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我愿收你为徒
水笙笙2019-03-06 13:072,303

  “长歌!长歌姐姐!长歌姐姐!”尹乐乐好似一只小鸟飞进了小院直奔房里而去:“长歌姐姐!”

  顾长歌也刚从外面回来,正在思忖收拾行李辞行离开,见尹乐乐红光满面又不想坏了她的心情,忙笑着迎了上去:“你们回来了?怎么样?拜了哪个师父?”

  小丫头高兴的从背后掏出那枚黑色的石头:“你看看!青华派左掌教的信物啊!”

  长歌忍不住戳了她一下:“是谁当初说五行峰有个严苛的左掌教,死活不愿上五行峰修行的?!”

  尹乐乐现在的表情完全是得了便宜又卖乖:“我那不是觉得掌门掌教还有护教看不上我吗,如果要让左掌教的弟子当我的师父,我当然不愿上五行峰啊,宁愿给其他护教当徒孙!但是现在是掌教啊!是掌教要当我师父!以后我就是东方羽的师妹了呢!”

  长歌附和的笑了笑,后面的人接二连三的回来,三个一群五个一伙的聚在一起叽叽喳喳的,今天被掌教和护教选上的明天自然可以好好休息了,而明日选上的就得按照辈分叫他们一声师叔了,趁着现在不分彼此先好好叙叙话也很正常。i

  “陆恒生也如愿以偿的拜了郝老头为师,长歌姐姐,你知道穆弘拜了谁做师父吗?”

  顾长歌摇头,她甚至对穆弘已经没了印象,听尹乐乐绘声绘色的介绍起来,才想起那个不苟言笑但长相却分外漂亮的少年。

  “他拜了掌门做祖师!掌门说是替自己的徒儿收的,但掌门的徒弟不在须弥峰,以后肯定是掌门亲自教导,他真幸运,是不是啊长歌姐姐!”

  这样乍然一看确实幸运,人各有志,同样的事如果发生在长歌身上她肯定一万个不愿意,就好像当初爹爹请了当朝太傅给她兄妹俩授课一样。

  尹乐乐玩弄着黑色的石头爱不释手,外面凌飞燕径直走了进来:“乐乐,先恭喜你被掌教选中!”

  “飞燕姐姐!飞燕姐姐你不也是被王护教选中了吗?以后你和若清姐姐就是师姐妹了。

  凌飞燕长相温婉天生秀丽,看了长歌一眼慢慢收敛了自己的喜色:“只可惜长歌今日没去,我看诸位掌教和护教都不是看资质选徒的,说不定长歌也能……”

  长歌耸肩无所谓道:“我平日惯会躲懒,要真拜了师还不把师父气死。”

  “哈哈哈,飞燕姐姐你是不知道了,长歌姐姐巴不得没人管没人教,要是整天让她在房里睡觉那真是再好不过了!对了,飞燕姐姐,王护教给的你什么信物?方才我见了是一件五彩物事,很漂亮的,是什么啊?”

  凌飞燕笑了笑从袖中拿出一条丝绦:“喏,这个,若清师姐也有,我们平日里都见过的。”

  长歌与尹乐乐看了的确是宁若清用来绑头发的丝绦:“这个,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我师父说天界织霞仙子曾赠予她一捆五彩丝线,她便用丝线制成了丝绦,给自己的亲传弟子每人一条,据说这丝绦神奇的很,可长可短,可松可紧,刀劈剑砍火烧雷击都不会有丝毫损伤。”

  “哇!的确是个宝贝!”

  凌飞燕笑道:“可惜我现在功力尚浅,还不知如何用它,不过既然是师父给的,自然要珍而重之。”

  尹乐乐也掏出自己黑色的石头:“东方羽说咱们掌教给的这个叫八荒石,虽然我不知道有什么威力,但一听这名字就很霸气嘛,改日我找根丝带挂在腰间随身带着,你说,要是我们哪天也收徒弟了,咱们给徒弟什么信物好呢?”

  “还没开始修行你就想这么多,你以为我们人人都会像东方师兄那样年纪轻轻就修得半仙之体?还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我来青华派可不是为了修仙的,我娘也说了,我天天一惊一乍的,没有一点仙人之姿,爹娘不过是希望我学好斩妖除魔的本领,也不枉人世走这一遭。”

  凌飞燕叹道:“我又何尝不是,只是刚刚入门,也不能急于求成。”

  顾长歌一边坐着已经想到春日踏青所遭遇的那次劫难,如果自己有仙术在身就不会眼睁睁的看着那么多人枉死。

  如果太阳晚出来一会,自己的爹爹和哥哥会不会也死了,她不敢多想。

  “你们先聊吧,我去打水洗漱。”

  凌飞燕看着顾长歌离开小声说道:“乐乐啊,你我不该在长歌面前说拜师的事情,长歌拜不了师父已经很难过了,听我们说这些一定会觉得我们故意显摆。”

  尹乐乐嘟嘴:“是你想太多啦,长歌姐姐不是这样的人。”

  “是你想的少了……”

  “长歌姐姐对拜师啊,学艺啊,没有一点兴趣,你要是和她说哪天不用修炼了,可以休息了,她兴许会抬一下眼皮子。”

  凌飞燕还是心有余悸,坐了一会便告辞回了自己的住所。

  这边长歌在院中漫无目的的走了一会才想起要打水,皓月当空山木扶疏,这个地方固然是个仙境但却也不是不食人间烟火。

  走了也好,唯一不好的就是再也不会见到那人了。

  不过仙凡有别,那人与天同寿,她不过区区百载而已。

  “长歌?”

  她回头,见一月白长衫的男子自月下行来,眉眼温和,笑如暖阳。

  “东方羽。”

  “叫东方羽叫的还挺顺口,没大没小的。”

  顾长歌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平时也这么叫你,也没见你这么认真。”

  东方羽走了过来,脸上带着笑意问道:“今日拜师大会你缘何没有过去?”

  “不是说了吗,肚子疼。”她将头转到一边。

  月下的男子忍不住摇头:“修仙之人不可撒谎。”

  长歌心底一颤,想到那人似也说她天生煞气命途多劫,不纯心向善还口出妄言,心底止不住的烦躁:“不会有人愿意收一个一无是处的徒弟,我去了也不过是惹人笑话。”

  东方羽看着她在月色下微垂的睫毛,看着那张清润的一张小脸毫无表情。

  她就那么站着,略显宽松的衣袍似灌满了风。

  他犹自记得那日与她初见,她窝在乌篷小船中,睡态可掬,整个人好似一颗晶莹的琉璃。

  “我愿意……”

  “什么?”

  “我愿收你为徒。”

  少女一怔,月色如纱,拢在她的周身,那微微翘起的嘴角瞬间就表露出了她的心迹,这么多天来的忐忑似乎霎时被抚平了一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