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姻缘
未言再会2019-03-12 18:323,337

  第四章

  虽说是叔父,但他看起来确实和她一般年纪。脸上还有未褪去的稚气,模样硬朗、神情从容,笑起来也是如同阳光一般温暖。

  近篱心想,太后大娘娘恐怕是被仁孝二字蒙了心,眼前的叔父再怎么懂事体贴,这浪子一般的做派是要如何才能让天下人信服啊。

  刘巧儿见赵佶看了近篱好一会儿都没有移开眼,便道:“近篱,可会煮茶,来试一试呢?”

  近篱看着他手指向的方向,杯盏俱全,和家中习茗所用的几乎没有差别,便静静走到那里开始做茶。

  家中的做茶功夫都是苏先生所教授,做的不是东京达官显贵人家常见的茶道,而是寺院中的禅茶。苏先生左迁之时,常在寺院里小住,和各位禅宗大师们交往甚密,于是教出的茶道便是禅茶。

  近篱擦燃火石点燃蜡烛,开始在小炉之中添柴,柴火熏出的香气率先弥漫在房间里,引得刘巧儿和赵佶一同注目凑了过来。

  “你怎么先点了柴火?历来烹茶,都是要先挑拣茶叶,用水净了器具才点火烧水。”

  刘巧儿虽说是这青楼中的女子,所学所会完全不输给一个大宅院里的正经闺秀,一颦一笑甚是得体,完全没有那些勾栏女子的风骚模样,茶道竟然也是可以品评一二的。

  柴火的香气溢满,水也开始煮了。禅茶,意是众生茶,一草一木,一茶一水都是众生,佛家所说普度,便是要这一分一毫都被佛祖滋润。

  即便是木头,若不是细细挑拣也万万到不了这东京汴梁,所以正是要让品茶之人也感受这木头焚烧带来的自然香气,才会明白这茶来之不易。

  烧完木头,煮沸了水,茶叶则被放在碗盏之中,水一浇,茶叶便翻腾起来,佛祖如水浸润万物便是这个理。近篱沥干茶叶放置在薄叶之上,将润过茶叶的水倒在杯中,斟了两杯递到赵佶和刘巧儿的面前。

  刘巧儿惊诧道:“这便是茶了?你莫不是不懂做茶,糊弄我们吧?”

  赵佶笑了,拿起茶杯细细闻了一下,“这香气,确实淡得很,禅茶十六道,这第一道,旨在问禅。水利万物而不争,便是佛祖的回答。”

  眼前的叔父超过了近篱的想象,禅茶难得,仁宗时期禅宗才渐渐被世人所知,其达观隐逸的思想境界更是为世人所称道。只是这东京繁华地,清心寡欲的做派鲜有人知。

  近篱呆愣地看着赵佶,真是难以想象这样的一个少年,竟然已经是皇上了。她从未见过父亲,不知作为他亲哥哥的父亲是否也曾如他这般俊朗。

  赵佶放下杯子,转头便和刘巧儿一同回榻上去了,他们还有正在下的棋,两边斗得正酣,不是一道禅茶可以纷扰的。

  近篱背对着他们只听见赵佶夸了一句道:“小女子了不得。遍寻东京城,找不出几个能做禅茶的姑娘,这本是男子所学的茶道,比闺阁坊间宅门之内的更添深意。”

  刘巧儿一边落子一边问:“什么深意?我怎不知?”

  近篱在心中念的,竟然和赵佶不谋而合,她一边将湿润过的茶叶重新放进杯中,一边欣慰地笑了。

  “禅茶,不是茶。”

  这点深意,刘巧儿当然不知,她不知茕茕独立,孤影自怜,她也不知,这世间很多人把功名利禄、王权富贵都看得很淡。

  若不是身居庙堂之高,或是处于江湖之远,是断断不能看懂这一层的。

  茶还没有做完,棋便已经下完了,刘巧儿温婉娴静地送走了赵佶,回到房间便开始查问近篱的底细。

  “你?知道他是谁吗?”

  刘巧儿看似温柔娴静,话锋却显露出来,近篱才不是什么守拙的蠢材,她知道跟着刘巧儿她才有出头之日。

  “当今的圣上,少年天子。东京城谁人不知巧儿姑娘好风韵,端王流连撷芳楼,连登基了也不忘时常来探望。”

  刘巧儿的眼神突然划过了一丝轻描淡写的狠厉,她走到近篱的跟前,盯着近篱的眼睛叹道:“真是一双清澈的眼睛,东京城里真是少见。罢了,你日后便跟在我身边吧,我定然不会亏待你的。”

  说完刘巧儿便打发了近篱出去,一出门便看见了躲在远处候着她的南州。

  “终于出来了!”

  南州小跑着向近篱跑过来,看上去又是焦急又是慌张的,“我可没想到,第一天你就见到了圣上。”

  近篱倒是胆大,没心没肺地笑了,“这可不是正好嘛,反正我也想要见见他。”

  南州拉着近篱往楼下走,“我的小祖宗,这里可是东京,你可知道东京是个什么地方?”

  近篱摇了摇头,她刚刚来了这个传说中的首府,她哪里知道这是什么地方。

  “走!我带你去见识见识!”

  说着南州便拉着近篱离开了撷芳楼,撷芳楼在大街之上,对面则是一栋酒楼,上面写着“百味居”三个字。

  近篱说着就要往前走,却听到了一声马嘶,离她不过两米的地方正是一匹高头大马,近篱怯怯地退了回去,被南州拉到了路边。

  马上的男人瞥了近篱一眼,近篱便也回了他一眼。这人丰神俊朗,一腔豪迈之气,看着根本和南州这样的儒雅之士完全不同。

  而且说不上来为什么,近篱觉得这人身上有一股贵气,大概不是什么公子就是什么王爷之类的。

  “南州,那马上的人你可认识?”

  南州本来想斥责近篱两句,这东京的街道车马往来、络绎不绝,走在路上是要小心的。既然被近篱给打断了,他便也瞥向了那马上的人。

  “不认识,大约是外地来的商贾吧。东京这地方鱼龙混杂,不像你所在的小地方,人人都相互识得,家家户户都是亲戚。”

  近篱突然有一种被小瞧了的感觉,甩开南州的手,便往前走去。

  顺着街道往北走,一路上医馆、酒楼、裁缝铺、粮油铺子、酒肆比比皆是,路上的摊贩卖包子的、卖烧饼的、卖糖水的绵延了一整条街。

  近篱看到了一个笔墨铺子,好奇地走了进去,里面的人看了近篱一眼,倒也没有十分在意。

  近篱心想:东京可真是个好地方。女子出入这样的地方竟然也不会被侧目相待。

  南州倒是谨慎得很,立刻就把近篱从铺子里给拉了出来,“这地方,不是你这样的姑娘能进的。”

  近篱皱眉看着他,“这地方,也没说女子不得入内啊!”她的脸色不太好,南州实在是有些扫兴了。

  南州忽然觉得近篱见过刘巧儿之后,整个人都像是变了,她有些大胆不羁,甚至有些让他难以驾驭了。

  “这种地方,本就不是你们这些女子该来的地方,惹人注目。”

  南州有些气急败坏,说话声音都变大了,语气也没有很客气,有点儿给近篱下面子。

  “这样说,恐怕不合适吧?”

  远远的经历听到了一个温和的声音,像是调侃又像是安慰。

  男人眉目清秀,笑眯眯的,手上还拿着一把折扇,身上的纱衣随着风摆起,倒有些盛唐飘逸似仙的气象,倒和汴京这绸缎华锦为上的审美有些不太相符。

  南州乖乖作揖,“见过蔡公子。”

  近篱一愣,也对着面前的男子低头行礼,她没有想到习茗未来的主人,倒是先被她给遇见了。

  “撷芳楼又来了新人小娘子?看来,又是一个巧儿姑娘,才情甚好呢!”

  近篱抿着嘴偷偷地笑了,这男子看来熟知南州是何许人,看来必定是撷芳楼的常客。不过这也难怪,这蔡衢本就是端王殿下的伴读,和他从小同进同出,怎么可能不知撷芳楼,又不知刘巧儿呢。

  “奴家可不是小娘子,不过是洒扫的婢子不值一提。”近篱似乎是刚刚情绪还没有调整过来,说话还是冷冷的。

  南州吓了一跳,立刻扯了扯近篱的衣角。

  没想到蔡衢倒是被近篱这样的野性子给撩拨到了,哈哈得笑出了声,扇子挡着嘴,看着不像是一个公子的仪态倒像是个腼腆的姑娘。

  “你这小丫头可真是有趣,咱们一起喝一杯去,我也不枉今日出门这一遭为了。”

  南州刚想阻拦没想到就听见了近篱的回应:“去就去,当谁不会喝酒似的。”

  南州尴尬地站在一旁,眼光却仅仅地盯住了近篱。蔡衢发现了南州的在意立刻答道:“只是几杯酒,喝不醉你们撷芳楼的姑娘,南州公子先回吧,傍晚时分我定将人原封不动地送回来。”

  蔡衢转身便走到了前面,近篱则跟着蔡衢的小厮走在后面。

  七拐八拐地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面竟然有一处庭院,院子不大,但是花园景色倒好,一个亭子里早就有人在烹酒了。

  蔡衢扇着扇子走进亭子里,淡然自得,脸凑近了温酒的小炉子,细细地闻着酒香味,像是在花间闻香似的。

  “小丫头,过来坐。”

  近篱倒也不拘束,不胆怯,像是个主人似的走上前去,坐在了蔡衢的对面。

  两个人之间是浓郁的酒香气,这酒香里似乎还有淡淡的桂花味,水汽隔着两个人,朦胧的雾气之间近篱看向了蔡衢。

  那可真是一个面容俊朗的好少年、好儿郎。

  “你叫什么名字?”对面的好儿郎问道,一时看呆的近篱竟然忘了回答。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京梦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京梦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