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4,630

  “不知是哪家的夫人?”君撷将衣袖上的木屑残片拂去,抬眸瞥见周围的人——来人有六,将他们二人围拢在中间。

  “去了公子就知道了。”为首的人冷笑一声,他的手中拿着一柄四指粗的中长剑,剑身看起来极其厚重,只随手一挥地上的断裂的木屑便被吹得扬起,惹得眼前一片灰蒙。

  其身侧另五个人也凑上前去,两人手持长剑,两人手持回旋镖,另一个人却什么也不拿。

  “哦?”君撷挑眉,假装不在乎的看向身侧的烟岚,在她耳边低语道:“一会我拖住她们,你趁乱逃走。”

  “我……”烟岚本还想说些什么,却被君撷抬手捂住她的嘴打断,君撷微不可察的摇摇头,手中原本纤细的白玉笔竟在瞬间变成一根白玉长棍。

  他猛地上前一步,冲着为首之人劈了过去。

  “喝!”

  电光火石之间,有光自那白玉长棍上乍起,翻转之间带起四周尘土飞扬,整个长棍都化作白色的虚影,他猛地一蹬地,地面上瞬时出现一个深坑。

  白玉长棍毫无虚招,生愣愣的直劈,破风之声飒飒而起,吹得少年那幽蓝色的长袍不断剧烈抖动起来,银光面具上的光影也快速变换。

  他凝力于棍上,描颜后仅剩的灵力在一瞬间迸发而出,竟也有了浩瀚如海的气势,仿若滔天巨浪自四面八方夹击而至!

  这一下不可谓不霸道,可却也耗尽了君撷最后的力量!

  为首之人倏尔怒目圆睁,抬起那四指粗的中长剑起身格挡。

  “呛——”

  白玉长棍与中长剑剧烈碰触,摩擦出阵阵火花,将二人的眸子都照的大亮!

  烟岚下意识的捂住耳朵,只觉得脚下一阵摇晃,那黑衣人身下的地面竟也稍稍往下凹陷了几寸,可见君撷力度之大。

  黑衣人看向身侧,一旁手持长剑的二人已快速逼近,挥剑自君撷肋下剪出,那幽蓝长袍被剑气削开两道长口,烟岚来不及惊呼提醒,便见君撷弓起腰身双脚蹬地向上跃起后往前一踹,直怼面前人的胸口。

  那人来不及再次格挡,生生挨了这一脚后被击退数步,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上,君撷则借助这一反冲之劲猛然后退,刚好避开了双剑的夹击!

  君撷的身形尚未站稳另两位手持回旋镖的女子迅速追上,“蹭蹭”两声两镖一齐飞出,只见君撷双手一拧白玉长棍,化棍为双剑“当当”两声将回旋镖击回,后又抬起双剑交叉格挡住于身前快速逼近的双剑。

  “不要!”烟岚大喊!

  君撷不可能同时接住那两把剑!

  刚刚那一棍已几乎耗费了君撷所有的力量!

  “老三,不可!”中长剑大声吼到,手持长剑的黑衣人面色一变,刚想收手却也来不及,只得尽力将剑锋偏转开去。

  “唔。”

  烟尘四起,将少年漾着微芒的眸光遮掩得有些模糊,因力度不及,君撷被长剑压迫猛地单膝跪在了地上。

  另有一柄长剑生生贯穿了君撷的肩膀!

  鲛人特有的幽蓝色的血液自剑端滚落,沾染了一地的灰尘,周围的一切一瞬间变得极其安静,所有的人都紧张到了极致,手持长剑的黑衣人惊慌地退后了两步,咬牙看向身侧的同伴。

  “呵——!”

  君撷突然大呵一声,猛跺了下地面,顿时尘埃再起。

  以君撷为中心凹陷下去一圈深坑,那二人受不住这劲力纷纷后退,君撷借势站起身来。

  “君撷!”烟岚快步上前,将摇摇欲坠的君撷扶好。

  “君撷,你怎么样……怎么样?”豆大的泪自江烟岚的眼眶中涌出,她死死的按着君撷肩上的伤口,幽蓝的血不断地自伤口中滚落,将她的手染成蓝色。

  冷风呼啸着灌入少年墨蓝色的长袍,两道破裂和肩膀上不断溢出鲜血的伤口证明着刚刚战斗的激烈。君撷原本整齐的长发有些散乱的垂在额前,他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向眼前的六个人。

  他现在灵力全无,再也没有招架的于地了。

  “呆子,谁让你伤他的!”中长剑冷斥一声,提剑上前用眸光示意另外两人,两个持回旋镖的女子立刻会意,身形快速逼近将烟岚拉至身侧,银光利刃也在下一秒架在了烟岚的咽喉上。

  “公子应该不想她受苦吧。”中长剑冷笑道。

  君撷无言,抬眸打量着眼前的人,他已力竭负伤,可对方却还有一人尚未出手,如此缠斗下去,他毫无胜算,可对方却抓烟岚逼他就范,如此行为未免有些可笑,一时君撷也分不清他们打得到底是什么主意。

  中长剑扬了扬手,烟岚的咽喉瞬间被镖刃划破,豆大的血珠滚落,君烟岚被惊得声音里染上了哭腔:“君,君撷,你别管我快走!”

  君撷不由得一愣。

  这句话……好熟悉。

  “我跟你们去。”君撷深吸一口气,将双剑插好,又幻化回之前的白玉笔,望向面前的六人,道。

  “都带走!”

  四人上前,将烟岚和君撷反手牵制住,后又用黑纱遮住他们的眼睛,将其带上了马车。

  君撷和烟岚被人一路反绑着双手来到城外一条悠长静谧的小巷中,后又拐入内室。

  两个人被迫跪在地上,摘去眼纱后适应了好一阵才勉强能看清周围的一切。

  这里是一处荒了的佛寺,整个寺内满是厚厚的灰尘,佛像上结着蜘蛛网,供台上的红烛早已熄灭,香台上的香灰撒了一地,隐隐约约可见一身着紫色长裙,头戴的斗笠的女子坐在一旁,手中紧握着一截断裂了的幽蓝衣袖。

  “可是君撷公子来了?”那女子幽幽地道。

  她抬眸瞥见君撷肩膀上的伤,连呼吸都不由得一颤,她咬牙,一巴掌打在中长剑的侧脸上,咬牙道:“谁让你们伤他了?!”

  “属下办事不力,请夫人责罚!”中长剑回脚踹了身后手持长剑的少年,示意他不要说话,随后猛地跪在了地上。

  “废物。”那女子咬牙,手指间燃起一股幽蓝的雾气,反手打了出去,那中长剑受不得这一击,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他悻悻的起身,随同伴一起侍立于旁。

  君撷见之,心下不由得一惊,那是鲛人特有的攻击方式——凝水汽为雾,化雾为鲛绡。

  “我好心去请公子,公子不来,可是更喜欢被绑着的滋味?”

  那女人回眸看向两人,冷然一笑,烟岚不由得蹙眉,总觉得这夫人的声音曾在何处听起过,可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少城主夫人。”君撷但笑,烟岚闻言,恍然大悟的看去。

  只见白绸斗笠下隐约可见那女子的脸上有一道极其狰狞的疤痕,那伤疤高高突起于面部,宛如一只巨大的血红色肉虫,让人见之觉得胃中一阵翻涌作呕。

  鲛人颜师为人画的不仅是一张极美的脸,更是一条诅咒——若是那人违反了和颜师之间的约定,原本的丑恶就会变得更加丑恶。

  “夫人的脸……”君撷故意拉长声音,叹道。

  “什么……”

  哐当一声,少夫人惊慌的失手将白玉茶盏打碎,她恶狠狠的看向周围的人,突然瞪大了眼睛嘶声大吼道:“出去!都出去!”

  “夫……”

  “滚!都滚出去!”

  那夫人踉跄着起身,将眼前所有的东西都砸掉,一时灰尘四起,将那失魂落魄的人的影变得模糊,耳边亦满是铜器坠地的声音。早先的贵夫人已消失不见,剩下的只是一个发疯的女人。

  六人一惊,慌忙的自庙中退出。

  只见那少夫人的眸子里蓄满了泪水,竟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捂着脸嘤嘤哭了起来:“不……不……”

  “我的脸!”

  “呵……”君撷忽的冷笑,却是什么也没说,烟岚看向身侧的人,只见其双手在身后反手做决,竟是想要趁着那夫人意乱之时强行汇聚灵力勉强治疗伤口!

  君撷……

  烟岚咬牙,只怔怔的盯着君撷肩膀上不断溢出鲜血来的伤口,心底一片刺痛。

  “夫人可还想救自己的脸。”

  那夫人听闻一愣,她抓紧面前的斗笠,踉跄了两步摔倒在君撷面前,死死地抓住他的衣袖。因为跑得太急,她早已没了之前的仪态,华贵的衣裙上满是灰尘,头上的斗笠被摔落,白嫩的手也被碎瓷弄伤。

  没有了斗笠的遮掩,烟岚一侧目便看到了那夫人的面容,巨大的疤痕蜿蜒盘旋,眼眶凹陷,一片赤红,显然是已经哭过好多次:“公子!求公子再为我描一次!我,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

  听闻,君撷不可察的冷笑了一下。

  他垂眸望向那人的脸,只冷冷的连半丝表情都未曾给予,那少夫人恍然大悟一般慌忙的将君撷身上的绳索解开,后退数步连连磕头。

  “公子!”

  “求公子为我描颜!”

  君撷没有回答,只回手将烟岚身上的绳索解开,拉着她起身,退出破庙:“贪得之人恕在下无能为力。”

  “不……不……”少夫人愣愣的摇头,口中不断呢喃着,她手上的伤口不断溢出鲜血,在她的面前形成一洼如明镜的血坑,血坑中倒映着她面容上狰狞的伤疤。

  她的眸子里满是浓稠的悲哀,几乎要将她整个人吞噬掉,她大口呼吸着,颤抖的看向血坑中自己的面容。

  “不……不……君哥哥……”

  “不!”

  “啪!”她伸手一掌猛地拍打在血坑里,血水混杂着灰尘沾染在她的面容上,她伸手颤抖着捂住自己脸,整个人深深的跪倒在地上。

  “唔……不,不要……”

  她倏尔起身,大吼道:“杀,杀了他们!”

  既然我不可能拥有,那别人也休想拥有!

  那夫人一声令下,六道身影迅速围上,君撷猛地将烟岚推出包围圈,双手再次做决一时其周围爆发出悍然的灵力!

  那六人皆都抽出自己的兵器,冷眼看向君撷。

  少年幽蓝色的长袍在空中轻飘而起,脚下一转双手打开,一双由鲛绡织成的云袖倏尔变大,恍若层山叠依,云海缭绕,飘飘然将其整个人隐约在白雾中。

  周围的一切都变得十分安静,所有的人都不敢轻举妄动,中长剑与双剑对视一眼后单脚后撤做一弓步,手抚剑刃。

  “喝!”

  他大吼一声,手中的利刃横扫出去,其周围层叠的雾霭当即被劲风斩断,后又迅速重新聚拢。正当其打算再次竖劈时,浩渺的云袖当即飞出,原本轻飘飘的鲛绡此时却如有千金重量,向着那人狠狠的压去。

  “叮——”

  “噗!”

  水袖将他手中的重剑从中打断后又重重的击在了那人的胸口,连带着上一脚和刚刚夫人击打的伤,那人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来。

  见中长剑士负伤,手持双剑的双胞胎迅速上前,身形快如闪电,在雾霭中更是难以捕捉。

  “擦——”

  不知从何处,忽的飞出一枚回旋镖,向着君撷的水袖切去。

  然那水袖看似柔软可却恍若寒铁一般,回旋镖在其周围乒乒乓乓不断碰撞,擦处无数的火花竟是无法将其斩断分毫!

  随着两声飒飒之音,两柄长剑自君撷左右两边快速切出,另一位手持回旋镖的女子挡在君撷身前,其后另有那位一直都未曾出手的人拦其退路,一时君撷被四方夹攻!

  烟岚在战圈以外隔着雾霭,虽看得真切却全然帮不上忙,只得干着急。她揉捏着手中的衣袖,紧张的咬着嘴唇,不自觉的跺脚,在心底乞求君撷能够平安无事。

  然而,现在的他怕已是强弩之末了……

  君撷反手扬起水袖缠上两边的长剑,将其向着自己的方向猛拽,而后又弯腰去躲那飞旋而来的回旋镖,两手劲力一转,水袖上纠缠着的长剑猛地向前后抛出。

  突然,君撷的眼前猛的出现一条带着钩子的铁链!

  那个人出手了!

  然而现在的君撷早已无法躲开他的攻击!

  “不要!”烟岚屏住呼吸死死的闭上眸子。

  顿时,白光乍起。

  “呛——乓!”

  一阵杂乱的兵器碰撞声后,所有的一切再次变得极其安静,烟岚深深地吸了几口气后,方敢放下挡住脸的手去看。

  只见少年脸上的银色面具被钩子从中划断摔裂于地,露出一整张精致的面容。

  其手中的水袖缠着的长剑一柄贯穿了身前那个持回旋镖的人的咽喉,一柄则被铁链死死的纠缠住。

  君撷低垂着眸子,白皙的面容隐在雾霭中,有光透过白雾散落在他的脸上,为其镀了层微光,使得他看起来恍若神灵一般。少年缓缓的睁开那双眸子,那澄澈的微光似可让天地间的一切都静止下来,然……常年被面具遮挡住的那半张脸上却只有黑漆漆的眼眶!

  烟岚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不过是我不忍见人的懦弱罢了……

  原来……

  “噗!”

继续阅读:第二十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