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为爱发电2019-05-06 20:182,732

  自君撷答应她可留下之后,烟岚几乎寸步不离的跟着君撷。

  夕阳如火,映在天边,沉淀着醉人的红,在君撷的眸底缀满了金黄色。

  夜风带着淅淅沥沥微醺的阳光味道将两个并肩而坐的人的长发吹得飞起,幽蓝色的长袍和樱桃红的长袍纠缠在一起。

  对于晚霞,烟岚似乎一直都有种莫名的执念,而那种执念的产生,正是因为那双神赐的眸子。

  晚霞通红,将天边的云儿染上鎏金色,漾起的涟漪一层接着一层涂抹,浩瀚而深远,美得让人窒息。

  之前的每一次昼夜交替,她都会通过夕阳感怀那双眸子。而现在,她已经找到了神赐之眸的主人。

  烟岚看向君撷,脑海中突然一闪而过一道白影,让她的心猛的一颤……那个叫月霜的少年,同样拥有一双神赐之眸。

  烟岚将心底的涟漪压下,侧身枕在君撷的腿上,一双眸子亮亮的,望向天边的夕阳,道:“以后的夕阳,你能陪我一直看下去么。”

  “好。”君撷应道。

  烟岚一愣,脸颊上染起一片绯红,她娇羞的将脸埋在君撷怀里,可这种温暖的触感却让她不由得一愣。

  似乎也有另一个人的怀抱是这样的,之前的她似乎也常常这样将脸埋在过另一个人的怀里……

  不由自主的她的眼里竟又一次凝出泪来,如同初见君撷时那样,眼睛酸胀着痛,烟岚抬手将不断涌出的泪抹去,可却仍有滚烫的泪珠将君撷幽蓝的长袍打湿,她抬手缓缓地握紧胸前的衣襟。

  为什么……心会这么痛?

  忽觉发鬓上一沉,有一只冰凉的手轻轻的落于她的发顶,温柔的轻抚。

  她抬眸看向君撷,夕阳的余晖流转于他形状美好的下巴,冰凉的银色面具却将半张绝世容颜挡住,烟岚不由得有些好奇,伸手想要触碰那银色面具却被君撷伸手拦住。

  他低头瞥向怀里的人,目光里是前所未有的冰冷。

  “对,对不起……”烟岚咬牙,从他的怀里坐起身,懊恼的低着头不敢去看身侧的人。

  君撷没有说话,他的沉默却让身侧的人儿更加紧张。

  烟岚咬牙,有种自己触碰到了身侧之人禁忌的感觉,她的心砰砰直跳,双手紧紧的揉捏着自己的裙摆。

  忽的,烟岚感觉头上又是一沉,她不由得一愣,抬眸看向眼前的人,只见君撷仍旧笑得温柔,那只白皙的手正安抚性的揉着自己的头顶,他道:“无妨。”

  “我……”

  “不过是我不忍见人的懦弱罢了。”君撷摇头,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抬眸看向眼前的夕阳。

  不忍见人的懦弱……

  烟岚咬牙,不再追问。

  夕阳逐渐沉下,漆黑成了周围的主色调,没有了鸟鸣,只有偶尔的虫叫以及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君撷似早已习惯了这种安静,垂下眸子开始浅眠。

  烟岚回身躺在草地上,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抓着身旁的杂草,一双眸子盈满了星辉。

  “睡不着么。”君撷忽地开口,看向身侧的人。

  “嗯……以你们颜师的能力是不是可以把人的面容改变成任何模样,是不是可以帮任何人描绘容颜啊。”烟岚忽地开口,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君撷一愣,唇角扬起一抹微笑,看向身侧莫名有些蠢萌的人,道:“是啊。”

  “哇,好厉害。”烟岚大张着眸子,抬手比划着月亮的大小,“那你要是把我画成天上的仙子,是不是我就可以成仙了啊!”

  君撷又是一愣,蓦地有些无言,他开口调侃道:“放心,天上不会要你这样蠢的仙子的。”

  “我!”烟岚气鼓鼓的回过头去,看向身侧的君撷,只见其那双宛如神赐之眸的瞳仁里倒映着自己的影儿,不由得面上一红,接着问道:“那,描绘容颜会不会疼啊。”

  忽地,只听一阵衣袂声起,君撷竟是已翻身覆了上来,后又极尽魅惑的抬手挑起江烟岚的下巴,笑道:“怎么,想换张脸?老实说……”君撷忽地俯下身,凑到她的耳边,“你这张确实不怎么好看。”

  江烟岚一愣,眼前是一片明晃晃的幽蓝色,鼻尖是深海里某种咸咸的味道,耳边是身上人温热的呼吸。她的心因君撷这一突然的举动而怦怦乱跳,双手不知所措的于身侧握紧。只一回眸,江烟岚便可轻易瞥见那双令她沉迷已久的神赐眸子。

  君撷忽地微笑,不再逗她,翻身而起时其腰间的锦囊暴露于外,上面歪歪扭扭的绣了一行小字,烟岚一愣,蓦地想起了之前城主夫人的话,大悟道:“原来是这样。”

  “什么?”君撷挑眉。

  “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烟岚眸子一转,思索片刻后极其认真的道,君撷却是一愣,抿唇不语。

  “你可知道,此物是何物。”君撷开口。

  “红豆啊~”烟岚笑答。

  她回眸,却见君撷的眸子里突然涌上了彻骨的悲伤,连面色都在一瞬变得煞白,那双永远晕着微光的眸子里倏尔结起了一层寒冰。烟岚不由得一愣,抬手去抓君撷的衣袖却被他悄无声息的挣开了。

  “君……”

  “……无妨。”

  望向君撷远去的背影,烟岚又是一愣,她刚想抬步去追,却感觉身体里像是倏然燃起烈火一般灼烧得疼,整个人猛地跌了下去。

  又来了……

  不要……

  “君……君撷……”

  她咬牙,用力抓着身侧的泥土。烟岚大口的呼吸着,可那烈焰般的灼痛却深深的埋进了她的骨髓中,如同蚂蚁不停的啃食着她的骨血,喷吐着火焰。

  她抬眸,模糊中望见那道幽兰的身影渐行渐远——君撷……不要走。

  烟岚闭紧眸子,可却有泪水不断的涌出,将眼角的泪痣打湿,粉嫩的嘴唇被她自己咬破,十指之上亦满是伤痕,烈火不断的在她的骨血中燃烧,将她体内几乎所有的水分蒸干。

  这便是获得永生的代价——

  朔月之日,烈火焚心;望月之夜,寒毒彻骨。

  “轰——”

  一道惊雷自天穹炸响,轰然而起,将烟岚苍白的面容照得雪亮,紧接着倾盆的大雨毫无预兆的砸下,只一会儿她的身上便已全部湿透。

  湿冷的衣物黏在烟岚的身上,雨水混杂着血与泪,她只能将自己的身体尽量蜷缩起来以保证自己可以熬过这一夜,冻到发紫的嘴唇张张合合:“君撷……不,不要走……”

  然而,却始终无人应。

  冰冷的雨不知下了多久,骨子里那股灼热的焚烧感始终都未能被熄灭,烟岚早已分不清自己脸上的到底是泪还是雨,她只能孤独的承受所有的一切,直至今夜过去。

  腰间的日溯突然发出一道璀璨的光华,从其中竟是幻化出一白衣胜雪的少年,他撑着月白色的纸伞,望向蜷缩在草地上十指染血的人儿,不由得心疼的想将她的长发抿至耳后,可却无法碰触到面前的人。

  “阿岚……”

  月霜的指尖开出朵朵红莲,为她驱逐周身的寒凉以及骨血中灼烧的痛感。

  然他的面色却变得愈发惨白,整个人影也更加的透明,少年手中的伞猛的坠落,露出伞下他精致的容颜,一双眸子一只漾着温柔的微光,一只却只剩了黑漆漆的眼眶。

  模糊中,烟岚感受到有人正温柔的陪着自己,她勉强睁开眼,模糊中却只能看到一只漾着微光的眸子,她不由得一愣,泪水再次涌出,唇角却扬起一抹甜蜜的微笑:“君撷……”

  “咔。”

  烟岚腰间的阳鱼玉佩上赫然多了道裂痕。

  “……月霜?”

继续阅读:第十八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锦鲤神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