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向北道出球鞋意义
鸿运2019-04-04 18:385,464

  乐城是一座拥有几百年的古城,虽然现在这座古城已经变成了一座现代化的科技之城,但是依然不乏大量古建筑群,尤其是有一个地方叫做北宅,这个地方是乐城现存最古老的古建筑群群落,在这个地方,依然留存着各种传统的小吃还有传统的演出,最近这个地方因为文化创业的大浪潮,也有大量的投资集团来到此地,并且将这座看起来古朴的小城,注入了大量的现代化科技产品,向峰平日便是特别喜欢来这个地方,尤其是当自己觉得压抑的时候,便来此地放松一下。

  在北宅这个地方有一家鞋店,名字叫做鞋不压正。虽然店面装修及其古朴,但是这家鞋店却是在经营着全球目前最流行的时尚鞋服产品,向北是这家鞋店的老雇主,可以说向北几乎大部分的球鞋都是在这家店买的,店主是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名字叫作秦如新,在海外读书多年,后来回国就在这个地方开了这么一家鞋店。

  向北把车停在店门口,从后备箱取了些包裹,走进来店里。

  “哈喽,向老板,今儿怎么又时间来我这了啊。”秦如新正在打理着货架上的鞋子。

  向北一言不发的走到一张桌子面前,把包裹放在了地上,自己做到了沙发上。

  秦如新愣了一下,走到向北面前,俯下身子,瞪着向北,向北哭丧着脸,盯着秦如新。

  “老板,你这是咋了,破产了?”

  “卖鞋。”向北抬起头看着店里的货架。

  “哈哈哈,老板,你来抢我生意啊。”秦如新笑了起来。

  “你觉得我像是在开玩笑嘛?”向北严肃的说道。

  秦如新在向北对面的沙发上坐了下来。

  “不像,但是我说的也是实话。”秦如新淡定的看着向北。

  向北低下头,把包裹里的东西拿了出来,是以前他在这里买的鞋子,都是全新的,从未穿过。

  “大哥,你干嘛,退货啊?”秦如新凑上前去看着鞋子,“怎么?鞋子有问题啊?有问题我给你退不就行了,但是你卖鞋是什么意思?”秦如新傻傻的看着向北。

  向北叹了口气,“你还记得我第一次来这买鞋的事情吗?”

  三年前,北宅刚刚被评为乐城优秀文创产业小镇,授牌的时候,向北是受邀嘉宾,仪式结束之后,向北就自己在镇子上溜达起来,途径“鞋不压正”这家店,那时候这家店刚刚开业,向北也是秦如新接待的第一个客人。

  “记得啊,那时候我刚来北宅,向老板还是我的第一个顾客。”秦如新突然得意起来。

  “这些年,我从你这一共买了多少鞋子?”

  “我靠,你这么问,我就回答不上来了,没有百双也得六七十双了吧。”秦如新看了一眼向北,“我去给你弄点喝的。”说罢就要起身。

  “不用,你坐,那你知道为什么我这么喜欢买鞋子吗?”向北轻轻的说道。

  “这个嘛,就是喜欢啊,但是你绝对算的上是高端发烧友级别的买家了。”

  “如新,其实我不是喜欢穿球鞋,是我心里有一双球鞋。”向北有些伤感,但有看得出他在掩饰和抑制自己的情绪。

  秦如新感觉出向北今天状态和情绪都不太对,“我还是给你带杯水吧,我觉得接下来的事情是不是会很严肃啊。”秦如新转身去给向北倒了杯水。

  向北双手掩面,或许此刻没有人能理解,向北虽然在外人看来,算得上是一个成功的创业者,或者优秀的创业者,但是,没有人真正走进过向北的心里。向北除了来这买鞋子,经常来北宅的原因就是他觉得秦如新这个人不错,时间一长就像是朋友,而且她跟自己的生活和工作都没有什么交集。

  秦如新端着杯子走了回来,“我靠,大哥,你没事吧,人在江湖走,哪能不挨刀,你肯定是最近摊上什么事了吧,说,我能帮你干点啥,别跟我客气哈,反正我也帮不上什么忙,你说出来,我乐呵乐呵。”秦如新试图逗一下向北。岂料向北突然抬起头看着秦如新说了一句,“我爸死了。”向北的眼神中充斥着无奈。“咣当”秦如新手中的杯子掉到了地上,秦如新慌乱之间又把手给划伤了,大喊一声,“哎呀!”

  向北赶紧上前去,扯了几张卫生纸摁在秦如新的手上,“你干嘛啊!是我爸去世了,你紧张啥?”

  秦如新一个人跑到洗手间了,过了没一会,秦如新从洗手间走了出来,向北已经把地上的玻璃打扫干净了。

  秦如新站在那里,有些慌张,“不好意思哈,我刚才就是想开个玩笑。”

  “没事,来,坐。”

  秦如新去门口把门上的牌子翻了过来,“已打烊”。

  “向北,怎么回事啊?”秦如新小心翼翼的问道。

  “没事,其实我跟我爸从小就没见过,我也是最近才知道我爸是谁,可是我还没来得及喊他一声爸,他就走了。”说到这的时候,向北难掩内心的悲伤,哭了起来。

  秦如新递了纸巾给向北,“节哀,生老病死,人都要经历的。”

  向北抬起头,看着桌子上的花,回忆开始在他的脑海中散开。

  “我爸在我出生之前就离开了我们,是我妈妈把我抚养长大,但是在我上小学的时候,我妈妈因病也离开了我。”向北开始平静的讲述着。

  “哦,原来是这样啊,那确实挺可怜的。”秦如新矢口说到。

  向北叹了口气,看了秦如新一眼,眼神很是犀利。

  秦如新抬起头正好撞上向北的眼神,突然觉得自己刚才这句话好像说的不太对,“不是,向北,我的意思,你也是够坚强的,你看从小到大,父母都不在身边,你还能有今天,那说明你确实是个坚强的人。”秦如新有些尴尬。

  向北又叹了一口气,“算了,我知道你确实不太会说话,我不怪你,你知道吗,我这么喜欢球鞋其实跟我妈妈有关。”向北擦了一下眼睛,看着鞋子说道。

  “啊?”秦如新被向北吓了一跳,“哥,你别吓唬我,我胆子小。”说罢往后缩了缩身子。

  “不是,你听我跟你说,我妈妈把我生出来之后,因为我爸的不辞而别,染上了疾患,我上小学之前,妈妈是一家工厂的工人,但是后来,妈妈卧病在床,我那时候刚上小学,同学们穿的都是新鞋子,我也想要一双新鞋子,所以我回家就跟我妈妈说,我想要一双新鞋子。可是那时候,我妈妈因为生病,不能工作,没有收入,看病也需要花很多钱,但是我跟妈妈说完之后,差不多过了有一个多月吧,有一天,我放学回家,发现客厅的桌子上放着一个鞋盒,我打开一看,是一双球鞋,我那时候手舞足蹈,赶紧拿着去找我妈,妈妈告诉我,以后,无论我喜欢什么她都会努力让我得到。”向北的脸上已经挂满泪水。

  “没钱,那鞋子是怎么来的?”秦如新疑惑的嘟囔着。

  “对啊,我们家没有钱,那鞋子是怎么来的?后来我妈妈去世的时候,我隔壁家的爷爷告诉我,妈妈从他那借了钱,托他去镇上给我买了那双鞋子,后来,妈妈开始停了药,把省下来的钱还了爷爷,这件事情,那位爷爷也是后来才知道的。我妈妈去世之后,爷爷过了没多久,也要离开,他的儿女们要把他接到城里去,爷爷找到我,跟我说了鞋子的事情。”向北掩面痛哭,“是我害了妈妈,如果我当时不要鞋子,我妈妈也不会那么快离开我!”向北的情绪很激动。

  秦如新也落下了泪水,她安慰着向北,“向北,你有一个伟大的妈妈,我相信她不愿意看到你这个样子,她愿意停药给你买鞋子是希望你能开心和快乐。“

  向北擦了擦眼泪,哽咽着,“对,就是从那之后,我希望妈妈知道,我可以很努力,会过的开心,但是我无法忘怀那双球鞋,我觉得每一双球鞋都是我妈妈赠给我的礼物,所以在这近20年的时间里,我拼命的买球鞋,从来没有穿过皮鞋,因为小时候家里有双大头皮鞋,虽然没有人穿,但是,当我问妈妈为什么家里会有一双大头皮鞋的时候,她总是告诉我,这是爸爸的鞋,总有一天他会回来找我们俩。所以皮鞋就像是那个抛弃我们娘俩的男人,我也从小到大没有穿过皮鞋。”向北脸上挂满了遗憾和愤怒。

  秦如新突然明白了,这些年来,向北从自己这买鞋的原因了,其实向北买的不是鞋,是对自己妈妈的思念,但是就是因为这种思念,或者叫做执念,让向北活在了自己的世界里。

  “那?你今天来?为什么说是要卖鞋。”秦如新困惑的看着向北。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原本我认为当我找到那个抛弃我们的男人,我会冲动到想要亲手杀了他,但是当我第一次得知他是谁的时候,我却没有了这种冲动,直到前几天,他离开这个世界,我不仅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是无限的悔恨,悔恨自己太执念,没能与他深聊一次,前些天,我去上海,遇见了他的旧友,听完他的话,我意识到,可能这些年,他并不亏欠我什么,因为他已经得到了惩罚,可是,当我鼓起勇气想要面对他的时候,他却离开了。”向北的情绪又开始激动起来。

  秦如新只是静静的看着这个哭的像个孩子一样的年轻人。

  “这几天,我在家,看着满屋子的球鞋,我的内心,没有了对过往的纠结和对那个男人的恨,我想,我时候放开自己了。所以,我想让你帮我个忙,把我的所有球鞋,卖掉。”向北的眼神中多了几分安静,看得出,这个年轻人在经历了这多事情之后的淡然。

  “明白了,可以的,包在我身上。你买过的鞋子可都是极品啊,你不知道有多少人高价收购呢。”秦如新深呼了一口气,微笑着说道。

  向北看了秦如新一眼,“其实,你在我面前有时候看起来傻傻的,不太会说话,但是你却是个聪明人,高学历,人长的又好看,怎么就选择开了家鞋店呢?这里面我相信也有说不尽的故事吧。”秦如新听完一愣,脸刷的红了起来,“向老板,你这是要撩我吗?我可知道你女朋友可不是善茬,还有就是在乐城,谁不晓得向北有个白富美的女朋友,而且低调奢华有内涵。”秦如新笑着说道。

  向北眉头一皱,“你怎么知道?”

  秦如新突然紧张起来,她知道自己刚才说的有点多了。

  向北对眼前这个女孩突然好奇起来,而且他们认识三年了,从来没有聊过彼此的生活,更重要的是,按照秦如新的学历和能力,不至于回国之后开家鞋店,虽说自己在这里买过很多鞋子,但是按照这家店的位置和客流,想要养活这家店确实也不容易,但是秦如新三年来却从未着急或者担忧过。

  秦如新站了起来,“我把鞋子收一下。”看起来稍许有些慌张。

  向北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这个女子,突然觉得如此陌生,他知道这个女子的身上肯定有很多故事,“等会,如新,你怎么了?”。

  秦如新吞吞吐吐回复到,“我?我没怎么啊。”说罢把向北带来的鞋子拿到库房去了。

  秦如新把鞋子放好,但是却并没有走回去,他倚在门口,心里盘算着什么。“如新,你干嘛呢?”向北喊道。

  秦如新走了出来,站在向北面前,微笑着,“嘿嘿,向老板,你交代的事情我保证完成任务!”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啊?你为什么会知道我和我女朋友的事情,你还知道什么?”向北皱着眉头看着秦如新。

  秦如新一脸无辜的看着向北,“我就是偶然间听别人说的啊。”

  “别人?别人是谁?”向北追问着。

  “啊呀,你就不要问了好吗?别人就是别人啊,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是我能帮你的我会帮,但是帮不了你,我也没有办法啊。”秦如新突然着急起来。

  “你又怎么知道我现在有事情解决不了的呢?”向北站起身来走到秦如新面前,直勾勾的看着秦如新。

  秦如新一愣,“你干嘛?光天化日之下,你要干嘛?”秦如新躲躲闪闪的说道。

  “如果你不告诉我,那我以后绝不再出现在这里,我们也不是朋友!”说完向北转身要走。

  “哎!哎!你别走啊。”秦如新一把拉住向北。她突然很严肃的看着向北,“你真的想了解我?但是我怕,我跟你讲了,我们可能就真的做不了朋友了。”秦如新转身坐了下来。

  向北被秦如新的这句话给问蒙了,“不是,有那么严重吗?”

  秦如新叹了口气抬起头看着向北,眼神中是歉意,但是看得出来,她很无奈,“好!你坐。”

  向北突然有些懵逼,他只是想跟秦如新开个玩笑,因为他好奇这个女孩为什么会知道自己那么多事情。

  “你最近除了你爸的事情,还有什么烦心事吗?”秦如新看着向北。

  向北眨巴着眼睛,“额,除了我爸的事情,最近确实还有好多烦心事,主要是工作上的,你也帮不上什么忙,为什么要问这个?”

  秦如新思考了片刻,“你最近工作上遇到的烦心事,是不是跟一个叫做赵祖新的人有关系?”

  向北听完这句话,一脸震惊,惊恐之余是万分的好奇,“你,你到底是谁?”

  秦如新又叹了一口气,“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赵祖明是谁。”秦如新的话语中充满着杀气,但是又带着伤感。

  “赵祖明是谁?赵祖明是天风基金的董事长,也是我爸生前的郎舅,但他更是一个阴险狡诈的商人。”向北情绪激动,因为想起这个名字,向北就咬牙切齿,因为前些日子,因为这个人,自己的公司差点付之一炬。

  “对,他确实是个混蛋,但是,他还有一个身份,他是我的父亲。”秦如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什么!?”向北惊诧的站了起来,惊讶的看着眼前这个女孩。

  秦如新是赵祖明的私生女,秦如新的妈妈跟赵祖明很小的时候就认识,两家人世代交好,但是赵祖明喜欢的是杨月华的第一人妻子,后来杨月华与第一人妻子结婚之后,秦如新的妈妈秦丽经常去陪他聊天,安慰他,后来两人便顺理成章的结婚了,秦如新的妈妈是个优秀的女人,如果没有秦丽的帮忙,赵祖明也不会有今天。但是赵祖明因为杨月华的事情,一直怀恨在心,被嫉妒和仇恨冲昏了头脑,秦丽每当劝说赵祖明放下的时候,赵祖明都是拳脚相加,秦丽为了保护这个家,也就忍气吞声多年,但是这一切都被秦如新记在心里,她从小耳濡目染自己的妈妈遭受着赵祖明的暴行,直到前些年,秦如新的妈妈去世了,而秦如新也远赴美国,攻读管理学博士,学成归来,他在赵祖明的公司实习了一段时间,但是赵祖明好色贪财,在自己的女儿面前暴露出的丑陋嘴脸,让秦如新陷入了深深的压抑当中,最后得了抑郁症,她选了离开,正好借养病的机会,选择开始新的生活,那时候北宅刚刚重新完成修整,开始招商,秦如新看这个地方环境不错,适合生活,就在此地开了一家鞋店,之后,偶遇了向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