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段气劲
兰山村长2019-03-14 18:362,296

  “这是……”这突如起来的一幕让谢无灵感到一丝讶异。

  “难道我这不是普通的先天灵体?”正当疑惑的时候,他想起上古时期的众多大能,其中就有修炼圆满的金刚不灭体,无极金身。

  想到这,他越发的好奇,曾经身为灵王的他虽然不曾遇见过这种体质,但也知道很多特殊灵体,当时的他也是一种少见的灵体,修炼的肉身也不输于一般人。

  些许时辰后,灵海内那团躁动气流正逐渐的平稳下来,悬浮在灵海上,倒像是喂饱食物的婴儿安静睡觉了。

  紧接着,他体内运气,随手一拳挥出,只见那长满青苔的岩石裂开一道清晰可见的岩缝。

  “气劲一段?”

  正常灵海灌入灵气都会凝聚成一团气漩,达到九团气漩时,就可汇聚通脉,而唯有通脉,才能感应识海。

  修行界给气劲者划分,灵海内凝聚一团气漩,为气劲一段,九团则为九段,可如今能随手破木裂石,这分明已经是气劲三段的力量了。

  “可我才凝聚一团气漩啊。”为此,他想不明白也没有多想,只淡淡一丝苦笑,起码他现在是一名气劲者了,在这青城可没人敢惹他。

  下了药山,来到青城小镇上,不知道多久没来过凡人的世界看看了,见到两边那些熟悉的杂货商铺,他感慨万千。

  在经过自家药铺的时候,他迈进去观望了一下,顺口道了句:“请问,这里有金丝草吗?”

  有个整理药材的铺员转过头来朝他瞅了瞅,接而又转回头继续干活,背对着他道:“有啊,很贵,但是不卖给你。”

  “为何不卖于我?”谢无灵眉头微蹙,也不生气。

  只见那铺员一边整理一边说道:“我们这啊,凡是珍贵稀有的药啊,都是被城外那些大户人家给预定的,所以,你去别处找找吧。”

  “原来如此。”呢喃一句,他也不好再说什么,正欲要走之时,内屋帘子被掀开,走出的一位老者不经意抬头看到谢无灵后,顿时眼睛一亮,迎笑道:“哟,是少爷来了啊。”

  老者是店铺的掌柜,经常出入谢家对账,显然是认识谢家少爷的。旁边的铺员听掌柜如此称呼少年,暗道:“少爷?难道是……”

  “不好。”顿时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于是心有惊慌,立马放下手中之活,抢在谢无灵开口前讨好般的对掌柜笑道:“是这样的,这位小哥是来买金丝草的,我见店里的少许金丝草已经预订出去,所以叫他再去别去找找。”这位铺员说完就摸摸自己的后脑勺,像是在祈求原谅。

  “问都不问,没眼力劲的家伙。”老者冷哼一声。继而又看向少爷,道:“少爷,你需要金丝草直接跟我说便是,铺里的存货你都可以拿走。”

  “这……”谢无灵见老者如此客气都有点不好意思,他瞥了一眼在旁的铺员,那铺员眼神似在躲闪,恨不得此刻能立马钻进地洞。

  老者见少爷迟疑,又笑道:“至于别人预定的,再去收购些便是,小事一桩。”

  最终,谢无灵也是不做推辞拿了这些金丝草,青城地属大原偏僻之地,灵气相当稀薄,对于修行者来讲确实不宜修炼,唯有以金丝草炼制极品凝气丹,倒也能加快凝聚气漩。

  把那些金丝草拿回谢家后,又找来一个药炉,这几日他就一直闭门炼丹,因为在青城根本没有丹药贩卖,也没有人会炼丹。

  在上古时期中,炼丹术也并不多见,当时只有一个顶级炼丹世家拥有千年传承,那世家之主和谢无灵有些渊源,对一些丹道的见解也略知一二。

  现在他的修为只有气劲一段,没有足够的灵力操控,只能按部就班以寻常手法炼制,“看来这批药得炼制三日时间。”他暗感无奈,唯有耐心守候。

  期间,丫鬟冒失的闯了进来说老爷找他,望他能陪同一起去趟流云城欧阳世家,为的还是上次欧阳情与他发生的那件事,算是谢家的赔罪。

  “好,我这就过去。”他看了一眼正在炼丹的药炉,又不忘对丫鬟嘱咐,道:“小百合,你替少爷我看紧这个药炉,等我回来。”

  小丫头看向闪着火光的药炉,连忙应道:“好的少爷,我会看紧它的。”

  青城郊外。

  那不算宽阔的道上,一辆颠簸微晃的马车行驶着,车厢里,谢无灵和父亲闭目而坐,许久,谢无灵开口,道:“父亲,此去欧阳家关于孩儿这件事,可有想好对策?”

  谢定山缓缓抬起眼皮,神情有点淡漠,道:“欧阳雄柏就这么一个女儿,一直以来都被视为掌上明珠,如今也只能据实相告,有什么条件尽量应允便是。”

  “为父最为担心的倒是那欧阳雄柏的弟弟,欧阳行。”

  “欧阳行?”谢无灵不明所指,只是默默注视着父亲。只见父亲轻吐出一口气,叹道:“那欧阳行早年在外游历的时候,据说成为了修行者,刚刚上个月才回到欧阳家。”

  原来谢定山担心的是修行者,在这个世界,修行者要对付凡人,那是毁灭之灾,何况欧阳情被赶出谢家,更是让欧阳家增贴一份笑话。

  大原国虽是边界之国,但也有很多修行者,只不过像原国边角的这些小城镇,极少出没罢了。

  瞧见父亲脸上那不经意露出的忧虑,谢无灵安慰道:“父亲,不必担忧那欧阳行,如若他敢恶意欺压,我定让他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灵儿,知道你孝心,不过千万别做傻事,这件事情为父自有安排。”谢定山内心也是怕儿子会过于冲动,而伤到自己。

  “如若实在不行,为父还有一张王牌,早在来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了。”听到父亲甚有把握之词,他颇感好奇,低声问道:“父亲,王牌到底是什么?”

  “你知道,她欧阳情为什么会嫁给你吗?”

  “还有,你前两任妻子,他们都出身不凡,可没多久却都离开了你。”

  谢无灵对这些事情的原由,他从来都没有去调查过,曾经的他是个无比单纯的少年,受伤难过的时候也只有父母来帮他。

  而现在,父亲又旧事重提,让他更加的想知道,问道:“到底为什么?”父亲也是把藏在内心很久的话,在此刻也是缓缓吐露了出来。

  “所有发生的这一切,她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了谢家的一样东西,玉灵泪。”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