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向北宽容,杨宇醒悟
鸿运2019-04-06 18:214,489

  乐城市人民医院

  救护车上潇潇已经哭成了泪人,旁边的医生劝慰着,“这位女士,没事的哈,缝几针就好了,不会有事的哈,您要是一直这么抱着,我们也没办法给他处理伤口啊。”

  潇潇抬起头看着医生,“什么叫没事,你没看见留了这么多血吗?啊!向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杨娜拉了一下潇潇,“潇潇,你先让医生给向北处理一下伤口,他就是晕过去了,没事的哈。”潇潇扭过头看了一眼杨娜,“真的啊?那他怎么还不醒啊?啊~”潇潇坐了起来,医生赶忙给向北处理着伤口。

  杨娜脸上露出微笑,“潇潇啊,我与你父亲认识多年,其实我挺好奇的,像你这么优秀,家境又好,当时是怎么喜欢上向北的呢?”潇潇看了一眼杨娜,露出惊讶的表情,“杨总认识我爸?”杨娜点点头,“对呀。”

  “这样啊,我跟向北啊,那说来话长了,我们是在一个园区上班,有一天我开车上班,他可能在打电话,没看见我车,差点给他撞喽,我下车给他道歉,他看都不看我一眼。我就觉得这小伙子不错,我这么漂亮竟然连看都不看我一眼,后来我就每天看他下班就去偶遇他,可气的是偶遇了一个月,他尽然视我于空气一般,所以后来我就约他吃饭了,就这么认识的。”潇潇说道这脸上多了几分骄傲。

  杨娜点点头,“哦?那就是说,是你追的向北喽?”

  “怎么可能,肯定是他追的我啊,我怎么可能追他,你看他,要啥没啥。”潇潇边说边指着向北,潇潇转过头的一瞬间,向北竟然直勾勾的看着潇潇,潇潇吓了一大跳,“你醒啊向北!”

  向北躺在那,突然微弱的说出一句,“你跟杨总再说一遍,谁追的谁?”说完闭上了眼睛。

  潇潇尴尬的看了杨娜一眼,“啊呀,我追的他啦。”说完脸刷的红了。

  杨娜笑了起来,“无论是谁追的谁,你俩很般配的啊。”

  说话间车已经到了医院。

  病房内向北躺在床上,头上缝了6针。

  “向北,咱们报警吧。”潇潇凑到向北面前说道。

  向北无奈的看着潇潇,“报警干嘛呀?”

  “你看杨宇那样,多亏只是皮外伤,要是给你脑袋打坏了怎么办,再说了,杨宇一直都胡作非为,对你更是怀恨在心,今天真的太过分了,报警抓他,让政府好好教育一下他。”潇潇生气的说道。

  杨娜正在给向北削水果,听萧萧说完,笑了笑。

  向北扭过头看了杨娜一眼,“杨总,为何发笑呢。”向北笑着问道。

  杨娜继续削水果,边削边说道,“潇潇都说了,报警把杨宇抓起来,好好教育教育他,你怎么不回话啊。”

  向北听完乐了起来,“杨总,你就别拿我逗趣了,是,杨宇打了我,但是如果我是他,也会动手,或者想动手但是却没有勇气,其一呢,我佩服他的勇气,其二,他只是出口气,这一棒,反而把我打醒了,好多事情想得更清楚了。最重要的是他在怎么着也是我同父异母的弟弟,我怎么可能把他交给警察,我相信杨宇会明白的。”杨娜走过来把削好的苹果递给了向北,“向北啊向北,我发现我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会颠覆我的三观啊,你的年纪和你的智慧以及胸怀可是有着诸多的不匹配啊,厉害。”杨娜点着头微笑着。

  “啥?明显是傻,还优秀。”潇潇一边嘟囔道。

  就在这个时候门开了,三个人往门口望去。

  李晓雨站在门口,杨宇站在身后,一脸的不服气。

  潇潇转过身就往门口冲,被杨娜一把拽住了,“呵,你还敢来医院,你是来找死的吧。”潇潇指着杨宇说道,杨宇瞪着潇潇。

  向北看着门口的两个人,一个是自己曾经最爱的女人,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弟弟,说来着实令向北心酸,但是向北咽了一口唾沫,轻轻的说道,“让他们进来吧。”潇潇扭过头看了一眼向北,“向北,你没事吧,就直接报警,给他抓起来不就行了吗!”杨娜拽了拽潇潇,“走走,陪我出去上个洗手间。”说完拽着潇潇出了门,潇潇瞪着杨宇,跟着杨娜离开了。

  李晓雨和杨宇走近了向北,“没事吧?”李晓雨唯唯诺诺的说道。

  “没事,你们坐吧。”向北平静的看着眼前的这两个人。

  “杨宇,心里舒服点了吗?”向北看着杨宇说道。

  杨宇被向北突如其来的这个问题给问蒙了,低着头,不知道说什么。

  “向北,你有什么要求,就说吧,我们能做的一定会满足你,只是希望你不要报警,杨宇他只是冲动而已。”李晓雨委屈的说道。

  “你哭什么啊,让他报呗,不就是进去蹲两天吗?!”杨宇一脸无所谓。

  李晓雨听完,转过身照着杨宇的脸就是一巴掌,杨宇只是怔怔看着李晓雨,一眼不发,“你给我听着,在这个世界上,以前杨总在的时候,你可以胡作非为,有杨总给你兜着,但是杨总已经走了,以后,在这个世界上愿意帮你的,除了我,只有向北!”李晓雨愤怒的看着杨宇。

  杨宇听完表情瞬间变得很无辜。“你刚才在门口没有听见吗?没有听见向北是怎么说的吗?你要是再浑下去,就无可救药了。”李晓雨哭了起来,虽然当年李晓雨是为了帮向北复仇,想要靠近杨月华才跟杨宇在一起,但是杨宇虽然玩世不恭,但是对李晓雨确实算得上是宠爱有加,此刻李晓雨也感觉到自己已经不仅仅是利用杨宇,当看到杨宇犯下如此打错的时候,心里是慌乱,她意识到,她可能真的爱上这个男人了,哪怕他备受众人诟病。

  向北只是微笑的看着杨宇,没有说什么。

  杨宇看着李晓雨,像是晴天霹雳似的,就在那一瞬间,杨宇恍若一瞬间成长了不少,尤其是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为了自己来找前男友求情,杨宇绕过李晓雨,走到向北面前,咣当,跪到了地上,“向北,从我们认识,我就嫉妒你,我要什么有什么,你呢,什么都没有,可是晓雨却喜欢你,后来,晓雨跟我在一起了,你又来抢我的父亲,我恨你,但是我今天想求你放过我。”杨娜和潇潇正好回来走到门口,两个人一脸茫然的看着屋内发生的一切。

  向北看了一眼杨宇,“你起来吧,我没有怪你,其实你做的没错,因为这一切本不属于我,所以如果你愿意,你可以把这一切拿走,只要别辜负了爸的遗愿,虽然我挨了一棒,但是我却知道我找回了一个弟弟,不是吗?”向北淡定的说着。

  杨宇听完留下来热泪,“你真的不怪我?”眼神中透漏着对向北的仰慕。

  “我为什么要怪你呢,确实是我拿走了你的东西,还有就是如果这一棒能让你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愤怒只能让人犯错,不会让人成功,我觉得这一棒值。”向北看着杨宇,“你先起来行吗?你这么跪着我觉得怪怪的,还有就是别随便给人下跪,多大点事,男儿膝下有黄金,你不懂吗?”向北说完拍了杨宇肩膀一下。

  杨宇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这个男人,这个刚刚被自己打进医院的男人,杨宇内心瑟瑟发抖,是被向北的宽容亦或是被向北的人格魅力。

  潇潇和杨娜走了进来,潇潇径直走到窗前坐了下来,杨娜搬了一把椅子放在杨宇旁边,转过身拉着李晓雨坐了下来。

  “坐呀,难不成还要我扶你?”向北笑着说道。

  杨宇赶忙做到椅子上,脸上写满悔恨,不停的留着眼泪。

  向北环视了一下屋里的四个人,“其实,对于我而言,我觉得我挺幸运的,虽然小时候确实吃了不少苦,但是我觉得自己算是个幸运的人,从小我就被仇恨包裹着,是晓雨是我的初恋,也是晓雨让我开始懂得如何去爱一个人,其实我跟晓雨在一起的时候,非常的自卑,但是晓雨却一直支持着我,后来,我们分手了,其实你不说,我心里也清楚,你不是因为嫌弃我,曾经我觉得我可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无论你是为什么离开我,但是后来我慢慢了解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仇恨还有一种选择叫放手,或者叫宽容,宽容这个世界,与自己和解。爸的离开,让我一直以来堵在心口的石头突然碎了,这些日子,我经历的事情让我觉得我过去是如此的幼稚,我很遗憾,遗憾最后没有能跟爸说上一句话,没有能够喊他一句爸。但是我知道,我能做的就是帮他照顾好他留在这个世界上的牵挂,在这个世界上他最牵挂的一定不是我。”向北说完看着杨宇,杨宇已经哭成了泪人。“在这个世界上,爸最牵挂和不放心的是你,杨宇,你从小就生活在宠溺之中,他知道如果有一天他走了,对于你来说,无意是一场灾难,所以他希望我能接受你,但是他知道他对我亏欠的太多,所以他只能是希望,希望我能原谅他,也能在你犯错的时候帮你,其实我一直都懂,但是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跟你交流,你的这一棒恰恰给了我机会,所以,我觉得你这一棒打的好,打碎了我们之间一切的隔阂,我能看得出,晓雨对你的爱,已经超出了当年对我的爱,无论如何,我会希望她过得幸福,但是,这取决于你是否成长,我真的希望你们能够幸福开心。这一天我等了好久,这样的机会从未出现,让我把我心里的话讲出来。”向北留下来眼泪,哽咽着。杨宇向前趴在了向北的身上喊了一声,“哥”。向北看着伤心的杨宇,内心无比的愧疚,愧疚自己没有早早的出现,让这个单纯的男孩不必经历这刺痛才能成长。

  杨娜看着眼前的一切,深深被向北的一番话感动了,如此年轻的一个面庞下,却拥有着如此强大的内心,或许这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身上,自己也未必能够处理的好。

  潇潇走到向北身边,握着向北的手,常舒了一口气,转过头看着杨娜,“杨总,你知道为什么我要跟向北在一起了吗?”脸上露出骄傲的表情。

  就在这个时候乔斌推开门走了进来,看着眼前的五个人,一脸惊讶,“这是冰释前嫌了?还是愈演愈烈?”

  杨娜站起来说道,“大赦天下!”

  屋内的人破涕而笑,世界就是这么奇妙,就像那句老话说的好,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没有知道你遇到的事情是福是祸。

  乔斌走到向北面前,严肃的说道,“看到你们这样,我甚是欢喜啊,但是,有个事情可能比较急,我觉得就不等你们叙旧结束了,公司里面赵祖明的人今晚约在赵祖明家开会,明天,可能有一场硬仗要打啊。”

  向北陷入沉思,杨娜走了上来,“可知道都是谁?”

  乔斌从口袋里拿出来一张纸递给了杨娜,“这上面就是今晚做客赵祖明家的人。”

  “可靠吗?”杨娜追问道。

  “可靠。里面有我们的人。”乔斌坚定的说道。

  向北听着二人的对话,突然抬起头看着杨宇,“我现在不能出院,尤其是不能让外人知道我的伤情,你明天去公司,接着闹,组织他们召开一切会议,只需要拖延过明天就行。”杨宇擦了擦眼泪说道,“嗯,好。”向北看着杨宇,内心还是有些担心,“晓雨,你明天陪杨宇一起去吧。他自己我不放心。”李晓雨看了一眼向北,点了点头。

  乔斌困惑的看着向北,有扭过头看了一眼李晓雨,然后眼神落在了杨宇身上,摸了摸脑袋,“这是发生了什么?”杨娜笑了笑,“你就别管了,明天杨宇拖着大家开会,今晚我飞一趟上海,明天下午回来,乔总有时间吗?陪我一起回一趟上海?”杨娜笑着说道。

  “上海?好呀,好久没跟刘总见面了,说起来还有点想念,行吧,那向北你就老老实实在这休息着,我们先走了,潇潇你把向北照顾好哈。”乔斌看了一眼潇潇,说完转身和杨娜离开了。

  李晓雨走到向北身边,长舒了一口气,“要是没什么事,我们也先回去了。”

  “行,明天的事情就交给你们了。”向北看了一眼杨宇,“回去吧,睡个好觉,明天靠你了。”

  杨宇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跟自己说个靠自己,更没有人敢委以重任,他看着眼前的向北,内心充满了感激,“放心吧,哥。”两人说完离开了房间。

  向北扭过头看着潇潇,“辛苦你了。”潇潇趴在向北怀里,感受着来自向北的温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