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九等贱民(上)
么么2019-11-07 09:533,647

  城西市场的一个角落中,谢言凝、蒲松龄二人飞快的闪身进入了一间小店之中。这样的小店在这市场之中十分的常见,一般出售的都是茶水、面点之内的东西,供来往的客商食用。

  此刻这小店里面还有近半桌椅上坐着人,有的在高谈论阔、有的安静的吃食。

  在城西市场这个地方,可以说三流九教皆有,便是蒲松龄与谢言凝看起来与此地格格不入,仿若是异乡来客一般,也没有人注意他们。

  选了一个角落,但是又能够观察窗口的位置坐了下去之后,蒲松龄才招呼店小二送了两碗阳春面过来。

  两人此刻虽然没有什么吃面的心情,但在这个地方若是没有类似的动作,却会更加的引人注目。

  蒲松龄吃了几口面之后,才轻声道:“这家店就是最后蒲扇失窃之处了?”

  “是,方才三家都没有任何异样,也不知道这一家是否有什么线索,否则的话只能说我们的猜测都错了,沈大人已经落入侍卫处手中。”谢言凝神色难看。

  蒲松龄倒是微微摇头,道:“若是沈大人已经落入侍卫处手中,他们就不会盯着我们不放了。我倒是觉得侍卫处应该是有所怀疑而已,这样盯着我们,只是单纯的想要更多线索而已。”

  谢言凝叹了一口气,轻声道:“希望这一次运气会好一点。”

  蒲松龄没有开口,而是看向了小店的内进,那个店小二此刻不知道为何,频频向着此处张望。

  蒲松龄神色不变,但是却暗中踢了谢言凝一下,示意她看向那个方向。

  谢言凝看了过去,显然也注意到了那个店小二的异常之处。

  “走!过去看看!”

  谢言凝随手抛下了几枚铜子在桌上,而后两人起身,向着内里走去。

  那店小二神色更加奇怪,此刻加快了脚步,但在他走到柴房的瞬间,谢言凝的身形却骤然间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之处,挡住了其身形。

  蒲松龄也是笑眯眯的从后方绕出,令得这店小二此刻进退无路。

  见到这一幕,这个原本神色就有几分异常的店小二此刻神色更是略微有几分苍白,他踟躇片刻后,方道:“两位客官有何指教。”

  谢言凝没有搭话,但是面容却面色更加的冷峻,反而是蒲松龄的脸色平和,此刻盯着店小二上下看了几眼,方才淡淡道:“从我们坐在那个位置之后,你就频频观察我们,现在还问我们有何指教?”

  那店小二轻轻的“哦”了一声,似乎想不到自己的动作居然暴露了,他似乎有几分尴尬,此刻只是道:“两位可是来出售蒲扇的客商?但是怎么看都有几分不太像。”

  谢言凝和蒲松龄对视了一眼,蒲松龄才笑道:“我们两人确实是来出售蒲扇的客商,但是你是怎么知道的?这与你有什么关系?”

  那店小二轻轻“啊”了一声,一拍脑袋,道:“那便是了,早间有一个老汉给了我半钱银子,说今日会有两个看起来最不像客商的人坐到刚刚那个位置上,而且是出售蒲扇,我原本不太信,想不到还真的等来了你们。”

  谢言凝与蒲松龄对视了一眼,眸子之中微微一亮,随后她方轻声道:“他还说了什么?”

  店小二似乎有几分迟疑,不过还是咬牙笑道道:“他说你们会给我多半钱银子,来换这封信笺。”

  说话间他从怀里取出了一封信笺,一看就是崭新的,但是上面有几个油印,只不过没有第一时间递给蒲松龄,而是抓在手里。

  蒲松龄取出半钱银子抛了过去,那店小二这才笑眯眯的递过了信笺,随后将银子轻轻的咬了一下,一脸欣喜之色,显然今日所得对于他而言是意外之喜。

  顺利取过了信笺,蒲、谢二人对视了一眼之后,方快步的离开了这家小店,来到了市场另外一个阴暗角落处。

  谢言凝一边观察四周,一边轻声道:“那店小二的言语可信吗?”

  蒲松龄揉了揉额角,同样是有几分纠结,轻声道:“八成可信,他刚刚眼神飘忽,但是并非是为了其他,而是单纯为了哄骗我们半钱银子而已,而正是这个动作让我确定了他真的是店小二,而并非有心人假扮的。”

  谢言凝闻言摇摇头,想不到当了一辈子的捕快,却被一个店小二敲诈勒索,她摇头苦笑道:“沈大人已经沦落到半个信得过的人都没有了么?需要如此行事?”

  蒲松龄道:“不是还有我们吗?”

  蒲松龄打开了信笺,就见到信笺之上只写了“丙一”两个字。

  他看了片刻,看不出任何东西,才将信笺递给了谢言凝,一脸疑惑。

  谢言凝看了看,方才欣喜的轻轻道:“原来如此,这是我们六扇门在京中准备的数百处秘密住所之一,只不过平日间没有人知道这些住所何在,但有了这两个字,我就能够找到沈大人了。”

  蒲松龄微微颔首,却见谢言凝已经取出一个火折子将那信笺点燃,烧为灰烬。

  做完这个动作之后,她才带着蒲松龄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不过三刻之后,两人再度来到了一个小院之中,此处距离不久前胡商、佛郎机人争吵身后的仓库不过数十丈之远,街道上甚至还能够看到骁骑的身影,小心翼翼的避开了这些骁骑的目光,在街道上绕了片刻后,两人才翻身入院,待到进入了院落中又观察片刻后,两人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看来沈大人也十分明白灯下黑的道理。”蒲松龄笑了一声,想不到绕了一圈之后,两人几乎又回到了原点。

  谢言凝不答,而是轻轻挥手,然后小心翼翼的将后进房屋的窗户挑开看了过去。

  “叮”的一声,一根扇骨落在了窗户上,但是谢言凝不惊反喜,轻声道:“沈大人。”

  房屋内传出了轻轻的声音,片刻后,才见到有人打开了门户,那人便是沈在。

  他见到谢言凝与蒲松龄的时候似乎也是轻轻的吁了一口气,随后将两人让了进房之后,才小心翼翼的再度将门窗关好。

  在屋内之处,灯火昏暗。沈在显然已经在这里等待许久了,此刻见到两人出现,方才轻轻的吁了一口气。

  谢言凝不等沈在开口,已经轻声道:“沈大人,现在到底什么情况?”

  沈在倒是没有在意谢言凝的直接,只是神色凝重的轻声道:“现在钱芳手中有一份圣上亲书的手谕,要我去面圣,一旦我反抗,可视为谋逆。”

  谢言凝神色巨变,想不到事情怎么会突然发展到了这一步。

  沈在摇着头笑了笑,道:“此事涉及宫中,圣上没有大张旗鼓的意思,而是让钱芳暗中行事,那么此事就有回旋的余地,只要在遇到钱芳之前,我们能够得到一些有利的证据,那么这无解之局自解。”

  蒲松龄皱眉道:“沈大人,你到底做了什么?”

  沈在沉吟半响,方道:“原本此事不应该让你们知道,不过既然只有你们两个来了,那么说明此刻我也没有其他信得过之人了……昨日我去宫中想要查阅当年九龙夺嫡的卷宗,同时暗中调查宫女失踪一事,但是想不到半个时辰后我就得到消息,圣上不知道从何处得知我在调查宫女失踪一事,他勃然大怒要我去面圣……但圣上既要对我下旨,为何不经过内阁,反而是让大内侍卫的人出面,此事太过奇怪,我不敢贸然去面圣,所以就变成了此刻局面。”

  蒲松龄思付许久,他对朝廷的事情没有那么了解,不过此刻还是疑惑道:“会否是钱芳假传圣旨。”

  沈在皱眉道:“我有考虑过这个可能性,但现在是在京师中,天子脚下,他钱芳的胆子未必有这么大。但此事的发生却让我清楚,青楼案与官银案背后定然牵连者众,否则不会我刚刚出手就引来如此大的反应。不过我们眼下虽然落入下风,但只要将此事查清楚,就未必没有翻盘的机会。”

  谢言凝神色凝重,蒲松龄毕竟不是朝廷中人,但是她却知道事情发展到这一步的严重性。

  蒲松龄神色凝重的继续道:“那大人有否查到一些关键的东西,若是没有线索的话,我们此刻也没办法有任何动作。”

  沈在沉声道:“确实查清楚部分事情了,首先是你说的那个面店小二,昨晚我就查到了消息了,据说他突兀的发了一笔横财,无需继续为人做工。他在昨日午后就收拾行囊归乡了,不过我觉得他多半已经被人所灭口,归乡这说法应该是对方利诱的手段罢了。”

  “王长峰那面还没有查出其他有用的东西来,但那水神神像的来路却查清楚了。”

  闻言蒲松龄和谢言凝都是神色凝重,此事才是真的重中之重,水神二字贯连这事件前后。

  沈在揉着魅心,轻声道:“这水神之说,源头应该是来自京师外50里处的连云渡。据闻近年来那处地方经常有水深作恶,在大雾天会在江中掀起狂风巨浪,过往的商船、渔船等经常莫名失踪,后来听闻为了祭祀水神,那连云渡还修筑了一座水神庙,而我们之前所见的水神神像,便与那连云渡水神庙的的神像一般无二。”

  蒲松龄皱眉道:“渡口小镇水神庙的神像,却出现在了曾经的朝廷要员府衙之中,且水神诅咒一说众说纷谈……沈大人,此事会否是对方特地放出来的消息,想要引我们自投罗网?”

  谢言凝神色微变,没有开口。

  倒是沈在微微颔首道:“这个可能性我也曾考虑过,但此事我们所得到的有用线索唯有这个了,去一探的话我等或许会自投罗网,但是不去一探,我等则永远没有机会弄清楚此事真相。”

  谢言凝皱眉道:“那沈大人的意思是?”

  沈在神色肃然道:“我需要你们两人的协助,因为我已经找不出第三人可以完全的信任,但是此事事关生死,一个不小心就是万劫不复,因此你们都可以拒绝我,我也不会因此怪责你们,现在我给你们一刻钟的时间考虑,若是你们不愿的话离开此间之后,就忘了过去一切事情远走高飞吧,除非我能够将此案大白天下,否则的话万万不可归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