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侍卫处(下)
么么2019-11-07 11:203,175

  地下通道只有十数丈长,两人心急之下不过半盏茶功夫就到底了,前方视线豁然开朗,出现一个数十丈见方的地下溶洞,溶洞的墙壁上插着数十火把令得此地恍如白昼一般。

  而正是因此,两人一眼看过去就能够见到这溶洞四周围一览无余,除了一些上好的箱子之外,不见他物。

  在溶洞的另外一个方则有一个简易的码头,一条地下暗河缓缓流淌,依稀可见此地曾有小船停留的痕迹。

  谢言凝从溶洞壁上取下两根火把分别抛向暗河的两头之处,就见到两处都已经坍塌了。

  蒲松龄微微吸鼻,又伸手在地面触摸片刻后才轻声道:“是黑火药,估计有人离开之前将暗河前后都炸塌了,就算有人能够追踪到此地也无从得知他们到底去向哪个方向。而且地下暗河既然被堵塞,最多只需三日这地下溶洞就会被河水所湮没,到了那个时候这一切自然消失在人世间了。”

  “好手段,不过此地不像是临时寻找出来的。”谢言凝道。

  蒲松龄叹息道:“应是当年纪府预备的逃难之地,或许正是因为有此地,纪欣儿才有可能与这一系列事情扯上关联,可惜纪花魁已死,否则的话就可知道应该向哪个方向追踪了。”

  谢言凝哼道:“看来蒲大才子对纪花魁念念不忘,可惜现在人鬼殊途。”

  蒲松龄再度叹息一声,道:“纪花魁高才,可惜你不曾与她相识,否则你二人定然会成为要好的朋友。”

  谢言凝回眸注视着蒲松龄,大大的眼睛在火光下似乎微微发光,片刻后她才似有意似无意开口道:“你主动请缨追查此案,是因为纪花魁?”

  蒲松龄点头道:“正是如此,我与纪花魁虽然只有数面之缘,但我一向佩服其才学,她若非女儿身,恐怕也是一代才子。她现在死得不明不白,于情于理我都要追查到底。”

  谢言凝哼了一声,大大的眼珠子剜了蒲松龄一眼后,方道:“既然如此,大才子你倒是说说,这些箱子又有何用。”

  蒲松龄上前几步,在那些箱子里面翻找片刻后,又翻出了数枚官银,他随手抛给了谢言凝,道:“这些官银应当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了,若是我将官银藏匿在此地,要运走的时候自然是要转到其他东西里面,继续用这些箱子岂不是在告知所有人,官银就在我手中?”

  “况且,既然连官银都散落了一些,那就说明对方是在很急切的情况下将东西运走的,若非如此,此地连一点线索也不会有。”蒲松龄思索道,“当然,还有另外一个可能性,那就是对方故布疑阵,此刻我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对方想要我们知道的。”

  谢言凝皱眉道:“那到底哪一种可能性才是真的。”

  “谢大小姐,你才是六扇门捕头,你来问我这些?”蒲松龄正色。

  谢言凝无奈叹气,道:“还请蒲公子指教。”

  蒲松龄摇头道:“我是真的不知道,此刻你我所得到的线索真的太少了,不过你想要知道更多的话,那么我倒是有个建议,只要你能想办法将被大内侍卫取走的卷宗给我一观,我或许有更大的把握。”

  谢言凝头疼道:“我若是能够从侍卫处将卷宗取出来,那么我就不是六扇门的捕头,而是当今圣上了,莫说我,便是沈在大人也未必能够做到。”

  蒲松龄闻言也是苦笑一声,侍卫处他刚刚进去过,那地方连苍蝇都飞不进去一只,想要从戒备森严的库房之中取出关键的卷宗简直如同天方夜谭。

  “那接下来我们应该如何行事?靠你我两人,想要继续挖掘下去是不可能的了。”蒲松龄微微叹息,人力有时尽,他虽然没有放弃的意思,但到了这一步却进退皆难。

  “只能去请出沈在大人了,只是一旦请出沈大人,侍卫处那边定然会得知此地的消息。”谢言凝为难道。

  “以快打快,在钱芳来不及反应之前将此地翻个底朝天吧。”蒲松龄也是微微揉着额头,事实上到了这一步两人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若不借助六扇门的力量,只需三日此地的一切就将烟消云散,想要再寻线索千难万难。

  ……

  半个时辰后,六扇门精锐尽出,整个纪府被围得密不透风、水泄不出。

  六扇门神捕沈在年约四旬,他身形消瘦,但是一双眸子却宛若鹰眼一般。

  对于这位在六扇门中地位超凡,犹若神明的神捕,无论蒲松龄还是谢言凝都是欠身行礼。

  沈在看都没看谢言凝一眼,而是冲着蒲松龄一笑,道:“素闻蒲公子高才,我这不成器的侄女多次烦扰你,实在是抱歉得很。”

  蒲松龄端详着这位京师的风云人物片刻后才摇头道:“神捕大人客气了,晚生不过是数次适逢其会而已,况且若非谢捕头多次相救,就我这爱管闲事的性子,恐怕早就被人丢在城外乱葬岗了。”

  沈在哈哈一笑,他伸手拍了拍蒲松龄的肩膀,而后比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我们边走边说,松龄也别怪我单刀直入,对于此次的案件你有何看法?”

  蒲松龄苦笑道:“不瞒沈大人,此次晚生真的没有任何看法,这一切事情太过蹊跷、但是又太过巧合,所有线索又不能贯连,若非晚生不信这鬼神之说,恐怕都会以为这是鬼神所为了。”

  沈在冷笑道:“嘿,鬼神所谓?水神诅咒?世人愚昧方信这鬼神之说,他们也不想想,若有鬼神世间就定有因果,若是如此的话,还要我这六扇门何为?直接让鬼神统管世间一切善恶不就是了。”

  蒲松龄哑然一笑道:“沈大人此言不可让大报恩寺的大师听闻,否则他定然要让你去辩个三天四夜。鬼神之属不可信,但是世人一心向佛、一心向善,倒是古之圣人追求的大同世界。”

  沈在闻言微微摇头道:“我是说不过你们这些读书人的,别人都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我是遇到了秀才,脑袋疼得很。”

  两人说话间对视一笑,后方的谢言凝噗哧一笑,等到沈在视线扫过来之后,她才神色再度肃然。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纪府的祠堂所在之处,看着散落一地的灵牌沈在叹了一口气,道:“何至于此。”

  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将灵牌收起来的想法,当年九龙夺嫡牵连者众,便是他沈在身为神捕,此刻除了叹了一口气外也做不到其他,更何况纪府还疑似与青楼命案、官银案有关联,在这个时候沈在自然不会有多余的同情。

  来到地下溶洞入口处,沈在才皱眉道:“便是此地了?”

  蒲松龄和谢言凝都是微微颔首。

  沈在神色奇异,道:“京师是前朝要员监工所建,在一方大员的府衙下方有逃生通道不奇怪,奇怪的是居然还被人所利用。”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地下溶洞之中。

  看着四周围散落的木箱,沈在神色奇异,片刻后才轻吁一口气道:“此地散落的木箱和失窃的官银数量正好对得上,应该不至于是有人故布疑阵。”

  方才蒲松龄在一路上已经将自己的推断告知,因而一来到此地沈在就有这个判断。

  蒲松龄有几分莫名其妙,旋即轻轻“啊”了一声,当日官银失窃一案既然在六扇门手中过过,那么沈在定然翻阅过卷宗,其记忆力定然超人,所以能够借助此刻的情况对照卷宗的细节推断出一些东西来。

  不过虽然肯定了此地曾经堆积官银,沈在依旧皱眉道:“历来官银失窃,窃贼都是恨不得将官银运送到深山老林、渺无人烟之地,再将银两融了重新铸造,但是现在官银在押送进京的过程中失窃,反而出现在京师的一处破落府院,蒲公子觉得这是为何?”

  蒲松龄皱眉片刻后,才轻声道:“晚生不敢说。”

  沈在笑了笑道:“此地就我们三人,但说无妨。”

  蒲松龄看了谢言凝一眼,见到她微微颔首之后,才沉声道:“其实沈大人应该也猜到了,无非就是两个可能罢了。其一,窃贼是朝廷中人,里应外合之下,甚至有可能等到官银运送进京之后才‘失窃’;其二,就是窃贼与朝廷中人有勾结,这批官银另有他用,比方有人要补足某处的亏空之类的,所以官银在失窃之后,才又被人运送进京,毕竟有人能够从此地将官银运走,那么自然可以运进来……”

  “你觉得哪种可能性比较大。”沈在微微颔首,继续问道。

  “不知道,还是那句话,线索真的太少了,若是妄自下决定的话,很可能会乱了我们接下来的行动。”蒲松龄叹息。

  沈在皱眉道:“想要将官银运入京中后再下手难度太大,禁军、大内侍卫、应天府、我六扇门,层层目光注视下,不会有人做这么凶险的事情,所以我倾向第二种可能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