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引狼入室
路归不2019-03-12 12:273,395

  初中毕业后,许卫东在部队当了三年的兵,复原后被分配到了铁路上,在不同的线路上,做列车乘务员。他为人本分,天性善良,待人和气竭诚,工作兢兢业业,曾多次被评为劳模。

  这样的日子,顺风顺水的过了四五年,许卫东也到了成家的年龄。许多人都争相着给他做媒,帮他寻觅良伴佳偶。可是,他的心房,却在不经意间,被一个陌生俊丽的女人填满了。尽管许卫东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甚至连一段完整的对话都没有过。

  那一年,许卫东被分到一条短途线路上,每周都能在列车上,看到一个女人,一个带着淡淡哀愁的妍丽女人。女人从不说话,别人搭讪也从不理会,眉目之间,总有什么浓浓的化不开,后来,他知道那是忧伤。许卫东总是有意无意地在她身旁打转,每次查票,也是小心翼翼,谨小慎微。他生怕惊飞了心爱的蝴蝶,再也不能相见。

  终于,有一天,当伤心的女人躲在过道的角落里,偷偷地暗自缀泣。胆怯被渴望击败,许卫东终于鼓起了勇气,递上一块干净的手帕,敲响了通往幸福的大门。那个女人,在很久以后成了他的妻子。其中的艰辛和等待是如何的漫长,只有当事人自己了然。许卫东,没有详细的描述着其中的细节。不过从他的脸上,夜七月还是可以窥出一二,不会那么容易。

  许卫东的妻子叫胡灵灵,是鞋厂的一名普通工人。胡灵灵家庭出身不好,祖父家和外祖父家世代经商,富甲一方。她的童年过的胆战心惊,如履薄冰,慢慢养成了内向敏感,伤春悲秋的性子。在她的字典里,‘快乐’,‘高兴’等一类的词语,已被删减殆净,不再出现。

  胡灵灵每周都会到临市的精神病院,看精神失常的母亲。那是这世上,她最后的亲人,经历过太多的死亡和苦难,她顽强地活了下来。许卫东觉察到她时,恰恰是她最脆弱的时候,她的母亲也走了。从此这世上,只剩她一个人苦痛徘徊,空空荡荡,心伤不以。

  在经历了长久的等待,许卫东和胡灵灵终于走到一起,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他们有了自己的孩子,一个聪明可爱的儿子,在旁人看来,一家三口幸福的可以捏出蜜水来,一切都那么圆满,令人艳羡。许卫东沉醉在满足的生活里,没有发现美貌的妻子依旧郁郁寡欢,不多言不多语。

  常说‘天有不测风云’,可风云来的时候,从不会礼貌的先敲门。六年前,一个男人的到来,打破他们看似平静且甜蜜的生活。也许,每个人的心底最深处,都会有些许个小秘密,那些小秘密会否成为不幸的根源呢?

  胡灵灵在很早的时候,有一个男朋友,两人情投意合,郎情妾意。当两人决定结婚见家长的时候,胡灵灵却发现男朋友的父母,正是害死父亲,逼疯母亲的元凶,又一幕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经典桥段。愤怒的朱丽叶,不知所措的罗密欧,在苦痛挣扎中渐行渐远,形同陌路。这段爱情,并没有如戏剧般圆美收场,而是男女主角漠然地各自回头,永不想干。

  六年前,许卫东被调整到一条长途线路上,和他搭档的新同事,是从外地调来的一个年纪相仿的中年男人,外形俊朗。新同事,比他小一岁,许卫东就把他当弟弟一样的看待,希望在漫长的旅途中,和睦相处,同心协力地带好每一班车。许卫东断断续续地从其他同事口中得知,他的新同事原是离了婚的,老婆孩子都不在身边,家人又都在外地,一个人很是可怜。平常家里做点好吃的,他都会叫上新同事,他们看起来相处的很融洽。只是,许卫东未曾注意——妻子与新同事第一次见面时,一刹间的惊讶,喜悦,纠结与悲痛。后知后觉可能是很多人的通病,往往让人追悔莫及,先知先觉又有几人能做到?不管人们往往的初衷是多么美好,世事的无常并不以他们的意愿为转移,世事无常最平常!

  许卫东渐渐发现,生活里有什么发生了改变,与之前的美满迥然不同,大相径庭。妻子一如既往的淡容变得令他陌生,孩子的淘气疏远变得令他懊丧,好同事的有意回避也变得令他疑神疑鬼,他们都在漠视他,远离他。什么时候,他变得可有可无?

  ‘引狼入室’的悲催,终于在发现真相时迸发——他的好同事,就是他那好老婆爱恨交加的前男友。夜七月压抑着想狂削命运编剧的冲动,暗骂一句——能不能拒绝抄袭,拒绝雷同的狗血?能不能有点格调,整出点不一样的剧情!世间兜兜转转的就那么小吗?

  面对一发不可抑制的转变,没有人会置若罔闻,性情温顺如许卫东般也不能,彻底爆发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他第一次发火,妻子胡灵灵的沉默不语,更是激醒了心底沉睡的恶魔,打翻了猜疑的囚魔盒。

  他第一次打了胡灵灵,打了上前阻拦的宝贝儿子,后果可想而知。胡灵灵的不反抗,不言语,不代表她的顺从与妥协。胡灵灵是个柔弱的女人,但骨子里的倔强,却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离家,离婚是她不可更改的决定,是她对许卫东最无情的惩罚,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离婚的拉锯战硝烟迷漫。妻子的决绝,儿子的厌弃,同事的背叛,令许卫东身心惧疲,无心其它,整日颓丧。周围人一波波地来了又走,无所不至的关心,始终不渝的耐心劝导,终是有效。他们成功地使迷茫的许卫东认识到一点——老婆儿子永远是他的,别人抢不走。只要他冷静一段时间,再真心真意地认错赔礼,老婆和儿子还会原谅他,回到他身边。

  许卫东重新振作起来,更认真地工作,更用心地生活。他每日把自己打理的干净整洁,如常的上班,下班,买菜,做饭。休息的时候,他会偷偷地去看看儿子和老婆,有时会把买好的礼物和做好的饭菜,悄悄地放在胡灵灵租住房子的门前。他希望妻子能看到——自己真心真意的忏悔和改变,回心转意。

  可那‘不测的风云’,却没有太多的耐心,给他挽回的功夫。儿子生日前一周,胡灵灵找到许卫东,让他跑完这趟车休息时,给儿子补过生日。许卫东高兴的睡不着,在地上不停地转着圈,他觉得胡灵灵已经原谅了自己,毕竟十一年的夫妻了,哪能说离就离,何况还有一个儿子。许卫东心情大好,愉快地哼着小调,踏上了即将开动的列车。他和‘好’同事,虽然还在同一线路上,却已不再同一组搭档,偶尔也能碰到,彼此都不说话,视而不见,低头而过。

  许卫东没有料到,车行的黑夜,一股强大的泥石流,如同海底巨大的魔鬼鱼,邪恶莫测。它伸出巨大的八只触角,裹挟住车厢,疯狂地甩动游移。列车长长的身子,被摔得七扭八歪,脱离轨道,错横荒野。许多人受伤,轻伤,重伤,断胳膊,断腿比比皆是,更有十几个人不幸遇难,他便是其中一个。

  许卫东的故事到这里结束,没有太大的悬念。夜七月猜到了,一点挑战性都么有,只是总觉的故事里缺了什么。太淡了,少了什么呢?应该是有某些太隐私的东西,没有讲?如果是令人难以启齿的,她倒也能理解。谁愿意抽掉自己的遮羞布,让自己颜面扫地,无地自容。

  “你那个大灰狼同事叫什么?他也在那列火车上,死了没?”夜七月忍不住顺嘴追问了一句。除了当事人外,她更想知道邪恶男配角的结局,是不是真的‘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忘了!故事讲完了,你觉得满意吗?‘夜医生’?”许卫东还是聚精会神地望着远处,没有回头的意思。

  “忘了?好吧,能忘了也好!你就不想再看看老婆和儿子?看一下她们现在过得怎么样?不想知道,你老婆有没有改嫁‘大灰狼’?你儿子有没有认贼作父,受人虐待?或者其他的什么······?”夜七月坚持不懈地追问道。

  “你能帮我杀了‘大灰狼’吗?夜医生?”许卫东终于转过头来,目光阴沉地注视着她。

  “啊?啊!许大叔!我是‘心理医生’,不是外科医生!我晕血,很严重的晕血!再说,你觉得······我是做杀手的那块料吗?自杀的成功性都不大,更别提杀人了!换个其它要求吧!”

  夜七月头皮一紧,如同有人在身后猛拽着她的马尾辫,向后一拉,顿时清明。莫不是大灰狼在车上?许卫东的目标是他?

  “许大叔,我们被困在这,是你的大手笔吧?”夜七月低下头,假装拿花生,一颗一颗挑选,借此掩饰不宁的心神,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问道。“那个‘大灰狼’也在这列车上?你的目的是他?可以这么理解吗?”

  “哼哼···哼哼··你····你,你可以这么理解!哼哼···哼哼··要能这么做早做了,何必······命呀!”许卫东冷笑的脸,在如水的月华下没有变的狰狞,而是多几分无可奈何的凄楚与失落。

  “没办法!天生的少个心眼,别人说啥,我信啥。要不,也不至于没工作,千辛万苦地打鬼的主意,做鬼的生意。许大叔,你的话能不让人歧意吗!你就那么享受现在的折磨,没想化解?”

  “折磨?这不是折磨,是赎罪!我是属耗子的,记吃不记打,只有这样,才能记得清楚,你明白吗?”许卫东恨恨地说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月夜流火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