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8.是人是鬼(中)
么么2019-11-07 09:553,185

  场中气氛诡异,所有人视线都落到了沈在身上,需知宫中规矩繁多,宫女、太监等都不可擅自出宫,此刻为何会有宫女尸体出现在此地。

  沈在皱眉良久,方轻声道:“其实从数年前开始,宫中就偶有宫女失踪,此事涉及天家,一直都是大内侍卫那面在处理,我虽然知道此事但是却没有深涉其中。不过我能肯定的一点是,宫中应该不会与此地有太深的关联。”

  显然,宫女尸体来历牵涉太深,沈在便是神探也不愿多言。

  蒲松龄微微颔首,表示理解,道:“撇开这些宫女的身份不言,我只想知道,什么人能够一而再、再而三的将女子带到此间,而看这模样,应该是用来祭祀这妖邪的神像了。”

  沈在叹息道:“若要讨论此事,恐怕又撇不开宫中了。”

  说到此处,他无比头疼,片刻后他看了张三、李四等人一眼,轻轻挥手。

  这些捕快留下火把之后就是尽数退去,因为他们皆知接下来的事情恐怕他们没有资格听到,又或者不小心听到的话,便是杀身之祸了。

  待到此间只剩下三人之后,沈在方叹息道:“若是要说宫中宫女失踪为何故,确实撇不开宫中,我听闻东宫府中每年都需要填补数次宫女,这些宫女之中,有一部分在来年之后就会放离,但是却有小部分宫女从此就失去踪影……宫中有流言道,这些宫女侍寝的时候有部分意外有了身孕,而太子妃那边,恐不会让这些有了天家骨血的宫女活下来……当然,此事涉及到了宫中,谁也不知道真假,六扇门也没有资格查访此事……”

  “若是宫中有人替东宫那边处理这样的事情,那么要得到几具宫女的尸体,又有何难?”

  蒲松龄和谢言凝同时觉得遍体生寒,因为若是此事涉及到宫中,甚至涉及到东宫的话,那么他们是万万查不下去的。

  “但我猜测此事未必为真,或许有人借着这个流言,趁机掳走些许宫女,宫中的总管太监等人惊惧之下,上欺下瞒,那么宫中数千宫女,一年偶尔少了个半个,又有谁察觉?”沈在吁了一口气,说出另外一番话。

  “那宫中有什么人有这样的能量?”蒲松龄道。

  “都有,宫中大人物太多了,在这样流言的背景下,这些人动几个宫女,又有谁人知晓……不过此次或许有机会弄清楚这些来龙去脉,此事一旦涉及到官银案,那么便是上达天听也能查探出来,侍卫处这面是不会放过这些线索的。”

  此刻,青楼命案、官银案、水神诅咒、宫女失踪,乃至于关于天家的流言都尽数纠缠在了一起,这些东西看似关联不大,但却又千丝万缕。

  “或许,只要能够查探出这些宫女尸体的来历,就能够得到多一些线索了。”沈在道、

  蒲松龄思付片刻后,方道:“还有一个线索,长乐坊对面那个面摊的小二或许知道一些事情,虽然我觉得他多半是为人所利用的,但这毕竟也是一个线索,不可错过……”

  “这么说来的话,我等还不算毫无头绪。其一可去寻访王长峰出生地,其二则是那面摊小二,其三则是宫女尸体来历,其四则是这妖邪的神像……”说到此处,沈在都是苦笑了起来,他身为神捕,不知道破了多少的大案要案了,但是从来没有一案如同此案一般的令人纠结。

  到了此地他们确实得到了不少线索,但是没有任何一个线索堪称关键。且侍卫处的人虎视眈眈,随时都有可能出现,让六扇门不再有资格继续寻访此事。

  “现在如何是好?”谢言凝都是苦笑连连,有一种一时间不知道如何下手的感觉。

  蒲松龄皱眉看着下方的深坑,道:“这个坑洞就留给大内侍卫处理吧,他们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反倒是这神像我觉得问题更大,说不定它身上就有线索。”

  沈、谢两人都是微微颔首,深以为然,特别是沈在此刻对蒲松龄都高看一眼了,在如此混乱的局势下还能够有如此冷静的判断,此子确实不简单。

  “我来吧。”

  说话间,蒲松龄手中的火把举起,直接探到了那神像的近前之处,想要看个清楚。

  便在此刻,那巍然不动的神像突兀的微微一晃,一对妖异的眸子在此刻骤然间亮了起来,闪烁着淡淡的杀气。

  蒲松龄因为这突变愣在了场中,他毕竟不是江湖中人,一时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反应。

  “小心!”谢言凝第一个反应过来,她一把抓住了蒲松龄的后背,两人同时向着后方退去。

  “砰”的一声,那妖异的神像此刻居然动了,其右臂落在了蒲松龄刚刚站立之处,若非方才谢言凝反应及时,此刻蒲松龄多半已经头颅碎裂了。

  “什么人!?”

  “装神弄鬼!?”

  沈在、谢言凝两人同时厉喝一声,沈在一直挂在腰间的铁尺骤然间飞出,向着前方撞去。

  一声巨大的轰鸣传来,那妖邪的神像一掌劈落,令得铁尺逆飞而回,这不大的空间之内四处有炸裂声传来。

  “呜呜呜……”

  诡异古怪的声音响起,那神像就这样凌空飞起,在半空之中盘旋着,下一刻骤然间涨大到了占据半个空间,而后一对手掌压落。

  沈在手中铁尺在半空之中一划,一击如同雷霆一般的横扫而出。

  与此同时谢言凝已经护着蒲松龄退到角落之处,她手中的铁尺同样探出,闪电般的和妖邪神像的另外一只手掌撞在了一起。

  那手掌凌空变招,变抓为拍,硬生生的向着沈在和谢言凝所在之处拍落。

  两人手中铁尺同时飞出,挡住这一击之后,又向着后方退去。

  那妖邪的神像似乎轻轻的“咦”了一声,下一刻就见到神像一张嘴,一口绿色的液体喷出。

  “有毒!你们退!”沈在神色微变,护着谢言凝和蒲松龄两人向着通道退出,同时他的上衣飞出,在半空之中打了几个转之后兜着那些绿色的液体向着一侧甩出。

  “嗤嗤”声传出,衣袍瞬间被洞穿出了几个焦黑的洞口,但三人却在险之又险的情况下避开了这几乎必杀的一击。

  “沈大人……”谢言凝焦虑的声音传出。

  “速退,外面没有声息,多半也有不对之处,小心为上!”沈在一声厉喝,同时他脚掌一踏,凌空一点,身形向着四周围转出,在这狭隘的空间变幻角度,到了某一刻手中的飞镖却脱手而出。

  那神像的眼眸被击中,似乎被惊退了几分,它再度变成了常人大小,凌空扑杀而来。

  “这点本事还怕了你不曾?”沈在一伸手,地面上的铁尺飞到了他的手中,他手持铁尺瞬间打出了十数击,每一次击落的时候,他都觉得自己的一击如同打在了棉花之上一般,难受无比,没有受力处,但是偏又不得不出手。

  需知沈在在六扇门有神捕之称,一身内外功更是已逞化境,便是大内侍卫号称第一人的钱芳,禁军大统领等人与他交手最多也不过五五之数而已,但是想不到今日却狼狈如此,一交手就落入下风。

  不过沈在长吸一口气之后,身形再度借力杀出,此刻他虽然还不明白眼前的一切是怎么一回事,但若在此刻退缩,相当于一切前功尽弃。

  另外一面,谢言凝护着蒲松龄已经来到了外间之处,原本守护在此地的捕快尽数瘫软在了地面之上。

  蒲松龄微微一吸气,就觉得头昏欲裂。

  “迷香!不是鬼神!装神弄鬼!”谢言凝厉喝开口,她飞快的扯下一截衣袖捂住了自己的口鼻,同时此刻她也顾不上蒲松龄,而是飞快杀出。

  “砰砰砰——”

  四周围的那些字画此刻骤然间同时飞出,向着谢言凝所在之处飙射而来。

  半空之中的谢言凝手中铁尺横挑竖指,将接近九成的字画都尽数挑离,但是最后关头却还是有一副字画撞在了她的身上。

  一击之下,谢言凝身上猛的跌落在了地面之上,但是与此同时她手中的铁尺却脱手而出,暗中之处传来了一声闷哼,下一刻闷哼变成了凄厉的冷笑声。

  “对方要杀蒲松龄!”内里之处,沈在还在动手,听闻外面的声响却飞快开口。

  谢言凝原本要追杀而出,但是此刻却飞快退后。此刻蒲松龄虽然没有昏迷,却浑身酸软无力,靠在了地上巍峨喘息。

  此刻谢言凝也顾不上男女之别,而是将蒲松龄抱在了怀中,而后皱眉看向了四周。

  “砰”的一声,内里之处似乎有什么东西从通道口窜出,沈在的身形飞快杀出。

  “砰砰砰——”

  四周围之处,接连的声响传出,佛堂的大门、窗户等同时骤然间关闭,传出了巨大的声响。

  沈、谢两人的脸色在此刻难看到了极点,不管对方是人是鬼,这一次交锋他们都一败涂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