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危机变机遇
鸿运2019-04-02 15:096,795

  向峰科技

  此刻的向峰科技不像往常,员工们七嘴八舌的说着什么。

  严乐皱着眉头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一切看起来又跟往常没有什么不同。

  “向总,如果绿科集团不能尽快交付,我们可能就非常被动了,现在凯越那边也等着我们的尾款,差不多还有接近4000万,我们现在账上还有不足两千万。还有十天就要发工资了,工资的费用是400万。”向峰科技财务总监于明焦急的看着向北。

  “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向北捏着额头。

  在公司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一般来说,员工都会着急,甚至可能会出现情绪上的波动。但是向峰科技的员工似乎更愿意一起跟公司面对这种挑战,至少现在还没有出现人员的问题。

  潇潇匆匆进了向北的办公室,“向北,吴天波昨天去过赵祖明家。”潇潇满头大汗,端起桌子上的水杯就是一顿狂饮。

  “嗯,我猜到了。”向北一脸愁容的看着潇潇,此刻这个男人心里想的可不是怎么对付赵祖明。

  潇潇做到向北身边,握住向北的手,这个女人对于向北,可以用从脚后跟爱到头发丝儿,看到向北这个样子,潇潇的心里就像是热锅上的蚂蚁,着急又不知所措。

  向北看了一眼潇潇,眼前这个女孩,在自己最难的时候选择了陪在自己身边,他知道,今天的事情,是自己盲目自大,经验不足的教训,他也知道,在自己心爱的女人面前,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发泄,但是他更知道,他应该像一个男人一样,去创造,创造一个绝境中的机会。

  “干嘛呀,整的我就要挂了似的,没事的,创业吗,哪有一帆风顺,不就是在苟且中面对一个又一个的挑战吗?”向北说完捏了一下潇潇的脸。

  潇潇从口袋里拿出一张卡,“这卡里是400万,是这些年我的积蓄,也不多,不知道能不能帮上你,但是你拿着肯定有用。”说完塞到向北手里。

  向北笑了笑把卡装进潇潇的口袋里,“傻丫头,咱这是创业,虽然有时候大家说创业就要做好准备裸奔,但是我觉得向峰科技不至于裸奔。”说完向北站起身来走到保险柜前面,取出来一个信封。

  “向北,这是什么?”潇潇走到向北面前,好奇的看着信封。

  “这是一封信,是我妈妈留给我的,妈妈临终之前告诉我,如果有一天遇到困难,按照这个地址,去找一个人,把信件给他,他会帮我。”向北的眼神在闪烁着泪光,但是无比的坚定,虽然他知道,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几年,而且信上的地址估计现在都已经不在了,但是他想去试一下。”向北说完,把信装了起来。

  “你看过信的内容?”潇潇非常疑惑,难道一封信可以拯救向峰科技?

  “没有,妈妈告诉我说,不要打开,直到我找到这个人。”

  “那我陪你去。”

  “不用,你跟严乐去一下凯越,看一下目前的进展,还有就是跟刘总沟通一下,看有没有其他买家,可以出售一部分。”说完向北出了办公室。

  大厅里,没有人说话,大家只是静静的看着向北走出公司。

  向北按照信件的地址找到了妈妈说的那个地方,但是现在这个地方已经高楼林立,向北站在马路上,看着一栋现代化的写字楼,看起来很气派,楼上挂着“广海汽车”四个大字。

  向北进了大楼,找到前台,走了过去。

  “您好,请问这是咱们的地址吗?”向北把信递给了前台的工作人员。

  “您好先生,地址是我们这。”

  “那您认识刘德贤吗?”向北兴奋起来。

  “刘德贤?您找我们刘总啊?”

  “刘总?”

  “对呀,广海集团的董事长刘德贤,也就是我们老板啊。您找他有事情吗?他不在这办公,集团两年前上市的时候,总部搬到上海去了。”

  “啊?上海?好吧,谢谢哈。那如果您方便的话能帮我把我的名片交给他吗?就说是向雨晴让我来找他的”向北向北有些失落,但总算是找到了信上的人。

  向北出了大楼,往公司方向去了。

  “刘总,刚才有个年轻人来找您,但是没说什么又走了。他跟我说让我转告您是一个叫向雨晴的人让他来找您的。还留了名片”前台的工作人员给刘德贤拨通了电话。

  “行,你把名片发给我。”

  向北回到公司,刚坐到座位上,潇潇和严乐跑了进来,“向北,刘总说刚才有个公司联系他们,说想要采购咱们的芯片!”潇潇边说边张牙舞爪的喊着。

  “什么?”向北有点激动但是又有点困惑。

  “是哪一家公司,要采购多少?”

  严乐走了走到向北跟前,“哥,你管那么多干嘛?反正是有人愿意采购,我们的问题不就解决了吗?”

  向北可能是因为上一次的事情,变得谨慎了许多,“别闹,快说,是哪一家公司?”

  “其实我们这次去的时候,刘总也很着急,毕竟是这么一大笔订单,虽然我们是付款了,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如果我们不交付,仓储成本也很高,他也希望能帮上忙,但是他联系了乐城和周边的所有公司,几乎都没有人愿意采购,说也邪乎了,正常来说,就算是采购不了这么多,至少几百万的货还是很容易出的,就在我们聊着的时候,突然有个电话打了进来,说是要采购1个亿的产品。”严乐说的时候又兴奋又困惑,“你说怎么就这么巧啊?”

  “到底是哪家公司?”向北追问道。

  “好像是叫什么广海汽车,说是他们正在生产一款无人驾驶的新能源汽车,我们研发的向峰X芯片正好能满足他们。”严乐耸了耸肩。

  “广海汽车?”向北怎么觉得这个名字在哪里加过,突然向北眉头一皱,他想起来今天他按照妈妈给他的地址,去的那家公司不久叫广海汽车吗?是巧合吗?就在向北困惑的时候,电话响了,是一个来自上海的陌生号码。

  “喂,是向北吗?”电话里传来一位中年男人的声音。

  “您好,我是向北。”

  “我是广海集团刘德贤。”

  “刘总?您好刘总。”

  “听说你上午去公司找过我?”

  “额,对,我有点事情想找您。”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乐城。”

  “你买一张机票,来一下上海吧。我一会把地址发给你。”

  “行。”

  “上海见。”男子挂了电话。

  向北让突如其来的一切整的有点晕,他不知道这一切来得这么突然,又来得如此不合理,到底是为什么。

  “潇潇,帮我定张机票,今晚,我飞上海。”说完向北拿起包跑了出去。

  潇潇和严乐站在那里,困惑的看着向北的身影。

  上海浦东国际机场

  向北下了飞机,匆匆从出站口走了出来,他掏出手机,正准备打车,突然身后有个声音喊他的名字,“向北?”

  向北转过身,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

  “您好,是向北向总吗?”小伙子走上前来。

  “您好,您是?”向北有些困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

  “我是广海集团刘总的助理,刘总让我来接您。”小伙子笑了起来。

  向北跟小伙子上了车,不一会就到了广海集团上海总部。

  向北边走边留意着这家公司的环境,“您好,广海集团也有芯片研发部吗?”向北指着一间办公室。

  小伙子回过头来笑了笑,“向总,广海集团目前是全球领先的无人驾驶汽车生产商,我们最大的成本就是芯片,因为目前国内的芯片企业很难满足我们的要求,所以目前芯片主要还是从国外进口,但是最近刘总好像找到一家芯片的公司,好像是国内的一家公司,离我们的要求好像已经很近了,你知道的,芯片作为目前全球商业战争中的核武器,如果哪个企业拥有了芯片的领先地位,那未来在商业里面所能展现出来的威力那就不可想象了。”说完小伙子示意刘总的办公室到了。

  向北进了办公室,映入眼帘的是一家办公室吗?向北疑惑道。这间办公室有200平左右,四面墙上全是显示器。正对门口的尽头是一个超大的办公桌,办公桌上堆满了书和各种电子元件。向北轻轻的走了过去,书堆的很高,看不见坐在桌子另一头的人,就在向北走进桌子的时候,桌子的另一边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来了啊,向北,你先坐哈,我马上就好。”一个小受的面庞从侧面探出头来,说完又收了回去。

  向北站在那里,环视着四面的显示器,他仔细看着墙上显示的数据,在墙角处的显示器上写着“用户数据分析”六个大字。向北向下移了一下视线,发现出现在用户列表中第一个的竟是自己的名字,向北走上前去,在名字后面正在显示着一条数据,是关于向北最近乘坐交通工具的记录,并且有一条就是自己刚刚乘坐的飞机信息,并且被标红了。向北后背一阵凉,接着向北向左移动着脚步,看着墙上的信息。在这间办公室的墙上竟然是关于人类活动的各种数据,有面部识别,有行为数据,有职业数据等等,向北傻傻的站在那里,突然脑袋像是空白了一样,仿佛忘记了这一次要来干嘛似的。在最后的显示面板上显示的是国内芯片研发公司列表及竞争力分析,向峰科技排在第一名,更重要的是竟然在后面还有向峰科技合作的公司,以及交易时间和交易量。向北有些吃惊,但是又抑制住了内心的恐慌。就在这个时候,一只手放在了向北的肩膀上,向北吓了一跳,转过脸,一个个子不高,带着眼镜,穿着牛仔裤,运动鞋的中年男人站在他的身后,“向北,你终于来了。”

  向北看了一眼这个男人,这不是刚才在桌子后面的那个男人吗,“您好,我是向北,您就是刘总?”向北说话的时候明显感受到有些慌张。

  “来,坐,我就是你要找的刘德贤。”刘德贤笑着边说边把向北招呼道茶几前。

  向北坐下来认真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男人,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觉得眼前这个男人好像在哪见过,而且,这种印象应该是很久远的记忆。

  “需要做个自我介绍吗?”刘德贤看着向北,眼神中充满欣慰。

  “哦,您好刘总,我叫向北,是一个创业者,主要是……”向北一本正经的说着,但是向北还没说完,刘德贤就抬起手示意向北,“不用说了,你是谁,我比谁都清楚,你是干什么的我也很清楚,我的意识是你怎么会来找我呢?”刘德贤望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内心无比的激动。

  “额,是这样的,我妈妈生前给了我一封信,说我要是遇到什么事情可以按照地址去找一个叫刘德贤的人,最近,我的公司遇到了一些麻烦,实在没办法了,所以,想起妈妈给我的信,就按照地址找到了乐城广海集团,然后的事情,您就知道了。”向北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毕竟自己跟眼前这个男人从未谋面,妈妈也已经去世多年,这个男人会因为一封信帮自己吗?

  “我能看一下信吗?”刘德贤听到向北的话有些许的激动。

  向北从包里取出来信,递给了刘德贤。

  “这封信应该有些年头了吧?你没有打开过吗?”刘德贤小心翼翼的接过信,脸上充满了遗憾。

  “没有,妈妈告诉我一定不要打开,让我完好无损的交给您就好。”

  刘德贤轻轻的打开了信封,静静的读着信上的文字,但是刘德贤的表情开始变化,从好奇道惊恐,再到沮丧和失望。

  “刘总,我妈妈信上写了什么?”向北正要凑上前去,刘德贤赶紧把信合上了,“你妈妈说过,不让你看信上的内容对吗?那这封信我就留下来。说吧,你找我想让我帮什么忙?”刘德贤的眼睛里闪烁着泪光,此刻,他看向北的眼神也变了,更像是一个慈父望着自己的儿子。

  “哦哦,其实在您给我打电话之前,我确实是想找您帮忙的,但是现在好像不需要了,因为好像贵公司已经帮我们解决了。”向北不好意思微笑着。

  “你是说凯越科技的芯片把?”刘德贤的脸上多了几分得意。

  “对,其实最近有一家公司在搞我们,原本我以为我可以斗的过他,但是最终还是被算计了,好在广海集团的采购,不然这一次我们公司就可能要挂了。”向北脸上也多了几分放松。

  刘德贤看着眼前这个年轻人,他知道,这个年轻人未来一定会成就一番伟大的事业,但是现在可能需要更多的磨炼。

  “嗯,年轻人嘛,掉进坑里是很正常的,我突然想起你好像是月华集团的接班人来着,为什么不去找张总帮忙呢,对于你遇到的这件事,张总抬抬手指就能给你摆平吧?”刘贤德在问的时候明显有些紧张。

  向北脸上顿时开始有些不太自然,“刘总,我,不是什么月华集团的接班人,这种事怎么能传到您这里来呢?我跟张总过去是有过几次合作,但是我们没有什么关系,关于什么接班人,也跟我没什么关系。”向北的语气非常坚定。

  刘德贤看得出来,向北对张月华的恨短时间内是很难消除的。但是张月华的脸上更是多了几分紧张。

  “嗯,这次让你过来呢,是想跟你聊聊合作的事情。”说完刘德贤回到桌子边,拿起一份合同,递给了向北。

  “合作?”向北有些困惑,翻看着合同。

  “其实我们公司在芯片的需求上是非常大的,这些年我们主要靠海外品牌的引进和采购来弥补我们对芯片的需求,但是自从去年开始,我们就在寻找国内的芯片生产商合作,但是因为国内的技术确实还差很多,所以也不能贸然的使用,直到最近一段时间,我们发现了向峰科技研发的向峰X芯片,对于我们的产品来说是非常合适的,但是有些问题我可能想要了解一下。”刘德贤觉得这是上天对自己的惩罚也是对自己救赎的安排。

  “您说,刘总。”向北把还没有看完的合同放到桌子上,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慈祥的男人。

  “据我们了解,目前国内芯片行业中,大部分的公司只是在解决一部分技术的公关上,但是我们测试了向峰科技的芯片,发现性能和品质跟国外几家大公司的产品相差不多,我们其实一直好奇,向峰科技成立没有几年,是怎么做到的,在这里吗是不是也存在海外的技术专利使用,或者是也是通过海外授权获取的技术呢?”

  听到这,向北笑了起来,“刘总,其实很多人对向峰科技的技术能力是有质疑的,但是目前为止,我们在向峰科技芯片研发上,使用的完全是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其实当年选择创业,进入芯片行业,第一是我大学学的就是芯片方向的技术和管理,后来毕业,我非常有幸的邀请了一位在海外拥有丰富芯片研发经验的海龟担任我们的CTO,目前芯片研发主要是他在负责,至于我们为什么在不到5年的时间取得了这么巨大的成绩,其实这个确实是跟月华集团有关。”向北突然有些无奈,但是他知道,他现在面对的是一个巨大的机会,无论自己多么无奈,也必须冷静的把话说完。

  “月华集团?”刘德贤有些疑惑。

  “对,其实我从一开始创业的时候,月华集团就来找我了,想要投资我们,但是当时我们什么都没有,而且您知道,芯片研发这个行业是一个靠时间和资本积累出来的行业,虽然我们的团队在国内应该算是一流的,但是我们那时候还没有产品,所以我拒绝了月华集团的投资,但是最终我们签订了一个合作协议,就是我们在进行研发的时候可以使用月华集团内部的所有数据,并且帮助月华集团完成智能生产的改造,在过去这4年里,我们其实主要是依靠跟月华集团的合作才走到现在的,包括我们的第一代独立知识产权的芯片向峰X芯片,也是根据在和月华集团合作过程中,不断试错才完成的。虽然我们融资很少,但事实上在过去三年的时间,因为有月华集团的帮助,我们至少提前了两年完成了向峰X芯片的研发。”说到这向北抿了抿嘴,“其实如果不是张月华前些日子的事情,我们可能就会拿到月华集团的投资,这样我们就可以迅速进入量产以及下一代向峰X2芯片的研发了,下一代芯片的效率将会比现在的X芯片提升至少50%的效率。后来我放弃了月华集团的钱,这确实是我自己的问题,但是我还有团队,所以我一直也在找投资人,最后乔斌乔总投资了我们,但是就在我们量产的时候,被天风基金算计了。”说到这,向北有些激动。

  “天风基金?赵祖明?”刘德贤突然有些惊讶的问。

  向北被刘德贤突如其来的惊讶搞的有点困惑,“怎么,刘总,您认识赵祖明。”

  刘德贤抬起头回忆着,“何止是认识,当年我跟你父亲,不,我跟月华返城两个月之后,月华就结婚了,张月华的第一个妻子叫刘若琳,是但是乐城市市级高官的千斤,而张月华的父亲但是是乐城市商务局高层,他们结婚的那一天,来到人里面基本都是非富即贵,就在婚宴进行到一半的时候,突然有个年轻人闯进了宴会厅,持刀冲向杨月华,只是当时人多,还有公安系统的人在现场,所以杨月华没有受伤,最后,这个年轻人因为寻衅滋事被关了一年,因为我和杨月华都是刚刚返城回来,也没得罪过什么人,所以对这个年轻人的做法实在是很疑惑,但是后来公安的人告诉我们,这个年轻人叫赵祖明,一直都很喜欢刘若琳,也就是杨宇的妈妈,而且杨宇妈妈好像对赵祖明也很喜欢,但是你知道的,当时杨月华和刘若琳的婚姻就是一场交易,是双方父母包办的婚姻,赵祖明才会出现在婚礼的现场,做出来这种傻事。”刘德贤边说边回忆,仿佛那些时光还在眼前,过去不久一样。

  “啊?那为什么赵祖明要陷害我呢?”向北皱着眉头。

  “我觉得他要陷害的不是你,或者就是因为张月华把继承人安排到你身上了,坏了赵祖明的好事,所以他才要陷害你的,其实赵祖明这些年在暗地里一直找机会整杨月华,但是因为杨月华势力够大,而且月华集团在乐城乃至全国的威望,让赵祖明无从下手,但是一次偶然的机会赵祖明发现自己的妹妹可能是个好机会,那时候杨宇妈妈刚过世一年,赵祖明就在杨月华最需要陪伴的时候,安排杨月华和王天林的妈妈见了面,后来两人就结婚了,其实这都是赵祖明安排的,最终的目的是从杨月华手中抢走月华集团,都已经过去30多年来,为什么赵祖明还是放不下呢,唉。”刘德贤叹着气,脸上挂满愁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