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3,061

  “啊——!”

  重锦忽的大吼一声,只见其周身突然缭绕起浓郁的黑雾,不断的撕扯着她的面容,将她整张脸都破坏得龟裂。

  “不!不要我的脸!”重锦死死的捂住自己的脸,大吼着瞪大了赤红眸子,无数血肉一块一块的自她的脸颊上掉落,幽蓝的血坠了一地。

  “君哥哥……”

  重锦回眸,深深的看向身后的君撷,她伸长胳膊,伸长手指都无法触碰到君撷分毫。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自己的血肉不断凋零,直到再也说不出话来。

  无数的黑雾涌入烟岚的身体,有劲力将抱住她的君撷击飞。

  烟岚身上所有的伤口都在快速愈合,原本凹陷的脸颊竟也逐渐丰润饱满起来。

  君撷愣愣的看向眼前的人,本能的,他猛地以鲛绡化为结界护于自己周身。

  烟岚的指尖刹那燃起红莲业火,原本的幽蓝长袍被尽数焚毁,取而代之的是一条赤色长裙。

  她妖娆一笑,回眸间百媚生。

  “哈哈哈——君撷,你没想到吧!颜师一族与我画皮混战百年最终还是我赢了!”

  画皮突然开始疯狂的大笑,她沉迷的看着自己的手心的红莲业火,全身都不由自主的开始疯狂的颤动:“有了冥月之灵的永生力量,你将永远都无法战胜我!”

  君撷不由得呼吸一滞,尚未来及反应便见那人疾步冲了过来,指尖的业火被放大数倍。

  君撷一惊,手腕翻转间所有的水袖都飞旋而起,将他死死地护在中间。

  业火将画皮的容颜照得大亮,将飞旋的鲛绡尽数化为灰烬,君撷的额前渗出汗珠,唇角猛地涌出一口鲜血。

  眼见着所有的白雾都将化为烈火,君撷的心底又一次涌上了绝望。

  这一次,再也没有人义无反顾的护着他了。这一次,或许真的要死了吧……

  可……

  他抬眸望向眼前的人儿,分明是自己心爱的姑娘,可却如此狰狞的想要致自己于死地。

  君撷紧紧的闭上眸子,喉咙深处发出一声哽咽,呢喃道:“阿岚,我爱你。”

  “什么……”烟岚一愣,却见烈火中的蓝衣少年径自笑得温柔,白皙的面庞在烈火中被染得绯红。

  他只温柔的在笑,那双清澈的眸子里没有泪,只有璀璨的鎏金。

  “阿岚,如果这便是你所想,那便放肆的去做吧。”

  不……

  烟岚瞪大了眼睛,她拼命的想要收回指尖的火焰,一双眸子里只剩下了恐慌。

  不,不!

  她已经无法再次忍受那只瑰丽得恍若凝聚了万千风花雪月的眸子渐渐的消失在层叠的雾霭中了!

  不!

  “你住手!你离开我的身体!不是说好要帮我复活他么,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烟岚猛地抬起拳头,一下一下不断的敲击着自己的脑袋。

  “你住手!”烟岚慌忙的后退,然而脑海深处却有一道声音在不断地低吟——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

  “不!”

  烟岚只觉得自己的整个头都几乎要疼到炸裂,某种恶心的感觉自自己的心口深处不断翻涌,骨髓深处宛如万蚁啃噬。

  她的身上时而烈如火烧,时而寒如冰雪,让她的面容极尽扭曲。

  “杀了我,求求你……君撷,杀了我。”烟岚痛苦的回眸看向君撷,她死死地咬住自己的唇瓣,一双眸子里满是哀求。

  “我。”君撷一时不忍,皱眉看向眼前极尽痛苦的人。

  突然,烟岚的整张面容变得极尽妖娆,她瞪大了眼睛冷笑道:“君撷,你真的有勇气杀了你心爱的人么。”

  “我。”

  杀了我!

  你敢么……

  杀了我!

  你敢么?!

  两道声音充斥于君撷的脑海,让君撷不知所措。他猛地自怀中抽出白玉笔,双手一拧化为双剑,直指面前的人。

  不……不……

  君撷的手不住的颤抖,瞪大了赤红色的眼睛。咣当一声,双剑中的一只猛地坠落于地,击起一片尘埃。

  他抬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面容。

  突然有烈焰直冲君撷的门面而来,他来不及提剑格挡,便被飞旋而来的烈火击得倒飞了出去。

  “噗。”君撷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感觉五脏六腑里都有着无法熄灭的灼烧的痛。

  “蝼蚁,还真是不听话的紧呢。”画皮冷笑了两声,伸出粉嫩的舌头缓缓舔舐起自己的指尖。

  如今,烟岚的身体已被画皮彻底控制。

  君撷抬手抹去唇角的血迹,深深的望向眼前的人。她不是阿岚,只是扒人皮面的妖物。只有杀了她,阿岚才能回来。

  “喝!”

  思及此,君撷猛地持剑上前,一阵剑花涌动,顿时银光乍起,耳边亦满是剑锋飒飒之音。

  画皮没有想到君撷会突然有如此猛烈的攻势,心下登时一惊,连忙点燃红莲业火来抵挡。

  带着满心的苦楚,如同发泄一般,君撷的剑势一发比一发猛烈,凌乱的缀散于眼前。

  画皮一时不敌,猛地被利刃戳中,鲜红的血飞溅而出,洒了君撷一脸,滚烫的感觉让君撷不由得一愣。

  “君撷。”

  他猛地抬起眸子。

  只见剑刃之前站着一位盈盈少女,她染血的唇角扬起一抹浅淡的笑,一身红衣翻转若花。

  她的眸底忽的涌出水雾来,她笑:“君撷,你爱我么。”

  银光的利刃上倒映着少女苍白的面容,泪水一滴一滴打碎在剑刃上,她一步一步上前,白皙的颈项被利刃划破,鲜红的血不断的涌出。

  “君撷,为什么……都到了现在这一刻,你还想要杀我。”

  “我……”君撷的手一抖,长剑猛地从手中坠落,他彷徨的后退两步,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谁。

  “君撷,我也爱你啊……”少女满含着热泪侧头一笑,将君撷的整颗心都尽数打乱。

  阿岚……

  她一步一步靠近,抬手擒住君撷的下巴,笑道:“所以,为我而死可好。”

  ……

  “噗。”

  锋利的剑刃贯穿了少女的胸腹。无数鲜红的血汹涌而出,喷洒于君撷的指尖,将他身上的蓝袍染了个通透。

  忽的,烟岚的体内猛地爆发出一声长啸,有黑雾狰狞的自她的身体里退出,逐渐消散。

  重新拥有自己身体的烟岚只觉得胸腹间有一股剧烈的疼痛在不断的侵蚀着她的一切。往昔全部的记忆疯狂的涌了上来。

  白净的少年微笑着,在烈火中化为飞灰,渐渐消失于蒙蒙的白雾中……

  阿岚,我一定会再次出现,一定会一直陪着你的。

  夕阳下,幽蓝色的长袍和樱桃红交织在一起,夜风将她们的长发吹得飞扬。

  以后的夕阳,你能陪我一直看下去么。

  好。

  轰然炸裂开来的竹屋,木屑纷飞,让一切都看不真切。唯有身旁幽蓝少年飞扬的发与护住自己的臂膀显得那么的真实。

  一会我拖住她们,你趁乱逃走。

  夜雨下,银质的鬼面具将二人的面容遮挡住,少年的怀抱,潮湿而冰凉,却能将她的整颗心捂热。

  不过是我不忍见人的懦弱罢了……

  不要怕,我陪你一起。

  彩霞里竹屋中,细细描摹烛光下少年清俊容颜的一瞬间,她仿佛,拥有了这世间的一切。

  君撷,你说我们可以一直这样在一起么。

  或许吧。

  原来,少年说的是对的,不管是人,还是冥月之灵,当她真正快死的时候,她所有的人生都将在眼前重现。

  真好。

  烟岚微笑着,抬步上前,利刃一寸一寸不断的深入她的胸腹,君撷不由得一愣,猛地松开了握住剑柄的手。

  烟岚抬手,冰凉的手握住君撷的,她侧头将薄唇印上了面前人冰凉的唇角,随后狠狠的咬下一口。

  “这是,你欠我的。”

  轰然一声巨响,地窖外突然雷雨交加,明晃晃的闪电映在少年颤抖着的抱住面前人的手的指尖。

  八苦河慧桥上,幽荧之泪所化的大雨不断冲刷着所有的一切。河中的红莲被雨打得摇摇欲坠,菩提榕树上的红绸尽数被淋湿。

  烛伊一手持着白罩提灯,一手持着霜色纸伞,缓缓的向着浓雾外走去。

  若冥月之灵想要进入凡世,就必须亲手杀死自己的另一半。另一半的灵魂会和自己的一魂一魄一起化作墨瞳白身的阳鱼玉佩日溯,随他们一同进入六道凡世。

  当其与别人相爱时,一魂一魄便会回归本体,而另一半的灵魂则会化作幽荧之泪融入八苦河中。

继续阅读:第二十五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