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六扇门中(下)
么么2019-11-07 09:543,150

  翌日,日上三竿时。

  谢言凝方来到了蒲松龄所居的客房,敲响房门许久之后,蒲松龄走出。

  谢言凝轻笑道:“陈琳儿昨日午后又来了一次,不过却被张三等人拦住了,现在又来了,你有否有兴趣和我一起再去会会她?”

  蒲松龄一边洗漱一边道:“你自己去应付她不就可以了?能拖延她这么久已经足够了,沈大人那边是否有消息了?”

  谢言凝道:“沈大人还没有归来,不过此次陈琳儿再度上门,我们恐是无法推脱了。”

  蒲松龄微微颔首,侍卫处也不是易与的,能拖延一天已经超乎想象了,当下他道:“那就陪你去看看吧。”

  这一次与陈琳儿会面的场所是六扇门的大堂,此次陈琳儿比起昨日精明太多了,她身后跟着八个大内侍卫的骁骑,一个个都是太阳穴高高鼓起、眸子之中精光四溢,一看就都是高手。

  而六扇门这边,张三等人正在和他们对峙,双方剑拔弩张,一言不合很可能就要动手了。

  “怎么?这就是你们六扇门的待客之道?我昨日带着公文前来,你们托词沈大人不在,谢捕头在休息,今日你们又准备用什么托词?”陈琳儿面若寒霜,此刻冷冷开口。

  张三一头冷汗,双方身份差距太大,他小小一个捕快若非身后有谢言凝撑腰,给他个天做胆子都不敢如此行事。

  此刻见到陈琳儿发飙,一侧的李四却沉声道:“陈千户,我们已经派人去通禀谢捕头了,现在沈大人不在,六扇门中事务以谢捕头为准,还请千户大人不要为难我们这些做小的。”

  陈琳儿哼了一声道:“昨日我已经来了两次,今日若带不走卷宗,我们侍卫处可以怀疑此案幕后一切都与你六扇门相关,这个罪名也不知道你们是否担得起!”

  张三和李四对视了一眼都是苦笑一声,六扇门原本就被大内侍卫压一头,侍卫处更是大内侍卫中直接对圣上负责的机构。沈在、谢言凝这样与侍卫处作对,他们这些做小的真的是头疼无比。

  但他们方才已经派人去通传一次了,就算是再度催促也无用。

  正在焦头烂额间,谢言凝的声音传来,冷冷道:“陈千户,你要耀武扬威大可去你侍卫处,要办事才来我六扇门!”

  陈琳儿猛的回身,看向了谢言凝的时候脸上的煞气毫不掩饰,但是她缓缓吁了一口气却强自镇定下来,而后反手一甩,就见到一封信笺向着谢言凝所在之处飞去。

  与此同时,陈琳儿冷冷道:“这是我侍卫处的帖子,还请谢捕头接一下。”

  谢言凝右手一拍,屈指在半空之中连弹了数下才将那信笺之上的劲道卸去,随后她撕开信封看了几眼,方含笑道:“陈千户早些送来这公文,昨日就可将封存的卷宗带走了,何必等到今日。李四,你去将封存好的卷宗送来。”

  李四微微颔首,片刻后与人抬着木箱走了进来,放在了大堂地面上。

  谢言凝轻笑道:“此案相关卷宗尽数在此,还请陈千户清点一下,不要日后说我六扇门私自截留。”

  陈琳儿胸脯微微起伏,但是她终究没有发飙,而是一挥手,自有专人开始清点卷宗。

  此时,她视线落到了谢言凝身后的蒲松龄身上,突然一笑道:“蒲公子,今日早间我来六扇门的时候,钱大人吩咐若是遇到了你有一事转达,不知道蒲公子是否有时间私下聊聊?”

  蒲松龄看了谢言凝一眼,才答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不知道钱大人有何指教,晚生洗耳恭听。”

  陈琳儿“嗤”的一声笑了出来,道:“果然和钱大人猜测的一般无二,既然如此我便直言了。钱大人言道,昨夜宫中走水,似乎有人想要入东宫,不知蒲公子可猜得出是何人?”

  蒲松龄和谢言凝的身子都是微微一震,谢言凝咬牙不开口,不露出异色,蒲松龄也是微微吁了一口气,而后轻声道:“陈千户开玩笑,宫中的事情我一介草民岂有资格知晓?还请陈千户莫要害我。”

  陈琳儿似笑非笑道:“只可惜昨夜禁军办事不力,没有查访出到底是何人私入东宫。蒲公子的本事这般好,若能替我侍卫处查出那人是谁,钱大人定然会在圣上面前为蒲公子美言几句的。”

  蒲松龄欠身,微微向着皇城的方向拱手道:“当今圣上何等神仙人物,岂能让晚生的名字污了耳朵,还请陈千户成全。”

  陈琳儿上上下下的打量着蒲松龄,最终却没有找出他言语之中的任何破绽之处,侍卫处虽然擅长因言获罪,但蒲松龄有功名在身,办事需要足够的借口,否则朝中清流定然不会坐视不理。

  此时,陈琳儿身后的骁骑轻声道:“千户大人,查验过了,卷宗没有问题。”

  陈琳儿微微颔首,道:“既然如此,我们就不在六扇门打扰了。”

  说话间她带人离开,不过在将要走出大堂的瞬间,陈琳儿突兀回首,似乎带着几分玩味的表情道:“我听闻昨夜擅闯禁中那人与禁军大统领交手了数招,最后负伤而退,也不知道那人到底是谁……若是被我侍卫处拿下,这可是泼天一般的功劳。”

  话毕,她直接离开。

  六扇门大堂内众人都是面面相觑。

  张三和李四两人对视了片刻后,两人上前轻声道:“谢捕头,这……”

  谢言凝神色略微有几分难看,此刻淡淡道:“你们先去办事吧,此事不可妄自猜测,等沈大人归来之后再决定我们下一步的计划。”

  两人微微颔首,而后退下,偌大的大堂之中只剩下蒲松龄与谢言凝二人。

  等到众人身影消失之后,谢言凝神色在微变,道:“蒲松龄,你说陈琳儿什么意思?总不会她说的那人就是沈大人吧?”

  谢言凝神色难看到了极点,因为陈琳儿虽然没有点明,但是话里话外多半是这个意思。

  蒲松龄摇头道:“我看钱芳也无法确定此事,他让陈琳儿来说这些话,八成还带着试探的心思。沈大人行事一向沉稳镇定,未必就会是他,我们此刻也不可乱猜,等到他回来吧。”

  “可是……”

  “没有可是,就算是沈大人,只要没有被拿住,那么就不是他,此事一定要上下封口,切切不可乱语,否则的话谁也不知道会引来什么后果。”蒲松龄神色难看。

  谢言凝心头一阵凛然,而后沉声道:“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沈大人发现了什么东西,侍卫处这是准备倒打一靶了,但是不管怎么看,沈大人现在处境恐怕都无比凶险。”

  蒲松龄微微颔首,只是此事发展到这一步,已经不是他们两人所能够控制的,也唯有沈在的身份才能够决定接下来的行事。而一旦沈在出了什么差错,他们恐怕不仅仅是失去对此事的控制权那般简单,一个不好六扇门这些人都得下天牢秋后问斩。

  带着焦虑的情绪,两人一时间也没办法有任何动作,但六扇门除了青楼一案外,还有诸多的事情需要处理。

  谢言凝此刻只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处理各种事务,此时此刻的六扇门切切不可出现任何疏漏之处,否则的话很可能被侍卫处那边看出破绽,近而一举破之。

  不知不觉间,从一个案件开始已经发展到了朝廷两个最大的权力组织之间的一次正面对碰,若是一个不好,很可能就有一方在朝堂上彻底落败。

  而就目前情况看的话,六扇门处于明显的下风。

  在这样的情况下,六扇门的日常事项依旧繁琐,谢言凝埋首公文之中。到了午后,她突兀甩开了手里的卷宗,皱眉道:“为何在这个时候,还有这些繁琐的案子,比如这城西市集之中,接连发生了四起失窃案,而失窃的东西都是一模一样的,也不知道那窃贼的目的何在,这案子京师那边已经无法处理,要求我们尽快解决此事。”

  蒲松龄原本正在看着手里的乐谱,此刻闻言眉头微微一扬,道:“失窃的是何物?”

  谢言凝皱眉不耐道:“蒲扇而已,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这天气不算炎热,却接连有蒲扇失窃,这算什么事?”

  蒲松龄脸上露出了一抹思索之色,片刻后浑身一震,道:“麻烦了,沈大人恐怕真的出事了。”

  谢言凝猛的抬头,一脸莫名,不知道蒲松龄这个推断从何而来。

  蒲松龄缓缓道:“蒲扇,蒲松龄,你不觉得说的就是我吗?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有蒲扇失窃,这说明有人急需蒲松龄……这恐怕是沈大人在不方面出面,或者出事的情况下通过这样的手段向我们传递这种信息。”

  谢言凝已经想明白了,道:“沈大人连这样的信息都无法遣人送回,岂非说明他处境真的堪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