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城西迷局(下)
么么2019-11-07 09:533,187

  谢言凝神色冷漠,此刻她手中的铁尺突兀的脱手而出,飞快的向着巷落深处飞出,片刻后飞回的时候,能够看到铁尺之上隐约可见一抹淡淡的血线,显然是有人在她这一招之下吃了暗亏。但是她脸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得色,因为会吃这种小手段亏的只会是弱手而已,只不过稍微试探她就试出了,对方来的绝非三两人那般简单。

  横举手中铁尺,谢言凝微微皱眉道:“阁下到底是何人,需知阻我六扇门办案,是违犯朝廷律法的!”

  一阵轻笑声传出,而后就见到巷落深处此刻有一道男子的身影走出,他行走的速度不算多快,但是偏生一步迈出都能够走出约莫半丈的距离,待到他来到距离蒲、谢二人约莫五丈开外的时候,他方停住了身子,此刻微微一拱手,抱拳道:“小生鹰飞,见过谢捕头。”

  蒲松龄神色微微一凝,因为此人分明站在了他的前方,他却感应不到对方的存在,如果不是亲眼见到他,他会觉得那个地方空无一人,此人的存在就仿若这样消失了一般。

  而谢言凝的眼眸却亮了起来,显然是看出了此人的不凡,而听到他名字的瞬间,更是皱眉道:“是你这个大盗,我六扇门全天下海捕你,你还敢出现在京师中,是欺我六扇门无人么?”

  鹰飞身上挂着两柄弯刀,虽然看起来精气神十足的样子,但是偏生却有带着一种懒洋洋、吊儿郎当的气质。此刻他随意的靠在了墙上,近乎妖异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道:“谢捕头现在自身难保,一个不小心就如同鹰某一般,将会被九州通缉,在这个时候你不担心自己,反而担心鹰某,鹰某是否应该觉得荣幸得很!”

  谢言凝虽然心志坚定,但是此刻却觉得精神微微一阵恍惚,似乎因为鹰飞的言语她整个世界略微扭曲了起来,甚至有几分觉得自己此刻的所行之事违反了常理,她几乎就是要下意识的一步迈出。

  “啪”的一声,蒲松龄没有客气,一巴掌落在了谢言凝的翘臀上。

  谢言凝轻轻的“啊”了一声,正要发怒,但骤然间心头一阵凛然,刚刚若非是蒲松龄的动作,此刻她说不定已经晕乎乎的走了过去。

  在这样的情况下,自己若是失去了警醒的话,恐怕她和蒲松龄两人不过半刻钟就会落入对方手中。

  在这一刻,谢言凝的神色凝重到了极点,她根本想不出对方到底是用了什么手段,居然能够令得自己瞬息失常。

  倒是蒲松龄没有看向鹰飞,反而是低头沉声道:“我曾在一本野史上看过一则轶闻,听闻天竺有迷魂异术,会者可弄人心魄、中者如行尸走肉,这鹰飞的手段应该没有抵达野史中记载的地步,但是应该也略有几分皮毛了。”

  谢言凝心头微微一阵,此刻更加的警惕,她这样的人物怎么可能轻而易举的中招?她飞快的看向了手中的铁尺,下一铁尺就是脱手而出,扎在了地面上。

  对方既然不可能在一时半会儿之间将其迷惑,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是铁尺脱手的那片刻对方已经在上方下毒了。

  看到谢言凝的动作,鹰飞忍不住拍了拍手,道:“勿怪谢捕头被称为六扇门最出类拔卒的捕头,最有可能接沈在神捕之位的人杰,在我看来,便是神捕沈在也不及你万一,看来我这点小手段确实是无用的了。”

  谢言凝心头一阵不舒服,此人随口道出就是挑拨离间的言语,可见其用心的险恶,如此歹毒心肠与其俊朗的面容混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种妖异无比的气质。

  见到谢言凝不开口,鹰飞站直了身子,微笑道:“我虽不知道谢捕头你来此的目的,但方才那穿云箭你也见到了,我也无用做什么,只需要高声开口,你信不信侍卫处的骁骑就会将此间包围。”

  谢言凝冷冷道:“那你自己也跑不掉,缉拿要犯同样是大内侍卫的职责。”

  鹰飞仰头无声一笑,道:“此言倒是无错,不过谢捕头你觉得此时此际,侍卫处会先拿你还是先拿我?”

  谢言凝神色越发的难看。

  倒是蒲松龄此刻叹了一口气,道:“此人在关键时刻出现在此刻,且是冲着我来的,定然和这一系列事情有关,我们只要道破此点,我想侍卫处对他的兴趣会更大!”

  鹰飞眸子之中闪过惊讶之色,他上前几步,似乎在细细打量着蒲松龄,而后笑道:“难怪我还这个人情的时候,对方言道要我将你拿下,能活捉就活捉,不能活捉就杀了,原来你竟然聪慧如此,难怪对方都起了爱才之心了。不过你蒲松龄蒲大公子有否考虑过,万一我身后那人便来自侍卫处,那你这算计又有何用?”

  蒲松龄淡淡道:“便是你身后那人来自侍卫处,下面的人也不可能知道这一点,将你拿下是理所当然之事,毕竟大家都想要立功。”

  鹰飞轻轻拍手,道:“好精彩的推断,被你这么一说我还真的是有几分怕了,不敢在此刻唤来侍卫处……谢捕头,我的言语你也听到了,要不要换一个交易?你将蒲松龄交给我,我不但保证放你走,而且还保证他不会死,如何?”

  谢言凝回身看了蒲松龄一眼,奇怪道:“为何在其他人看来,你比我与沈大人都要重要。”

  蒲松龄道:“或许在他们看来,你们要比我蠢。”

  谢言凝也不生气,反而是笑道:“鹰飞,你听到了吧?我比蒲松龄蠢,所以我会做一些愚蠢一些的选择,你要做什么还是让你的人一起动手吧,否则的话引来侍卫处,你我都走不了!”

  鹰飞叹息道:“卿本佳人,奈何与我过不去?”

  伴随着话音落,他身形一退,同时轻轻拍手道:“将两人杀了,留下蒲松龄尸体给我去交差便是了!”

  等到他最后一字落下的时候,他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巷落之中。

  与此同时,谢言凝的神色却变得更加的凝重了起来。

  “唰唰唰——”

  声声轻响传出,便见到从四周围的巷落之中,此刻分别有身穿夜行服手持长刀的身形杀出。

  谢言凝脚掌一踏,身形凌空而起,将挡在前方的两人踹飞,而后一探手取过了对方的长刀,反手抛出,将后方一人钉在了墙壁上。

  同时她反手取刀,身形不过在半空之中一转,却已经将几串飞出的梭子镖击退,落到了几道身影之上。

  一个照面之间,这些出手的神秘人就有五六人负伤,剩下两人对视一眼,同时向着蒲松龄所在之处杀去。

  蒲松龄一脸无奈,他不会武功,此刻能向着后方退去。眼看一柄长刀就要落到他头顶的瞬间,那个举刀之人身形却猛的一顿,直接瘫软在了地面上。

  谢言凝一刀将此人洞穿了,此刻还有空隙轻声道:“无事吧?”

  蒲松龄苦笑一声,看向了身后道:“暂时无事,但是接下来很快就有事了!”

  因为在身前身后的院落之后,此刻分别有人杀了过来,且数量比起方才更多。

  谢言凝神色纠结,片刻她也从手中取出一根穿云箭猛的向着半空之中甩去。

  “砰”的一声,这六扇门的信号,在炸响的同时也意味着谢言凝暴露自己所在之处。

  那些原本杀来的人影都是微微一愣,片刻后这些人分别从各处散去,场中只留下几具尸体,那几个负伤的人此刻居然各自咬碎了口中的蜡丸,瞬间死去。

  蒲松龄俯下身去,扯开其中一人的面罩看了一眼,但是谢言凝此刻却顾不上这些,而是一把抓住他的腰际,道:“快走!还看什么,等着侍卫处的人来么?”

  说话间,两人已经翻身进了一间狭隘的院落之中,谢言凝带着他穿街走巷,很快就来到了另外一个方向。

  前方之处,有骁骑快步的行来,两人身子微微一缩躲在了墙后,等到骁骑离开之后,才快步离开,再度融入了城西市场的人流中。

  ……

  巷落内,一群骁骑封锁四周,陈琳儿的身影从天而降,落地的瞬间就轻喝道:“人呢!?”

  “千户大人,没有看到,我们赶赴的时候只看到这些尸体了!”一个骁骑百户神色难看的开口道。

  要知道侍卫处自从成立以来,第一次如此的被动,便是他们这些骁骑也觉得恼怒无比。

  陈琳儿随后揭开一人面巾看了一眼,又捏开嘴巴看了片刻后,才轻声道:“都是亡命徒,这样的人怎么会出现在京师之内?”

  四周围的骁骑都是微微摇头,此事不归侍卫处管辖。

  陈琳儿神色微微一动,走向了另外一处,那个地方有一柄铁尺扎在了地面上,入木三分。

  陈琳儿没有伸手,只是淡淡道:“以谢言凝的身手都需要舍弃兵器,且不惜暴露身份也要将对手逼走,看来除了我侍卫处与六扇门之外,又有一方卷入此事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蒲松龄:应天水神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