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9.是人是鬼(下)
么么2019-11-07 09:563,166

  良久之后,外间之处传来一阵呵斥声,仔细听去应当是六扇门的人在破门。

  沈在缓缓起身,谨慎的盯着四周围之处,而后开口厉声道:“退到远处,用木棍竹杆挑开门窗,所有人不得轻易靠近。”

  外面传来了捕快的应是声,片刻后佛堂的门窗才被人缓缓的推开。佛堂之内一股白烟弥漫而出,片刻后逸散在了空气之中,待到白烟消散,沈在和谢言凝两人才扶着蒲松龄快步走了出来。

  “进去几个人,将张三他们抬出来。”沈在阴着脸下令,等到片刻后十几个捕快一字排开躺在地面上的时候,他的神色更加难看了。

  六扇门这一次真的是阴沟里翻船了,分明内外人手如此之多,却还是中了对方下三滥的手段。

  “沈大人,只是普通的迷香而已。”一个捕快勘验片刻后,打来冷水为那些昏迷的捕快擦拭脸颊,良久这些捕快才一个个清醒了过来。

  片刻后蒲松龄也幽幽醒来,察觉到自己无大碍之后才吁了一口气,此次真的是惊险无比,若非是有沈在和谢言凝跟在身边,他不知道已经死了多少次了。

  “沈大人,我们是中了什么毒?”蒲松龄瘫坐在地面上,轻声开口道。

  沈在缓缓道:“应是最普通的迷香,甚至是青楼瓦舍用来对付刚烈女子的那种,这东西很好找,所以也查不出来历……”

  蒲松龄皱眉:“对方用了迷香,说明没有伤人之心么?”

  沈在道:“应当是怕我们再查到线索,越是普通可寻之物,虽然效果没有那么好,但是要查找却无比的困难。”

  蒲松龄颔首,道:“应该有这么个原因,但是这应该也说明对方的杀心不重,他们或许真的是冲着我来的而已,但我一个小小的秀才,手无缚鸡之力,有什么好杀的?”

  蒲松龄自己都是有几分莫名,他掌握的线索并不多,为何一定要杀他。

  谢言凝叹息道:“或许是因为你在长乐坊坏了他们的好事吧,若是无你的话,长乐坊的事情六扇门未必会知道真相,景龙也未必会死,可能在对方看来你比我们六扇门还要可恨。”

  蒲松龄苦笑一声,自己一个秀才若是被一群不知道是人是鬼的对头盯着,那么真的是半夜都睡不着了。

  他思付片刻后,方轻声道:“不过也不太对,对方若是真的要杀我的话,刚刚机会不少,但是对方却没有强杀我,也就是说,他们有比杀我更重要的目的……”

  说到此处,蒲松龄脸色一变,道:“不好!那祭坛!”

  沈在闻弦而知其意,此刻他脸色微变,下一刻身形一动风驰电掣一般的扑进了佛堂之中。

  片刻后,他黑着脸退出了出来,神色难看到了极致。

  蒲松龄沉声道:“出事了?”

  沈在缓缓道:“黑油,对方用了黑油浇在了那深坑之中,此刻里面火势连绵,而黑油此物水泼不灭,等到它焚烧殆尽,里面的证据就都没了。”

  蒲松龄也是叹息道:“对方的目的并非是彻底的烧毁那些尸骸,而是要烧毁尸骸身上的衣物吧?至于那些尸骸就算是落到了我们手里,也起不到什么太大的作用?”

  此言一出,三人都是大感头疼,对方到现在还没有露出真面目来,真的不知是人是鬼,但却已经难对付到了这个地步。

  每一次出手,都有一种抢先一步的感觉,让人万分无奈。

  谢言凝叹了一口气,但片刻后却眼前一亮,道:“对方在这样的情况下,还出手用黑油烧毁证据,岂非说明对方是人。”

  沈在和蒲松龄原本都有几分叹息,此刻闻言都是眼前一亮,谢言凝这个角度颇为新鲜,相当于在毫无线索之中硬生生多了一条线索。

  沈在此刻倒是恢复了信心,而后一笑道:“只要是人行事,那就定然会留下破障,无论多么精妙的布局总有可堪破之处,对方越是在意这些,越是说明宫女一事关乎重大,此事我会亲自查访清楚。”

  见到沈在如此信心,蒲松龄和谢言凝都是松了一口气,他们此刻最怕的便是沈在会中途放弃,若是如此,此事将会越发的难办。

  四周围的那些捕快则是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只当作什么都没听到,宫女两字关乎太大,他们这些小人物轻易涉足,很可能粉身碎骨都不知道原因。

  “诸位弟兄不用担心,此事只能我亲自进行,在场的都是自家兄弟,沈某不会害了你们。”沈在又看向四周,而后沉声开口。

  那些捕快低声应是,原本还有几分担忧,但是此刻担忧尽去,有这样一个为他们着想的上官,办事的时候他们才能够无后顾之忧。

  “不知道何事沈大人需亲自进行,不如某来为大人效力一二如何?”

  突兀的,一阵略带几分寒意的轻笑声传出,下一刻,一道身影从半空之中落下,直接来到了人群之中。

  众人定睛看去,赫然便是钱芳。

  伴随着他出现,就见到四周围有无尽的火光亮起,诸多侍卫处的骁骑从四周围涌出,黄马褂、侍卫刀如同黄色的海洋一般,震慑人心。

  “钱芳!”沈在神色平和,他知道侍卫处的人会来,但想不到会来得如此之快而已。

  钱芳一脸含笑,普通的面容上却带着一种上位者的气度,只是站在那里而已,就仿若威慑场中所有人,他身上的黄马褂在黑夜中更是耀眼无比。

  谢言凝和蒲松龄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都是神色不变,微微拱手道:“见过钱大人。”

  钱芳视线落到了谢言凝身上片刻后,又落到了蒲松龄身上,而后淡淡笑道:“蒲公子,你虽有功名在身,但你毕竟非我朝廷中人,在这大案要案之中涉入太深并非好事,上一次我能为你撇去嫌疑,但你若不自知再度深陷其中,就不是某能帮你的了。”

  蒲松龄神色不变,只是拱手道:“晚生多谢钱大人援手。”

  谢言凝闷哼一声,狠狠的瞪着钱芳。对面之处,陈琳儿也是迈步而出,寒着俏脸注视着谢言凝。

  两女上次在侍卫处没有分出胜负来,此刻大有一言不合再来一场的架势。

  钱芳似笑非笑的,倒是没有出言阻止的意思,对于他来说今夜正好找不到出手的借口呢,若是谢言凝能够给他一个借口,他自然是千般同意的。

  沈在轻轻一抬手,拦住了谢言凝,淡淡道:“钱大人,蒲公子是我六扇门聘请来的,我六扇门自然会维护其周全,这一点是勿用钱大人担忧了,不知道今夜钱大人前来打扰我六扇门公干又是为何?”

  钱芳眯着眼睛,看了沈在片刻后才缓缓道:“钱大人真不知道我为何而来?”

  沈在神色冷漠,没有开口的意思。

  钱芳继续淡淡道:“听闻沈大人运气好,在纪府中发现了之前扬州失窃那笔官银的踪迹,此事我侍卫处追杀良久都没有线索,今日托沈大人的洪福,能够得到些许线索,实在是开心得很。翌日我定然亲自摆酒宴请沈大人……

  至于此间一切,还希望六扇门能将所有发现尽数告知且移交我侍卫处。”

  谢言凝面色一寒,道:“钱芳,你不要太过分了!”

  陈琳儿则是低声娇喝道:“谢言凝,你直呼大人名号,这便是你六扇门的行事风格了么?”

  两女彼此对峙,眸光之中都是毫不掩饰的杀意。

  钱芳笑了笑,道:“琳儿退下,谢捕头心情焦躁,我们要理解,来日我们设宴你再当面给谢捕头致谢,毕竟今晚六扇门为我侍卫处节省太多人力物力了。你说对么,沈大人……”

  “官银一案,圣上金口玉言,已经票拟我侍卫处办案,沈大人若是阻挠,此事恐怕就算到了圣前,某都要与你好好打这个官司了!”

  沈在神色略微阴沉,片刻后才突然淡淡一笑道:“既然钱大人对我六扇门这个案子这么感兴趣的话,明日我就吩咐人将卷宗送去侍卫处,至于这纪府非我六扇门之地,还请钱大人自便!”

  随后沈在一挥手,道:“我们走!”

  谢言凝脸上虽有不甘之色,但是此刻也只能微微咬牙,跟随在了沈在身后。

  一群捕快此刻都是神色阴沉,但是在却没有人乱言什么,而是各自收拾飞快离开。

  “沈大人,恐怕我还需要再警告一句……”钱芳没有转身,而是淡淡开口,“此案既然已经被我侍卫处接手了,便请六扇门休要再插手其中了,否则的话,一旦出现任何变故,某怕沈大人你吃罪不起,头顶乌纱难保。”

  沈在身形微微一顿,淡淡道:“沈某行事还毋须钱大人指点,钱大人管好自己便是了。”

  话音落,他一挥手一群人就是飞快离开了。

  后方,钱芳微微转身,看向了沈在离开的方向,神色奇异。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