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煞气冲天
水笙笙2019-03-06 13:072,324

  自那日踏青归来,朝廷就封锁了镜湖以及镜湖周边,镜湖的妖魔被以多个版本在京城百姓口中流传。

  “听说了吗?镜湖有水怪!”

  “我还见过呐,那身子,嘿,比城楼还高,眼睛好似一对灯笼似的。”

  “说是朝中有奸佞小人当道,那是上天派下来的天神?”

  “哪个乱嚼舌头,那水怪不是从天上下来的,是从地底下钻出来的。”

  “你说这遭殃不遭殃,水怪三百年出来一次,出来一次就要吃五百童男童女,偏偏被我们赶上了!”

  “唉!”

  “啊,我得去私塾接儿子。”

  “我们哥几个去喝两盅。”

  “走着!”

  这事过去很久丞相府才缓过一口气来,顾夫人自那日之后就抱病在身,药石无医,拖拖拉拉一直过了夏天才好。

  顾司空和顾吟风都是轻伤没有什么大碍,顾长歌没有受伤却被全家当成了一级病号来保护。

  自顾吟风将自己的见闻与老爹说了之后,顾司空就在反省女儿以前的一切反常行为。

  要说儿子骗他的,那没可能,因为尸魔他也是亲眼所见,又想到顾长歌自小与别人不同,惫懒也就算了,还喜欢说胡话。

  这丫头小的时候就容易被吓着,长大了又常说自己看到了一些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说了没人信也就不了了之,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由不得他顾司空不为女儿想想了。

  请了钦天监监正亲自到家来喝茶,钦天监监正还奚落他:“顾丞相不是一直反对皇上偏听老夫的‘谗言’吗?怎么今日有兴致请老夫来府上做客喝茶。”

  监正鹤发童颜,修习的不知哪门哪派功夫,能夜观星象,也能算旦夕祸福,后宫之中上到太后下到宫女还都喜欢找他算上一卦,逢凶化吉躲避灾祸。

  早先宫里流行疫症,太医束手无策,他却一眼抓住一个宫女,命人将宫女以火烧死,第二天所有人的病竟然奇迹般的好了,不得不说,那时候顾司空就觉得他有点意思。

  “实不相瞒,此次请大人前来,是想让大人看看小女……”

  老监正摸摸自己花白的胡须,脸上笑容不变:“大人要老夫说真话还是假话?”

  “但说无妨。”

  白胡子老头围着厅堂转了一圈道:“这个女儿只怕府里留不住。”

  顾司空脸色一变,饶是她恨铁不成钢,然而他也只这一个女儿,天下做父母的,哪个不是捧在手心怕丢,含在嘴里怕化。

  “大人还没见过小女为何就这样说?”

  “顾大人不要怪老夫心直口快,自老夫在宫里的时候就知道大人家里有一位煞气极重的千金,幼时倒也无妨,随着年岁的增长,可能会招来些不必要的东西,比如春日里的那遭劫难。”

  尸魔的带来的噩梦还历历在目,儿子口中的那位仙君似乎也说长歌身有煞气,顾司空猛然一震:“小女自幼养在深闺,怎么会身带煞气。”

  “这煞气是先天的,与令千金无关,老夫虽道行浅薄不知如何消除煞气,但有个办法丞相可以一试!”

  “请讲!”

  “如今各处修仙门派众多,可以让令千金拜入仙门,一来可以保她平安,二来,仙山福地定然能消除她身上的煞气,若她资质通透能参透天机,一朝飞升也算大圆满大功德一件。”

  “万万不可!”顾司空几乎是脱口而出。

  老监正呵呵笑道:“知道丞相爱女心切,绑在身边等着灾祸降临还是保她一生平安,丞相要三思啊。”

  顾司空颓然跌坐在椅子上,以往谈起修仙门派,他不过是嗤之以鼻,觉得那都是些怪力乱神的勾当。

  如今有些事发生在眼皮子底下,又由不得他不信了。

  “那……监正大人可有好的去处?”

  “老夫师从玉霄空阙山的青华派,可惜老夫学艺不精并未历劫成仙。”

  “玉霄空阙山?似在山海经中有记载?世上真有此山?”

  “丞相,这九天八荒本就缺一不可,凡人孤陋,自己去不了的地方便以为不存在,大千世界又何其辽阔,凡人不过是坐井观天。”

  顾司空愧然点头:“既然凡人去不得,那又该如何去?难道大人也会那,那御剑之术?”

  钦天监又呵呵笑道:“老夫不会御剑,老夫在青华派主修星象卜测,青华派多以斩妖除魔行侠仗义为要务,在这里请恕老夫不便透露太多,要上山也容易,得了法门便可。”

  “何为法门?”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淮水东下,自有仙人引路。”

  顾司空本是江北人氏,飞黄腾达之后想接老娘到京城享福,老人家偏偏不肯,自长歌出生后老人家就三年五载的叫长歌回去陪她几个月。

  此番送长歌去往玉霄空阙山顾夫人必然不舍,只得对她说,是老夫人想孙女了,顾夫人这才同意。

  八月十五月圆之夜,墨蓝色的天空浩瀚无垠,银月洒下白纱一样的光芒为江面带上一层雾气,两岸猿声凄清冷寂平添哀伤。

  顾司空一行到达淮水岸边的时候已是深夜,放眼望去月光清冷无边,顾吟风将妹妹从马车上扶下来,钦天监监正已与顾司空选了块高石眺望。

  “冷不冷?”顾吟风蹙眉,紧了紧长歌身上的斗篷。

  长歌打了个呵欠摇头道:“不冷。”

  顾司空叹了口气:“长歌可怪爹爹送你去仙山学艺?”

  “怎么会怪爹爹呢,爹爹也是为了女儿好,知道我于琴棋书画不成气候所以才让我去仙山拜师,以后长歌再也不会惹爹爹生气了。”

  “我倒宁愿你在家里惹我生气!”

  顾长歌嘻嘻一笑躲在顾吟风的怀里:“哥哥以后也不要惹爹爹生气了。”

  顾吟风上前两步道:“我要陪妹妹一起去!”

  往日这个儿子不成气候也就算了,今日顾司空倒巴不得他能陪着长歌,也好有个照应。

  钦天监正却摇头道:“我只向派中举荐一人,便是令千金。”

  “那让吟风送长歌一程?”

  “自有人前来接应,丞相大人不必担心。”

  说话间已有一叶轻舟荡了过来,撑船的艄公年纪不大,但也道骨仙风,双手抱拳呵呵笑了两笑却不说话。

  钦天监正这才说道:“这便是引路的艄公,顾大小姐,请上船。”

  顾吟风一见顿时万般不舍:“我妹妹一个姑娘家,万一被这艄公卖了如何是好,不行!我要陪她一起!”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青华纪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