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向北归来接手月华集团
鸿运2019-04-05 15:585,593

  北宅

  鞋不压正店内

  秦如新满脸严肃,向北一脸无辜。

  “干嘛?知道我是赵祖明女儿你还会来吗?”秦如新苦笑了起来。

  向北看着眼前这个女孩,他知道,秦如新内心曾经经历了多么大的委屈和折磨,他想给她一个拥抱,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因为他清楚的知道自己爱的是潇潇,决不能对秦如新有不敬之心,但是向北又感受到自己内心怜香惜玉的冲动。

  “不,不会啊,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再说了,赵祖明虽然混蛋,但是他毕竟是你的父亲,虽然他在商场上是我的敌人,但是我也没必要因此而责怪与你啊。”向北安慰道。

  秦如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几年前,他们初识的时候,秦如新就知道,自己对这个男人动心了,但是就在不久后,她在家里偶然听到了赵祖明谈论起向北,他知道,赵祖明和向北必然会成为死敌,所以她放弃了追逐向北的想法,只是默默的当做朋友相处,后来向北有了潇潇,秦如新克制着自己对向北的爱慕之情,保持着朋友的关系。

  “嗯,谢谢,但是赵祖明对于我来说,可能更像是一个仇人。”秦如新脸上浮现起愤怒的表情。

  向北皱了一下眉头,“你要干嘛,作为过来人,我必须要跟你讲,仇恨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而且它可能让一个人走向灭亡,赵祖明不就是这样吗?难道你真的想自己别成自己恨的人吗?”向北语重心长的说道。

  秦如新看了一眼向北,脸上有了少许的放松,“对呀,你不说我都忘了,今天你来可不是解决我的问题的,那么现在你的事情处理完了吗?您还满意吗?”秦如新突然笑了起来。

  向北愣了一下,“对呀,今天不是应该聊的是我的事情吗?但是我有个想法,你看哈,你高学历,人又漂亮,又是商人之后,就没想过干一番事业?”向北若无其事的说着。

  “怎么?向老板,看来你是瞧不上我这小店了?”秦如新笑了笑说道。

  “不是,我可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有没有想过进入一家公司,我觉得你可是难得的人才啊,哪家公司不是求贤若渴啊。”向北试探性的问着,向北心里开始盘算着什么。

  “呵呵,其实当年出国就是想有朝一日可以回国干一番事业,但是回国之后,几乎没有哪家公司愿意要我,哪怕是留下我,基本最后也不欢而散。”秦如新非常无奈。

  “不会吧,以你的能力,怎么可能呢?”向北有些惊讶。

  “或许在别人开来,我可能是个有能力有颜值又有学历的人才,但是无论我跟哪一家公司接触,赵祖明都会通过各种方式搞鬼,最终也没有哪家公司敢要我了。”秦如新叹了口气,看得出来,她很无奈。

  “为什么啊?”向北更加困惑了,“你这么优秀,赵祖明不希望你去帮他?”

  “对呀,就是因为他想让我去他那,刚回来的时候我在他那实习过一段时间,但是每天看见他丑陋的嘴脸,我觉得我都快窒息了,后来我选择离开,但是他想尽办法让我找不到工作,为的就是让我回去,所以最后我妥协了,选择在这开了这家店。”秦如新的言语中透露着对赵祖明的忌惮和愤怒。

  “我有个不成熟的小建议,不知道你愿不愿意考虑?”向北突然乐起来。

  “干嘛?”秦如新楞了一下说道。

  “如果我想邀请你出山,来我这帮我,你会考虑吗?”向北脸一沉严肃的说道。

  秦如新惊讶的看着秦如新,“我?你?你这玩笑开得有点大了啊。”

  “你看啊,赵祖明现在一直在整我,想方设法,无所不用其极的干掉我,但是呢,我侥幸活了下来,还有一个事情我没有跟你说,我爸走之前立下了遗嘱,把月华集团托付给我了,但是我觉得我现在没有能力接手,所以很烦躁,今天之所以来也是因此,因为我都快被电话烦死了。你来我这,大不了赵祖明就是接着继续整我,不会再糟糕了,第二就是你在海外待了那么多年,我觉得你正是我要找的人,因为月华集团最近正在借壳上市,如果成功了,一定会需要大量的人才和新鲜血液注入,更重要的是月华集团内部早就被赵祖明安插了无数的眼线,需要有个人敢动手,你也知道,如果是公司的老员工,他们忌惮自己的职业生涯,断不敢下手,新员工呢就更没有勇气了,所以我觉得的替我动手的人,你最合适不过来。虽然我的想法有些自私,但是我觉得你可以考虑一下。”向北不卑不亢的说道。

  秦如新看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虽然他们俩年龄相仿,但是,向北的这一席话,却切中了秦如新的要害,那就是信任,从小到大,秦如新之所以如此努力就是因为她从未被人认可过,因为赵祖明的原因,也从未被谁信任过。

  “可是,我从未真正在大企业待过,我怕我可能没有这个能力担此重任啊。”秦如新的眼神中露出兴奋但又透漏着担忧。

  听到这,向北突然兴奋起来,“那就是说你有兴趣喽?你不用担心这些,我会给你找一位军师,此人可谓是人中龙凤,曾经有恩于我爸。”向北说到这的时候满脸的骄傲和自信。

  “额,向北,你就不担心我会叛变?即使是赵祖明对我百般不好,但他毕竟是我爸。”秦如新小心翼翼的问道。

  向北笑了起来,“如果你会叛变,我想你早就已经是我的敌人了,如果今天你还坐在这里跟我讲这些,那可能这辈子我都很难有你这样的敌人了。这样,你跟我去一趟乐城,我带你见个人。”说完向北站了起来。

  秦如新有些摸不着头脑,“不是,向北,这有点太突然了吧,你总得给我一些时间,让消化一下吧?而且……”还没等秦如新说完,向北拽着秦如新就往门外走。

  “行行,你容我去取上包行吗?”秦如新无奈的看着向北说道。

  “哦哦,好,我去车上等你。”向北出了门。

  秦如新站在原地,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男人给他带来的这一切,是福是祸,但是她知道,这个男人已经改变了自己的生活。

  乐宇轩门口

  向北下了车,秦如新跟在身后,“这,是什么地方,看起来很有意思。”秦如新边走边说道。

  “这啊,是乔斌乔总的公司,名字叫乐宇轩,他就是我跟你讲的军师。”向北边走边说,脸上挂满得意。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乐宇轩。

  “向总,您来了。”嫣然迎了上来。

  “乔总在吗?”向北看了一眼嫣然,气喘吁吁的说道。

  “在啊,乔总说你今天一定回来,让我在楼下接着您呢。”说完三人上楼去了乔斌办公室。

  乔斌正在跟一个长发偏偏,举止优雅的女人聊着什么,看到向北走进来,转过身冲着这个女人说道,“来了。”

  “乔总。”向北来到乔斌面前,“这位是?”

  “向北,你来的正好,我给你介绍一下,杨娜,杨总,广海集团董事长助理。”乔斌笑着说道。

  “广海集团?那不是刘总的公司吗?”向北疑惑道。

  “您好,向总,我是杨娜,原广海集团董事长秘书,也就是刘德贤董事长的秘书。”杨娜微笑着说道。

  “哦哦,您好,您好,这是我朋友秦如新。”向北转过身跟杨娜和乔斌介绍着秦如新。

  四人做到了沙发上。

  乔斌看了一眼秦如新,“姑娘是做什么的啊?”向北看得出来,乔斌是有些担心,抢着回答道,“乔总,秦如新是自己人。”乔斌听完笑着说道,“哦,好好,杨娜也是自己人。”

  向北有些尴尬,“刚才听杨总说,原董事长助理,是啥意思,乔总这么大的魅力把您从上海挖到乐城来了?”

  杨娜笑了笑,“乔总魅力确实很大,但是您怎么知道我是被挖过来的呢?”向北看了一眼乔斌,乔斌露出得意的微笑。

  “如果广海集团留不住您,您又出现在乔总这,难不成还有比乔总这更好的去处?”

  “向北说笑了,如果说工作环境和待遇的话,我觉得乔总这绝对是最佳去处,但是在乐城还有一家公司,可能对于我而言,更有吸引力。”杨娜眼神中闪着自信的光芒。

  “哦?还有这样的公司,您就不怕乔总不开心啊。”向北说完冲着乔斌笑了起来。

  “对,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个年轻人,公司也不大,但是未来可期,尤其是这家公司的创始人是个有情有义的好男儿。”杨娜说完露出了坏坏的微笑。

  向北听到这,似乎猜到了杨娜说的这家公司莫不是自己的向峰科技,想到这,向北觉得杨娜肯定是在调侃自己,这个时候秦如新笑了笑。

  “秦姑娘,为何发笑呢?”乔斌看着秦如新,表情严肃。

  瞬间,气氛有些许的尴尬。

  秦如新看了一眼乔斌,笑了笑,“乔总,我笑的是向北的问题有点傻,杨总看谈吐,看气质,定是一位在久经商场打磨的前辈,向北问的问题,对于杨总来说,着实有点小儿科,但是杨总还能不慌不忙的陪着向北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说明杨总是个大度的人,更重要的是可以看得出杨总是一位非常智慧的女性,从进门到现在,乔总对杨总可谓是恭敬有加,所以杨总应该不是投乔总而来,更重要的是从而为交流的眼神上,可以看出,乔总不仅不会是杨总的老板,反而可能有求于杨总。”秦如新说完端起茶杯轻轻的吹拂了一下,喝了一口茶。

  乔斌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态,“高手啊,向北你竟然有如此深藏不露的高手朋友,厉害啊。”

  秦如新赶紧回道,“不敢,不敢,乔总见笑了,您既然问我,那我就只能献丑猜一猜了。”

  乔斌看了一眼杨娜,“你刚才说的非常对,杨总原本是广海集团的董事长助理,主要是帮刘总处理财务和法务的事情,杨总在美国沃顿商学院攻读管理学博士归来,自回国之后就跟随刘总打江山,在广海待了近10年了,所以杨总不可能背弃广海投奔于我,我可接不住这么大一座佛,我这小庙,受不了。再者就是确实是我有求于杨总,但是确切点说是我有求于刘总,刘总派杨总前来支持。”

  “嗯,如果乔总愿意,可否让我继续一猜。”秦如新放下杯子抬起头看着乔斌。

  “好啊。”乔斌挺好下了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杨娜杨总便是广海集团董事长刘德贤的太太,与刘总相差10岁,但却是商界令人羡慕的恩爱夫妻,刘总智慧过人,在科技领域可谓是人中之龙,商界奇才,但是大家都知道,刘总能有今天有一大半的功劳要归功于刘总背后的女人,也就是杨总您吧,杨总熟于管理,对资本及规则了然于胸,广海集团目前是国内最大的新能源汽车生产商,更重要的是作为国内唯一一家上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在无人驾驶方面已经是全球领先的企业了,而这一切,如果缺少了一个拥有大格局,大视野,又熟于战略的人,恐怕很难实现吧。我猜杨总,应该就是这个战略的制定者吧?”秦如新说完看着杨娜。

  杨娜和乔斌脸上浮现惊讶的表情,向北更是目瞪口呆。

  “向北,你这到底是什么朋友,在哪里高就啊。”乔斌一半乐一半问道。

  “额,如新啊,她在北宅开了家鞋店。”向北回答道。

  “鞋店?”乔斌愣了一下。

  “哦哦,对,但是,这里面吧,有太多事情可以讲了,但是今天咱就不讲了,今天我带她来呢,就是想跟商量一下,月华集团的事,如新呢,也是海龟,也是管理学的博士,我就想呢,因为现在向峰科技还不成熟,我要是接管月华集团,那肯定是没有精力,无暇顾及,到最后我觉得啥都做不好了就,所以我想请如新来帮我,在月华集团做我的助理。帮我处理一些事情,但是因为如新职场的经验不是很多,多以希望乔斌做她的军师。”向北兴奋的说道。

  听完向北的话,乔斌和杨娜双双笑了起来。

  向北略显尴尬,秦如新也有些不自在的喝了杯茶,“乔总是觉得有什么不妥吗?”向北脸一沉说道。

  乔斌笑了笑,“恰恰相反,我觉得的非常好,还有就是杨总呢,确实如如新所说,在中国商界,杨总可谓是呼风唤雨,在上市公司管理和财务管理方面可谓是专家。你父亲走之前就跟刘总打过招呼,他知道他走后,无论是谁都很难短时间内接管好月华集团,所以请刘总务必说服杨总前来相助。没想到,杨总听完你们的事情,二话没说,便答应了。其实月华总走了之后,杨总就赶来了乐城,给杨总吊唁完之后呢,一直都在乐城了解目前月华集团的情况。还有一个事情就是月华总在给你的信中说过,刘总他们正在帮月华集团借壳上市,而操盘手便是杨娜杨总,所以,杨娜总不是投奔我来,是投奔你来的。”乔斌说完笑了起来,杨娜脸上也露出慈善的微笑。

  向北惊讶的看着眼前的杨娜,“杨总,乔总刚才说的是真的吗?”

  “向北啊,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我跟你父亲也算是老朋友了,你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情,我能做的,一定全力以赴的帮你,广海现在公司发展稳定,我也没什么事情,闲着还难受,所以我觉得是你给了我一次重新回到舞台的机会呢。”杨娜笑着说道。

  向北目瞪口呆,虽然杨月华已经离开了,但是他却感觉杨月华依然在世,在他成长的路上帮他指引前路。

  “关于这位秦姑娘,不知道向北,你可愿意让她协助我呢?”杨娜接着说道。

  “当然,当然,不过这还得问如新。”向北转过头看着秦如新。

  “杨总,感谢您的认可,如果由您教导我,我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很优秀,而且,我在美国的时候便非常了解您,我记得没错的话,我们是校友,您在学校做过演讲,我是现场的观众,那时候便知道,杨总在国内一定能做一番大事业,如今能有幸跟随杨总,我想,这是上天对我莫大的恩惠。”秦如新兴奋的说道。

  “好,我是这么想的,首先是向北呢,要公开接管月华集团,首先是把法律上的手续走完,然后召开董事会,我会在这几天帮向北整理出资料来,这件事情可能要如新去做了,第二就是目前月华集团已经完成前期的准备,最后就是进入交割期,这个是需要向北完成接管之后才能完成的,关于向峰科技,我的建议是依然独立发展,但是一旦上市,那就可能会存在关联交的问题,这件事情我会请国内最好的事务所帮向北做股权架构和资产配置的方案。剩下的事情就是对内部人员下手了,这件事情可不是一天两天能完成的,可能会让月华集团难受一段时间,但是如果想要成为一家现代化企业,尤其是一家上市公司,内部人员的问题务必要解决。”杨娜说道慷慨激昂,也看得出胸有成竹。

  “好,那就按照杨总说的做。”向北此刻充满感激,眼中闪烁着泪光。

  乐城飘起小雨,对于很多人而言,下雨是见令人厌烦的事情,但对于有些人下雨尤其是小雨是件浪漫的事情,他们带伞却不用伞,因为这可能会让他们离自然的恩惠更远。向北的性情让他更真实,在尔虞我诈的商海中,向北像是一股清流,澄澈宁静,就是因为这样,他的身边聚集了大量赤城的人,愿意倾其所有,助向北一臂之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穿球鞋的年轻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