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向北面对希望和遗憾
鸿运2019-04-02 19:145,280

  广海集团

  刘德贤办公室

  向北突然豁然开朗,因为自己从未与赵祖明有过什么过节,一直困惑自己的问题,貌似也顺理成章的被解决了。但是向北另一个疑惑又产生了,刘贤德远在上海,为什么对于乐城发生的这一切都如此了解。

  “刘总,好像您对乐城发生的事情都了如指掌啊?”向北好奇的问道。

  刘德贤笑了笑,站了起来,“其实,我也算是乐城人,很小的时候随我父母去了乐城,后来返城之后,我又随父母来到了上海。”刘德贤边说边走到一块显示器前指着显示器说到,“向北,你来。”

  向北走到刘德贤身边,看着眼前的显示器,“这是什么?”

  “这是赵祖明的天风基金和所投资企业的列表和数据,这边是月华集团的业务板块和数据。”刘德贤说着点击了一下屏幕,屏幕跳转成一个复杂的关联图谱,“你看,这些年赵祖明所投资的企业基本都是跟月华集团有关的企业,最重要的是,在最近今年,天风基金的工作人员或者所投企业的工作人员,流向月华集团的占80%,你觉得这是巧合吗?”刘贤德转过脸看着向北。

  向北仔细的看着眼前的这张图谱,突然发现了向峰科技的名字,“刘总,我能看一下我们的公司有哪些数据吗?”向北突然紧张起来。

  “向北,你不要着急,我一会会跟你讲,但是我先问你一个问题。”刘德贤把向北引导茶几前坐下。

  “什么问题?”

  “你不觉得你们这一次出事出的有些蹊跷吗?如果只是赵祖明一个人至于把你们搞的如此被动甚至都上绝境吗?”刘德贤眯着眼睛,嘴角上扬。

  “您是说?”向北突然紧张起来。

  “我什么都没说,但是你应该猜到了什么,这一次,你出资2000万收购开泰,不觉得来的有点太是时候吗?还有,你和吴天波的交易,你们的交易额是按照你设定好的技能顺利完成量产又能把开泰科技救活,但是这里面的数据可不是瞎猜出来的,我相信你一定经过了详细的测算,如果赵祖明只是收买了吴天波,那他是怎么能够清楚的知道凯越和开泰科技两家公司跟你交易的信息的呢?最最重要的是,为什么你从乔斌那拿到钱的第一时间,凯越就马上给你下了订单呢?”刘贤德语气坚定,表情严肃。

  听完刘贤德的话,向北背后一阵凉风吹过,向北回忆着最近发生的一件一件事情,似乎并没有关系,但是又好像千丝万缕的联系到了一切,“财务!?”向北突然喊了出来。

  刘贤德安静的看着向北,一言不发。

  向北细思极恐,他开始回忆关于财务的问题,其实从向峰科技创业以来,向峰就没有请过财务,因为李晓雨是学财务的,直到两个人分手,李晓雨辞去了财务总监的职务,后来凯越科技的董事长在一次饭局上向向北提起自家有个侄子,海外留学背景,在五百钱公司担任过财务总监,最近刚回国,问向北有没有兴趣聊聊,这个人正是现在还在职的于明,向峰科技现在的财务总监。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我们的每一步,赵祖明都了如指掌,其实在这个过程中,我们的保密工作做的很好,但是我忽略了一点,无论走到哪一步,都是从财务走账开始的,所以我们每一笔钱的进出都成了赵祖明抓住我们时间节点的最佳时机。”向北长舒了一口气。

  “嗯,其实在我们的后台里面,你们公司的这个叫于明的人经常光顾赵祖明家。”

  “刘总,您是怎么知道的?”向北有些困惑,但又有些好奇。

  刘德贤指着墙上其中一个显示器,“我们现在在做的是无人驾驶汽车的研发,但是这里面涉及的领域就比较多了,在视觉识别方面,我们现在也领先于其他的同仁,因为这项技术是实现无人驾驶的其中一个必要条件,早在几年前,我们就是智慧城市图像识别技术的唯一指定供应商,也就是说你在大街上,无论是在哪,只要我们的摄像头能够覆盖,就可以追踪到你在哪里,你去过哪里,这些呢,其实是非民用的,只不过我们利用了这样一个条件,可以查询而已,其实你们公司最近的事情,我早有耳闻,所以,我觉得你们内部人员可能有问题,就把天风基金和向峰科技作为搜索标签,进行了匹配搜索,也就是你们两家公司人员上可能存在的关系,就搜索到了大量的于明出入赵祖明家的信息,但是在搜索的过程中,我们还发现一个信息,但是这个信息,涉及到你和杨月华,你想知道吗?”刘德贤转过身面对这向北,脸上是浅浅的微笑。

  向北望着眼前的这个消瘦的中年男人,似乎在他身上有一种神奇的能力,可以看透每个人的内心,向北点了点头。

  刘贤德摁了几下屏幕,屏幕上密密麻麻的出现了大量的照片,“这里大约有接近100多张照片,你可能无法相信的是,这些照片是根据杨月华和向北你的面部识别,搜索到的结果,从我们在乐城的设备安装完毕之后开始,有接近差不多30天的时间里,杨月华跟踪你,有差不多十几次。

  “跟踪我?”

  “对,但是杨月华只是静静的远远看着你。”

  向北走上前去,他熟悉画面上的每一个场景,但是杨月华的身影他却从未注意过,“为什么要跟踪我?”向北有些沮丧。

  “其实,我觉得杨月华对你,虽然有伤害到你的地方,但是我觉得时间已经过去那么久了,毕竟他是你的父亲,有些事情,该放下就放下吧。”刘贤德拍了一下向北的肩膀。

  向北陷入了深思,其实他最近这几天因为公司的时候已经忘记前些日子杨月华找自己的事情了,现在想起来,内心确实没有了以前那种强烈的恨,反而多了几分可怜,毕竟杨月华现在一个人在家,身边的人都想从他身上拿走的是财富,所以他一定现在很孤独,而且向北内心是渴望跟杨月华再做到一起说上几句话,哪怕是自己依然愤怒,也从内心想要多看看那个男人。

  向北站在那里开始发呆直到刘贤德喊他。

  “合同你觉得有问题吗?”刘贤德倒了一杯茶给向北,抬起头看着向北。

  “我们是没有什么问题的,只是在合同里面您约定的是购买向峰X芯片的专利权,我觉得这个可能暂时还没有办法答应您,如果是技术服务,或者作为你们的产品供应商,我觉得没有问题,如果这次你们采购完我们在凯越的产品,我们的回款足够支持我们在半年内拥有一条足够支撑未来一年2亿产值的生产线。”向北知道,无论眼前这个男人到底为什么帮自己,毕竟这是商务合作,所以向北还是比较谨慎的。

  刘德贤笑了笑,“不是购买向峰X芯片的专利权,是租赁,这样可以吗?关于租赁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现在有一条年产值可以达到百亿的生产线,完全可以满足向峰科技未来的生产需求,只是我们现在基本就是给国外的芯片企业做代加工,如果向北愿意,我们可以拿股权来作为交换,以40%的股权换取向峰科技20%的股权,目前我这边的公司总投资12个亿,所以你可以考虑一下,这个事情呢也不着急,还就是关于接下来采购的问题,广海集团明年将会正是量产我们的第一代新能源无人驾驶汽车,对芯片的需求非常大,如果你们有能力生产,那我们就直接从你们这采购成品,如果生产有问题,可以使用我们的生产线。你觉得怎么样?”刘德贤说的很诚恳。

  “刘总,这个事情我回公司跟合伙人商量一下,产品的问题,这个我觉得的就是看您需求吧,只要我们能生产的一定愿意跟您合作。”向北显然有些兴奋,但是在刚刚经历了一次失利之后,多少有些谨慎。

  刘德贤看得出来,这次事情,给向北带来的成长应该是很大的,“行,那这样,我带你去吃饭。”说完刘贤德站了起来。

  向北随刘贤德离开了广海集团。

  杨月华家

  杨宇坐在客厅正在打游戏,门铃响了。

  吴阿姨打开门,李晓雨站在门口,“是晓雨啊,快进来。”

  杨宇跑到门口,一把把李晓雨搂在怀里,小声的说道,“你可来了,你要是再不来,王天木和王天林都快吃了我了,但是我一切都是按照你说的做的。”说完狠狠的给了李晓雨一个吻。

  “嗯,好,乖。”李晓雨拎着水果走了进来。

  王天木从房间走了出来,“你谁啊?我爸现在不接见任何人。”王天木气势汹汹的嚷嚷道。

  李晓雨向王天木走了几步,“这位,想必就是外面传的沸沸扬扬要来跟杨宇争夺财产的王天木吧,果然名不虚传,智商和情商都比较低。”李晓雨瞪着眼睛看着王天木。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王天木恼羞成怒冲李晓雨嚷嚷道。

  “怎么着,你想打我?”李晓雨又往前走了几步。

  王天木被李晓雨的气场吓的够呛,而且,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告诉你杨宇,别什么乱七八糟的人都往家里带。”

  “等会,你说什么?谁是乱七八糟的人?”李晓雨一把抓住王天木的领子。

  王天木彻底被这个女人吓傻了,直勾勾的看着李晓雨。

  “我告诉你,乱七八糟的是你们,在胡说八道,打掉你的牙。”说完狠狠的推了王天木一下,转身上楼去了张月华的房间门前,轻轻的敲了几下门,“张叔叔,我是晓雨。”

  门开了,张月华走了出来,“是晓雨啊,来来,快坐。”李晓雨跟张月华进了二楼的茶室。

  “张叔叔,您身体好点了吗?”李晓雨笑嘻嘻的看着张月华。

  “没事,好着呢。”张月华咧着嘴笑起来。

  “今天去公司路过这里,顺便来看看您。杨宇没有惹您生气吧?”

  “唉,我觉得吧,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杨宇到现在都没结婚,要是他能把你娶进家门,我觉得我以后每天都会开心。”杨月华脸上挂着各种无奈。

  “杨叔叔,您是在说笑了,就是不把我去娶进家门,我也经常来看望您的。”

  李晓雨知道,在张月华的心里虽然不是很喜欢自己的这个儿子,但是杨宇毕竟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还是会牵挂很多。

  “杨叔叔,最近杨宇一直住在家里,也不去公司了,我觉得您应该劝劝他,我说他,他总是担心您在家不安全,怕王天木他们怎么着您,我知道可能我说这话不合适,但是如果杨宇还不去公司的话,公司好多事情还要他处理。”李晓雨说的时候满脸焦虑。

  “嗯,我知道,其实我都安排好了,你让杨宇回去工作吧,不用天天在家陪着我,有天木他们母子在家看着我,我已经够烦的了,杨宇又不懂事,还容易冲动。”张月华听得出,李晓雨是在打探自己关于遗嘱的事情。

  “杨叔叔您别误会,我的意思是如果您要是愿意,可以搬到我们那去,这样我和杨宇都可以伺候您。”

  “别折腾了,杨宇能有你这样的女朋友,我心里其实很踏实了,剩下的事情就让我来处理吧。”杨月华是渴望在自己最后的日子让杨宇陪他一段时间的,因为在过去的30年里,杨宇和自己的关系一直都不是很亲近,他自小就是他妈妈照顾,平时杨月华忙,也顾不上,现在即将离开了,心里很是遗憾。

  “行,杨叔叔,那我让杨宇收拾一下东西,回去吧,您要是有什么事情就给我们打电话。”说完李晓雨站起来离开了书房。

  杨月华看着李晓雨离开的背影,内心多了几分凄凉。

  “杨宇,收拾东西,跟我回家,看看王天林他们能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李晓雨下了楼。

  “啊?真的啊?那我去收拾东西哈。”杨宇说完飞奔上楼,取上行李就要下楼。

  “你不知道跟杨叔叔打个招呼吗?”李晓雨瞪了杨宇一眼。

  “哦。”杨宇转身进了书房。

  杨宇看着杨月华,有些紧张,唯唯诺诺的说道,“爸,那个,我先回去,你要是有什么事情,譬如王天木他们欺负你,你就跟我说哈。”

  杨月华看着杨宇,眼角露出泪光,“嗯,好,以后要有担当一点,像个男人。”

  “昂,知道了。”杨宇说完转身下楼了。

  杨月华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泪水已经打湿了衣角,他赶紧擦拭着,生怕谁闯进来看见。

  杨宇跟着李晓雨上了车,离开了校区,可他不知道,这也就成了杨宇与父亲杨月华的诀别。

  傍晚时分,王天木妈妈像往常一样,推开杨月华的房间,准备叫杨月华吃晚饭。

  “月华,吃饭吧?”王天木妈妈走进杨月华的床边。

  王天木一只手放在杨月华的胳膊上,一只手慢慢伸向杨月华的脖子,准备扶杨月华起来。

  “啊~老杨啊!老杨!”王天木一声嘶吼把宁静的校区撕开了一张慌乱的口子。

  王天木赶紧跑上楼去,一进房间就跪地痛哭,这娘俩,不知道为什么哭的如此一致,但却看不出哪怕丝毫的悲伤。

  杨宇正坐在家里玩游戏,李晓雨在厨房做饭。

  杨宇的电话响了,是吴阿姨来的电话。

  “小宇,杨总他……”吴阿姨忍不住的哽咽起来。

  杨宇张着嘴傻在那里差不多有几秒钟,转而是撕心裂肺的哭嚎。

  李晓雨跑出来厨房,“怎么了?”

  “我爸……”杨宇哽咽着说不出什么。

  李晓雨意识到,杨月华可能已经离开了,“你还在这傻坐着干什么!?赶紧回家啊!”

  李晓雨拖着杨宇上了车,两人飞奔向杨月华家。

  乔斌的车刚刚停下,杨宇也下了车,杨宇飞奔向杨月华的房间,房间门关着,王天林哭泣着站在门口,拦着了杨宇,杨宇顺势拿起门口的另一个上次没有用到的花瓶,说时迟那时快,花瓶劈头盖脸落在了王天林的脸上,杨宇一脚踹快房门,王天林妈妈正在给杨月华擦拭着一体,乔斌和李晓雨追了进来,杨宇抱着杨月华哭的稀里哗啦,王天木冲了上来,乔斌回过头凶狠的冲王天木喊道:“滚!”王天木被乔斌的呵斥吓了一跳,王天木妈妈走到门口看到满脸是血,躺在地上的王天林,可能是因为惊吓,晕了过去,不一会儿,救护车来了,王天木妈妈和王天林一起上了救护车,王天木也跟着去了。

  就在十分钟之前,乔斌接到吴阿姨电话,得知张月华去世的消息,他第一时间给向北打去了电话,但是电话已关机,那时候,向北正在上海飞往乐城的飞机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