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章:墨家风云
泡在可乐的鱼2019-03-15 01:2611,657

  狂风暴雨过后,大陆万物宁静,夕阳穿黑云而出,暖光照进墨家院内,院内站着几名护卫,数名婢女,站在他们之间的魁梧男子是这家大宅的主人——墨萧,墨家现任的族长,然而此时墨萧脸上布满着“焦躁不安”四字。

  院内一主人房间内传出许多杂乱的人音,而这些杂乱人声被阵阵女子撕裂般的嚎叫覆盖,女子越是叫的响亮凄厉,墨萧的冷汗就越是往外冒出,打湿衣物。

  随着一声婴啼从屋内传出,将大院内的紧张气氛打破,墨萧脸上的焦虑慌张顿时消失,笑容迅速的取而代之,夕阳下的笑容显得格外灿烂!

  “恭喜老爷!”,身旁众人纷纷献上自己的祝福,向着紧闭的门微微躬身。

  墨萧脸上的笑容一直保持着,任何话语都不及现在喜悦的笑容,双手不停摩擦,在院子内来来回回走了好几十个回合。

  此时,房间的门缓缓打开,一声婴啼从房间内传出,墨萧二话不说,直奔进去房间内。

  十几个婢女围在床旁正打理着妊娠后的事情,躺在床上的是墨夫人——唐湘蓉,虚弱的眼神投向闯进门内的丈夫,吃力的在苍白的脸孔上扬起笑容。

  唐湘蓉旁躺着一位裹在襁褓中的婴儿,正在放声大哭,哭声在屋内回响,也贯穿了墨萧的心,两行热泪随即而下。

  房间内的婢女看到墨萧站在眼前,笑容伴随着泪水久久的挂在脸上,她们嘴角纷纷扬起喜悦的笑容,纷纷躬身轻声道,“恭喜老爷,夫人生了个男丁。”

  墨萧的双眼没有离开床上的妻子与孩子,“你们都辛苦啦!今天大家把这里尾事都做完,就不用忙啦!”

  听到后,大家的笑容更加灿烂了,纷纷加快手上的功夫。

  很快,房间内的婢女就纷纷离开了,只剩下墨萧和唐湘蓉,还有刚出生的男婴。

  “蓉儿!你辛苦了!”,墨萧眼上的泪水再也无法隐藏了,眼前虚弱的妻子,以及安睡的孩子,除了泪水无疑是欣慰的笑容。

  唐湘蓉伸出微微颤抖的手,抹去墨萧脸上的泪痕。

  “你也是堂堂墨家族长,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流泪呢?”

  暖心的笑容从唐湘蓉面孔上挂起,对于墨萧而言,这也算最温暖的笑容。

  伸出左手,轻轻的搂着身旁的唐湘蓉,右手则牵着唐湘蓉手背,轻轻的搭在婴儿襁褓上。

  “你说……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呢?”

  唐湘蓉脸上的血气刚恢复一点,脑海中便是想着孩子的名字。

  “叫……不如叫墨无尘吧?”,墨萧思索片刻道。

  “无尘……无尘?为什么呢?”,唐湘蓉多次念到这个名字,稍稍不解看着墨萧。

  此时的墨萧笑容挂在脸上,看向孩子又看向窗外照入的夕阳……

  迟疑了几秒,唐湘蓉也随着墨萧的目光望去,夕阳于仙灵山西下,仙灵山穿云而出,周边弥漫着浓浓云雾,远处望去也可感受到阵阵灵气!

  唐湘蓉恍然大悟,笑之。

  “我知道,你期望他日后也是可以在修仙行道上大有作为,但希望他能够行事圆润光滑,不要拖泥带水,扯凡尘拉世俗!行事无风尘沾染!修成真正强大的得道上仙,对吧?”

  听到唐湘蓉的解释,墨萧发出大笑声音,连连点头,谁知道大笑声音将此时熟睡婴儿吵醒了,发出震耳欲聋的哭声!

  “哎呀,孩子不闹不闹哈!不哭!睡吧睡吧!”

  在两人的笑声与无尘的哭声中,三人度过第一晚愉快的时光,这也是他们三人最长最愉快的时光!从此晚后,墨家的故事也开始了……

  次日早晨,墨家大堂。

  “相公……我总觉得今天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准备入座时,唐湘蓉对着身前的墨萧悄悄道出。

  墨萧楞了一下,吐出一口长气……

  “哎,每次家族大会都是场内心战,如果蓉儿感到不适的就先行回房,我让春桃安排?”

  墨萧仔细的检查一下唐湘蓉的脸色,并没有太大的问题才将目光投向襁褓中的墨无尘。

  唐湘蓉摇了摇头,勉强的翘起嘴角。

  “没事,我不要紧,我只是担心无尘……特别是你的弟弟墨通为首的人,他们从你当任族长后就一直心怀不服……我怕……”

  唐湘蓉将目光也看向怀中熟睡的孩子,语气中带着心疼。

  “放心吧,墨通虽然心术不正,但是今天三大长老以及族内各大正义之士也在场,他不敢乱来的!”,墨萧知道唐湘蓉的先天现卦并不是浪得虚名的,长长叹出一口气,内心逐渐的开始紧张。

  “有请墨家三大长老就坐!族长与族长夫人坐于正中!各位墨家子孙按辈分排后就坐!”,程管家手持家谱站在大堂中央道。

  按照惯例,墨家只要一有新婴儿诞生,便要集合墨家上上下下,男女老少,凡是家谱上有名者,都要出席的家族大会,一是告知家族上下新婴儿诞生的消息,二是著写家谱,三是感应新婴儿的先天灵气,一般第三项是最为重要,对于修仙之人,先天灵气与婴儿时期的灵气乃日后修仙所需的决定性条件,即使相差微弱之别,也是可以相差一个级别的修仙程度,顾名思义,若是感应石越是金光闪耀,证明着一个强大的仙者已经诞生,只要加以培训,日后必将成为大器,反之,感应石黯淡无光,家族也不会花费太多的心血去栽培!

  唐湘蓉紧抱着墨无痕坐在墨萧身旁,看着墨家上下都已经做齐人了,程管家也打算开始家族会议的第一项,就在程管家刚要开口之时,一把年轻男人声音从两旁传出!

  “程管家,你刚刚说,墨家子孙要按照辈分排后就坐,对吧?”

  声音从墨家三当家墨通之子墨枫道出,语气带有挑衅味道。

  程管家思索片刻,不敢乱回应,想好思绪好才微微点头。

  墨枫便嚣张的大笑道,“那你说,为何刚出生的墨家小孩儿可以坐在墨家族长之位?不是应该……”,墨枫伸手指向大堂门边的跪垫……

  “他的位置,不是应该在那里吗?哈哈哈!”,比起笑声,墨枫的眼神更是对墨萧的蔑视。

  “嗯?”,程管家有些不解的回头望了一下身后的唐湘蓉,手上正抱着一个襁褓中的婴儿。

  “这……”,程管家一时做不出回应,这不仅让墨萧这个族长有损威严,也让在座的众人脸上扬起笑容。

  唐湘蓉楞了一下,看了一眼身前的墨萧,墨萧吐出一口气,拿起身前的那杯酒一饮而尽。

  “枫儿,你二婶刚生完孩子,走路都要人扶着走,孩子又刚出生的,怎么可以让他们坐在寒风凛凛的门旁呢?”,大长老墨元淡淡道。

  墨通连忙笑道,“这个不一定哟,我也知道二嫂身体不好,孩子也刚出生,但是……规矩就是规矩,这可是你大长老说的呀!”,随后拿起酒杯,掩饰自己的笑容。

  “对啊,那这样是不是代表我以后可要随便坐二叔的位置呀?”,墨枫的笑声在大堂内回响。

  突然,一声拍台巨响镇住了这个让人厌的笑声,是大伯墨山所为。

  “放肆墨枫!不得无礼!”,墨山粗狂威严吼声覆盖了那些笑声的回音,甚至贯穿了墨枫的胸膛般。

  墨枫略微受惊,咬牙切齿上前正打算回应,一把飞刀从墨山身后突然发出,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反射出刺眼的光芒,直直的瞄向墨枫,墨枫立马往身旁一躲,只听到飞刀牢牢插在屋檐上的梁柱并发出飞刀抖动的声音。

  “你……!”,墨枫正打算从腰间拉出那条节骨链,被父亲一下叫停!

  “枫儿!”,墨通拿起酒杯,一脸品尝美酒的享受,“既然大姐雪儿都出手反对了,那我们何必要处处逼人呢?”,墨枫随着父亲的口吻看向墨山身后的黑衣人,就是墨山的大女儿墨雪。

  语未落,墨通将目光投向坐在族长位上的墨萧,嘴角微微扬起,“对吧?墨萧族长!”

  墨萧轻轻放下酒杯,“作为墨家族长,出现这种错误是我这个族长之失,但这也是无计之计,希望在座各位能够体谅!”

  在座的各位传来小声的议论声,程管家也在墨萧的手势后将家族大会继续。

  因为墨山的发怒以及墨雪的突袭,家族大会前两项进行的也算是顺利,但是到了第三步,情况却大有不同了!

  “下面进行家族大会第三项,玲珑感应石上架!”,程管家一声命下,大堂外的仆人将庞大的感应石抬至大堂中央。

  感应石,对于刚出生的孩童起鉴定先天灵力之用,其由天地之气凝聚,数位金丹级别将其运转,一般一个地区只有一块劣质感应石供给享用,其感应能力差,范围低,甚至连先天灵气也未必能够感应得出,而墨家此次所搬出的玲珑感应石,乃南天真君将女娲补天之石炼化所成的碎片之一,乃天下稀罕之物,化为三件,一于西域古都,镇都之品之一,二于仙灵山,三,就是坐落于墨家。

  晶莹剔透的玲珑感应石被数十位男丁小心翼翼的放置在大堂中央,稍稍年幼的墨家子孙纷纷露出惊讶的感叹。

  墨萧转头望向身旁的唐湘蓉,微微一笑。

  “去吧,蓉儿,去看看无尘的未来如何!”

  唐湘蓉有些迟疑的看着墨萧,又看着怀中的孩子,脸上挂着满是忧虑。

  “我……我总感觉会有什么事要发生……”

  墨萧脸色略微沉重,从唐湘蓉的直觉中,他感受到了紧张。

  “去吧,没事的。”

  墨萧再一次拿起酒杯,看着坐落在眼前的玲珑感应石,总会有种不详的感受,却又说不出有何不妥之处。

  程管家拿起族谱,“墨家子孙名无尘,请上前接受玲珑感应石的庇佑!”

  大堂内的目光全部聚集在迟迟未动的唐湘蓉,以及她手上正熟睡的孩童,没有一个人出声催促。

  “啊喔!快点啦,二婶,都困了!”,墨枫的话语声打破了这片沉默。

  唐湘蓉望了一眼墨枫,又瞟向其身前嘴角正上扬的墨通。

  “去吧蓉儿,没事的!”

  墨萧咽下一口酒,挤出一丝微笑看着身旁的唐湘蓉,唐湘蓉将怀中也婴儿小心翼翼的递过给程管家。

  “玲珑感应石即将开光,请三大长老上前启动感应石。”,程管家向着身旁的三大长老鞠了个躬,三位各自互相对视,缓缓的从酒桌上走出。

  走在玲珑感应石前,三人闭上双眼,口中念着启动术语,伸出手掌,手心向着玲珑感应石,几句低声咒语后,三人手心隐约凝聚灵气形成漩涡,缓缓聚集在手心处,灵气漩涡越来越明显,随即焕发出金色光芒,望见此难得的景象,在座年龄较小的纷纷目瞪口呆!

  “聚气化能,凝能为力,助石运转,嗬!”,三大长老异口同声的喊出,语落,掌心的灵气化为金色光能,直直打在玲珑感应石上。

  一股能量从玲珑感应石中破蛹而出般,形成一波金色的能量波向四周散发!

  玲珑感应石在三大长老的灵力推动下,开始了自身的运转,相比现在金光闪耀、炫彩夺目的玲珑感应石,刚搬出来的简直就是普通的巨玉罢了!

  “收!”,墨元将停止了灵力传输,其余两位也缓缓的收回手掌。

  细致检查金光璀璨的玲珑感应石片刻,墨元回头对着墨萧点头,墨萧也点头回之,挥手向着程管家示意开始仪式。

  “下面有请墨萧族长上前,进行墨家新添子孙的先天灵力感应仪式!”,程管家向台上族长深鞠一躬,将墨无尘双手捧起。

  墨萧快步上前,一手搂住墨无尘,熟睡的样子让墨萧扬起慈父的笑容……

  程管家稍稍伸过头低声,“墨族长,请你拿起令儿手心,轻轻的抚摸玲珑感应石数秒就好……”

  墨萧回过神来,望了一眼身旁的程管家,有些蹊跷的眼神看着玲珑感应石,余光瞄向坐在玲珑感应石旁的墨通正阴其脸色,扬起嘴角,似乎有所谋略在其掌中!

  就在昨日正值雨天之时,唐湘蓉临盘之时,墨通院内也是一片阴谋打算之中……

  坐在墨通大厅之内,是几位墨家表亲有一定地位的老一辈。

  雷鸣风声,正好掩盖了墨通道出的诡计。

  “在座各位,相信今天我墨通叫大家来,大家也知道是什么一回事!”,墨通手臂上盘着一条青蛇,安逸的缠绕着墨通,墨通轻轻的抚摸青蛇头上冰凉鳞片。

  一位较为年长的长者淡淡一笑,“墨二当家今天叫我们来,无非不是明天为墨萧新生儿所办的家族大会吧?”

  墨通冷冷哼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没错!相信大家都已经在墨萧的家仆中得知,唐湘蓉已经生下了一个男丁,墨家这个族长位置也给墨萧做那么久了,相信他自己已经屯好了一块肥腻的上等五花肉啦!”

  墨萧脸上原有的神情变成暗淡,愤怒的火焰似乎从眼神中迸射而出,一手拿起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烈酒一饮而尽,随后,可怕的笑容又再次在这张面孔上。

  “嘶!而这个墨萧除了每天压榨我们墨家分管事业的资金去救济那些穿着破烂的蝼蚁贫民,让我们这些位置小的,根本就尝不到那块猪肉的鲜味!何况,那该死的三个老不死,特别看重墨萧!这次墨萧的儿子出生,恐怕也打算把下一任族长也留给他吧?如果……他的孽种长大后……呵,即使你长大,小侄子,三叔是不会给你有碰到仙术的机会的!哈哈哈哈哈!”

  “你别开玩笑了!就凭你?靠何本事阻止墨萧儿子修仙?”,坐在一旁较为年轻的壮汉笑道。

  墨通淡淡一笑,慢步走到这位发言壮汉身旁。

  “哦?你在质疑我墨通吗?”,墨通扬起嘴角,边走边抚摸着手上的青蛇。

  壮汉并没有因为他的靠近而感到丝毫胆怯,理直气壮的望着墨通……

  “墨三当家,就像你说的,墨萧夫妇已经是一个很难对付的眼中钉,还要对付那三个老不死!就凭你?别说墨萧,就你大哥哥墨山,就可以把你灭……”

  此时的壮汉不敢再说下去,墨通就站在他身后,双手搭着其结实宽厚的肩膀,轻拍两下。

  只见青蛇缓缓的沿着手臂向壮汉身上爬去,很快就爬上壮汉身体!此时围桌上的人纷纷受惊!

  “嘘!大家放心,我的青蛇也并不是什么毒蛇,只是小小的一条青炼蛇而已!是一个西域商人送的,我见那么可爱,就当做宠物咯!”,墨通伸出手掌,漫不经心的打理自己的手。

  众人听到青炼蛇更加心惊胆战,毕竟这种蛇只有在西域才能见到,一旦被其咬到,若不懂运气排毒,中毒者将全身灵气如同火焰般在体内熊熊燃起!直到体内五脏六腑化为灰烬!

  青炼蛇快速的沿着壮汉的身体爬到桌底,眼见着青炼蛇在自己身上爬动,壮汉已经被吓得不轻,刚才的刚勇已经变成现在的瑟瑟发抖!

  “嘶!听我说完就可以啦!急什么呢?”,看见桌上的其余墨家刚勇之士纷纷沉默不言,墨通更加的得意,笑声在大厅内环绕,与雷鸣相抗!

  “凭什么吗?就凭明天测试先天灵力的时候,玲珑感应石将会对这个孽种毫无反应!”,墨通的笑声更加的让人发寒,在座每一位没人敢多言一句!

  “我已经话高金,聘用外界得修仙道帮我在感应仪式之前三个时辰输入灵气,逆转玲珑感应石,当三个老不死的再输灵气进去之时,玲珑感应石只会将其化为逆转感应气,只会使其逆转运行!一旦玲珑感应石逆转,便丧失感应先天灵力之效,所输入的灵力也只会化为玲珑感应石的滋润品!”,墨通发出暗中兴奋的笑声,加上桌底下脚边不停感受到冰凉的蛇皮与肌肤摩擦而过的感觉,在座的人无不毛骨悚然!

  “那……那……我们……明天要干……什么呢?”,老者艰难的从颤抖的口中挤出一句问话!

  “问的好!”,墨通眯着双眼,“待墨萧儿子感应不出一点先天灵力之时,在座的各位墨家子弟肯定难以置信之余,心里也会对族长孩子另有日后的安排,但是,族长之子没有先天灵力肯定会让一些碍事之人难以置信,所以,你们的工作,就是反对一切抗议的人!”

  墨通双眼凝视着在座的各位,阴沉的表情再一次回到其面孔。

  壮汉用力的咽下一口唾沫,猛然用力一拍台。

  “作为墨家当家之一,你应该知道,先天灵力感应的高低就是决定着孩子日后应该分配何等待遇的资源,判定孩子日后所投资的物资与人力的指标,换句话说,若是孩子的先天灵力过低,日后也不会再有任何机会可以修得仙道!你这样做,就是毁了一个孩子的一生,墨家为何有你这种心狠手辣之……”,壮汉语未落,取而代之的是一阵撕心裂肺的嚎叫。

  只见其人心腹处出现一点一点赤红光点,而且还越发扩大,如同火圈不断的在向四周蔓延,七孔鲜血迸发而出,身体不停的颤抖,重重的倒在地上不停在哆嗦,此时的壮汉已经全身赤红,身体每一处散发出蒸发而出的血雾,最后,动作与嚎叫都缓慢了下来,双眼瞪直,七孔里都是暗红色的血焦,空气中也弥漫着让人恶心的腥味。

  桌面下的青炼蛇缓缓的盘旋墨通身体而回到其手臂休息,牙上沾有一丝鲜血!

  墨通冷冷一笑,轻轻抚摸的手上的青炼蛇,一言不发,当然,在场的人也紧紧的捂着口鼻,避免闻到这股发呕的腥味。

  “相信大家,肯定会帮我这个忙吧?”,墨通,一个阴险之徒,这简直就是在威胁!

  大家迟疑了一下,纷纷艰难的点了点头……

  墨通拍台大声叫好,高举酒杯痛饮而进!

  “我就想看看,墨萧这次要怎么保他的孽种!”

  然而大厅之外,正站着一个身影,侧耳倾听!这人正是墨萧院内的管家,大会上提醒墨萧的程管家!

  玲珑感应石前的墨萧因为程管家的提醒,下意识的向周边看去,见墨通嘴角微微上弯起,不停的拿起酒杯,一饮而尽,身后的墨枫年纪轻轻,却有着其父亲一样的奸诈笑容!将目光环视到表亲聂冲长老,眼神缥缈,神情难看!

  “嘁!”,墨萧厌恶的发出一声,“这家伙真的死性不改!”,低声又道。

  面对着三大长老的面,又不好推辞仪式,但是墨萧并不清楚这个墨通究竟对玲珑感应石做了什么,还有聂冲表哥的脸色!无一不让墨萧愣在原地。

  “我说二叔,你倒是快点呀!你就愣在那里也好一段时间了!”,墨通身后的墨枫嚷嚷道。

  墨元听到也表示同意,“对,墨萧,你就快点检查一下,贵子的先天灵力能达到何等水平!老夫也期待着墨家有朝一日出一名天才!”

  此时的墨萧咬牙切齿,深吸一口气,缓缓的将墨无尘的小手伸出,轻轻的向玲珑感应石上靠近!

  就在此刻,玲珑感应石发出强烈的震动!从墨萧掌心中,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输入到玲珑感应石中,与其内部原有运转的灵气逆向抗衡,但是这样做,让墨萧露出十分吃力的表情,额头上的冷汗不断滴落,打在墨无尘脸孔上。

  突然,一股金色能量从玲珑感应石之内怦然向四周发出,瞬间让四周化为一片狼藉,墨萧也被此而弹出几米之外!

  “噗!”

  墨萧被玲珑石的强大冲击能量击退几米之后,嘴角上也缓缓流出一道鲜血。

  “哼,墨萧呀墨萧,你真的太高估自己了!虽然你是一名虚形二段炼气的修仙者,可是面对三个虚形五段炼气高手、一名金丹二段炼气的墨元和两名虚形八段炼气的长老所输入的逆转灵气,现在连一个金丹四段炼气的仙灵宗高手,也都难以对抗的灵力,再这样下去,你的族长之位,就是因为你的死而转让给别人了!哈哈哈哈!”,墨通看到墨萧难受的神情,心里莫名的涌出一股欣悦!

  大堂上的狼藉,让众人都感到十分蹊跷,尤其是座上的唐湘蓉与墨山。

  唐湘蓉看见墨萧受伤单膝跪在地上,连忙将目光投向坐在对面的墨元,“大长老,小女子斗胆,请大长老派人细查玲珑感应石,就像方才所见的,我丈夫只是轻轻的将孩子靠近在感应石上,怎么可能发出如此之大的冲击波!”

  墨通未等墨元长老发言,便抢先一步道,“嘶,二嫂这话说的!怎么?你还怀疑有人会对玲珑感应石动过手脚?”

  “哦?难道墨三当家知道其中蹊跷之事?”,唐湘蓉带有气焰的语气,冲向墨通。

  墨通摇头大笑,待身旁婢女斟满酒壶,缓缓拿起酒杯,安然自在样子。

  “我只是个……三当家罢了!哈哈哈”

  笑声穿过大堂每个座上之人,试问谁不知道,当年选拔墨萧当族长之时,最不服气的就是墨萧,现在如果是对玲珑感应石做了什么手脚来报复墨萧,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在表亲聂冲眼里,这一切,皆为墨通的阴谋,这只是墨通的遮眼法!

  “墨三叔,该不会是还在对当年没有选拔你为族长之时而怀恨在心?”,一直坐在墨山身后的大美人墨雪也不耐的发声,余光瞄过就坐在附近的墨通。

  “啧啧啧,雪姐,你这话……嘶,怎么那么刺耳?”,墨枫摊开双臂,转头回之,两人眼神对视上,墨枫又言,“当年,大伯父不也为了族长之位,争得深受重伤吗?哈哈!”

  “你!”,墨雪欲言又止,但确实事实就是如他所说!

  墨枫见其得势,便再加一言!

  “依我看呀,刚刚分明就是二叔他呀,想要将自己的灵气通入玲珑感应石,强行的提高无尘的先天灵力!以后嘛,就好有借口去利用墨家的资源了!”,墨枫轻挑的语气让在座各位都发出惊叹声音。

  大堂之内,喧哗声音越发大声,墨元一掌拍在台上,响声贯穿整个大堂每一个角落,无人再敢多言一句!

  “大家先安静下来!”,墨元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后,起身慢步的走到墨萧身旁。

  “墨萧,你先起来!”,年迈的身体却有着强壮有力的手臂,一手将墨萧提起,“到底发生什么事?”

  墨萧吃力的站起身子,“玲珑感应石内……似乎有些……强大的力量!”

  墨元听后感到十分惊讶,余光向身后依旧散发金光的玲珑感应石。

  “好好的玲珑感应石为何会突然发出这等能量波?”,墨元双手后背,慢步缓缓的绕着玲珑感应石,心里暗暗嘀咕。

  墨通看着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墨元,笑容也逐渐褪去,神情略微紧张,牙齿咬着酒杯。

  墨元突然停下来,伸出食指与中指,向感应石上轻轻靠去。

  “呵,还以为你能寻找到什么东西出现呢!早知道你这老家伙有这一手,我墨通又怎么能不准备准备呢?早知道你的洞察之指准确无误,无论何物只要手指一碰,便会知道其几斤几两!但是这招早已被北方玄冥殿的静固之术所破,所以你看什么,看到的都是玲珑感应石三个时辰前的状态!老家伙,为了防止你这招,我可是花费不少人力物力,前往北方寻找高人!”,墨通内心冷冷哼笑。

  “洞察之指!”,墨元双指发出蓝色光芒,轻轻触碰着玲珑感应石!

  “嗯?并没有什么不妥呀,里面自然灵力运转正常,嘶……并没有任何强大的紊乱能量呀!”,墨元内心感到十分困惑,缓缓伸开双指,背手若有所思!

  唐湘蓉便坐立不安了,“大长老,情况如何?”

  墨元深吸一口气,缓缓摇了摇头,便将目光看向眼前搂住墨无尘的墨萧。

  众人看到墨元有所失望的摇头,纷纷露出惊讶的表情,“亏他还是堂堂族长!这种事情都做得出来!”“就是就是!”

  此时的墨通看到局势尽在预料之中,脸上挂上了即将完成目的的喜悦。

  “哈哈哈,二哥,你这个族长也太会当了吧!哈哈哈”

  其余几位预谋之内的成员也纷纷应和,随着指责声音不断的扩大,大堂内的声势也越来越针对跪在中间的墨萧。

  看着大堂内一片争议,程管家定不下去了!

  “不是的长老!各位墨家子弟,墨萧族长并没有私用公权!一切都是一个人安排好了!”,程管家将自己的声音尽量的压住大堂内的喧哗,成功的引起在场人的注意,尤其是墨通。

  墨元有些迟疑,“哦?你快说!”

  程管家深吸一口气,双眼盯着此时愣神看着自己的墨通,此时墨通脸上的笑容已经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充满仇恨的神情。

  “就是昨天,受族长的托付,我将少爷的诞生喜讯一一通知到每家每户,可是,当我来到三当家的大院前,我听到几个表情都在大厅内,然后……我还听到说要请高手,将玲珑感应石的运作逆转,那样子不仅不能感应先天灵力……”,程管家并不懂修仙之道,所以这些,他也并不太清楚。

  墨萧听之,则补充道,“若是再输入灵力,只会被原有的反向灵力所带引,导致反转灵力运作程度更大,只有在玲珑感应石将内部驱动灵力消耗完,又或者是将手掌中的灵力,下意识的转化逆转,化为复位灵力,与玲珑感应石内原有的反转灵力相抗衡,但是,前者我们不知道曾输入过多少反转灵力,后者,若是强行输入复位灵力,灵力与灵力只见的对抗将会发出强大无比的能量波动,轻者就如同刚才所成,重者震破筋脉!”

  “我刚刚就是尝试着将少量灵力输入,谁知道会有如此之大的反抗力!才会发出这般能量!”,墨萧解释道。

  坐在一旁的墨山看了一眼闪烁着金光的玲珑感应石,“那……你说的安排好的人……是谁?”

  “当时的雨声过大,我也听的不是很清晰,我似乎听到,墨……”,程管家正准备将目光投向墨通之时,手臂、脖子一直到全身出现了赤红色的小点点,越发蔓延而开,随后重重倒地,化为一具尸体,七孔冒着血雾,衣服上慢慢染上鲜红,血雾蒸腾而起,恶臭的血腥味弥漫在整个大堂。

  “青炼蛇!!”,唐湘蓉马上反应过来,墨萧立马反应过来,一手护住身上的墨无尘。

  墨元拔出佩剑,电光火石间直直插入程管家的尸体之内,衣物之间猛然蠕动几下,随即做出“收”的手势,佩剑迅速回到自己手上,一个青炼蛇头从程管家的体内掉出!

  “为什么在东方会出现青炼蛇?”,墨元一手甩开剑上的血液。

  “看来,墨家真的有人暗中作怪!”,墨山淡淡说道。

  墨通便淡定笑道,“大长老又何须惊恐呢?这还不简单吗?我派人查过,青炼蛇是来自于西域才有,而二嫂不也恰恰从西域嫁过来的吗?”

  此时包括墨元,在场的全部人都将眼神看向唐湘蓉。

  “你在说什么?墨通!你别含血喷人哈!你二嫂嫁过来的时候你也在场,一切行李、嫁妆,甚至是身上都有按照规矩检查过……”,墨山的二女儿墨桐,坐在唐湘蓉身旁,一直扶着她,而且当时过门之时,检查也是墨桐所检查的,她对于这个婶婶来说,除了尊重就容不下半点诋毁!

  “哎呀,大侄女!我可没说你的二婶婶做的呀,你别忘了,这个管家,可是作为陪嫁之一,从西域来到我们墨家!”,墨通振振有词的道。

  唐湘蓉听后便怒了,“墨通!你含血喷人,你有什么证据?”

  “我并没有什么证据,我就说说而已,若是他自己带来的,便是自讨苦吃咯,呵,这种人我墨通可是见一个灭一个的!我可没有二哥那么大慈悲!”,墨通说的每一词一言,都仿佛带着穿心的刺,狠狠的向墨萧夫妇插去。

  “好了!”,墨元貌似有所想法,“现在先为无尘测定先天灵力,这些账我们稍后再算!”

  快步上前,将墨萧手上抱着的墨无尘一手搂起,并没有对墨萧多言两句。

  “大长老!玲珑感应石真的有所蹊跷!”,墨萧对着墨元喊去。

  “行了,我刚刚用洞察之指已经试探过,并没有像你和你的管家所说的!”,墨元用感到失望的语气向墨萧道去,“你的问题,我等等再和你算!”

  随后快步上前,将襁褓中墨无尘暖和的小手掏出,轻轻的向冰凉的玲珑感应石摸去!

  一瞬间,熟睡中的墨无尘骤然惊醒!发出撕心裂肺的哭声,玲珑感应石发出前所未有的震动,整个墨家大厅都处于震动之中!

  “从未见过玲珑感应石有此反应!”,墨元十分惊讶的看着四周,眼前的玲珑感应石越发越光亮,金光璀璨,在座的人已经无法张开双眼了,只有婴儿的哭声在耳边围绕,越发大声!

  此时,震耳欲聋的巨响将空间撕裂般!之后,玲珑感应石的光芒骤然消失,一切都恢复了原来样子,唯独一个不同的是,玲珑感应石上显示着一个数字“壹”。

  “什么!堂堂墨萧族长的儿子竟然只有壹先天灵力?”

  “看了墨家真的没有仙缘了吗?哎!”

  ……

  大堂内所以人都惊讶了,墨萧夫妇已经目瞪口呆了,但最惊讶的,是坐在身旁的墨通与墨枫!

  “哎!”,墨元长长叹出一口气,随后慢步走到唐湘蓉面前,将墨无尘递过去。

  “墨无尘,先天灵力为壹”

  走到墨萧身旁,“你过来一下,还有在座墨家各分部家主,请前往部后厅!”,墨元脸上凝重的神色,布满了对墨萧的失望!

  大堂内的墨家各分部家主陆陆续续起身走到后厅,只有墨萧和墨通二人双眼被眼前玲珑感应石上显示的数字所夺神!

  “我墨萧之子,为何……上天要这样惩罚他?!有什么你可以对我来!为什么?”,此时此刻,内心悲痛交加,痛不欲生!眼前的数字无论是对于自己、无尘还是墨家,都是一个莫大的打击,特别是墨无尘,这个数字将会给予墨无尘日后无法想象的痛苦!荣誉、名分,将会一一为空,甚至会受到世人的羞辱。

  “对不起孩子,是爸爸害了你!”,泪水不由自主的从眼眶中流出,滴在地面上已经形成一片泪泊。

  另一方面,墨通双眼瞪直,望着眼前的数字,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这……玲珑感应石内明明有着连一个金丹炼气四段都难以对抗的灵力,即使墨萧再本事,抵上性命也只能抵抗得了其中的十分之一罢了,可是……这小子轻轻一碰,竟然将玲珑感应石内部流动的逆灵力全部抵消,甚至还多出一!何等恐怖的怪兽?!”

  “这样的孽种,一定要灭除!免得日后夜长梦多!”

  墨通内心,第二个计划也因此萌生而出!

  当天傍晚 墨萧府内

  “夫君!你真的要这样吗?无尘还小呀!”,唐湘蓉泪流满面的坐在床上,看着连忙收拾行李的墨萧。

  “这件事无论是否墨通所做,幕后黑手的目的已经很明显,就是毁了我墨萧一生人的声誉!若要将无尘留在身边,我怕……会害了他!”,墨萧双眼闪烁着泪光,又趁着灯火没有那么耀眼,偷偷的拂袖抹去。

  “但是,你要想一下,大半夜的,将无尘送到哪里去呀?”,唐湘蓉看着襁褓内的无尘,泪水不断的往无尘脸上滴去。

  “我打算送他去天冥山!”,墨萧咬紧牙关,艰难的说出口。

  “天冥山!”,唐湘蓉瞬间抱紧无尘,“天冥山脉野兽甚多,也是通往妖域的必经之地!若将无尘这么小的婴儿安置于天冥山,恐怕……”,语未落,泪已坠,唐湘蓉撕心裂肺般的哭泣。

  墨萧愣神一下,“放心,天冥山处自有人帮我们安顿尘儿,蓉儿大可放心!”

  唐湘蓉听后稍稍止住哭泣,快速的擦去脸颊上的泪痕。

  “再说,无尘留在墨家,也只会被墨家人排挤、无视甚至羞辱……”,墨萧回忆起白天所发生的一切,内心的刺痛不断涌出。

  “可以了!我们出发吧!”,墨萧将行李跨于肩上,走到床边抱起熟睡中的墨无尘。

  唐湘蓉忍住泪水,跟随着墨萧的步伐,小心翼翼的吹灭灯火,快步走出房间。

  次日,墨萧大院失火,一夜时间化为废墟,墨萧上下仆人死伤惨重,但却找不到始终墨萧夫妇……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仙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至尊仙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