”潇潇深呼了一口气,脸上漏出无奈,嘟起嘴站在门口。

  向北推门走了进来,看到潇潇的表情赶紧说到,“女王陛下,我下去给叔叔拿礼物了,希望您高抬贵手,让我进去。”

  “向北!”潇潇突然喊起来。

  “潇潇,你干嘛呢,快让向北坐下!”潇潇妈妈走到客厅把潇潇拉倒一遍,让向北坐了下来。

  “额……”潇潇一只手捂着额头,无奈的转了一圈,“好的,好的,看来我在这个家的地位下降了不少啊,向北同志,你面子够大的啊,又是要给你倒水,又是被我妈嫌弃,看来咱俩需要找个时间好好唠唠了。”听完这话,向北嗖的站了起来,一脸无辜的说到,“潇潇总,不敢不敢,您上座。”

  潇潇脸上开了花一样大摇大摆的走到沙发上,“去,给老娘倒杯水。”向北屁颠的去给潇潇倒水了。

  “潇潇啊,怎么能让客人倒水呢?”一个空腔有力的声音从楼上传来。潇潇蹭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跑到厨房。

  “严乐来了啊。”潇潇爸爸是为儒雅的老头,商海沉浮几十年,依然没有洗去身上的书生气。

  “杨叔叔,您好。”严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坐坐,潇潇呢?”杨有民坐在严乐旁边。

  潇潇和向北从厨房走了出来,“杨叔叔,您喝水。”向北把手中的杯子递给杨有民。

  “嘿嘿,爸。”潇潇挽着向北的手,躲在身后。

  “潇潇啊,向北现在是在创业,平时呢,已经很累了,回到家里了,你就让他多歇会儿,别老欺负他。”杨有民端起杯子喝了一口水。

  “爸我没欺负他,你说是吧向北。”潇潇拽了拽向北。

  “昂,对对,潇潇没欺负我,对我挺好的。”向北有点尴尬。

  “得了吧,来向北,坐,我自己的女儿我比谁都了解,最近怎么样啊,我最近可听说了不少关于你的事情啊,身边的老同事找我打探口风的也不少,什么我女婿马上就要成为月华集团的董事长了,什么潇潇真是找了个好男朋友之类的,但是我呢,啥也不知道,今天你来了正好给我讲讲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好知道到时候再有人问我,我怎么回答。”杨有民看着向北微笑的说到。

  向北坐了下来,潇潇冲向北做了个鬼脸转身去厨房了。

  “我觉得挺无奈的,因为月华集团跟我之间的这件事情来得有点突然,我也不想说太多叔叔,反正就是我走我的路,做好向峰科技就好了,至于其他人,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向北说这话的时候稍微有点紧张。

  “向北啊,在我眼里呢,你和潇潇还有严乐都是孩子,我呢其实不该在这些问题上指手画脚,我呢不希望你们多有钱,只希望你们能过得开心就好,至于这件事情你怎么选择,那是你个人的权利,作为过来人呢,只是给你提几个建议,第一个呢就是关于上一代人的问题,你们小,这里面肯定有不为人知的隐情,但是你们作为晚辈呢,要懂得知恩就好,再一个就是关于月华集团的事,你现在已经被卷进来了,无论你愿不愿意,你都很难逃过了,所以要想好了,万事都要小心,毕竟防人之心不可无吗。”杨有民拍了拍向北的肩膀。

  “开饭了!”潇潇嚷嚷道。

  六个人来到餐厅,围着桌子坐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