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1,860

  烟岚不知自己是何时睡着的,只觉得脑海里一片空虚,整个人都朦朦胧胧的,似连自己都无法掌控。

  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抬眸看向周围的一切。

  此时她正立于一座赤色长桥之上,菩提榕树蜿蜒盘旋的伸长,其高大的枝丫遮天蔽日,无数的红绸锦缎垂于风中,白雾朦胧,熹微间脚下的长桥似是毫无尽头。

  烟岚迷茫的看向眼前的一切,只觉得分外熟悉,让她有了些许的不知所措。

  无形中似是有什么力量在不断牵引着她前进,耳边满是流水的哗啦声,有火红的莲花盛开于池中。

  一切都显得那么美,那么令人心安。

  突然!脚下的长桥毫无征兆的断裂开来,清澈的娟流化为墨色的乱流,呼啸着将她吞噬,明明是在梦中,可周遭的一切却异常的真实!

  无数的水涌入烟岚的口鼻,漆黑的食人鱼大张着嘴,锋利的獠牙反射着光,不断啃食撕咬着她的全身。

  痛,灼烧着的痛。

  为什么,在梦境里也能闻到这样浓烈的血腥味?为什么……会有这么真实的窒息感,这里到底是哪……

  好痛……

  君撷……

  烟岚想要呼救,但只要一开口就会有水不断涌入。她不断的呛水,下沉,上浮,挣扎。

  烟岚……

  烟岚!

  冥冥中,有人在不断呼喊着她的名字。烟岚咬牙,奋力抬眸向着声音飘来的方向看去——像是黑暗突然被撕裂开一个巨大的缺口,光影明灭里一双神赐的眸子就那样静静的看着她。

  君撷……

  她抬手,尽力向着那道眸光伸去。

  救我,君撷,救我……

  忽的烟岚觉得指尖染起一片温暖,像是被一只柔软的手紧紧的抓住了一般,猛的将她拽离了黑夜,拉入一道雪色的身影。

  少年的胸膛是那么的温暖,让人既安心又熟悉。

  他就那样微笑着拉着烟岚的手,周遭的黑暗一点点褪去,身上再无疼痛之感,可烟岚的眸子里却不可遏制的涌出泪来。

  熟悉与安心的感觉渐渐被浓郁的莫名的愧疚所覆盖,让她忍不住想要后退,不知为何而悔恨的火焰在她的骨血中叫嚣,少年的温柔让她的心猛的一痛,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你是谁……”

  少年不语。

  “我是不是……曾伤害过你。”

  少年微笑,薄唇一张一合,却什么声音也没有发出。其身上精致的白袍突然燃起了烈火,少年松开烟岚的手,白皙的面容渐渐在烈火里变得明暗不定。

  “不……”

  “不!!”烟岚惊恐的大叫,顾不得烈火,猛的将少年拥入怀中。

  ……不管是人,还是冥月之灵,当她快要死了的时候,都会回想起自己的一生,我很高兴,能够永远记得,和阿岚在一起的一生。

  ……去好好看看外面的世界吧~

  ……阿岚,我一定会再次出现,一定会一直一直陪着你的!

  烟岚只觉得心脏骤然一缩,像是被人用手紧抓着揉捏到最小再猛的鼓起,喷薄出鲜血。心脏深处的疼痛沿着经脉蔓延至全身,让她忍不住握紧拳头。

  “不……不!”烟岚摇头,奋力抱住怀里的人,火光映在她的脸上,浅啄着她眸底的泪痣。

  不……不要走!

  忽的,有光芒于眼前乍现,少年化为白身黑瞳的阳鱼玉佩,落于烟岚手中,冰凉的手感让烟岚从梦中猛的惊醒。

  “月霜!”

  烟岚大叫着起身,急促的呼吸着深夜微凉的空气,其身上的衣裙被汗水尽数打湿,冷风一吹让她忍不住瑟缩了一下,猛的回归了清醒。

  这……

  她迷茫的摸向自己的面颊——月霜是谁,为什么我的脸上全是泪?

  少女绯红色的裙摆于夜色中飞旋,她回眸看向身侧的君撷,只觉得心底莫名的堵得慌。

  ——自从其留于君撷身边后,自己就常常会做这样的噩梦。

  烟岚深吸一口气,起身来到一弯浅流旁洗面。晚风吹动着湖水,漾起层层的微波,游鱼一摆尾,潜入水底。

  烟岚垂眸,静静的看着湖面。

  月霜……是你的名字么,你到底是谁。

  忽的,耳边响起一阵银铃声。紧接着有一只脚映入烟岚的眼帘。那是一片飘散于湖面之上的雪色裙摆,其上开着几朵袅娜的红莲。

  烟岚抬眸,只见那一女子手持一盏白罩提灯向着她缓缓而来。

  其于水面上如履平地,一双眸子里除了霁月之华外再无其他,她似是在看江烟岚,又似什么也没关注。

  “你是谁……”

  “生,老,病,死,怨憎会,爱别离,求不得,五蕴取。”烛伊淡漠的看向眼前的人。

  她的脑海里似又浮现而出当年那个藤衣小姑娘。其眼底的执着和对自由的渴望,与当年的自己恍若出自同一个模子。让烛伊不由得又是一愣。

  她苦笑——本是执念化身的她如今竟是愈发看不懂人的情了。

  “自己选的命途,到底是重生,还是破灭,只在你的心中。”烛伊微笑,“吾乃灯使,烛伊。”

  其手中的白罩提灯倏尔扬起,烛伊转身,走入一片迷雾中。

继续阅读:第十六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