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1,379

  白的狐裘柔顺的围在白月玄的颈间,鸩羽般的长发在寒风中被吹得飞起,他单手握拳,抿唇不停张望着山脚下来往的人,似是在等待着什么人一般。

  其身侧负责此次招生的白衣少年狐疑的抬眸,看向身侧数十几年来容颜都不曾老去半分的师尊,开口道:“师父不必着急,按照往年的进度,此时前来求学的人应当刚行至半山腰处。今年大雪封山,路不好走的紧,有些耽误也是正常。”

  “嗯。”白月玄深吸一口气,勉强压抑住心底的激动。

  少年不由得又是一阵狐疑,掌门如今已是不老不死之身,对于世事也应早已看淡。

  且自己入素月青城修行已有十年之久,从未见掌门人如此激动过,想来定是算到今日里有天赋极好的学生上门求学。

  想着,白衣少年抬手搓了搓双手以取暖,一双眸子漆如点墨,丝毫不曾注意到不远处有人正注视着他的眸子,神色里有某种特殊的情愫在酝酿。

  “今年这山路还真是难走得紧,幸而小爷我底子好。”

  正想着,不远处便传来一声娇俏的女声,只见有一女子手持宝剑而来,身上一袭湛青色交领琵琶袖长袍,长发高束,右眼角处有一点泪痣,眉目间带着英气,分明还是个稚嫩的小姑娘,可却颇有一代侠女的风范。

  她毫无顾忌的抬手摸了一把额头上因攀爬而沁出的汗珠,双手持剑拱手行礼道:“小女子颜阑听闻素月青城广招弟子,特来一试!”

  少年抬头,看向女子发鬓上残留的落雪,不由得扬唇一笑,递过名册道:“在此留下你的名字便可。”

  “这么简单?”颜阑狐疑的扬起眉,一脸不可置信的模样,便见少年浅笑的解释道:“山下设有结界,只有同素月青城有缘之人才可入山。”

  颜阑一脸恍然大悟的点点头,在那纸上刷刷两笔留下姓名,白月玄抬眸撇过,开口道:“入上弦月阁,由月霜教导。”

  “诺。”白衣少年起身,恭敬的向着身后的白月玄行了个礼。

  颜阑抬眸瞥见霜雪中侧身而立之人——其虽穿了身极尽潇洒的青衣,可骨子里却隐隐的透着一抹王者的威仪,严岁里的寒风将一切冻结,可却无法将面前人周身的气韵泯灭半分,让颜阑不由得心生敬畏之情,隐隐的竟有着些许的熟悉感。

  她忽地蹙眉,只觉得太阳穴猛地一痛,脑海中蓦地浮现出一道身影——少年黑衣如墨,一头长发如鸩羽般柔顺,其眉眼里满含着温柔的笑意,如同身侧的人是其一生挚爱的瑰宝。

  他忽地抬眸,笑着向自己伸出手,其上满是莲花轻浅的味道,他道:师父……

  她一愣,有某种特殊的情感在心底炸裂开来,让颜阑顾不得其他,忙道:“掌门!若我能成为朔月阁主,掌门可否许我一个心愿。”

  素月青城以月之阴晴圆缺将整个门派分为朔月阁,上弦月阁,望月阁,下弦月阁和残月阁五阁——灵力极好者入上弦月阁,灵力较好者入下弦月阁,灵力较差者入残月阁。

  朔、望两阁每年只收一位弟子——朔月阁主会从上弦、下弦、残月三阁中选出,而望月阁主则是白月玄的关门弟子。

  然,时至今日,都无一人可成为望月阁主。

  月玄回眸,并没有答话。

  颜阑又是一愣,忙捂住自己的嘴,懊恼的皱了下眉头,月霜回眸,却是没有说话。

  半山腰处,白衣女子裹紧身上的披风缓慢前行,蓦然一抬首,便见眼前忽地多了个少年——一身着幽蓝色长袍迎风而立,其面上带着银质鬼面具,因凌冽的寒风而结上一抹细霜。他的眸底漾着温柔的清辉,恍若在看失散已久的恋人。

  少女一愣,开口问道:“你……?”

  “姑娘找我是想要一张绝世容颜么。”

继续阅读:第二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