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杨宇动怒打向北
鸿运2019-04-06 16:254,384

  向峰科技

  向北办公室

  向北和秦如新正在商量着什么,严乐走了进来。

  秦如新转过头,“您好,是严总吧,我是秦如新。”

  严乐没有理会,绕过秦如新走到向北面前,“老板,这是这个月的报表。”说完转身就走。

  向北抬起头微笑着说道,“严乐,回来。”

  严乐不情愿的又转过身来,站在那里,脸上挂满各种嫌弃,“向总,还有什么要吩咐的吗?”

  “没听见如新跟你打招呼啊。”向北站直了身子。

  “哦,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赵祖明赵总的千斤啊,幸会啊,但是如果哪天要是想害我们的时候,可得手下留情,留我们一条活路。”严乐歪着头说道。

  向北笑了笑走到严乐面前,“严乐,能不能不这样,我不是跟你讲过了嘛,如新不会害我们。怎么说你也是公司的合伙人,能不能大度点。”向北坚定的说道。

  “向北,不是我说你哈,是,这个姑娘呢,长的是比潇潇身材好点,长得吧也比潇潇漂亮一点,但是向北,知道为什么我愿意跟着你一起创业吗?因为我觉得你够义气,但是现在我开始动摇,你会不会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啊?还有就是,这个生活上的问题啊,我是管不了多少,但是你有没有考虑潇潇的感受,你觉得潇潇能接受吗?你可得长点心哈。”严乐言辞犀利,满面憎恶。

  潇潇站在门口,静静的听着严乐说着。

  向北想要跟严乐接着说,被秦如新拦住了,“严总,我知道,我呢,算是个空降的兵,尤其是我没有什么履历,所以你们会觉得是不是我跟向总有什么,但是我今天跟您说清楚,免得后面有什么不愉快,是,我是赵祖明的女儿,但是我对他只有恨,关于我的工作能力,我觉得这个我没法保证,但是我可以跟你讲,向峰科技我后面参与的可能不多,但是一个月之内,我如果能让向峰科技销售额提升50%,那就请严总以后呢少说两句,尤其是不要拿我跟想走过说事,我来不是为了给谁添堵,更不是为了破坏谁的感情,虽然我们初次相识,但是我久仰大名,两三年前我就知道向总有一个优秀的合伙人,今日一见,果不其然,有情有义。但是你总得给些机会吧,不然就这样我走了,是不是会觉得很冤呢?”秦如新不卑不亢的说着。

  严乐愣在那里,他想不到这个女人竟有这样一张口舌,顿时哑口无言。

  向北只是站在一边傻笑,就在这个时候潇潇推门走了进来。

  “严乐,怎么能这样对待向北的朋友,嗯,那就一个月吧,还有就是我跟向北,不是谁都能拆散的,我杨潇潇也不是个怕事的人。”潇潇走到向北面前一把搂住向北,看着向北问道。

  向北略显尴尬,但是他知道秦如新的到来,必须要经历一番这样的场景,才能为日后建立信任和团队凝聚力奠定基础,“嗯,潇潇说的是,如新啊,那还不赶紧谢谢严总,给你一个月的时间,让你好好表现。”秦如新笑了笑,“谢谢严总给我机会。”说完秦如新走到潇潇面前,“这位想必就是潇潇姐了,经常听向北跟我说起,他有个贤惠优秀的女朋友,你不知道向北是怎么夸你的,我的天,真是让我自愧不如啊,向总能有您这样的贤内助,定能成大事。”秦如新一番话说的潇潇不知所措,“啊?是嘛,向北真是这样说的?”潇潇站直了佯装淡定的看着向北。

  向北笑了笑,“那可不咋地,天底下哪有人能跟潇潇相提并论,你最优秀了。”

  潇潇腼腆的笑了笑,伸出头看着严乐,“严乐,你说是不是我们误会如新了,看着不像是来跟我抢向北的啊。”

  严乐站在一旁尴尬万分,“额,这个,那个……”

  潇潇看得出来,严乐非常尴尬,赶忙说道,“如新啊,我们就是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你别在意哈,但是既然你承诺了,那就看你的喽,一个月的时间哦。看你们都挺忙的,我就先回去了。”潇潇边说边往外走,从严乐身边走过的时候,余光扫了严乐一眼,严乐明白了潇潇的意思,转身也往门外走去。

  “今晚大家一起吃饭哈,欢迎如新的到来。”向北笑着冲门外喊了一嗓子。

  潇潇和严乐走出门口便四目相对,听到向北这么说,异口同声的回道,“好的呀!”

  向北看着秦如新,“不好意思哈,他们俩就是这样。”

  秦如新低头继续看着资料,“向北啊,说实话,我挺羡慕你的,有这么一帮朋友可以愿意为了你直言相向,挺身而出,我觉得挺好的啊,这样还给我一个机会展示一下自己,多好。”秦如新边说边抬头看了向北一眼。向北被这一眼着实电了一下,魂不守舍的说道,“哦,对对。”两人四目相视,笑了起来。

  乐宇轩

  张律师坐在沙发上,把手里的文件递给了杨娜,“杨总,这是遗产继承的材料,已经基本完成了,杨总的股份,也基本完成变更,就是还有一点,关于月华恒通的股权,虽然杨宇持有月华恒通100%的股份,但是事实上,杨宇的100%股权里有60%是帮杨总代持的。这个可能需要向北做决定了。”杨娜翻看着手里的材料,“行,你回去跟李悦说,下周我和秦如新会陪向北去一趟公司,希望他能配合,召集各位股东和董事,开个会。”杨娜说完吧材料放到桌子上。

  “好,放心吧杨总,那没什么事我先回去了。”张律师说完拎起包离开了。

  乔斌坐在旁边,端着茶杯看着杨娜,“看杨总的脸上,怎么,有什么困难吗?”

  杨娜笑了笑,以前一直听老刘说杨月华是个大智慧的人,生前接触的不多,却在他走后才感受到杨总确实是个大智慧的人,月华恒通的股权中,竟然还有60%是杨宇帮他代持的,而且遗嘱中也提到了这一点,所以他把选择权交给了向北,以前杨宇貌似对向北的态度不是很友好,但是如果月华集团内部站在一旦爆发,杨宇只能是炮灰了,所以月华恒通也就成了他唯一的退路,但是如果向北是个狭隘的人,那收回月华的管理权也是分分钟的事,所以杨总是给向北留了一个机会,给杨宇的机会,他希望向北能把这部分股权放弃,从而让杨宇感恩于他,希望他们兄弟多一些情感。但是我担心的是杨总想的太过美好,以杨宇的性格,我觉得他可能会因为向北获得杨总大部分的遗产而迁怒于他,两兄弟之间可能就要爆发一场战争了。”杨娜忧心忡忡的看着乔斌。

  “杨娜总果然是高手啊,这都被你看明白了,但是这一点呢,我觉得你大可不必担心,其实杨宇虽然愚钝,有恃才傲物,甚至有些不可理喻,但是他有个女朋友,叫李晓雨,此女子原是向北女友,后来,莫名其妙的选择跟向北分手,后来她妈妈来找过我,我与她妈妈是大学同学,所以我知道李晓雨为何离开向北,更知道,杨宇与向北之间的关系,我想,李晓雨是唯一可以解决这个问题的人,但是毕竟他们分开已经有些时间了,就是不知道现在李晓雨内心是怎么想的了。”乔斌皱了一下眉头,站了起来。

  “乐城的商界竟然如此复杂,还是赶紧处理完,让我早日回家吧。”杨娜笑起来。

  “杨总来乐城,到现在我还没有好好的请杨总吃一顿呢,走,我带您尝尝我们大厨的手艺。”说吧杨娜和乔斌一前一后去了餐厅。

  月华集团

  月华集团楼下大堂

  大堂里已经挤满了来自全国各地的记者,他们可不想错过这个可能会改写中国商业的日子,今天是向北正式入驻月华集团的日子。

  乔斌早早就来了,正在跟月华集团的高管攀谈着。

  王天林和王天木从楼上走了下来,他们已经准备好了,即将开始的一场大战。

  向北的车缓缓行驶到大门口,向北下了车,身后跟着的是严乐,潇潇,张律师,杨娜和秦如新。五人刚一下车就被记者团团围住,虽然杨娜早就跟向北说过今天可能是一个痛苦不堪的日子,因为他可能要被这些如狼似虎的记者围追堵截,但是向北因为是第一次经历这些,还是有些招架不住,要不是公司保安的帮忙,估计向北多不知道什么时候能进门。

  向北艰难的走到了大堂,在大堂,李悦已经安排人摆好了舞台和桌子,张律师将在这个地方公布杨月华的遗嘱,并且也是向北代表月华集团第一次发言的记者见面会。

  大堂里人山人海,王天林与向北不曾正面交恶,绕过人群走到向北面前,“向北,恭喜啊,作为大哥,我非常开心能有你来主持大局。”向北回过头看着王天林,“哦,是天林哥啊,好好,等活动结束了我们再深聊。”说完转身上了台。

  王天林看着向北,咬牙切齿,其实赵祖明怎么也想不到杨月华竟在自己生前安排好了一切,想他跟杨月华斗了一辈子,竟然还能跑出个向北来接着斗。王天林知道,此刻的自己不能冲动,要冷静,按照赵祖明的安排见机行事,至少现在向北还没有对自己有什么不友善的地方。

  乔斌走上台,神采奕奕的看着现场的所有人,“大家好,我是乔斌,非常荣幸今天能来主持杨总的遗嘱公布既继承人公布的记者见面会,我们都知道,杨总一生戎马,创下了累累伟业,月华集团就是其中一个,今天,杨总虽然已经离开了我们,但是他留下来的遗嘱,定会指引着月华集团继续向着美好的明天发展。那么首先我们请月华集团法务顾问张律师,来公布张总的遗嘱。”

  公布遗嘱这件事情,其实是杨月华生前跟乔斌吩咐过的,他知道,在这么大的一家集团里,如果只是按照法律流程,很难得到认可,尤其是不能保护向北的安全,所以,杨月花安排乔斌,一定要邀请记者,开一个发布会,这样一来能让向北得到认可,而来减少别人趁机搞月华集团。

  张律师上台,“按照遗嘱,月华集团原董事长杨月华先生将自己所持有的月华集团60%股权遗赠给向峰科技向北。现已完成遗产交接,即日起,向北先生将作为月华集团第一大股东及实际控制人担任公司董事长。”乔斌接着说道,“那么接下来,让我掌声请出向北先生。”

  向北虽然是见过大场面的人,但是此刻还是有些紧张,不停的搓着手心,听到自己的名字,向北走了上去,向北站在那里,脑袋一片空白,其实昨天为了这个发布会,向北想了一晚上词,可是一上台,却忘得一干二净了,“谢谢,首先谢谢我的父亲,也要跟我的父亲说一句对不起,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我恨着他,我觉得这一生都不会选择原谅他,但是在他弥留之际,我才知道,在我成长的近30年里,他给了我足够的爱,只是不能陪在我身边。我尊重我的父亲,也仰慕我的父亲,我为我父亲曾经创下的商业奇迹而感到骄傲……”向北说的很申请,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影从大堂门口冲了进来,直奔向北而去,不是别人,正是杨宇,杨宇手里拿着一根棒球棒,边跑边喊,“谁他妈是你爸!?”说时迟,那时快,向北猝不及防,杨宇举手落棒间,向北已是头破血流,轰然倒在台上,现场乱做一团,李晓雨从门口冲了进来,冲向杨宇,杨宇看着躺在地上的向北,已经吓傻了,李晓雨夺下杨宇的棒球棒,跪倒地上哭了起来,“向北,向北!你醒醒啊。”潇潇一把把李晓雨推开,“你他妈谁啊!?如果今天向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们没完!”乔斌和张律师还有杨娜他们把向北往门外抬着,李晓雨坐在地上看着他们的身影,眼里满是绝望,但是她知道此刻已经是无法挽回了,站起身来看着杨宇,杨宇的眼神已经有些恍惚,李晓雨重重的给了杨宇一巴掌,“还在这干嘛呀,走啊。”李晓雨拽着杨宇向车库走去。

  就这样,记者们只得到了杨月华遗嘱的内容,却没有得到向北接管月华之后的打算,多年之后,向北想起此事,依然觉得杨宇这次算是帮了他一个大忙。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