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住手!
水笙笙2019-03-06 13:072,274

  她虽然想过一走了之,但那不过是最坏的打算,她宁愿在这所谓的仙山住上几年,哪怕自己什么也没学到也没关系,不给家里带来灾祸,让爹娘安心就是她最大的愿望。

  “你真的愿意收我为徒?”

  东方羽见她面露喜色也暗暗松了口气:“其实我早就打算收你为徒,要不然我今日就算绑也要绑着你去拜师大会的。”

  这倒弄的长歌好似不懂事一般:“谢,谢谢,你真好!”

  足矣,换来这三个字足矣:“明日可不许再拿借口推脱。”

  “嗯!”顾长歌欢喜的应了,二人又说了会话方各自回去。

  而此时,浮华殿中。

  青华派掌门笠翁靠在座上,低低的咳了一声,一边弟子要给他奉茶也被拒绝。

  刚刚打发走了左天行,这位师侄以严苛出了名的,做事谨小慎微,也发现今日顾长歌没有出现,想必这小丫头还对当日要逐她离开的事情记仇。

  左天行还是一意孤行想要驱逐那丫头,如今拜师大会过了,考核不过,没有师父愿意收留,要让她走也便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但此事毕竟关乎萧子阳,当日也是萧子阳力排众议非留她不可,他作为掌门不得不多加一些思量。

  “掌门,仙君到了。”

  大殿的门缓缓打开,萧子阳白衣胜雪缓步进殿,他双手抱拳行了一礼:“掌门叫子阳前来可有要事?”

  笠翁坐于掌门之位,微微睁开眼睛去看他:“子阳,师叔看着你长大的,如今师叔仙力不济了,活了两千多年,也实在撑不下去了。”

  萧子阳不为所动,空旷殿中他一人孑然独立:“掌门此话五百年前就说过。”

  “呵呵,你还在怪师叔当年所为?看在师叔过继给你半生修为的份上,难道还不能让你一抒怨气?”

  “子阳可以把修为还给师叔。”

  笠翁忙伸手阻止:“你向来是这个脾气,为人太过冷锐,你让我如何放心将青华交到你的手上。”

  “青华派自有掌教师兄以及一众护教。”

  “罢了,我今日叫你来不是为了和你置气的,那个叫顾长歌的姑娘,我与天行商量过了,留不得。”

  提到顾长歌三个字,萧子阳俊逸出尘的眉眼才微微抬了一下:“煞气可以化解,为何留不得。”

  “这丫头长得太像当年那人,师叔和天行也是为你好,怕你一朝昏聩再次误入歧途,若是再毁一身修为,你师父死不能复生,我亦回天无力。”

  “说到底,掌门和师兄还不是因为子阳才做此决定,这样对待一个凡人未免不公,千年前的事情子阳早已放下,为何掌门和师兄执念愈深。”

  笠翁霎时不知该如何回应:“不过是一个小丫头罢了,我这也是以防万一,不如将她送到其他修仙宗门,你看如何。”

  “掌门大可放心,子阳久居暮阳峰不问青华事。每次下山也不过是在外奔波,百年眨眼即过。待下次再见,也不知过了几个百年了。若她有造化修得上仙之体也就罢了,若无造化,早就不知几个轮回了。”

  笠翁想想也对,他这师侄心系六界苍生,对青华之事却不管不问。

  今日就算收了这小姑娘,他们也没什么见面的机会。

  “那……就照你的意思办吧,暂且留她在青华派,看她出生大户人家,父母必然不舍,等到婚配年龄想必会被接回家中。”

  萧子阳没再说话拂袖离开,他的脑海中,那单薄的身躯莹润的眉眼像极了那人,被揭穿了谎言时的铮铮傲骨也和那人事出无二。

  然而那人是天地间最纯净无暇的甘露,岂是一个凡世女子所比?

  那人心怀慈悲直到最后一刻宁愿自己魂飞魄散仍不愿苍生蒙难,又怎会和这个一身煞气的丫头一样?

  不一样!哪里都不一样!

  *

  拜师大会的第二天已经比第一日少了许多严肃的气氛,不为别的,就为不再比试武艺这一条已经让众人欢呼雀跃,所以此时众人心中也已经不似之前的忐忑。

  还没有拜师的众多弟子都在等着拜入青华第三代弟子的门下,成为掌门,掌教,以及护教的徒孙。

  掌门座下还在青华的弟子寥寥无几,算上两位赶回青华收徒的上仙也不过六位。

  一人选了五位弟子,他们的辈分虽然与东方羽等人无异,但好歹也是活了千百年的上仙,功力自然不可同日而语,所以对这些被选中的弟子来说无疑是好事一桩,等同于被掌门选中一般。

  顾长歌一直站在最后,她昨天没有参与比试所以很多人都不认识她,也没有注意到她,她却一直东顾西看,见到掌门人的眼神向她睇来又急急低头,似乎讳莫如深。

  掌门身后跟着一位不苟言笑的少年,一表人才凤目狭长深邃美艳。

  他便是穆弘,以往常见到穆弘在月夜苦练,也不枉辛苦一场,现在如愿以偿长歌也为他高兴。

  “羽儿,今年你要选几位弟子?”

  东方羽温文尔雅,拿眼扫了一圈才道:“今年不乏资质上佳的弟子,徒儿做了他们三个月的教习,实在难以取舍。”

  左天行呵呵笑道:“你尽管选了罢,上一届弟子你能悉心教导还没有荒废自身,而且还替为师将青华打理的井井有条,为师自然信得过你。”

  得左天行器重东方羽已无后顾之忧,他将早已准备好的几块玉佩拿在手中,一路分发下去,拿到玉佩的无不欣喜若狂跪地拜师,他也不过点头了事,分了七八个人,径直向最后的顾长歌走了过去。

  长歌心中窃喜,如此,拿了师徒的信物她便可以留在青华派了,不用再让爹娘担心。

  况且,说不定还有机会能再见仙君……

  “长歌。”东方羽将玉佩递了过去,眼中满是浓浓的笑意。

  顾长歌却好似待嫁的姑娘一般,半是欣喜半是忐忑,刚要伸手去接却听到座上雷霆一怒:“住手!你不能收她为徒!”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左天行本人。

  长歌的手顿在半空,手指微微屈起,最终还是收回,攥成拳头,握在身旁。

  掌门笠翁抬眼懒懒的看了,似不想多事,掌教左天行已经快步走下高座。

  东方羽也相当讶然,望着师父面上愠色也毫不畏惧:“为何不能收长歌为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