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九等贱民(中)
么么2019-11-07 09:542,990

  谢言凝与蒲松龄对视一眼,都是看到了彼此眼眸之中的异色,在沈在的注视下,两人几乎同时轻轻一笑,颇为有几分心有灵犀一点通一点的感觉。

  谢言凝背负着双手,在屋内走了一圈之后,才回首嫣然一笑道:“沈大人,此事虽非因我而起,但是六扇门会涉足其中却与我有割舍不了的关系,我若是在此刻抽身而退,你让我日后如何面对六扇门的弟兄?况且我的目的可是日后成为一代神捕,接替你的位置,若是错过了这个机会,日后去哪里找一个滔天的功劳来?”

  沈在哈哈一笑,道:“你想要我这个位置也非一天两天的了,不过若是想要我这个位置,你恐怕还要多等几年了。”

  谢言凝眼神微微发亮,她看向沈在道:“沈大人,那么希望你这次可千万不要有事。”

  沈在脸色隐约间有几分发黑,道:“不要乌鸦嘴,免得好的不灵坏的灵。”

  谢言凝轻轻一笑,哪怕此刻身穿男装,但是依旧有一种蓬荜生辉的感觉。

  沈在略微无奈的摇摇头,他基本将谢言凝当作自己的亲生女儿来看待,此刻在欣慰的同时也是有几分无奈的。

  谢言凝不再看他,而是视线落到了蒲松龄的身上,随后轻轻踢了一脚,道:“蒲大才子,那你怎么说?”

  蒲松龄看了看沈在,又看了谢言凝片刻后,才无奈道:“现在侍卫处的人要杀我,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第三方也要杀我,此事若是不解决,我担心某日在睡梦中我就被人杀了,所以我这是已经上了贼船,没有选择了。”

  谢言凝轻轻一笑,眯着眼道:“侍卫处和第三方会后悔将你逼入我们这边的,有蒲松龄大才子参与,此事破局的几率又多了几成了。”

  沈在站起身来,冲着蒲松龄微微欠身,道:“蒲公子,此事原本因我六扇门而起,此刻却让你陷入其中。我六扇门恩怨分明,此事过后蒲公子但有所请,只要不违背朝廷律法,沈某定然全力以赴。”

  蒲松龄忙让到了一侧,道:“沈大人,此事当不得,国家兴亡匹夫有责,晚生虽只是一介秀才,但也算是天子门生,不道此事也就罢了,此刻既然知道,定然是要全力以赴的。”

  沈在哈哈一笑,道:“那倒是沈某客套了,既然你如此说的话,那我就不客气了。”

  沈在指了指桌椅,继续道:“方才你们说的第三方,又是怎么一回事?”

  谢言凝脸上浮现一抹异色,道:“沈大人你到此刻还没有发现第三方的踪迹吗?”

  言毕,他和蒲松龄对视了一眼,神色都是有几分诧异。沈在此刻虽然行踪被限制了,但是身为六扇门神捕,其耳目纵算没有侍卫处那般惊人,但是也绝对不会差到哪里去,但是他此刻居然没有探得第三方的丝毫消息?

  沈在神色凝重的微微摇头,表示自己真的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谢言凝脸上已经没有了笑意,她皱着眉道:“方才在在城西市场的时候,我与蒲松龄二人想要避开陈琳儿,进入了后巷,但是想不到在后巷却已经有人在等着我们了。对方带头的是大盗鹰飞,带着一群亡命徒,是冲着蒲松龄而来的,而且我看他们的意思,是能够活捉的话,是要活捉的。”

  沈在身子微微一震,神色凝重无比,道:“大盗鹰飞,就是那个在山东、陕西、山西地界都犯下滔天大案,屠戮了三家一百九十口人的大盗鹰飞?”

  谢言凝不知道沈在为何神色这般的难看,但是还却微微颔首,道:“我虽然未曾与鹰飞会过面,但我见过海捕文书,应当是大盗鹰飞不会有错了。”

  沈在情不自禁的又站了起来,走了数步之后方回头道:“此事你或许不知,早在三年前,大盗鹰飞就被我六扇门拿下,只不过在将押解回京的过程中却被侍卫处的人带走了。以侍卫处的手段而言,进了诏狱之人是没有一个能够活着走出的,鹰飞此刻出现,是否说明他其实也是侍卫处的人?”

  谢言凝思索片刻后,而后摇头道:“应当不是,他虽然表现出对侍卫处的人不太在意,但是我却看出他其实颇为忌惮,行事的时候也不想要留下自己的踪迹,我听闻他的招牌手段是双钩,但这一次随身携带的却是双刀,这应能够说明一些问题了。

  同时,之前未曾听说鹰飞会下毒、天竺秘术之类的手段,但是这一次他却有了类似的手段,我已经算是谨慎之人了,但在与其短短不足一束香时光的交手之下,却两次险些着了他的道。”

  沈在闻言神色越发的凝重,他思付许久之后,道:“侍卫处乃至于大内侍卫,虽然算是手段众多,也会下毒,但当今圣上对天竺一向不喜,天竺秘术理应不会出现在侍卫处。鹰飞既然会类似手段,那说明他便是与大内侍卫有关联关系也不会太大。”

  蒲松龄则是思索许久之后,道:“沈大人,你可知道天下间什么人的面上会有一个九字的刺青?”

  沈在神色大变,道:“九字刺青,你从何处见到的?”

  蒲松龄皱着眉道:“被鹰飞袭击之后,他有几个手下负伤之后自杀了,我有揭开一人的面巾看了一眼,他的脸上有一个九字的青色刺青。”

  谢言凝懊恼的拍了一下脑袋,若是早知道有这个细节的话,她方才就应该让蒲松龄多查看几人。

  蒲松龄看着神色难看的沈在,道:“沈大人,这有问题吗?”

  沈在神色凝重,似乎有什么想不通的地方,许久之后才沉声道:“当年元朝时期,蒙古人有一个习俗,那便是为人分三六九等,其中一部分不服管教的汉人被赐为九等贱民,蒙古人在其族人面上刺下一个九字,代表其身份。”

  “后来元朝为明所灭,现又到我朝,数百年更跌,九等贱民一族理应全部覆灭了,怎么可能再度现出踪迹?若是此事为真,那我恐怕就得进宫面圣,此事太大,已非我六扇门可独断之事。”

  谢言凝轻声道:“沈大人,此刻你若贸然进宫,能面圣也就罢了,若无法面圣,或者途中为侍卫处截获,岂不是直接落入他们手中?况且这个九字也未必便代表了九等贱民,或许只是这些死士的代号呢?”

  说到这里谢言凝更加后悔,方才若是能够查看多几人,此刻会少了许多猜测。

  沈在神色数变,良久才苦笑道:“你说得都对,此刻我若贸然进宫面圣,我等很可能直接落入侍卫处手中一败涂地,就连翻盘的机会都没有。且也无法确定那些人就是传说中的九等贱民,况且便是确认了,此刻我们手头无凭无据,当今圣上又生性多疑,如何说服他?”

  谢言凝叹了一口气,道:“若是如此这般的话,一切岂非又回到原点了,我等还是按照原计划行事吧?”

  沈在跟着叹了一口气,道:“并非是回到原点,更是更加麻烦。侍卫处的人其实我们相对熟悉,很多时候他们也不好下杀手,我们也了解他们的行事风格,能够及时规避,争取时间。但是以鹰飞为首的第三方出现,则是完全打破我的计划,我们现在要尽快去连云渡,但我担心侍卫处的人没有发现我们的踪迹,那鹰飞反而会先找上我们。”

  蒲松龄凝神道:“沈大人,我听你言语对鹰飞无比的忌惮,此人当真那么可怕吗?”

  沈在叹息道:“若是你知道他曾经从数百边军的围捕之中全身而退,且在过程中斩杀十数边军,最后还暗中布局,斩杀了边君千户乱了军心之后才从容退走,那么你就知道他的可怕程度了。而且传闻中此人擅长追踪。只要被他盯上的钱货就没有能够跑掉的,当日六扇门围捕他损伤极大,今日他带着一群死士出现,对于我等而言恐是比侍卫处还要麻烦的对手。”

  蒲松龄低声道:“我们能否借用侍卫处的力量来对抗鹰飞这群人,至少引动双方正式碰面,彼此忌惮,那么我们才有机会坐山观虎斗。”

  谢言凝眼前微微一亮,此刻的形势之下这应当是最好的办法,只不过没办法这么容易的进行而已。

  沈在也是轻声道:“或许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以我们三人的手段,想要同时对付双方十分困难,但是想要引动双方争斗,也如同火中取栗,万分凶险。”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