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杨月华安排后事
鸿运2019-03-28 00:145,501

  乐语轩楼下

  向北下了车,严乐拎上包,跟在向北身后。

  “向总,早上好。”嫣然从远处走过来。

  “嗨,嫣然,早啊。”向北转过头,停了下来。“这是嫣然,乔总的助理。”

  向北转过头,“嗨,干嘛呢,这是乔总助理嫣然。”严乐刚刚有些走神。“这是我合伙人严乐。”

  嫣然脸上露出标志性的微笑,把手伸向严乐。

  “你好,你好,我是严乐。”

  三人前后走进乐语轩,向北回过头歪着头看着严乐。

  “干嘛?”严乐躲闪的说道。

  向北回过头看了一眼嫣然,又回过头冲严乐乐了一下,“没事。”

  说话间来到乔斌办公室。

  “乔总。”

  “这么早啊,来,坐。”乔斌正在泡茶。

  “乔总这茶好香啊。”严乐凑上来问了问。

  “这茶可有来头了,是杨总前几年存下的,前一段时间来我这喝茶带过来的。”乔斌得意的笑起来。

  “杨总,哪个杨总啊?”向北随口一问。

  “额,就是我的一个老朋友。”乔斌突然有些紧张,抬起头看了一眼向北,向北应该没有注意到这句话的意思。“怎么样,你们俩想好了吗?”乔斌继续说道。

  “我就是个打工的,主要是向总决定。”严乐接过茶杯。

  向北看了一眼严乐,“乔总,我们昨天晚上回去开会讨论了一下,如果您这边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接受乐语资本的投资。”

  “哼哼,臭小子,我怎么听着这话有点不太对劲啊,我们是投你们,但是这话好像是我们求着投你们似的呢?”乔斌突然停下手中的事,抿着嘴巴冲向北说道。

  听完这话,向北有点尴尬,仔细一想,这次投资的事情好像确实有点蹊跷,因为一没有尽调,二没聊价格,最重要的是最终乔斌给出的估值远超于向北他们这一轮的报价。向北突然有些迟疑,但是又觉得自己的担心是不是有点多余。

  “逗你们玩呢,对于向峰科技呢,无论是技术能力还是团队能力,虽然没有尽调,但是我们心里还是有数的,关于估值吗?市场总是在变化的,现在看来是给的高了点,但是我要不抓紧时间抢下来,说不定再过一段时间,估值都超出这个数了。”乔斌看出了向北的迟疑,打趣的说道。

  “嗯嗯,行,那就按照乔总说的把。”向北摸了摸头,虽说是一直答应着,但是心里不知道为什么这么不踏实。

  嫣然把协议拿了过来,向北签了字按了手印。乔斌盖上章,签了字。

  “那这事就这么定了,我呢今天还真没有时间跟你们聊天,去机场前呢,我还约了一个人,等我回来,钱应该可以到位了,咱们好好庆祝一下,好吧?”乔斌喝了一杯茶,抿了抿嘴。

  “嗯嗯,行,那我们就等乔总回来。”说完向北和严乐拎起包走出了办公室。

  向北径直走出了乐语轩大门,转过头发现,严乐不见了。

  严乐走出乔总办公室的时候,偷偷溜到了嫣然面前,递给嫣然一张名片,“这是我名片。”然后匆匆转身离开了。

  嫣然站在那里看着手里的名片,目瞪口呆。

  “你干嘛去了?”向北见严乐出来走上前去问道。

  “我,我上了个厕所,走吧。”

  向北抻着脖子盯着严乐,“厕所?大早上的。”

  严乐拽着向北上了车,“干嘛呀,赶紧走啊。”

  向北回过头看了一眼严乐,虽然车里光线不好,但是看得出来,严乐脸上泛红了。

  向北回过头,嘴咧着笑了起来。

  乔斌拿起电话,“喂,杨总吗?都安排好了。您现在方便吗?”

  “嗯,你来我家吧。”

  乔斌拿上刚签完的合同,出了乐语轩。

  杨月华家

  乔斌推开门走了进来。

  “杨总吩咐过了,您跟我来吧。”吴阿姨早就等在门口了。

  乔斌刚要上楼,王天木从书房走了出来。

  “这是?”王天林走到乔斌面前,疑惑的说道。

  “公子,这是杨总的朋友,杨总约了他来家里聊事。”吴阿姨有些紧张。

  “聊事?我不是跟你说了吗,要是有人来家里你先跟我说一下,我爸现在身体不好,不要什么人都让他进来。”王天木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公子,乔总不是……”吴阿姨想要解释什么被王天林打断,“甭管是谁,我爸现在需要休息,公司的事不是有我哥吗,你要是有事就联系我哥。”说着要把乔斌赶出去。

  乔斌一脸懵逼的看着王天木不知所措。

  杨月华听到楼下有人嚷嚷,开了门走出了卧室,“天木,是我让乔总来的,让他上来吧。”

  王天木转过身看着楼上的杨月华,“爸,妈不是说了吗,你就在家好好休息,工作上的事情就交给我和哥就行了。”

  “谁跟你说,我找乔总是聊工作的事了?”杨月华突然严肃起来。

  乔斌径直上了楼来到杨月华的卧室。王天木站在客厅望着乔斌走进杨月华的房间,心里在琢磨着什么。

  杨月华把卧室门关上,坐在了沙发上,“都安排好了?”

  乔斌看得出来,有点愤懑,“这是要干嘛啊,软禁?”

  杨月华叹了口气,“别说这个了,不重要。向北的事情怎么样了?”

  乔斌从包里拿出了向北和他们前的合同,“这是合同,我们这边的章是用的您安排的公司,钱下午嫣然提前已经安排过了,应该这几天就能到账。”

  杨月华长舒了一口气,“好,这下,我心里的石头就落地了。天木自从回来就没出过家门,一直在家陪我,说是陪我其实就是看着我,虽然不是软禁把,跟软禁也差不多了。没事,你什么时候去上海?”乔斌摇摇头,“我定了下午的机票,预计今天晚上能跟刘总见面。”

  杨月华点点头,“行,那你去吧。路上注意安全,这事就拜托你了。”

  乔斌笑着说道,“杨总,这话说的,应该的,你好好在家歇着,好好养病。”说完乔斌拎起包走出了杨月华的房间,径直离开了杨月华家,吴阿姨跟了出来。

  “吴阿姨,杨总您就费心了,有什么事情您给我打电话。”说完乔斌给了吴阿姨一张名片。

  “好。”吴阿姨接过名片转身进了门。

  杨月华站在车片,思绪万千,最后摇了摇头上了车。

  杨月华拿起合同,走到书橱旁边,书橱的墙上有一个开关,杨月华摁了一下,墙上有个暗门,门开了,杨月华把合同放了进去。刚回到床上,王天木敲门走了进来,“爸,刚才那人是谁啊,你说你身体现在什么状况,有什么事情不能让我们来处理啊。”王天木边说边打量着屋内的各个角落。

  “公司的事可以让你们去处理,人情的事你们能帮我处理吗?还有就是我天天在家待着,来个朋友说说话,我心里也会舒服些。”杨月华躺在床上看着书橱说道。

  “行行,爸,不是不让您跟朋友聊天,主要是担心您的身体,医生都说了,您现在最需要的就是休息,要是没什么事那我先出去了。”王天木说完走出了房门。

  杨月华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窗外,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所以他必须把自己还没有安排好的事情处理好。杨月华拿起电话,编辑了一条短信,“如果天风基金注资绿科,就停止对天风基金的一切合作,乔斌会联系你。”短信的收件人秦育。不会回,收到一条短信,发件人是秦育,“收到,注意身体。”杨月华把两条短信删除掉,关机,躺在床上,睡着了,最近杨月华明显感觉到自己的体力越来越差。

  上海国际机场

  乔斌拖着旅行箱从出战楼走了出来。

  一位西装革履的小伙子远远的冲乔斌喊,“乔总!”

  小伙子叫李友邦,是刘贤德的助理。

  “嗨,您好。”乔斌走到小伙子面前。

  “您是乔总吧,我是刘总的助理李友邦,刘总公司有客人,让我来接您。”李友邦拿上乔总行李向停车场走去。

  乔斌跟在后面,“我们见过面吗?你怎么认出我的啊?”

  “我们刘总经常提起您,还有就是您天天在各种论坛啊,报纸还有电视上,怎么能不认识呢?”李友邦乐呵呵的说道。

  “哦?我这么有名吗?”乔斌笑起来。

  广海汽车集团大楼内

  刘贤德已经等在会客室。

  乔斌和李友邦走了进来。

  “乔总,有什么事情不能电话里说,非要见面聊吗?”刘贤德站起来迎了上去。

  其实在财富积累上,刘贤德比乔斌多的太多,但是他们俩是因为杨月华认识的,而且这次来,杨月华也打过招呼了,所以刘贤德非常的热情。

  “刘总,这不是杨总安排的吗?别说飞上海,飞月球我也在所不辞啊。”乔斌握着刘贤德的手说道。

  两人说说笑笑做到沙发上。

  “友邦啊,你先出去吧,有事我叫你。”刘贤德看得出来,乔斌这次来,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事。

  李友邦出了会客室,把门关了上来。

  “乔总啊,咱们也不是外人了,有什么事你就说吧,我能帮上的一定帮。”刘贤德笑着说。

  “刘总啊,这次来呢,其实不是我有事,是杨总有事。”乔斌把包放在一边说道。

  “杨总,杨月华怎么了,杨hau月华还有事情需要我帮忙?”刘贤德打趣的说道。

  “是这样的刘总,杨总他……”乔斌说道这突然停了下来。

  刘贤德也严肃了起来,“老杨怎么了?”

  “杨总前一段时间查出来,癌症晚期了。”乔斌说完脸沉了下来。

  刘贤德眉头皱了起来,“怎么会这样呢?”

  “最近这几年,月华集团的业绩确实是一路飙升,但是就是因为月华集团的业绩越来越好,所以杨总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再加上杨宇妈妈的离世,对杨总心理上的影响,最重要的就是杨总后来娶进门的嫂子,她是赵祖明的妹妹,随之时间的推移,杨总觉察到,可能这一次的婚姻是赵祖明的一场阴谋。杨总也是前一段时间突然觉得自己身体不太舒服,让助理带他去医院做的检查,其实到现在杨总也没有跟家里人说。生怕他们现在做出什么不理智的举动,要不是上次杨总生日宴,可能杨总到现在也不会休息的,哪怕是这样,最近他几乎都快被软禁了一样,王天林和王天木这兄弟两个,可能察觉到什么,王天木原来在国外,现在也回国了,现在就在家里照顾杨总,说是照顾,看管更合适,昨天我去看杨总,还差点被赶出来。”说到这乔斌叹了口气。

  “你说这老杨聪明了一生,怎么就犯这种错误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啊,看来这赵祖明是想好了怎么对付老杨了,那老杨是什么意思?”刘贤德搓了搓手。

  “您先听我说,上次生日宴上的事情,您应该知道了吧?”

  “知道啊,都快传到国外了,这种事情,尤其是在生日宴上,对了,向北到底是谁啊?”刘贤德疑惑的问道。

  “我想,向北你可能不知道是谁,但是他的妈妈,刘总一定记得。”

  “什么?向北的妈妈?”

  “对,您还记得您跟杨总一起插队的时候,杨总那时候爱上了一个女人。”

  刘德贤转了转身子,开始回忆,“你说的是向雨晴?”说这话的时候刘德贤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乔斌被刘德贤吓到了,“刘总,您。”

  “我不仅记得,而且我还很深深刻,其实那时候,我们去的人都喜欢向雨晴,但是向雨晴喜欢的是杨月华,我记得那时候他们很恩爱。但是后来杨月华返城之后,他们好像就断了联系,具体为什么杨月华没有说过,我们也没有问过。你刚才说向北,难道?”刘贤德做了下来瞪大眼睛说到。

  “对,你们离开的时候,向北妈妈已经怀孕了。再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跟您讲了,杨总这次让我来就是想请您帮个忙,是关于向北的。向北现在在乐城创业,项目做的很好,是做芯片的,而且在物联网领域也有很多想法,杨总作为我们一只基金的LP,间接投资了向北的公司,杨总这次让我来,就是看看,您这边在后面有没有能帮上向北的,或者您可以先去了解一下向北的公司。”

  “哦,我明白了,我们最近正好在寻找物联网的公司合作,我们有一批新的互联网汽车项目正在研发,说不定不是我帮你们的忙,而是向北帮了我们的忙,这样吧,我这几天处理一下公司的事情,过几天我安排行程去一趟乐城,正好去看望一下老杨。其实你可以给我打个电话说就行,干嘛非要见面说呢。这事我知道了,放心吧,咱们去吃饭。”刘贤德说完站起身来。

  “刘总,您先做,今天饭呢,我可能不能陪您吃了,这次来,还有一件事情。”乔斌拽住刘贤德的手。刘贤德坐了下来,“还有事情?”

  “对,其实除了帮向北之外,杨总还有一件事情想要找您帮忙,这件事情只能见面跟您聊,月华集团目前业务广泛,财务往来复杂,但是月华集团现在向北不想参与管理,这个我们能够理解,只是杨总担心如果有一天他真的走了,他不忍心自己一生打拼的事业落入他人之手。但是有没有办法强求向北,所以出此下策,目前虽然王天林担任副总裁职务,但是还没有进入董事会,也不持有月华集团股份,杨总想通过您,完成一次月华集团的脱胎换骨,他跟我说,在今天他能信任,而且有能力帮他完成这件事的只有您了。”说到这乔斌脸上满是恳求。

  “老杨,想干嘛?脱胎换骨?”刘贤德皱起眉头。

  “对,杨总希望您能帮他找一家上市公司,以这家公司为壳,把月华集团的资产转移进去,也就是完成借壳上市,杨总已经写好了医嘱,无论未来发生什么,向北都会持有这家上市公司的控股股权,同时杨总也安排了职业经理人来帮向北先打理公司,最重要的是他希望您能出任这家公司的独立董事,并且拥有一票否决权。”乔斌说完看着刘贤德。

  刘贤德听到此处才真正意识到乔斌此次前来的重点,“老杨英明一世,却最终输在了家庭上。”

  乔斌从包里拿出拟好的所有协议,杨月华已经在上面盖章签字。

  “乔斌你回去跟老杨说,我们都到这个年纪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留下遗憾,让他放心,这件事情,我会帮他完成的。”刘贤德说这话的时候开始有些哽咽。

  “行,刘总,我定了回去的机票,我就真的不跟您一起吃饭了,乐城还有一堆事等我回去处理。”乔斌站起身来。

  “辛苦了兄弟,我相信有一天向北会知道你为他们这个家付出的一切。”

  “如果没有杨总,可能也就没有我的今天,那刘总您留步,我就先走了。”乔斌道别后走出了广海集团,上车赶去了机场。

  刘贤德坐在会客室,手里拿着这沉甸甸的一沓合同,他知道,自己的这个老朋友时日不多,但在这个时候,杨月华把自己毕生的心血都放在了自己的手上,刘贤德是个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此刻,他也感觉到对于这个世界而言,自己是多么的渺小。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