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2,251

  关于那晚,烟岚不问,君撷也从不曾提起。

  对于江烟岚,君撷的耐心比他自己想象当中的还要多,他会陪着烟岚到处去玩,会陪着烟岚做很多事,宠着她每一次的任性。

  “君撷,鲛人是生活在海里的么。”眼前的是一汪清浅的涓流,遥遥的不知会通向何方,烟岚双手托腮,忽地开口问道。

  “是。”君撷笑答,“我已好久不曾回去了,怎么,你想看大海?”

  烟岚一愣,回眸看向身后的人,急切的问道:“可以么!可以么?”

  君撷微愣,沉默良久后开口道:“……可以。”

  他抬手一把揽住烟岚的腰身,抬脚向着窗外一跃,烟岚惊吓的抬手死命的拽住君撷胸前的衣襟,眸子里满是激动的光,她笑着低头,隔着长风遥遥的看向脚下的舞容城,君撷开口道:“此城临海,其旁是前鲛人族的领地。”

  君撷的眸子暗了暗,丝毫没给烟岚准备的时间便于半空中垂直而降,扑通一声坠落于深海里。深蓝微凉的海水一股脑的涌了过来,江烟岚猛地屏住呼吸,闭紧眸子不敢再看,只死命的抓住身侧的君撷。

  君撷挑眉,好笑的看向身侧的人,抬手揉了揉其头顶的碎发,柔声安慰道:“别怕,睁开眼睛,可以呼吸的。”

  烟岚一愣,先是死命的摇头,整张脸涨得通红。就这样僵持了良久,江烟岚才终于忍不住的猛吐了一口长气——似乎并没有呛水?烟岚又是一愣,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定般缓缓地张开眸子。

  只见其周遭是一片蔚蓝的汪洋,从头顶到脚下是一片白与蓝色的渐变,闪着银光的鱼群或成圆形,或成椭圆,从他们身侧匆匆掠过。笨拙的海龟缓慢的划着水,五彩的珊瑚斑斓着光,细小的游鱼不断浅酌,细沙之下有小蟹在不断移动。

  忽地,水下猛地一阵波动,巨大的鲸兽将周围的水弄得浑浊,无数的气泡升腾炸裂,鱼群快速躲闪着眼前的庞然大物。

  江烟岚的眼里只剩了兴奋,她屏住呼吸,几乎要醉于眼前的梦幻了。

  “好漂亮……”

  “是啊,好漂亮。”君撷点头。然而,在多年前,整整三个月这片海域都被血腥与尸体所覆盖。

  君撷抬手将想要走远的烟岚拉回,笑道:“回去吧,隔水的鲛绡坚持不了多久了。”

  江烟岚嘟起嘴唇,不情愿的随着君撷浮上海面。

  数日后,有人要君撷前去描颜,君撷应之,烟岚随他一同前往。

  城外一座竹屋里,少女望着镜中的自己,咬紧了唇瓣。

  “姑娘可想好了,若是描了颜,以后便不能再哭了。”君撷望向眼前的人。

  那女子容颜普通,右侧脸颊上却有一块被火烧伤的疤痕,白皙的手上也有零零星星的痕迹,让人不由自主的为其心痛。

  那姑娘看了君撷一眼,果断的点点头。

  君撷摇头叹息,自怀中取出白玉笔,截下鲛绡制成的衣袖平铺在那姑娘的脸上,将其之前的容颜覆盖住后默默的描绘起来。

  烟岚在一旁仔细的看着,相传鲛人颜师君撷一支白玉笔绘尽三千浮生,可烟岚却觉得并非如此。

  他所描绘的人或皮肤白皙皎若秋月,或两弯清清淡淡笼烟眉,或一双灵秀清丽含情目,或粉唇皓齿,或……

  她总觉得他所描绘的每一张脸,每一弯眉,每一双眸子,每一抹唇瓣都是同一个人……而那个人,到底是谁?

  会是他的心上人么……

  烟岚的心猛地一痛,她深吸了一口气,回眸只见君撷右手持白玉笔,左手半挽着幽蓝色的衣袖,长发顺着肩膀滑下,神色极其认真且满是爱怜,竟是连落于肩上的落花都不曾发现。

  烟岚凑上前去,将他肩头的落花取下,刚刚描完颜的君撷不由得一愣,看向身侧的她。烟岚将掌心摊开,白嫩的手心中一片粉红的落蕊在阳光下泛着白,被风吹得飞扬。

  “真漂亮。”君撷望向落花,笑。

  烟岚看向君撷漾着微光的眸子,笑:“是啊,真漂亮。”

  那姑娘走后,因灵力消耗过多,君撷便留于竹屋中暂休。熹微的光华晕君撷的侧脸上,回旋于他的眸底深处,那身由鲛绡织成的幽蓝长袍在阳光下竟是泛起点滴的光雾来,衬得眼前人恍若谪仙一般。

  烟岚看向身侧的坐于藤椅上饮茶的君撷,只见那双瑰丽的眸子里满是微光,不由得开口问道:“你不让她们哭,便是代价么。”

  “是啊。”君撷点头,伸手抚上自己的眼底,“很多时候,能哭也很好的呢。”

  烟岚愣了一下,看向那温柔微笑着的人,轻声道:“你从未哭过?”

  “是啊。”君撷再次点头。

  哪怕难受到全身颤抖的在哽咽,他也从来都没有哭过呢。

  一次都没有。

  他只能拼命地把一切的苦水都咽下去,让他们全都封存在自己的心底,直至其不会再上溢。

  君撷没法哭,没法发泄自己的心情,只好拼命的忍耐,假装所有的一切都从未发生过。有的时候,他也会用鲛绡为自己画一张面容,面容上的自己,哭得像个孩子。

  然而他从未带上过那张面容,因为他的眼底没有泪。

  君撷深吸了一口气,揉了揉烟岚头顶的碎发,道:“我们走吧。”

  “好。”烟岚应道,转身刚要出竹屋却被君撷反手拉入了自己的怀里。

  烟岚一愣,君撷的长发在眼前划过悠长的弧度,他一手将自己护在怀中,另一只手持白玉笔和利刃相撞,发出一声脆响。

  她的眸子里满是前所未有的严肃,眸低的微光映着鎏金色,让她不由得呆了。

  君撷上前一步,将烟岚挡在身后,道:“你们是谁。”

  “轰——”

  只听耳边一片轰鸣作响,登时雷光乍起,脚下亦是一阵颤动,脆弱的竹屋在瞬间被炸裂开来,无数木屑飞起,君撷扬袖将烟岚整个人护住。

  “啊!”

  烟岚惊慌失措的护住自己的头,抬眸便见竹屋外数把直指他们的利刃,心下登时一惊,下意识握紧了君撷的衣袖。

  感受到她的依赖,君撷一愣,反手握住她的手,安抚性的紧了紧手指。

  “夫人有请,还望君撷公子赏脸,随我们走一趟。”

继续阅读:第十九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