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城西迷局(上)
么么2019-11-07 09:533,161

  蒲松龄眉头紧锁,道:“是否真的堪忧现在还不能下定论,但是沈大人应是需要你我……且他既然用如此巧妙的手段传讯,便说明此事切切不可宣之于口,六扇门中多半有侍卫处的耳目,一旦我等有何风吹草动,恐怕不过一时半日侍卫处那面就能一清二楚了。”

  谢言凝一脸忧色,道:“那我等应该如何行事?沈大人若非情非得已,不可能如此。”

  蒲松龄头疼道:“我也知如此,不过此事只能你我二人知晓,万万不可让第三人知晓,然后我们得想个万全之策再去城西市场,贸然前去,相当于是在告诉侍卫处沈大人应该在何处。”

  谢言凝微微叹了一口气,不久前她还在暗喜让陈琳儿吃了一个大亏,但想不到转瞬间六扇门就彻底落入下风。

  蒲松龄见到这样,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道:“事情可往好处想,至少沈大人还没有落入侍卫处,这对于你我而言是好处,若是沈大人已经落网,你我现在都跑不了。”

  谢言凝羞恼道:“为何要用落网这个词,好似我们真的是嫌犯一般。”

  蒲松龄哑然失笑,倒是想不到谢言凝还会有这样的想法,不过他却暗暗庆幸,方才摸脑袋的动作谢言凝没有反应过来,否则的话现在多半自己脑袋就保不住了。

  谢言凝没好气道:“笑什么笑?还不快点想办法!”

  蒲松龄哑然,寻思片刻后道:“京师这面送来的案子之中,将其中普通的尽数转回去,其中一些相对特殊的,让张三、李四等人分别出去查访,侍卫处那面定然会派人盯着我们……”

  “我们再见沈大人之前,也找两个离奇点的案子查访一下,不过路线得迂回一些,不要让人察觉出我们是要去城西市场。”

  谢言凝寻思片刻后,道:“我倒是觉得我们不妨将案子都选一些发生在城西市场的,而且尽量繁琐一些,虚虚实实之下,侍卫处那面也猜不出我们真正的想法。”

  蒲松龄轻轻“咦”了一声,他倒是没有算到这一点,忘记了灯下黑的道理。以大内侍卫的多疑,他们若是光明正大的去向城西市场,侍卫处的人多半料不到他们真正的目的,目光反而会落到其他的地方。

  蒲松龄一脸叹服之色,而后拍手道:“既然如此就不要浪费时间,直接选出案子便是了。”

  一盏茶时间之后,谢言凝已经选出了两个案子在手,而后又挑出了十来个案子,才令人将张三、李四等人唤来。

  这群捕快一个个都是一头雾水,想不明白为何现在的情形下谢言凝还准备继续公务。

  但是谢言凝却没有过多解释,而是将卷宗分配好之后,道:“沈大人既然不在,六扇门中一切以我为主,应天府送来的案子一部分简单的遣人打回应天府,同时告知孟端大人,日后这些简单的案子就不要送来了,我们六扇门不是善堂,怎可什么事都推脱给我等。

  另外,张三、李四,你们几个一人带上三人出门,去分别将这些案子排查一翻。切记侍卫处的人定然会盯着我们,不要给他们跟踪了,我们办事还毋须向侍卫处汇报。”

  张三等人一脸莫名之色,但在此刻也没有人质疑谢言凝,此刻六扇门上下人心惶惶,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此刻谢言凝为众人摊派任务,反而令得人心安定下来。

  待到人手分别离开之后,谢言凝方随手拿起了最后几个卷宗,道:“我们也走吧。”

  蒲松龄看了看四周,轻声道:“其他人都是三、四人一组,我们两个这样成组,会否目标太大了?”

  谢言凝叹气道:“我也想要多叫两人,但是此刻的情势之下我真的不敢相信其他人,我宁可嫌疑大一些,也不要一走出就被人知道目的了。况且实则虚之、虚则实之,虚虚实实之下,侍卫处那面的动作也会被我们打乱。”

  蒲松龄亦是叹息道:“希望如此!”

  事实上到了这一步,两人也没有太多的选择,这样的安排已经算是尽人事了,至于接下来的情势如何,除了看各自手段之外,就需要看双方运气了。

  ……

  六扇门外,长街角落之中,陈琳儿等人都换上了便服,虽然有几人送卷宗回侍卫处,但是此地留下来的人却还有数十之多。

  此刻陈琳儿注视着六扇门的大门处,神色阴冷。

  “千户大人,六扇门四周我们都已经布下了天罗地网,想要从我们的监视之中飞出一只苍蝇都是不可能之事。”一个骁骑此刻飞快前来禀告,神色肃然。

  “做个防备罢了,此刻六扇门上下应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谢言凝与蒲松龄二人就算再聪慧,也最多猜测到一些眉目而已,不过若是在此刻有人想要暗地里离开六扇门,那反而说明钱大人的猜测无错。”陈琳儿微皱黛眉开口道。

  那个骁骑沉声道:“千户大人,难道昨夜擅闯禁中那人真的便是沈在?”

  陈琳儿微微摇头道:“不知,钱大人没有说,我等也不可妄自猜测,但钱大人让我们盯紧了六扇门行止自然有其道理便是了。”

  “是!”那个骁骑微微颔首也不敢再过问,侍卫处行事,不需知道太多细节,只需要知道如何做便可了。

  两人说话间,突兀的就见到六扇门的大门此刻被人推开,有三个捕快一起走出,一脸急切的向着城东的方向而去。

  “千户大人!”有骁骑开口。

  陈琳儿微微皱着眉,片刻后轻声道:“派出五个人跟上去,看看他们到底是去干什么,若是正常办案的话不要打扰他们,若是他们在寻人,或者疑似在传递什么消息就直接拿下,但一定要隐秘,不可暴露身份,现在一切太过敏感,小心为上!”

  “是!”一个千户微微一挥手,抓着侍卫刀就从一个方向跟了上去。

  “这个时候还有心办案?不太可能吧?”陈琳儿露出思索片刻。

  “千户大人,又有捕快出来了!”

  陈琳儿神色微微一凝,飞快的看了过去,这一次走出了四人,却向着城西的方向而去。

  陈琳儿也没有废话,只是微微挥手,很快又有五人跟了上去。

  紧接着在一刻钟内,居然接连有捕快三五成群走出,这些捕快大都手拿卷宗,一个个一脸急切之色,向着京师城内不同方向而去。

  陈琳儿皱着眉,却不敢怠慢任何一方,只能不断的分出人手,很快陈琳儿身边只剩下两人跟随,这令得她眉头皱得更深。

  “到底怎么回事,找一个附近的人问问看。”陈琳儿道。

  当下有人应声而去,片刻后回禀道:“千户大人,根据四周围的民众所言,除了初一十五之外,平日间六扇门的捕快都会在此刻出门办案,这应该是他们的日常行事,所以也没有人觉得异常。”

  陈琳儿眉头皱得更深,道:“在这样的情况下,还能够办理日常之事?六扇门内有否传出什么消息来?”

  “没有!”那骁骑轻声开口。

  陈琳儿神色数变不知道想着什么,又过了片刻,便见到谢言凝与蒲松龄二人说说笑笑的走出,向着城西的方向而去。

  “千户大人!”那剩下的两个骁骑都是神色微变,想不到这两人走出来了。

  陈琳儿沉声道:“一个人留下来看着六扇门,另外传讯回去,让钱大人加派人手过来,剩下一人和我一起走,看看他们两个到底想要做什么。”

  说话间,陈琳儿已经缓步走出,远远的吊在了谢言凝和蒲松龄二人身后之处。

  就这样一路跟随,却见到谢、蒲二人一路上马不停蹄的来到了城西市场。

  身后之处,陈琳儿眉头皱得更深,实在是因为此地三教九流的人马无所不在,侍卫处虽然在此刻有一些下线,但是想要在这个地方探寻到什么,也并非容易的事情。

  不过虽然如此,陈琳儿还是一挥手,道:“让我们的人盯紧了,这两人去找什么人、去办了什么事都需要一件件的告知我,他们两个很可能猜到了什么。”

  身后的人应声退去,陈琳儿却退到了一个角落中,皱眉注视着前方之处。

  ……

  熙熙攘攘的人流中,蒲松龄手持卷宗一边看,一边道:“侍卫处的人应该已经跟上来了,若是我所料无错的话,应当是陈琳儿自个儿盯着我们……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们怎么办事?”

  谢言凝看都没看身后一眼,只是淡淡道:“不用理会她,她想要如何就如何,我们先将第一个案子办了。”

  蒲松龄看着卷宗,眉头皱得更深,道:“野猴案?这算什么案子?”

  谢言凝道:“卷宗上不是写得清楚,有两胡商争执一只猴子归属,闹得不可开交,应天府这边无法处置,让我们处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