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是人是鬼(上)
么么2019-11-07 11:203,201

  蒲松龄微微颔首,沈在是六扇门神捕,对京中防卫颇为熟悉,他既然如此说,那么就说明想要在京中对官银下手是万无可能,最大的可能性便是蒲松龄所猜测的第二种。

  蒲松龄思索片刻后,道:“沈大人,你可猜得出这笔官银最终会流入何处?”

  沈在摇摇头道:“若是知道的话,此案早就破了。不过既然大内侍卫插手了,此案距离告破也就不远了,此地的线索派人通传给侍卫处吧。”

  谢言凝轻轻哼了一声,一脸不满。

  沈在淡淡道:“反正就算不通传给他们,最多两个时辰钱芳也会知道此事,既然瞒不住何不做个顺水人情?”

  蒲松龄摆手,迟疑片刻后道:“沈大人,我有一言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沈在微微颔首道:“你说。”

  蒲松龄道:“既然此地的一切并非有人故布疑阵,而是真的在急切间退走,那么这纪府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东西?还请沈大人明察。”

  沈在看向地下暗河的两端,叹息道:“若有问题的话,这地下暗河两端的问题最大,言凝,选出四十个精壮点的捕快一起来动手,看能否清理出一条通道来。”

  谢言凝领命而去,很快带人下来,在暗河里探测确认深浅之后,分别在两端挖掘了起来。

  同时,沈在命人在整个纪府四处勘察起来。

  从此处能看出六扇门作为一个庞大机构的行动能力,若是只靠蒲松龄与谢言凝二人,莫说勘察整个纪府,便是想要挖掘地下暗河都束手无策。

  沈在下令之后也没有急着离去,而是手里把玩着从谢言凝拿来的几枚官银,神色奇异。

  许久后,他才轻声道:“蒲公子,或许我们被骗了,虽然不知道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但是这几枚官银,包括你之前得到的那一枚很有可能都是被对方刻意留下的。”

  蒲松龄身子微微一震,片刻后皱眉道:“但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刻意让我们知道官银案?”

  沈在摇头道:“有一个可能是不想要让我们六扇门继续插手此事了,因为青楼案一旦和官银案有了关联,此案就有极大的可能性要转到大内侍卫处理,不是六扇门所能够决断的了。”

  蒲松龄道:“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就越发说明对方是朝廷中人,否则的话岂会这么清楚朝廷的行事风格?”

  沈在道:“只是可能性而已,会否还有其他的可能性,我暂时还没有想到。”

  蒲松龄凝神片刻后,轻声道:“沈大人,如果在纪府之中有另外一处更加关键的地方,不可让我等察觉,对方又因为某些特殊的原因无法将那处地方破坏,那么故意露出破障,引我们到此地的概率,有多大?”

  “此话怎讲?”沈在道。

  “因我方才仔细回想我今日所遇到的一切,从得知桑三娘曾进入过此地后,再到无意间发现灵牌、官银,再到最后发现这地下溶洞,似乎都太过巧合了,细想的话似乎有一种有人在背后操控一切的感觉……”

  “而事实上,换做是我不想被人知道此地的一切的话,那么大可一把火将这纪府烧了便是了。”

  “又或者,这纪府对于对方来说有特殊的意义,不可损毁,若是如此的话,那么又绕了回来了,在这纪府之中定然有比此地更加重要之处,我们继续在此处浪费时间,恐随了对方心愿……一旦侍卫处那边得到消息,那么我们就又棋差一招了。”

  沈在盯着蒲松龄,思索片刻后,当机立断道:“所有人退出地下溶洞,在纪府勘察,特别是疑似有地下暗道、暗室之处,切切不可放过!”

  原本正在忙碌的捕快轰然应是,所有人尽数退出了地下溶洞,在各处忙碌了起来。

  鬼气森森的纪府,此刻已经处处灯火通明,侍卫处的人迟早会得到消息,在这样的情况下六扇门这边打的便是一个时间差而已,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半个时辰后,就在蒲松龄三人都等得有几分焦虑的时候,张三快步行来,道:“沈大人、谢捕头、蒲公子,我在后院发现一处可疑的地方……”

  沈在道:“何谓可疑?”

  张三拱手道:“那是一处佛堂,一开始无人觉得那处地方可疑,但是属下曾经陪老母去大报恩寺上过香,看到佛堂的时候就想要祭拜一番,哪曾想,那佛堂之中祭祀的并非是佛像,而是一尊颇为妖邪的神像,此事颇为蹊跷,还请沈大人定夺。”

  蒲松龄下意识的失声道:“神像?水神?”

  沈在闻言也是浑身一震,道:“速速带路!”

  几人加快了脚步,不过少顷就抵达了纪府后院的佛堂之前,此刻四周围已经有十几个捕头得令赶赴了。

  沈在一挥手道:“把守四周,不可让任何人出入。”

  一群捕快同时厉喝应是。

  佛堂之中,此刻李四已经恭候良久了,见到沈在等人到来,他低声道:“沈大人,此地蹊跷,还请你定夺。”

  沈在微微颔首,也没有急着进入佛堂之中,而是皱眉片刻后道:“让人多点燃一些火把。”

  伴随着一根根火把点燃,一个颇为宽敞的佛堂出现在了众人视线之中。

  佛堂最内里之处有一个佛台,上方有一尊神像在火光照耀下显得妖邪无比。

  而佛堂内里之处没有其他的多余布置,只是在四周围的墙壁上都挂着半腐烂的字画等。

  “佛堂内不挂佛经却挂字画,这是什么布置?”蒲松龄轻声开口道。

  这些捕快基本都是江湖出生,能够识字已经不错了,自然看不出此地挂着字画是大大的不对。

  说话间,沈在已经走到了神像之前,缓缓的将手中火把举起,就见到在那神像在火光之中终于彻底的看清楚了。

  神像身穿道袍,看起来有几分不伦不类,手持一个瓷瓶,而头部的位置虽然类似人脸,但又有显得狰狞无比,有一种尖嘴猴腮的感觉。

  谢言凝在一侧好奇的打量了片刻后,而后小声道:“这是什么神像?怎么我从来不曾见过?”

  蒲松龄解释道:“民间传说中很多的神,都是草木妖兽成精,你看这神像面部偏长,额头的位置还有两个鼓包,有否觉得如同传说中的蛟龙头……也就是说,这神像八成应该是水神像了。不过,此处言的水神,应该不是道教正统的水神,反而让我觉得如一方邪神的感觉。”

  谢言凝微微颔首,而后脸色一变,道:“不会是水神诅咒的那个水神吧?”

  说话间她下意识的退后了几步。

  蒲松龄道:“八成就是那个水神了,此事恐怕需要六扇门这边再加派人手勘察一番了,这水神的形貌如此诡异邪恶,要查出来应该不难。”

  沈在道:“我明日会让人处理自此事,不过蒲公子,若是按你所说的,对方的目的是隐藏其他东西,可能只是隐藏这一个神像吗?而且,单纯一个神像搬走便是了,那么多的官银都能够运走,少这一个神像么?”

  蒲松龄道:“或许,这神像真的不能搬走,比方说……”

  说到此处,蒲松龄、沈在、谢言凝三人几乎同时反应过来,视线都是落到了水神像之上。

  这神像不能搬走最大的原因,应该就是它必须存在在此地,或者说,它出现在此地才不会突兀,能更好的掩饰其他东西。

  沈在挥手示意,张三李四二人上前。

  两人小心翼翼的将神像搬开到了一侧,果不其然,在原本神像所在的位置有一个只容一人出入的通道口出现。而在神像搬开的瞬间,有一股腐臭的味道扑面而出。

  沈在和谢言凝同时脸色微变,道:“尸臭!”

  在这方面蒲松龄就不如他们了,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

  沈在神色恢复正常,飞快下令:“多派几个人手进来,或许我们真的发现真正的线索了。”

  片刻后,通道之内火光大盛,内里之处一个小型祭坛出现在了众人眼前,祭坛的正中之处,依旧有一个如同外间一般的诡异神像,而在祭坛的后方之处,则是有一个深坑,深坑约莫有三丈深,在火光的照耀之下,能够看到下方有累累白骨,最少有近百具之多。

  除了那累累白骨之外,在上方还有几具已经腐臭的尸体身穿袄裙。但是它们身上的衣服看起来还颇为完整,显然在临死之前没有怎么挣扎,也没有太多的痛苦。

  蒲松龄捂着口鼻来到了深坑边缘看了下去,片刻后他才看了谢言凝一眼,道:“我知道纪欣儿房内那具无名女尸来自何处了,那个应该便是它的头颅了。”

  谢言凝微微颔首,脸色苍白无比,道:“此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女尸,而且她们的衣裙……”

  说到此地,她忍不住看了沈在一眼。

  沈在轻哼一声道:“不用猜了,这确实是宫中的服饰,这些女尸应当便是来自宫中的宫女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