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御剑乘风
水笙笙2019-03-06 13:072,323

  “修仙之人,怎会心生歹念。”

  “什么修仙,什么仙山,不过是你的一面之词,指不定你们是合起伙来骗我妹妹!”

  “吟风!不得无礼!”顾司空喝退儿子又向钦天监正赔不是:“山长水远,当真只让长歌一人上路?”

  “丞相大人爱女之心老夫明白,趁令千金还没上路,是去是留还有的转圜。”

  顾司空那一瞬间也似乎想明白了,若是女儿留在自己身边,纵是死也是一家人死在一起,但将这个巴掌大的女儿送到看不见的地方却是万万不能,心如刀绞一般。

  “长歌,你,你觉得呢?”

  顾长歌见所有人都在望着自己,爹爹眼里的是不舍,哥哥眼中的是焦急,她想了想便答道:“不知远不远,我原本还有些困了,想在船上睡一觉。”

  只这一句话,所有人都没再说什么,顾司空只得说这个女儿当真没心没肺,都什么时候了还惦记着睡觉,着实惫懒!

  轻舟摇荡,船桨破水,长歌趴在船头,纤纤玉手拂动着水面,感受着浑厚的质感自她指缝穿过。

  漆黑一片的水面似乎深不见底,若一头扎进去就再也出不来,她又赶紧坐直了身子。

  两岸雾霭重重,零星萤火明灭,只能听到艄公划船的声音。

  她自然是睡不着的,说那样的话只是不想让父亲和哥哥担心,早前她便已经猜测到,自己总能看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想必和这次尸魔也有关系。

  再有那日仙君说她一身煞气,也许自己还真是个灾星。

  罢了,这条小船能把她送多远便去多远吧。

  “这位姑娘,姑娘,醒一醒。”

  长歌睁眼看到的却是一条白玉般的剑穗流苏,待她惊喜的顺着佩剑往上看的时候却又分外失望。

  这个人,不是当日的那位仙君。

  说话的是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眉眼温和笑容亲切,一身月白的道袍穿在他身上颇具仙姿。

  他看着长歌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忍不住道:“你已到玉霄空阙山了,是不是以为自己在做梦?”

  “唔。”

  含糊其辞的应了一声,从船上爬起来才看到天光大亮。

  东方日出,晨曦如虹,眼前一座郁郁葱葱的灵山高不见顶,一望无边,仙气袅袅,云遮雾霭。

  而自己所在的方位应该也不是淮水了,淮水远没有这条河清澈宽阔,岸边停满了小船,一些少年男女都从船上下来,最大的和她差不多,最小的还有七八岁的。

  叫她下船的男子高声谢过诸位艄公,长歌这才知道,这些仙风道骨的艄公原来只是青华派雇佣的山脚百姓,仙山果然奇异,连艄公都与一般人不同。

  几个青年男女带着他们一行人向山顶进发,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其乐融融。

  “你怎么不和大家说话?”在她身边的还是刚刚那个男子,温和的眉眼如暖阳一般清朗。

  “为什么要和别人说话?”

  她答的理所当然,好似自己被别人孤立是一件天经地义的事情。

  男子微微一笑道:“在下东方羽,姑娘芳名?”

  “长歌,顾长歌。”

  “披发长歌揽大荒,确是个好名字。”

  “哦。”

  东方羽见她似乎没有要说话的兴致,只对周遭景物非常好奇,边走边看,他也一旁介绍道:“玉霄空阙山有七座山峰,居中的是掌门所在的须弥峰,峰上常年春景怡人,峰上弟子众多,只可惜掌门不再收徒了。”

  一旁的一个丫头将脑袋挤进二人中间:“掌门不收徒了吗?爹娘还希望我拜入须弥峰呢!”

  “掌门虽然不收徒了,但掌门座下的几位师兄却还是收徒的,到时候一样可以在须弥峰修习。”

  小丫头高兴的蹦了两蹦,又搀着长歌的胳膊问道:“这位姐姐想要拜哪位师父?”

  长歌一脸茫然,她不记得哪本书里有青华派的介绍:“我?无所谓的。”

  东方羽忍不住多看了她一眼:“除了掌门所在的须弥峰,还有两位掌教师叔所在的五行峰和暮阳峰,五行峰四季分明,而暮阳峰却常年冰雪。”

  “不好,不好,五行峰上的左天行掌教严肃苛刻,我早前就听娘提起过!暮阳峰上的萧子阳仙君虽然已位列九天八荒中的金仙之位,但听说是个清冷孤傲的人,想必比左掌教还难相处!”

  东方羽看着这个活泼的小丫头,笑的依然温暖如阳:“传言不可尽信,我师父便是左掌教。”

  小丫头惊讶的睁大眼睛看着东方羽,还不忘抱拳作揖:“小女尹乐乐,见过未来的……我该叫你师兄还是师伯啊!”

  顾长歌看着众人有说有笑热情洋溢,她却已经觉得累了,一不小心就掉在队尾。

  尹乐乐和东方羽找了半天才找到她,问她是不是想家了,她却说走累了,不想走了。

  东方羽无奈摇头:“所有来青华派的人无不欢欣鼓舞恨不得飞上去,怎么你就这么惫懒,倒像是我们青华派拐你上山一样。”

  顾长歌摇头,又一步步走了起来:“若真能飞上去我倒还有点兴趣……”

  东方羽捏了个诀,手上长剑便稳稳停在半空,他飞身跃了上去,周遭新来的弟子无不欢喜称奇。

  而那些与东方羽一起下山接新人的青华派弟子也都嬉笑道:“东方师兄,让他们见识见识你的御剑之术!”

  还有一个貌美女子在一旁打趣道:“东方羽,平日里见你在掌教师伯面前如何恭顺,原来都是装的,就这么想卖弄自己?”

  御剑的人浑然不觉,一手一个,将顾长歌与尹乐乐拉到剑上,霎时就飞了个没影。

  起先长歌还闭着眼睛,待听到耳边尹乐乐的欢呼才慢慢睁开双眸。

  入目云海翻滚,往下看则是一片青葱,耳边有风呼啸而过,脚下却只堪堪踩着一柄长剑摇摇晃晃。

  她,她真的是在飞?!

  回头看去,东方羽一手扶着她一手拉着兴奋的尹乐乐,嘴角的笑容温暖如春:“我们已经到达山顶了。”

  说话间剑落在地,长歌乍然踩在地上还猛一踉跄,方才的一切都好似是一个短的不能再短的美梦。

  “这就是飞剑?”

  “凡是个人法器都可以作为驾驭之用,我用的是剑,也有师兄弟用的是其他兵器。”

  尹乐乐兴奋的一蹦一跳:“这个我知道,我知道,我外公用的却是一柄铁沉的黑如意!”

  东方羽眸光一变:“你外公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