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不约而至
路归不2019-03-12 10:573,586

  夜七月收回目光,揉揉空牢牢的胃肠,准备吃点东西。她还有大半罐牛奶,昨天剩的,不知是否还能喝?打开,闻了闻,没有异味,喝了一口,没坏。昨天放在空调口,那么久的冷风不是白吹的。

  “阿姨,来点蛋糕和面包,总比方便面好吃!”

  “谢谢丫头!我胃不好,吃甜食烧心,你留着吃吧!”

  “那······吃个烧饼,油盐的。阿姨,你就着热乎的方便面的汤吃,会好些。我妈······也是,胃不好,也不太喜欢方便面的味道。”

  “谢谢,真不用,我们还有其他吃的。你也不容易,车上的东西太贵,自己留着,阿姨心领了。”

  “阿姨,拿着吧!你们带的,不外乎方便面、饼干、面包这一类的方便食品。你的胃能接受吗?再说,我现在还有两大袋子零食,这烧饼实在是吃不完。还有一兜的蛋糕、面包,再不吃,真的会坏。阿姨,帮帮忙,浪费粮食是极大的犯罪,你不想眼睁睁看着我犯错误吧?我可是守法公民,好不?”

  夜七月滔滔不绝,耐心劝导,分析利弊。迂久,阿姨才羞羞赧赧地接受她的馈赠——十个烧饼。她抬起手臂,用手抹了抹额头的汗,又咕咚进几大口牛奶,打了个大大的饱嗝。她容易嘛,费半天劲,为嘛呢?自己难得的慷慨不吝啬一回,还碰上一位如此有涵养,有自尊的阿姨,她无语了!

  阿姨的女儿和女婿从车外回来,送给夜七月一把不知名的小野花,紫色的,花香四溢,令闻者心畅神舒。得知她的热心馈赠,喜溢眉梢,连连道谢。其实夜七月也是有私心,天气太热,食物不宜储存。吃的东西都是钱来的,粒粒皆辛苦,不想浪费,更没想装大方,那可不是她的风格。

  阿姨一家看着也不是太富裕,那五十元一盒的饭菜,怎么吃得进口,咽的下去,不得烧心呐?他们翻找着自己的包裹,想送一些饼干和火腿肠给夜七月。她扯出床底的袋子给他们看,他们相视一笑,了然,收了回去。

  车上的广播不知何由,停止播放。夜七月吃过不知是午饭,还是晚饭的正餐,打开随身携带的小收音机。她盘坐在床铺上,后背靠着车厢隔断,低着头,听着不知哪个地方的频道。

  一首歌曲后,是半个小时的药品广告,那药效周详而又神奇,应该就是秦始皇梦寐以求的灵丹妙药。太激动了,难道传说中的‘长生不老’,真的可以唾手可得?看样子,她有必要打电话订购几盒,烧给徐福老爷子,让他的魂魄早回故里。几千年一溜烟的抽过,甭在海外瞎飘荡,可以光明正大地回归故里。秦老皇帝交代他的要命任务,某药厂替他圆满完成。也说不定,徐福老爷子已经转世投胎,成了某药厂的研发人员,自己圆了千年前的夙愿。

  近晚饭时分,车上的售货员再没出现过。据说,车上能吃的和能喝的,已经被抢购一空,连餐车都不再提供盒饭。很多人,找过列车长,并得知——火车也没有掉头回去的可能,回去的路被泥石流掩盖,正在抢通。附近没有人家,夜七月以及一列车的人进退不能,被困原地,等待救援。四周的山路极不好走,如果不下雨,明天会有消息。

  曾经喧闹的车厢,失去出发时的活力,只剩不同口音的轻声抱怨与谩骂,发泄着不满和烦躁。一双没穿袜子的小脚丫,套在宽大的凉鞋里,无声地出现在夜七月的视线里。她没抬头,一双胖胖的小手,攥上她左手的手指,摇了摇。

  唉!夜七月抬起头,对上一双天真的眼睛。好个机灵又赖皮的孩子!她的唇角不自觉地向上拉伸,聪明如他,伺机把肉滚滚的身子,靠在夜七月的身上蹭了蹭。小家伙抬起圆乎乎的脑袋,期盼地望着她,那么的理所应当。

  “你又饿了?妈妈呢?爸爸呢?”

  他先是点点头,又摇摇头,还是不说话。明白了,夜七月拿过袋子放在床上,还有一盒牛奶,未开封的。他倒也不客气,轻车熟路,自己在袋子里,挑选着。双手齐上阵,一手一个,大嚼朵颐,没有半分忸怩。

  夜七月打开最后一盒牛奶,小心地喂着,生怕呛到他。撕下一节卷纸,擦拭他吃的满脸的碎渣与果酱。怎样的父母,会把孩子饿成这样?她从未做过母亲,但她知道,她的爸妈,一定不会这样对她,如果那个‘她’还健在。

  “小毛,你又乱跑,是不是还想被罚站·····”还是那位妖艳的母亲,只是妆容不再齐整。

  “对不起,小毛又跑你这来!我们······我们买了方便面和火腿肠,孩子······他不愿吃。真的不好意思······”全无上次的焦急,她低着头,面露羞愧,好像在地上找什么。

  “没事,小毛这孩子,挺招人喜欢。我姐姐家有一对双胞胎男孩,也剃着光头,跟小毛一样可爱。好久没见着,看见他就像看到我那外甥们。小孩子嘛,不撒谎,不喜欢吃的,勉强不来,大点就好了。”

  夜七月弯下身子,拽出另外一个袋子,拿出五个塑封的卤蛋和五包榨菜,放进装蛋糕的袋子。取出里面的啤酒抛在床上,把已经不算丰盈的袋子,递给这个一脸尴尬的母亲。她抬起好看的瓜子脸,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直视着夜七月。她脸色极其不自然,眼眶里有些湿润,紧抿着红唇。

  “给孩子的,大人怎么都行,别让孩子遭罪。出门在外都不容易,都明白,放心,很快都会好起来。”

  “谢谢!我······我代小毛,谢谢你,你是好人!”

  “不客气,遇上就是缘分,我和你家小毛算有缘,一点吃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阿姨也把夜七月送的烧饼,分出五个给小毛。她说用烧饼、榨菜加香肠,可以给孩子做个中式汉堡。她们在平等友好的气氛中,圆满结束首次的正式‘会谈’,颇具大国风范。

  孩子趴在妈妈的肩头,安心地睡去,一步一步走远,夜七月更加期待夜晚的降临。今夜,能否见到昨晚的‘老朋友’?她们的困境,是否与他有关?

  夕落月转,星入夜。卧铺车厢里的人大多安眠,许多硬座车厢里的人却闷的睡不着,还在外面纳凉。他们吞着烟,吐着雾,红色的烟头随着抽吸的节奏,忽暗忽明,斑斑点点。

  夜七月裤子兜中揣着一包香烟,一个简易火机,手上拎着两罐啤酒和一包花生,静静站在昨晚‘老朋友’出现过的位置上。她斜倚车壁,安闲地等候,没有带一张灵符和任何防身的法器。翘首企足,左顾右盼,亥时已过,惘然若失。

  难道她想多了?他只是路过,打个酱油?还是,她应该主动出击,去其它车厢转转?守株待兔,可不是个好办法。他应该是一只聪明的‘兔子’,正如许多脱离尘世的鬼魂,都会变得比生前聪慧。他们看透了因果,想明白了原由,比活着的人,更清醒,更透彻。

  “你在等我?”一句突如其来的询问,夹带出不太友善的生硬。

  “没错,等你喝两口,带了点酒和花生,聊聊如何?”夜七月没有回头,背后突来的寒意,让她温热的身体十分受用。她知道,‘老朋友’不约而至,几个小时的等待,没有浪费。

  “去外面,车里人多,别吵到大伙睡觉。”夜七月语气平淡,站直身体,头也不回地抬脚就走。装酷,谁不会?

  她和他穿过洞开的车门,走出去,走到离滞停的火车和散布的人群,都很远的草地。夜七月看一眼身后的‘老朋友’,甜甜一笑,弯身盘腿而坐。她仰面望天,接着开始环顾四周,借着明洁的月光,远望层峦叠嶂。此刻的风景添了些阴森,多了些骇人,全无白日的娱心悦目,怡志养神。是不是她浮躁的心理在作祟?不知在别人眼里,现下它们会是个什么样子?

  “为什么?”他飘游在身后,省略了客套,很直接地扔出一句。

  “为什么?我们挺心有灵犀的,想问的都一样。老朋友,先坐下,边喝边聊,不急。”夜七月延续刚刚的甜笑,望了一眼依旧耸峙的某鬼。“幸会!兄台如何称呼?家住哪里?可是在阳间旅游?”

  他站着,她坐着,夜七月抬头仰望。透过他的躯体,她看到杳杳银月披上一片灰朦朦的薄纱,天壁又黯了几分。她拍拍地面,示意他坐在对面。他迟疑片分,顺从地坐下,漠漠地盯着夜七月,冷若冰霜,带着戒防。

  夜七月终于得以看清他的长相,近五十岁的年纪,胖胖的圆脸。脸上最为显眼的是两条粗壮的浓眉,蛙鼓眼,塌鼻梁,厚嘴唇,颊侧没有横肉,看面相生前应是个敦厚的人。刚才叫他‘兄台’却实有些唐突,改叫大爷,还是大叔?

  “你看,我全身上下,就裤子上有俩兜。只有一包烟,一个打火机,带给你的,剩下的只有这身衣服。”夜七月掏出兜里的烟和打火机,并把两个兜从里到外都掏出来,抖了抖,空空如也。“有什么好担心的!我一个芊芊弱女子能把你怎地?我只是好奇,想跟你聊两句,没恶意。”

  他没说话,冷目灼灼,戒备依旧。夜七月见他没表态,伸手撕开烟的外包装,掏出一根烟,点燃。在他的身旁,弄了些土,堆成个小土包,把烟竖插在里面,用土固定住。

  “试一下,我不吸烟,这是带给你的。赏个脸,大叔!”她扑了扑手上的土,一脸真挚地邀请。

  他仔细地审视,不放过夜七月的每个细微动作。她则大方地回视他,该干嘛干嘛!夜七月从塑料袋中拿出两罐啤酒,打开,放在他身边一罐,她一罐。又把花生的包装袋撕开,把花生倒进塑料袋中,抻开放平,易于拿取。

  “为表达我的坦诚,我先回答你的问题。而后你也要回答我的‘为什么’。大叔,这很公平,对吧?没有异议?”夜七月手里忙活,嘴也没闲,开始工作。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