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月华集团群龙无首
鸿运2019-04-04 18:374,738

  乐宇轩

  李悦走进乔斌的办公室。

  乔斌正在跟嫣然说着什么,看到李悦走进来,示意嫣然先出去了。

  “乔总。”李悦站在乔斌面前,看起来是有什么急事。

  “哎?李悦,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给我打个电话不就行了。”乔斌笑了笑,两人来到茶几前做了下来。

  “乔总,这事,我觉得还是跟你见面说的好,自从杨总走了之后,三天时间,我已经接待了至少五六波人,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董事长这个事,肯定要尽快解决,不然后面可能会出大事。”李悦说的时候很焦急。

  乔斌叹了口气,“嗯,看来大家是按捺不住了,在财富面前,大家还是很现实的,说说吧,这几天都有谁去找你了,找你干嘛呢?”乔斌淡定的倒了一杯茶给李悦。

  “最早来找我的是杨悦和李晓雨,因为杨悦是杨总的亲儿子,又是公司的股东,他们想要看一下最近一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我就按照您跟我说的给了他们最近的报表。”

  “然后呢?杨悦看完怎么说?”

  “杨悦哪里会看啊,都是李晓雨在看,我觉得李晓雨是看出来些什么的,但是它什么都没说,看完就走了。”李悦有些困惑。

  “嗯,李晓雨是财务出身,对报表应该不陌生,而且这么简单的问题,她肯定是看得出来的,但是她什么都没有做,说明这个女人还是很智慧的。”说完乔斌笑了笑。

  “智慧?”李悦有些不解。

  “没事,你接着说,还有谁?”乔斌接着问。

  “然后就是王天林了,杨宇他们来的时候,王天林去阻止他们了,但是没有什么冲突,李晓雨把报表给了他,就离开了。”

  “王天林?他看报表了?”

  “没有,他还没看,我就把报表收回来了。”

  乔斌想了想,摸了一下鼻子,“嗯,其实也没什么,据我了解王天林虽然在海外投行担任过高管,但是主要是负责技术方面,针对财务的问题,王天林应该是没有什么能力的,或者他连报表都看不明白,不然,报表到他手里,他肯定是要搞清楚看一看的。”

  李悦听完豁然开朗,“怪不得,我问他要的时候,他还告诉我,这种东西不要随便给人看的。但是他知道他不是股东,又不是董事会成员,所以他只能把报表给了我。”

  “嗯,无碍,还有其他人找过你吗?”

  “嗯,后来,公司股东会里的几个高管找过我,主要是想了解一下接下来公司的安排,看得出来,他们主要是着急公司接下来的管理和发展问题。”

  “嗯,了解,但是我想问的,不是这些人,我觉得这期间,一定有一个人找过你,他既不是月华集团的管理层,又不是月华集团的决策层。”乔斌看着李悦,露出淡定的微笑。

  “乔总,你是真可以啊,这你都能料到,是啊,在这期间,赵祖明给我打了个电话,约我去他家喝茶,说是有些事情想听听我的看法,今天来主要就是想来跟你商量一下去赵祖明家的事情。”李悦笑了起来,李悦想象不到眼前这个被众人跨为创投枭雄的乔斌真不是浪得虚名。

  “嗯,其实我早就猜到了,你现在是月华集团唯一既是股东又是管理层的人,最重要的是你一直看起来就是中立状态,只对杨月华负责,所以杨月华走后,你肯定会成为赵祖明拉拢的第一目标。”乔斌边说边竖起来大拇指。

  “乔总,您就被绕弯子了,当初杨总立遗嘱的时候,已经说过了,月华集团的未来想让向北接手,我只会辅佐向北,其他的人,我定不会协助的。”李悦有些着急。

  “哈哈,别着急哈李悦,其实我的意思是,既然赵祖明找到你了,那你肯定要去啊,而且就是赵祖明不找你,我也会跟你商量,让你接触一下赵祖明。”

  “什么意思?”李悦皱起了眉头。

  “其实,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们都在跟赵祖明博弈,虽然我们也没有吃什么亏,但是因为我们一直在明处,赵祖明一直在暗处,我们对他虽然说很了解,但是我们从来没有从内部了解过,如果这次你能进入敌后,去打探一番,岂不快哉?”乔斌咧着嘴笑了起来。

  “乔总,我都快急死了,您还在这跟我开这种玩笑,我哪是能做卧底的人啊?”李悦着急的站了起来,来回踱步。看得出来,李悦虽然跟随杨月华多年,但是真正要让他独当一面,目前他可能还没有这样的魄力,在商场有三种人,一种是引导者者,一种是跟随着,一种是执行者,可能李悦更像是一个跟随者,他需要一个引导,只有人给予他方向,他边能成大事。

  乔斌抬起头看着这个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来回踱步的年轻人,想笑又生怕李悦真的会生气,憋了回去,“好好,你坐下,我给你讲讲。”

  李悦叹了口气,做了下来,“乔总,您赶紧跟我说,接下来到底怎么办吧?别拿我开涮了。”

  “我没有跟你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你呢就按照跟他约定的去聊,但是在聊的时候不要说其他的,就听他说,主要是搞清楚他想用你干什么。这个可以吧?”乔斌看着李悦,眨了一下眼睛。

  “就了解一下他想干吗就行了?”李悦有点摸不着头脑。

  “嗯,就了解一下他想干嘛就行。”乔斌坚定的说,生怕李悦心里不踏实接着说道,“还有就是关于月华集团后面的事情,我这两天会找向北来,把杨总生前的遗愿告诉他,杨总走的那天,我感受的到,向北是个重情重义的年轻人,而且,向北已经放下了很多,所以我觉得向北应该会接手月华的。”乔斌微笑着说道。

  李悦听完乔斌的话,心里踏实了很多,“行,那我现在回去,有什么事我再跟你说。”

  “行,那你先回去,我想想什么时候去向北那聊聊或者什么时候邀请向北来我这聊一下。”乔斌边说边站了起来。

  乔斌送李悦到门口,嫣然跟在后面,“乔总,你说月华集团这么大一家公司,怎么就没有人做主了呢?群龙无首啊。”

  乔斌扭过头看着嫣然,“嫣然,你跟我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了,竟然还是不了解我的价值。”乔斌叹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离开了。嫣然傻傻的站在门口,目瞪口呆的看着乔斌的身影离开。

  乔斌驱车来到向峰科技

  严乐正好下楼要出去,“乔总!您怎么来了?”严乐迎了上去。

  “我怎么来了,我要是不来,看来向北是不会去找我了。”乔斌笑着说道。

  “里边请,向北这两天情绪一直不是很好。”严乐突然有些担心的说道。

  “是呀,无论过去向北和杨总之间发生过什么,毕竟是亲生父亲啊。其实最近吃不好睡不好的恐怕不只是向北。”乔斌边说边走进向峰科技。

  向北正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发呆,看见乔斌走进来,赶紧起来迎了上去,“乔总,您怎么来了?”向北一脸疲惫,笑的很勉强。

  “我说你俩还挺有意思哈,我来向峰科技有那么令人惊讶吗?毕竟我也算是向峰科技的古董啊”乔斌边说边做到沙发上。向北笑了笑,“乔总,您说笑了,我的意思是,您此次前来,肯定不是为了来我这喝茶的吧。”

  “向北啊,听说你最近情绪不好,所以我不得来看看我们乐城经济未来支柱啊。”乔斌打趣的说道。

  “乔总,您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说吧,有什么事情吩咐的。”向北看着乔斌,目光坚定。

  “向北啊,我一直觉得你是个聪明人,但是今天我才发现你还是个重感情的人,杨总的事情,你呢,节哀,但是公司和生活还要继续啊。”说完乔斌拍了拍向北的肩膀。

  “嗯,我知道,放心吧。”向北抬起头嘴角扬了扬。

  “行,我相信你可以的,但是这次来呢,确实有些事情要跟你商量商量。”乔斌突然严肃起来。

  向北皱起眉头,“商量?乔总,您这话严重了,您就说就行,有什么吩咐的。”

  “这次,可能真的是要你做主了。”乔斌说罢从包里把杨月华省钱拟好的遗嘱拿了出来,递给了向北,静静的看着向北。

  向北接过遗嘱,“这是什么?”

  “杨总生日宴之后,没过多久就把我和李悦还有月华集团的法务顾问找到了一起,签下了这份遗嘱,他叮嘱我,在他离开之后,找个时间把它给你,还有就是除了遗嘱,还有一封信,可能杨总有些话想跟你说,但是最终怕自己没有机会,所以告诉我,如果他在家里离世,就把信一同给你,如果是在医院离世,就不用把信给你了。”乔斌平静的说着。

  向北打开信封,翻看着遗嘱,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空气都像是凝固了,能听见两个的呼吸声。向北突然抬起头看着乔斌,“杨宇知道吗?”

  乔斌摇摇头,“应该不知道。”

  向北压抑了几天的情绪突然被释放出来,痛哭流涕。

  就在那一瞬间,他对杨月华的恨彻底消除了,留下的是自责,是对这个在暗地里默默爱着自己的父亲的忏悔,这些年,原来杨月华一直在暗地里默默的爱着向北,这份爱沉甸甸,直到最后的时光,杨月华还在为向北编织着强大的护甲,生怕他走后给向北留下遗憾和伤害。

  乔斌走到向北身边,扶住了向北,乔斌没有说话,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此刻正在经历的是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痛苦,子欲养而亲不待。

  过了一会,向北抬起头,看着乔斌,“这件事情,容我考虑一下吧。”

  乔斌抿了抿嘴,“当然,这是你的权利,如果你放弃继承,杨总的财产将会按照法律规定,分给王天林母子和杨宇,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可能要多嘴了,杨总对我有知遇之恩,月华集团是杨总一生的心血,无论你们父子之间发生了什么,我都希望你能帮助杨总把月华集团继续经营下去,更重要的是,如果月华集团落入王天林和王天木的手里,我相信,月华集团的末日也就快来临了。”乔斌很严肃的看着向北。

  “还有就是,我可能只能给你一天的时间,今天我之所以来找你就是,现在月华集团这么庞大的一个公司,因为杨总的离开,群龙无首,需要有人站出来,所以我才在这个时候来找你的,赵祖明已经对公司开始下手了,杨宇绝不是他的对手,虽然杨宇有李晓雨帮忙,但是毕竟在赵祖明的眼里,他们两个都是孩子,赵祖明根本不会把他们当成障碍,但是赵祖明现在最担心的是你,因为自从杨总在宴会时宣布你是接班人,他一直对你有些忌惮,所以过去日子,我们也见识了,赵祖明根本不会给谁留后路,手段之残忍,心之狠毒,一目了然,更总要的是他可能不会给你太多机会,这一次,我们能活下来,只是他还没有倾尽全力。如果月华集团落入他的手里,就是有十个向北,也不是他的对手。”乔斌话语中透露着愤怒。

  向北感受得到,乔斌对杨月华的忠诚,也看得出,乔斌对自己的认可,但是向北心里没有把握,月华集团不是一家小公司,他并没有十足的把握,能够战胜赵祖明。

  乔斌似乎看出了向北的担忧,“我知道,你可能会担心自己有没有能力胜任,如果你愿意,我也会像对待杨总一样对待你,帮你成就一番事业,这也是杨总的遗愿。”

  向北深呼了一口气,“乔总,感谢你的好意,这件事情对我而言,可能是我长这么大,遇到的最大的问题了。我可能真的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但是乔总的意思我已经清楚了。无论我愿不愿意接管月华集团,我都要替我爸感谢你。”

  “感谢就不用了,如果是感谢,我觉得我有道不尽的感谢要给杨总,不说了,这样吧,你考虑一下,明天给我信儿。明天下午两点,我在乐宇轩等你,还有几个人想见见你。”说完乔斌站起身来,拍了拍向北的肩膀离开了。

  向北坐在沙发上,看着手中的遗嘱,泪水不停地顺着脸颊留下来。

  在杨月华给向北的信中,有这样一段话:“我知道,可能这辈子你都不会原谅我了,在这近三十年的时光里,我每一天都在思念着你和你的妈妈,每每当我跟在你的身后,看着你的样子,我的内心都无比的踏实,我知道,我能为你做的也不多了,只是希望你有一天能理解,虽然我离开了你们母子,但是我却从未停止对你们的爱,是我害死了你的妈妈,我愿意早一些奔赴黄泉,去给她赔罪。在这个世界上,我们能够左右的东西太少了,爱与恨,有时候就像是我们的两把利剑,一把开天辟地成一世美好,另一把扼杀伤害落得一生遗憾。愿你有一天能知道我内心的伤痕和无奈,渴求你的一生,放下恨,用另一把剑开疆拓土,成就美好,爱你的父亲,杨月华。”

  向北抱头痛哭。

  乐城一如既往的人头攒动,在这夜的外表下,是躁动的灵魂和安睡的心灵,无论是谁,都将会手持这两把剑,只不过有些人选了爱,有些人选了恨,活成了两个不一样的人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