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向北陷入困境
鸿运2019-04-17 16:284,543

  向峰科技

  王冉焦急的走到向北办公司,“向总,不好了,陈超群不见了。”

  “什么?”向北放下文件,紧张起来。

  “今天我们收购开泰科技的钱已经到账了,我打电话给陈超群,然后电话就关机了,一直到现在也联系不到。”王冉焦急的都快哭出来了。

  向北站起身来,陷入深思,他在回忆这一切,发生的好像有点太顺理成章,又合理的有点不合理。

  严乐推开门闯了进来,“向北,绿科的人打来电话说取消跟我们的合作。”

  向北看着严乐焦急的样子,“不要着急,我给潇潇父亲打电话帮忙问问绿科这边是什么情况。你去一趟凯越,看进度怎么样了?”严乐走到向北面前,一脸沮丧,“我刚给刘总打过电话了,我们一亿的合同订单已经完成80%,剩下的20%是按照天风基金要求生产的次品,现在也快完成了。”

  向北做到沙发上,眯着眼睛,在思考,这整个过程中到底是哪一个环节出现了问题。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向北,怎么办啊?”严乐忍不住的问道。

  向北沉默着,王冉倒了杯水给向北,“向总,您这个时候可不能着急。”

  “账上还有多少钱。”向北抬起头。

  “我们已经预付了凯越科技6000万,加上打给开泰的2000万,一共是8000万,账上差不多还有2000万。”王冉知道,这可能是向北第一次遇到如此大的挫折,但是她内心又坚信向北可以度过这个难关。

  向北拿起电话给潇潇爸爸拨通了电话,“叔叔,有件事情想麻烦您一下,我们前面跟绿科的刘总有笔合作,我们这边已经备好货了,但是现在联系不到刘总了,您能帮我问一下吗?”

  “啊?怎么回事,你别着急哈向北,我这就给老刘打电话。”杨有民在电话另一头安慰的说道。

  向北叹了口气,“你们先出去吧,我一个人待会。”

  严乐和王冉出了办公室。

  向北依然在思考,这整个环节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赵祖明家。

  刘月明坐在赵祖明身边端着酒杯,“赵总,这次向北可够惨的啊,说实话,我还挺欣赏这个年轻人的。”赵祖明微笑着看着刘月明,“老刘啊,年轻人优秀是好事,但是年轻人要是挡了我们的路,那可能就不太好了,搞不好连鞋子都穿不上了,听说这向北特别喜欢球鞋,家里摆满了球鞋,我听一个大师说过,鞋不要乱摆,喜欢鞋,那就走不正啊。”赵祖明脸上露出得意的冷笑。刘月明意识到自己的刚才的话不该说,“对对,赵总说的对,年轻人就是年轻人,再优秀也是嫩,跟赵总对着干,那就是不知好歹。”刘月明说完把酒杯移向赵祖明。“老刘啊,咱们认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这次你功不可没,放心,我赵祖明不会亏待你的。”赵祖明说完从口袋里掏出一张卡,这次呢,让你接近一个亿的单子废了,我能做的呢也不多,这卡里是500万,算是补偿你的。”刘月明脸上笑开了花,“哎呦呦,赵总啊,您跟我还这么客气,这不是我应该做的嘛。”刘月明边说边把卡收了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刘月明的电话响了,是杨有民来的电话,“赵总,我接个电话。”赵祖明看到了杨有民的名字,笑着跟刘月明说,“行,这次呀,要不是因为你以前跟老杨关系好,向北也不能上这个当,去好好感谢一下杨有民吧。”刘月明一脸尴尬的走到阳台上。

  “喂,老刘,怎么回事啊,刚向北给我打电话说你失踪了?说你们有个合作,出了点问题。”杨有民电话里非常着急。

  “杨哥啊,这个事情,确实是我的问题,但是主要原因是我这边资金上出了点问题,只能这么做了,等我这边处理完了,我亲自登门谢罪,你也跟向北说一下,这违约的事情,就让他按照司法程序走,我这边该赔钱赔钱,好吧,杨哥,就这样哈,我这边稍微有点忙。”说完刘月明匆匆挂了电话,刘月明心里非常难受,当年杨有民在职的时候,刘月明可没少码放杨有民,能有今天,有一大部分功劳,是杨有民的,可是在金钱的诱惑下,刘月明还是选了背信弃义。

  刘月明回到房间,拎起包,“赵总,我就先回去了,等哪天有时间我再来拜访。”

  赵祖明站起身走到刘月明身边,“老刘,我知道你是个重情义的人,但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在金钱面前,那些都是扯淡,放心吧,等天林他们吧月华集团拿下,有你的好日子过,男子汉大丈夫,要能屈能伸,那今天我就不留你了。”赵祖明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的威胁又不失客气。刘月明知道,自己是真惹不起赵祖明。“好,好,那我以后就仰仗赵总了。”说完离开了赵祖明家。

  赵祖明站在门口,看着杨月明的车离开,眼睛里透着鄙视,脸上挂着奸笑。今晚的月亮很远,乐城在霓虹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漂亮。但是没有人可以看清在这霓虹灯下隐藏的人性。

  向峰科技

  向北坐在沙发上,足足做了有两个小时,电话突然想起来,“喂,杨叔叔。”

  “向北,你在哪呢?我让潇潇去接你,你在公司吗?回家吃饭。”杨有民有些担心向北遇到这么大个事情会出问题。

  “叔叔,我没问题,我在公司,你们吃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处理。”向北有气无力的回答着。

  就在这个时候,潇潇推开门冲了进来。

  “叔叔,潇潇来了,你们不用担心哈,我一会陪她一起去吃饭。”

  “哦,行。”

  潇潇气喘吁吁的盯着向北,“你,没事吧?”

  向北笑了起来,“你这是要干嘛,啥事啊,创业吗,遇到点儿事很正常啊。”说完站起来一把把潇潇搂在怀里,“潇潇,这次可能凶多吉少啊。”潇潇看得出来向北此刻非常沮丧,“你不是说了吗,创业遇到事很正常嘛,要是实在解决不了,大不了从头再来呗,最坏不就是把公司关了吗,我养你。”潇潇乐呵呵的说道。向北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心里舒服多了,“你养我?我可不好养活,所以为了不让你未来辛苦的养我,我还是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我养你吧。走,我带你去吃饭。”说完拉着潇潇的手出了办公室的门。

  王冉和严乐都没走,看到向北出来了,赶紧走上前去。

  “都没走啊,走,一起,今天晚上咱们找地儿嗨一下。”向北边走边说。

  严乐和王冉四目相对,“这?是什么情况。”

  向北见他们两个杵在那没动扭过身子,“走啊!”

  王冉和严乐赶紧回到,“哦,哦,好。”四人上了车,往向北家方向开去。

  “老大,咱这是要去哪里啊?”王冉唯唯诺诺的问。

  “对呀,咱们不得赶紧想办法啊,嗨什么嗨啊?”严乐有些困惑的说到,看得出来严乐此时已然心神不宁。

  “怎么,遇到事就不吃不喝了?”向北回过头看着严乐和王冉,笑了起来。

  向北越是这样,严乐和王冉越是紧张。

  不一会,车子开到了一个叫有食的餐厅门口,四人停好车,走进来餐厅。

  “嗨,向总,您来了。”服务员热情的迎了上来。

  “小海啊,忙不忙啊。”向北回应道。

  “还行,还是老地方?”这个叫小海的服务员笑着问道。

  “对。”

  四人前后走进餐厅的最里头,有意见包房,包房看起来不经常有客人,但是收拾的很精致,应该是老板宴请自己朋友的地方。

  “向北,你很熟啊这个地方。”严乐坐在向北旁边问道。

  “对呀向北,你怎么从来没带我来过这个地方啊。”潇潇凑过脸噘着嘴。

  “额……我不是怕你们吃不惯吗。”向北脸上有些尴尬。

  “啥?吃不惯?为啥吃不惯啊?”王冉瞪大眼睛望着向北。

  “这个地方呢,是素食餐厅,所以以我对你们的了解,应该是无肉不欢的。”

  “素食?你朋友开的啊?”潇潇突然好奇心发作。

  “你真想知道?”向北捏了潇潇的鼻子一下,“这个餐厅是我开的。”

  潇潇、严乐和王冉异口同声的说了一句,“你开的!?”

  向北摸着脑袋来回看着这三个人,“我开的,有那么惊讶吗?”

  潇潇一把把向北拽到身边,“向北,你说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你开餐厅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王冉和严乐直勾勾的看着向北。

  “不是,你听我说啊,这个餐厅已经开了7年了,是我大学毕业之后就开了的,而且这个餐厅还有李晓雨的股份。”向北一不小心说秃噜了嘴。

  “什么?!”潇潇蹭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王冉和严乐瞪大了眼睛望着潇潇。

  “潇潇你听我说嘛,我就是怕你知道了生气才一直瞒着你的。”向北站起来把潇潇安抚到座位上。

  “向北,你今天要是不把话给我说清楚,咱俩就分手!”潇潇扯着嗓子说。

  王冉和严乐尴尬的坐在那里,一句话不敢说,大气不敢喘一口。

  “阿呀,今天带你来着呢,就是想跟你说的呀,所以,你先别生气,容我把话说完。”向北知道今天带他们来,他就一定要把自己这些年的一个秘密告诉他们,也是希望能够放下这个心结。

  “这个餐厅是我大学毕业时候开的,因为当时钱不够,李晓雨就帮了我一部分,后来餐厅做的越来越好,我就想把钱还给她,但是她不要,还说我没把她当自己人,说钱就不拿回去了就当是她入股了。直到我们分手,我想把店卖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坚决不允许我把店卖了,说是如果我把店卖了,就去死,当时我们已经分手了,我给你们说过,我和李晓雨是和平分手,事实上是李晓雨突然跟我提的分手,都过去几年了,我现在也不知道当时是为什么,但是我当时还是很在乎她的,所以就把这家店留下来。”向北安静的讲着,但是他不知道旁边的潇潇脸上已经挂满了愤怒,王冉和严乐已经感受到,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向北看着潇潇,“你知道为什么我要开这家餐厅吗?”

  “我管你为什么要开餐厅呢!?你说,你心里是不是还有李晓雨,你不把它卖掉的原因是不是觉得你们还有机会,你快说,是不是?!”潇潇确实生气了,都快要哭出来了。

  向北抓着潇潇的手,一脸无辜,但更多的是无奈,“都多少年之前的事情了,还有就是我们早就结束了,我的心里只有你。”说完亲了潇潇一口,“你听我把话说完,好吧,如果我说完你还有想问我的,我一定如实回答。”边说向北边举起来右手。

  “之所以要做一个素食餐厅,是因为我妈妈是吃素的。”说到这向北的眼神开始迷离,看得出他进入了一种回忆之中,“我小时候是没有怎么吃过肉的,我曾经问我妈妈为什么不吃肉,妈妈告诉我,她不喜欢吃肉,她觉得不吃肉,就是在放生,就是在积攒福报。但是后来我知道,其实是因为我们家穷,吃不起肉。在我的印象里,我的妈妈从来都没吃过肉。”说到这的时候,向北泪水从眼角留了出来,但是能看得出,他一直在压抑着自己的情绪,“直到最近,杨月华打破了我原本平静的生活,我无数次在想,我的父亲已经死了,像他这种人,不应该得到报应吗?为什么当杨月华找我的时候,我是愤怒的,但是我的内心又是庆幸的,我庆幸这个人还活着。”潇潇的表情开始放松,转而是心疼。

  “其实今天来,就是想跟过去有个了结,或许是我太过执念,有些事情,可能需要放下了。”说完,向北举起杯子,“来,今天我们以茶代酒,无论过去发生过什么,我们把它掀过去,从新开始。”向北擦了擦泪水笑了起来。

  潇潇握着向北的手,露出了微笑,这微笑里掺杂着心疼和委屈。

  就像是乐城的天气,你不知道哪一天会狂风暴雨,也不知道哪一天会晴空万里,向北的生命自诞生那一刻起就注定了波澜壮阔,不能平凡。在经历了仇恨之后,他的内心开始柔软,或许是潇潇改变了他,也或者是他所经历的一切让他内心重新苏醒。

  “那你准备接受杨月华了?”严乐怯怯的问道。

  “这个,我现在没有时间想,或许吧,时间会告诉我们答案。”向北此刻异常的平静。

  生活就是这样,在无数的悲伤之后,你学会了平静的面对,越是想要拒绝的可能会来的更猛烈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