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六扇门中(中)
么么2019-11-07 09:533,204

  “这么说来,我们蒲松龄大才子的脑袋看来是保不住的了。”一侧之处,突然的传来了轻笑声。

  两人惊愕看过去,便见到沈在此刻换了一身便服走出。

  蒲松龄忙站起来行礼,谢言凝则是俏脸微红道:“沈大人你什么时候学会了偷听的本事?”

  沈在哈哈一笑也不介意,他走过来看着桌面的卷宗,道:“怎样,刚刚卯时三刻侍卫处那面已经有人来要卷宗了,这通宵达旦你们可发现了什么?”

  两人同时摇头又点头,沈在一脸莫名。

  谢言凝叹息道:“虽然得到一些线索,确定了纪欣儿九成是纪庸之女,而且她的名字有人为篡改的痕迹,但是只知道这一点似乎没有太大的意义。”

  “嘉庆布政使纪庸之女居然是这一连串案件的源点么?”沈在喃喃开口,也不知道想到什么。

  蒲松龄道:“沈大人是否想到什么了?”

  沈在摇头道:“线索依旧无法串联在一起,不过我已经遣人去查访另外几件事,应该几日间就会有消息,待到消息确定之后,或许这些线索可以串联在一起。”

  蒲、谢二人都是微微颔首,另外几个线索确实需要探清楚,若是能够理清这里面的关联,对于堪破这背后一切会有巨大的好处。

  说不定此事背后的一切将会迎刃而解。

  沈在继续道:“这些事情不是一时半会儿之间可以查访清楚的,这几日你们就在六扇门内好好休息、养精蓄锐,一旦得到消息我恐你们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蒲松龄道:“若是如此,我倒希望现在开始就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

  想到一代佳人香消玉损、死得惨不忍睹,他此刻就是略微心疼。双方虽无男女之情,但是却是情投意合的友人,此案若无法告破,他定然是夙夜难眠。

  而谢言凝也是微微叹息,她没有蒲松龄这般的执着,但此案由她而起,此刻却让她袖手,她的自尊与骄傲是不允许她如此的。

  见到两人模样,沈在叹道:“你们两人如此,我倒是多了两个可以信得过的得力助手,否则接下来的行动将会千难万难。”

  蒲松龄和谢言凝对视一眼,都听出了沈在应该有了一定的把握,否则不会如此开口。而此言也令得两人稍微安心,接下来潜心休息,等到沈在安排就是了。

  谢言凝低声道:“那我现在就安排蒲公子去休息?”

  沈在道:“不着急,我接下来要入宫去查访一些事情,你们帮我应付一个人,记住千万不要和她翻脸,至少此刻不是翻脸的最佳时刻,特别是言凝你若是做不到的话,此事我就让张三处理。”

  谢言凝道:“神捕大人既然有线索的话尽快去,其他事情我定然会处理好的。”

  沈在笑了笑也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其他事情还能够遣人去暗中查访,但宫中之事他务必亲自出面,其他人不但没有这个资格,而且一个不慎就是株连九族的大罪。

  ……

  片刻后,谢言凝与蒲松龄才知沈在要他们应付的到底是何人。

  大内侍卫侍卫处千户陈琳儿身穿黄马褂腰挂侍卫刀,当她出现在了这庭院的时候,谢言凝几乎是下意识的站了起来,两人四目相对时候都能够看到对方眸子之中的森森杀意。

  蒲松龄伸手在谢言凝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下,而后轻声道:“多点耐心,此刻确实不是翻脸的时候。”

  谢言凝闻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而后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拱手道:“不知道贵客登门,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陈琳儿似笑非笑的走了过来,来到凉亭边上的时候,她看向桌面的卷宗,道:“什么时候谢捕头也有如此耐心了,我还以为谢捕头会直接拔出铁尺与我大战三百回合呢。”

  谢言凝哼了一声颇为憋屈,若非方才沈在已经再三交代了,她此刻真的想要拔出腰间的铁尺。

  蒲松龄在一侧轻轻一笑道:“陈千户,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此处毕竟不是侍卫处衙门,而是六扇门,若是谢捕头要动手,只需要一个手势就能将你射成箭靶子了,何必浪费自己的力气,你说对吗?”

  陈琳儿神色一僵,而后沉声道:“她敢!”

  蒲松龄笑道:“她确实不敢,可万一她突然烧了脑子这样做了,你说侍卫处会否给陈千户你找个公道出来?又或者你一个大活人白天在六扇门就这样失踪了,六扇门却没有人承认你来过,那又应该如何?”

  陈琳儿脸上的原本有着的一丝傲气尽数消失,她此刻才明白自己并非是在侍卫处衙门中,一旦六扇门真的翻脸不认人的话,她很可能死了都白死。

  虽然这样的可能性微乎及微,但是并不代表没有。

  谢言凝轻笑道:“陈千户如果怕了,要不要去侍卫处多带百八十人再来我六扇门说事?”

  陈琳儿轻哼一声,而后道:“按照钱大人与沈大人的约定,相关卷宗今日要移交我侍卫处,还请谢捕头配合。”

  谢言凝哼了一声,淡淡道:“此事我知道,还请陈千户出示公文,交接完毕之后这些东西你就可以带走。”

  陈琳儿皱眉道:“此事是两位大人的约定,何来公文?”

  谢言凝摇头道:“陈千户,不是我要为难你,而是此事虽然你我都知,但是你这样贸然将这些卷宗带走,却连一纸公文都不与我,日后你家钱大人再来找我们要这些卷宗,我当如何是好?”

  陈琳儿俏脸微寒,道:“那谢捕头你的意思就是不愿意配合我了?”

  谢言凝道:“你可强行将东西带走,但我不保证六扇门的兄弟不对你出手。或者你回去带一纸公文来再来带走卷宗,大家都是朝廷中人,还请陈千户配合!”

  陈琳儿神色数变,但谢言凝身份特殊,她终究不敢强行行事。

  此刻她豁然转身,不过在将要离开的时候却回头看向蒲松龄道:“蒲公子,一介布衣涉入此事太多,你自己最好小心一些,若是出事了,别说我侍卫处不为你主持公道!”

  谢言凝微笑道:“多谢陈千户关心,不过蒲公子的安危我们六扇门自会负责,就不用劳烦侍卫处的各位兄弟了!”

  陈琳儿神色微寒,终究她不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她深知若在六扇门强行出手,理亏的终究会是自己而已。

  待到她身影消失,谢言凝方才回头看着蒲松龄道:“想不到我们的蒲公子如此尖牙利齿,不过陈琳儿是钱芳最心腹的几人之一,你得罪了她就和得罪了整个侍卫处没有区别,你就不怕日后在大街上走着,突然就没了命?”

  蒲松龄道:“反正早就得罪死了,多得罪几句和少得罪几句有甚大区别吗?”

  谢言凝思索片刻后,道:“确实是这个道理,不过你有功名在身,便是大内侍卫要动你也需要思付影响,日后那烟花柳巷你就少去一点了,免得出事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蒲松龄叹了一口气,自己在谢言凝眼里成了成日出没烟花柳巷的人了?

  不过这种事情越抹越黑,他也没有解释的意思,而是轻声道:“沈大人是否算到了你会抵住陈琳儿,所以才让你来应付她?至少目前来看的话,应该能够多拖延半日,只不过这半日的功夫够干什么?”

  谢言凝提起正事神色肃然道:“沈大人的想法我猜不到,不过钱芳此人远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般简单,这些卷宗若是落到他手中,恐怕不过半日他就能够找出我们夙夜找出来的一些线索……我们这样拖延他半日,或许没有太大的用处,但是又或许,这半日的时间就足够决定很多事情了。”

  蒲松龄微微颔首,此刻六扇门和侍卫处都在争分夺秒,虽然不知道沈在到底用了什么手段绊住了钱芳,令得他只能派心腹的陈琳儿来取重要无比的卷宗。但是此刻两厢配合之下,倒是能够稍微拖延侍卫处的动作。

  蒲松龄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此刻轻声道:“言凝你说侍卫处如此急切的介入此事,且迫不及待的要六扇门移交一切卷宗,他们到底是想要尽快破了此案,还是想要将这幕后的一些尽数掩盖?”

  谢言凝断然道:“事情涉及官银,且数量不菲,此事早就上达天听,我听闻圣上都数次催促此事了,具体如何,恐无人知晓。现在没有切却的证据,我也不好推断钱芳所行到底为何,但沈大人既然让我们绊住陈琳儿,想必有他的理由,或许等到他从宫中归来,一切就可清楚了。”

  蒲松龄突然道:“若是真的要绊住陈琳儿,我倒是还有一个法子。”

  谢言凝看向他,蒲松龄轻笑道:“你我将这些卷宗收起来,然后去休息一日,你说陈琳儿来了之后我们还未曾洗漱无法见客,这个理由如何?”

  谢言凝轻轻一笑,这无赖般的法子也不知蒲松龄是如此想出来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