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3,343

  烛伊抬眸,看向面前的人。

  她有种预感,面前的人比她想象中的要强很多。刚刚所有的一切,不过是他的把戏和试探。

  五个人向里圈靠拢,他们背靠着背,都呈现出极端戒备的状态。深夜里寒冷的风一寸寸扫过他们的身体,让他们忍不住打颤。

  景湛只那样微笑着,他的衣摆上忽的开出数朵妖娆的红莲,在黑夜里显得异常鬼魅,烛伊看在眼里心下不由得一惊:“灯使和梦使的力量判定都是一样的,衣摆上的红莲开的越多,力量越强!”

  烛伊的话让所有人的心都死死的沉了下去,景湛抬手一转,手中的红莲快速旋转,在空中画出一道弧线,有天火自苍穹坠落,有寒冰从脚下冒出!

  五人来不及考虑,忙飞身向着不同的方向躲避,等再反应过来时已有巨大的墙轰然落下,扬起的灰尘让人忍不住咳嗽。

  姜烟岚捂着心口剧烈咳嗽了几声,周围除了她咳嗽的回声以外什么也没有,让她愈发的紧张。

  “月霜!”

  她下意识的大叫,周围满是声音撞上坚硬墙壁引发的回声,那回声如同有形的波纹一下一下敲打着她的内心,让她禁不住后退。

  冷汗顺着指尖坠落。

  她咬牙,抬手拍打着墙壁:“月霜!月霜!”

  仍旧无人应。

  姜烟岚的心瞬间崩溃,绝望的气息普通一道巨大的网一寸寸将她捆绑住,让她几乎无法呼吸。

  她本能的往角落里退去。

  “啊——!”

  周围突然陷入一片黑暗!

  从小恐惧黑暗的姜烟岚在一瞬间被吓得失声尖叫,她快速抱紧自己,眼泪不可遏制的从眼眶里流出,她颤抖着,嘴唇发青。

  “嘭!”

  “嘭嘭!”

  “嘭嘭嘭!”

  她的心脏剧烈的跳动着,似是要冲破胸腔蹦出,她召出那柄陪伴自己很久的长刀,其上温柔的蓝光让她略微有了一些的心安。

  她扶着墙壁,一点点颤抖着起身。无数次因为腿软而失重的跪下身去,她只踉跄着咬着牙,死死的扣住墙壁,任由手指在沙石的缝隙里磨破。

  姜烟岚深吸一口气,才勉强带着一身的冷汗起身,一步一步蹭着地依靠着墙壁向前走。

  这次谁都无法依赖了……

  只能依赖自己了……

  姜烟岚握刀的手紧了紧。

  月霜面对的是一方巨大的玻璃阵,道路的两侧都是镜子,月霜在其中看到无数个自己——奸佞,邪恶,贪婪,虚荣……

  那些个“月霜”,都高举着手中的龙纹唐刀,其势头似是要治真的月霜于死地。

  月霜也不畏惧,只抬手于镜中的自己过招,然而那镜子似是有魔力一般,不论碎的有多厉害,都会出现一个举着唐刀要杀他的自己!

  贪嗔痴是这世上最多的情绪,越是心如明镜很少有感情的人,越是容易受到周围环境的的影响,而月霜正是极其冷静如同寒冰的人!

  周围的幻境越来越多,镜子的碎片越来越碎,不论他如何做那镜子里的人都会如活了一样死死的盯着他,高举起手中的龙纹唐刀,大呼着去死!去死!

  莫之恒面对的是一片火海,有鸟鹊在火海中飞舞缭绕,如同远古时期的毕方,所到之处皆是烈火。

  所有方向的星宿都在一瞬间亮起,白虎,朱雀,玄武,苍龙。二十七星宿都站在一起,看着他所在的地方。

  莫之恒蹙眉,这里还是六道阵,二十七星宿是进不来的,所以所有的一切应当都是幻想,就如同……去到这里之前所见到的迷雾一样!

  他蹙眉,从腰间拔出龙纹唐刀——所以,通过的方法就是斩开所有的一切么。

  “不愧为心月狐,面对一切时内心地的定力就是比一般人还要强大。”

  景湛于高空中饶有兴趣的看着所有人的举动,只觉得异常的有趣,明明已经这么绝望了,却要继续坚持下去么。

  景湛侧头笑道:“我的小君撷到底是有怎样的魅力,才会让这群白痴为你这么拼命呢?”

  君撷一愣,面色瞬间白了下去,他道:“我已经按照你的要求把他们引进来,你是否可以救他们。”

  君撷“看”向身前恍若人间仙境又恍若人间地狱一般的村子,心中一片刺痛。

  “不不不,游戏才刚刚开始呢。”景湛微笑。

  姜烟岚心底的恐惧渐渐因为适应而消散,她手中的长刀也始终散发着温和的光芒,让她安心。

  月霜比上双眼,用感知力去捕捉一切,不去看,那些镜子中的映像就没办法继续影响他了。

  莫之恒异常的自信,没有任何一个幻象能拦得住他,似是因为内心地极其深的执念,他一路人挡杀人,佛挡杀佛,倒也是极其迅速。

  景湛挑眉,抬手施了个法术。

  “绝望太久了,会让人厌烦的。”景湛微笑着说道,“总要有一些希望,才能让他们体会到绝望一直都没有走远呢。”

  姜烟岚手中长刀上的光突然消失,让她整个人都不由得一愣,她咬牙强迫自己镇定下去。

  “哒。”

  是水类物质滴落的声音。

  那柄长刀上渐渐泛起了血色的光,让她忍不住颤抖,长刀没法脱手,她颤抖的疯狂的想要甩开她刚刚赖以生存赖以自慰的武器。

  “不……”

  “不!”

  ——你为什么杀我……

  ——为什么不听我解释……

  ——娘亲,是你杀了娘亲……

  ——偿命!偿命!

  “不!!”无数的声音从她的脑海中响起,鲜血顺着刀身一点点流下,弄得她的手指凉凉的。

  血腥的味道不断在鼻尖缠绕,姜烟岚吓得痛哭,她的叫喊声几乎撕心裂肺:“不要!月霜——!救我!!”

  只在隔壁的月霜因强行提升五感而听到了这声喊叫,他破阵抵挡的手不由得一颤,唐刀锋利的刀锋将将他的手臂割破。

  烟岚……

  月霜的心一点点沉了下去。

  烟岚,烟岚!

  他想要加快破阵速度,可心里却乱成了一团理不开的乱麻,原本好好的节奏也被瞬间打散不知所措。

  月霜身上的刀口越来越多,因为是剑灵的缘故,他并不会流血,只会不断的丢失灵力。

  “锵!”

  一声脆响,莫之恒手里的龙纹唐刀忽的裂开一道口子,莫之恒不由得一惊——月霜出事了!

  莫得,他的内心更加担忧了——烛伊。

  他抬眸,看向还剩下的幻象。全部是苍龙一脉的人,甚至还包括他自己——心月狐。

  他十分了解自己的人的弱点,不想再耽误时间,月霜直接一步上前,利用对方的弱点将对方一一打破。

  快了!

  很快了!

  “锵!”一声脆响,莫之恒手中的龙纹唐刀撞上了另一把!

  他不由得一愣,抬眸看去只见对对面的人正是莫之恒无疑!是幻境中的另一个莫之恒!

  他清楚对方的弱点,对方也很清楚他的!

  “对自己曾经一起并肩作战的兄弟都这么残忍,心月狐,你何时如此冷血了?”对面的人冷笑一声,手中一用力,早已有些体力不支的莫之恒猛的被他弹开。

  那人快速逼近,手中的唐刀被他舞成绚烂的刀花,莫之恒不由得一愣,这招——惊鸿月!

  这招是他一直想保留的必杀技!

  只见那人身后恍若月华初临,黑暗中猛然乍开的透着银光的眸子,冷然肃杀之气几乎要将他彻底包裹住!

  莫之恒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虽然这招惊鸿月完全是复制的他的,可却复制的极好!哪怕他在全胜之时也没有把握接住的惊鸿月,现在对他而言几乎必死无疑!!

  莫之恒的心猛的凉了下去。

  “绝望么,小灯使。”景湛看向一旁的烛伊。

  烛伊是另一个不在阵中的人,她被困在阵法上面的进制里,只能看着三人在阵法里挣扎。

  不老梦有规定——梦使在施法时,灯使是不能进行干扰的。

  她只能绝望的看向自己的朋友陷入困境,烛伊咬牙看向君撷,道:“我当真是看错了你!”

  君撷抬眸,“看”向烛伊,苦笑道:“不过各有各的打算罢了。”

  烛伊冷笑,她深吸一口气,将白罩提灯横着放在手中,双手拖着举起于胸前,其身上忽的爆发出强烈的光芒。

  有血红色的莲花不断盛开于衣摆上,景湛不由得一愣,她是想强制打破禁忌,救那些人么……

  “呵。”还真是个傻子。

  “每个人。”烛伊忽的开口,她缓缓的张开眸子,一双眼睛被灵力染成绚烂的金色,“这里的每个人都有拼尽全力的理由!”

  包括景湛在内,所有的人都有他们拼尽全力的理由!

  拼尽全力去守护想要守护的东西!

  “轰——!”巨大的灵力波动将周围的旋风卷起,带起烛伊的长发。许是感应到了其触碰到的禁忌,有火红的铁链自半空中坠落,将烛伊整个人束缚住!

  巨大的赤色铁链带着火光,将烛伊身上的血肉灼伤,她抬眸,看向拼命压抑恐惧面对黑暗的姜烟岚,想要快速破阵守护心中人的月霜,拼命战胜自己的莫之恒,想要守护身边人的君撷……

  烛伊的唇角扬起微笑,仍旧拼力汇聚力量!

  “疯了,都疯了!”

继续阅读:第三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