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异类
水笙笙2019-03-06 13:072,454

  “为何不能收长歌为徒?”

  左天行走到二人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眸光晶润的少女:“你资质愚钝,若能在一年后的试剑大会上进入前十,我便许你拜羽儿为师,否则便逐出青华!”

  “师父!”东方羽早已不满,但多年来对师父的言听计从还是让他略有收敛:“师父未免不公,青华派拜师从未有过这样的门规制度!”

  “放肆!你还当我是你师父?!”

  长歌眉眼微抬看着这位黑袍男子脸上的怒色,她则眉眼淡淡,脸上没有一点表情,直视那人却毫无惧色,半晌之后缓缓开口。

  “无所谓。”

  周遭众人纷纷倒抽一口冷气,被掌教如此刁难大家还以为她会掉头下山呢。

  “哼!”左天行也没料到这一招居然没赶走她,愤愤甩袖离开。

  东方羽早已攥紧了拳头,对左天行说的话却是咬牙切齿:“谨遵师父之命!”

  拜师大会还在顺利进行,众人却早已没了方才的高亢,因为左天行的一句话其他人也不敢再收顾长歌为徒。

  顾长歌,最终成为了青华有史以来唯一一个没有师父的异类。

  拜师大会一散,众人就叽叽喳喳的离开了,尹乐乐在殿外等着,一结束就冲了进去,她一把抱住长歌的胳膊直抹泪:“左掌教为什么要这么对长歌姐姐!为什么要这么对长歌姐姐!这不公平!”

  周围的人也忍不住对她二人侧目,指指点点,但尹乐乐杏眼一瞪,众人又作鸟兽散。

  长歌微微一笑挽她向殿外走去:“你马上要搬走了吧?”

  “嗯,今天晚上就要搬到五行峰了。

  “以后你跟着掌教好好学艺,不用担心我,有空的时候记得带点好吃的来看我。”

  尹乐乐小嘴一瘪哭的更凶了:“我要去找掌门评评理,凭什么不让你拜师!凭什么啊!你没有师父教导明年怎么可能在试剑大会上进入前十。”

  “试剑大会?”长歌歪着头想了一遍左天行的话,当时她一门心思都在想自己该何去何从,还真没注意到试剑大会四个字。

  “对啊!”尹乐乐又道:“也算是新晋弟子的比试吧,不过你放心,我会努力修习的,有空了我就下五行峰来教你剑术!”

  长歌故作惊恐:“不要,我好不容易不用再学什么剑术了,你且饶了我吧!”

  “长歌姐姐!”

  长歌咧嘴一笑:“我就当出来游玩一年,没人管束,我也乐的逍遥,明年试剑大会结束,他们要赶我走我还求之不得呢。”

  “真的?”

  “真的!”

  看她说的笃定尹乐乐又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小拳头还在她身上不停的敲打:“难道你舍得离开我!难道你舍得离开我!长歌姐姐你太坏了!”

  长歌抱着这位喜怒无常的大小姐哭笑不得,抬眼看到有人向她走来,连忙笑着打了个招呼:“东方羽,你来啦。”

  怀里的小姑娘连忙擦干眼泪嘟着嘴巴瞪了来人一眼:“不要打扰我们!”

  东方羽略带局促,脸上神色颓败,张了张嘴,最终只吐出三个字:“对不起。”

  长歌道:“你愿意收我为徒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只是我们没有师徒缘分,看来这是天意,修道之人不是常说天意不可违吗。”

  这哪是天意,完全是师父的有意刁难!

  当然,这大逆不道的话东方羽是万万不敢说的,他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不能收你为徒也好,以后你我之间没有师徒的规条束缚着,咱们就是朋友。”

  长歌一怔,确切的说,她是被东方羽眼里的温柔吓到了,哪怕是哥哥也从未用这么温柔的眼神看过她。

  她很敏感,但却不擅于表现出来,所以只是微微垂下睫毛答了一声:“谢谢。”

  尹乐乐一把抓起二人的手拉到一起紧紧抱着:“我们三个要永远是好朋友!长歌姐姐就算真的被逐出师门也没关系!等我学会了御剑之术我就去找你玩!到时候带上东方羽!我们三个永远是好朋友!你们说好不好!”

  另外二人默然,也许在他们的世界更加明白‘变迁’二字的含义,待到沧海桑田,谁还能兑现当初的承诺?

  尹乐乐的眼中闪烁着期待的光芒,东方羽在她头上敲了敲:“谁和你是好朋友,我可是你的师兄!”

  这小丫头不知怎么了,瞬间红了脸躲到长歌身后还咕哝一句:“我才没你这样的师兄……”

  东方羽笑了笑又跟着她们回到住的地方,早已有各位师尊门下的弟子来帮师弟师妹们收拾行装,准备搬到各个山峰上去,众人脸上一片喜气洋洋,对将来的修仙生活充满了期待。

  长歌帮尹乐乐收拾好要带的东西,回头看到东方羽被当成百事通一样,被其他弟子围在中间问东问西,尹乐乐似心有不悦:“还说是我师兄,我看他倒成了所有人的师兄了。”

  东方羽不知是听到了还是怎的,回以二人一个微笑。

  “长歌,有人找你。”

  与她住在一起的那个小姑娘跑进来传话,长歌纳闷,青华派会有什么人会找她?

  出了女弟子居住的院落,她便看到那人一人一剑一包裹的站在一棵古松之下。

  少年身量较高,月白的弟子小衣,墨发束起,面庞白皙。

  听到脚步之后回头,那张脸当真是冰冷美艳不可方物。

  长歌向周围看了几眼确定没有别人才问道:“你找我?”

  穆弘点头向她走了两步,从怀里掏出一柄小小的短剑,小巧玲珑,上面还刻着看不懂的花纹:“给你。”

  长歌觉得有些古怪,她怎么想起了顾吟风的那些戏本子……

  戏本子里写过,要去远方的男子临走前总会给心仪女子一个信物。

  不管是赶考还是上阵杀敌,这信物要么是保平安,要么是定情之用,总之现在这一幕端的是与戏本子里的情况类似!

  可想而知的,她没有伸手去接:“额,我不会用剑。”

  穆弘有些执拗,坚持塞到她的手中:“留着吧,会对你有用处的,你也不用太感谢我,只不过是用下脚料随便做的。”

  “你自己做的?”

  穆弘没有回答转身离开,那少年背着包裹,清绝冷艳,很多年后长歌仍清晰的记得这一幕,那时候的他们对彼此还毫不熟识。

  无论尹乐乐有多不舍得她,最后还是欢欢喜喜的跟着东方羽走了。

  东方羽和一众弟子御剑带着他们上了五行峰,长歌本来不打算去送他们的,弄的好像生离死别一样,但在那之前宁若清来看过她,并自以为是的说了一句安慰她的话。

  宁若清说,我知道你很难过,以后我有空的时候也会来看你的,免得你孤单。

  她难过吗,她一点也不难过,所以为了证明自己不难过,她是笑着目送这些人离开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