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欲盖弥彰
灵渡2019-10-23 09:042,805

          初秋的夜晚,是极为明朗的。墨蓝的天空高远宁静,月色星辰之下,深黑的湖水波光缱绻。

           落雁阁依旧是歌舞升平,乐尔不断。

  来约客栈

            白神医盯着药方,似是要把纸看出个洞来,自他买药回来给唐铭解毒后,就一直保持这个姿势,按道理,解了毒最多也就一个时辰就会醒来一次,可到现在已经过了六个时辰了,依旧没有动静。

           丫头的药不管用?不可能的啊,难道自己配错了?自己还是了解自己的水平的,何况还有药方呢。

           剑愁没有打扰白神医,守在自家主子房门前,盼着主子醒来。

           不知是有意无意,柳嫣来到唐铭房间的时候,外面的猫叫了一声,掩盖住了柳嫣落地的声音。

           床上的人安静的躺着,如画似雕的美得不真实的脸庞,自然而然地透出了一种睥睨天下的尊贵,像有一种神奇的魔力,让人陡然心生怯意,不敢直视他的脸。

           可走进一看,男人的身躯带着一丝苍凉,许是一连十几日的赶路,让人狼狈了不少。

           白暂的指头上此时正躺着一条狰狞的伤疤,葱葱玉指抚上了俊逸的脸庞。

           “对不起~”

           柳嫣的声音极其细微,脸上依旧没有什么表情,但从她的动作可以看出她的小心

           “我不敢偖求,更不敢赌,将难题留给了你,你本可以有两个选择,你却偏偏选择了最不可能的一条路,可我却给不了你保证,我从来都不由我自己支配,但这一次,我想试试。”

           “我最讨厌被冤枉,因此才能借着你意识被控的时候冷下心来,但是你总能把我的心捂暖,让我贪恋起这种感觉。我要是没有你了,我要怎么办?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心越来越不由我控制了,就连……我为什么会在这,我都没有思考清楚。”

           说罢,柳嫣静静地开启了异视,两根细细的银针浅浅的扎在唐铭的手上,而后又立刻走了。

          恰巧这时,剑愁感受到了动静,推门进来了。觉察房间有些怪异,想要细究,蓦然发现躺在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主子!你醒了。”

           白神医听到动静立刻走了进来,停在门口顿了顿,又叹了了口气

           ‘这丫头还是来了啊。’

           白神医走到床边,又替唐铭把脉,而后又自嘲般笑了一下:丫头出马,我还担心什么呢?

           唐铭醒后处于混沌的状态,一直在思考着刚刚听到的话,也没注意剑愁和白神医在干嘛,在说什么。

           ‘这怎么听起来那么像嫣儿说的。什么不可能的路,为什么不能由自己支配,嫣儿,你到底背负着什么,不管怎样,我会陪着你。’

  落雁阁

           向天来了一趟流水阁,却被侍女阻止,不让进去,随手便砸了一套茶具。

           柳嫣恰好回来听到动静,深深的皱了眉头,停止了打开门的动作。

           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太脆弱了,若是有一天,他知道了自己的身份,那该如何?

           柳嫣晃了晃脑袋,试图甩开这些乱七八糟的念头,可心浮气躁的她,冷静不下来,这是她第一次那么失控的去胡思乱想,更是感受到了一丝慌乱。

           向天回到房间,回想起当初和柳嫣见面时的场景,脸上不由得多出了一副笑容。

          箜篌的音域相当的独特,清清如风过寒山铜铃之音,泠泠若雪山冰泉之声,姑娘的技艺娴熟而流畅,那蚕丝薄纱广袂随着她双手的抚动而飘拂如流云,那张精致如玉的小脸冷若冰霜,却更让人魂牵梦绕。

           那是多么惊艳的一个美人啊,高山流水也不过如此。本想着远远的观望就好,但那独特的韵律让自己忍不住跟着吹起了箫。

           一曲毕,眼前的人送来一抹赞赏的眼神,顿时觉得有些飘飘然,忽而大起了胆子上前邀约。

           “原谅在下唐突,敢问姑娘芳名,在下有幸和姑娘合奏一曲,终是觅得知音。”

           那女子只是抬头看了一眼,竟让自己失了神。

           “刘若水。”

           弱水三千,流水无情,不知是怎样的意喻才配得上如此出尘的人。

           更让自己想不到的是,这名女子竟然愿意跟自己回来落雁阁。也不管她提了什么要求,我全都答应了。

           更让人惊艳的是她的舞姿,本是寻觅知音,却不曾想落雁阁的生意竟然大好,客人也不局限于原来那些,文人书生踏破门槛,她一概不见,只是平时却和自己抚琴,奏乐。没想到自己在她那里竟然有些份量。

           慢慢的我们越发熟悉,我总能从她的琴音中听出淡淡的感伤,在自己的询问之下竟得知有人“辜负”了她,而自己心中的火苗越烧越旺。

           想来自己离她越来越近,却没想到那个人竟然出现了,打破了之前的平静,“辜负”     她的人,怎么还好意思来找她,真是荒谬,可心中确实慌乱了。不得不承认,那个人对她的影响很大。

           叩叩

           依旧是那不紧不慢的敲门声,让人无法和刚刚那碎裂的茶具联想起来。

           依旧是冷若冰霜的眼神,让人无法知晓刚刚的慌乱是出自于她。

           “向公子可有急事,刚才听闻侍女提及公子再找若水。”

           “的确有事与你相商。若水,你可否帮我一个忙。”

           “公子可先说来让我斟酌斟酌。”

           “若水,望你务必答应我。”

           “你且先说说看。”

           “若水,我知道你从来不屑于做言而无信之人,我希望能听到你的答复。”

           “你也知道我不做言而无信之事,因此我在答应前必须知晓我能否完成。你这是在逼我不成?”

           柳嫣的话语有些冷淡,让人听不出喜怒。许是因为平常柳嫣也是这么讲话,向天也听不出她的不耐烦。

           “也不是,只是希望若水你能更好过一点,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让你远离那个人,有必要还可以赶他走。”

           向天从怀里拿出一个香包,递给柳嫣

           “你将这个送给他就好。”

           柳嫣接过香包,并没有回答。而向天也不知在想什么,转身就走了。

           颇有一中你好自为之的感觉。

           怎么说呢,柳嫣对他怎么也喜欢不上来,之前跟他交流多半是因为他音律好,不讨厌罢了,但是现在他的心思……

           柳嫣知道香包里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打开来看后,果然,这是一种致幻的药物。只不过为什么柳嫣总感觉有些不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招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招愿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